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56章 第 56 章

第56章 第 56 章


想到钱怀明鬼魂的真容, 王昌平心有余悸。

此时,他无比的后悔,前些日子为什么要陪自家老娘去宝华寺上香,上香的时候还许了自己高中的愿。

如果没去, 他就不会接过那庙祝手中那暗藏了玄机的签文。

更不会受蛊惑一般的, 找掌柜的要了这黄字三号的厢房……

明明掌柜都将这间厢房封存了。

王昌平重重的给自己一个耳光子:让你动歪心思!

他不傻,想到孙青平说的话, 他就知道, 这时一个连环计, 先是用了孙青平除去钱怀明,六年后孙青平出息了, 再用这把柄除去孙青平……

背后之人, 用心何其险恶!

而他入局,到底是得利者还是棋子,还真说不准,就算一时得利, 对于他来说,同时也埋下了一个隐患。

也许六年后,他就是下一个孙青平。

想到这,王昌平脸上冒出一层冷汗, 半晌,他朝屋外喊了一声。

“银扇, 银扇!”

小书童银扇连跌带爬的跑了进来, 傻傻的冲他家少爷一笑, “少, 少爷!”

王昌平看着银扇嘴边残留的花生糕渣子, 气不打一处来, 上前就拎起他的耳朵。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家少爷要死了你知道吗?”

银扇捂着发疼的耳朵,不敢开口。

王昌平借机一通发泄后,紧绷的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

他从怀里掏出几两碎银,打发银扇。

“去,给我买点香烛冥纸,再带点好香回来。”

银扇有些懵,愣愣的接过银子。

“老太爷的忌日不是刚过去吗?咱们还买这些东西干嘛?”

王昌平:“叫你去你就去,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他一脸阴晴不定,他好像沾了不该沾的事。

对于钱怀明,他是问心无愧,但神鬼一事,多讲点规矩总是好的。

礼多鬼勿怪嘛!

至于,宝华寺那边,王昌平想起就觉得头大。他总有种自己上了贼船就下不来的感觉,心里又是一阵焦急。

怎么办,总觉得那群疯子比鬼还恐怖。

“站住!”

银扇怯怯的收回迈出的脚,扭头,“少爷,还有什么事吗?”

王昌平:“去打听下,哪个寺庙道观比较灵验,我要去点盏长明灯。”

都说这长明灯能为亡者引路,烛光微微,却能照亮阴间之路。

希望这钱怀明的鬼魂早登极乐,就是要找人算账,也要找对人,千万别再找他了!

这时,小厮榴生挥舞着手,一脸欢喜的跑来。

“少爷少爷,中了中了!”

王昌平端起桌上的茶盅喝了一口,随口问道,“什么中了?”

小厮榴生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眼里的喜意藏都藏不住,他手舞足蹈的说道。

“方才我打那红榜走过,听说榜上的孙青平犯了事,县太爷又补了个名额,少爷,太好了,新补的是您的名儿!”

“我看得真真的,上头写着元西村王昌平。”

“是县衙礼房里的潘文书当场写的,这事错不了!”

榴生喜滋滋的看着王昌平,只等着他扔赏银。

这等好事会有多少赏银呢,五两还是三两,再不济也该有二两呀!

下一秒,榴生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完了,赏银飞走了……

只见听到这消息,原本该是欢喜的少爷,脸一下变得苍白……

榴生:这哪里是欢喜的表情哟,上次老太爷没的时候,少爷的脸色都没这么丧!

王昌平手里的茶盅都拿不稳了,茶盖子和杯身发出剧烈的碰瓷碰瓷声。

眼里一片惊恐:完了完了,这下真的上了贼船!

安同镇,宋家小院。

宋延年得了个案首的消息一传来,宋四丰欢喜的不行。

他挽留郭荣,“在伯伯家里吃个便饭吧。”

郭荣客气的拒绝,“不了不了,家里老娘和姐姐还等着我呢。”

宋四丰送走郭荣后,转身掩上门。

“快快,爹得收拾下行李,我们要回去了,到时和你娘说说这好消息,保准她笑得合不拢嘴。”

“也和你奶说说,前些日子她还想拿出压箱的银两,说要给你赶考的时候带着。”

宋延年连忙开口:“爹你没收吧!”

宋四丰摆手,“哪里能要!老人家攒点银子不容易,银子就是她的身骨板,压箱银在,她对儿孙也能硬气些。”

宋延年点头,“我自己有银子。”

宋四丰:“爹也给你攒了银子。”他见自己儿子张嘴,马上制止了他。

“爹知道你有银子,但爹给你的,你就收着,穷家富路,多带点银子总是好的。”

“你没行冠礼,就让爹多照顾照顾你。”

宋延年心下暖暖,“爹你真好。”他觑了他爹空荡荡的手,笑道。

“不过,你说要收拾行囊的话,已经说了三趟了。”

宋四丰拍了拍额头,憨笑,“是是,爹欢喜的要昏头了。”

他对上自己儿子晶亮的眼,瞬间觉得自己又自豪又激动,一下就将宋延年抱了起来。

“儿子,你真给老子长脸!”

“案首,哈哈哈!”

……

宋延年来到义塾时,褚闵武也在先生这里,看到他的时候,童先生面上一喜。

“延年来了,来来,看看你师兄写的这篇策问。”

宋延年从童先生手中接过纸张,入目是一篇气韵生动的隶书,不由惊讶的看了褚闵武一眼。

童先生满意的捻了捻胡子,“是不是很惊讶,方才我见他这一手好字时,也是惊诧了一番。”

他看向褚闵武,一脸欣慰,“想不到短短时日里,闵武你在书法一道上,有如此多的精进。”

褚闵武谦虚低头,“全赖先生教导。”

童先生欣慰不已,指着楮皮纸上那些如劲骨丰肌的墨字,问宋延年道:

“你师兄这字,你怎么看?”

宋延年细细欣赏了一番,开口道:

“书谱有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我观师兄这字,已有几分复归平正之意。”

童先生畅笑,“不错不错!你们两个都不错。”

他看着宋延年和褚闵武,眼里激动似有光,片刻后,才敛了敛情绪道。

“为师看到你们,就想起一些往事,一时有些忘形,唉,上了年纪,就是爱想些往事。”

宋延年和褚闵武对视了一眼,两人都觉得,童先生估计是想起了那丧生火场的友人。

一时,气氛有些低沉。

最后还是童先生出言,打破了这沉闷。

“延年,快看看这篇策问写的如何。”

宋延年低头看着手中的文章,文章不长,他看得很快,片刻后,他又重头通读一遍,这才将文章往桌上一放。

看着两个等他回话的人,宋延年斟酌了一番,开口。

“师兄字字珠玑,锋芒毕露,延年不如他多矣。”

童先生接着道,“可是这次县试,延年的排名却是在闵武之前,闵武你可知为何?”

褚闵武摇了摇头。

童先生指着桌上那几张纸,“延年说得对,你的文章确实字字珠玑,上头的一些观点,可谓是振聋发聩!”

“但也正是因为这,你的文章少了一丝圆滑,缺了些中庸之道,而我们的县令大人,更偏好道家无为一道。”

童先生指着文章的句子继续说道,“这为官治国如烹鱼,你的文章,劳民之处多矣”

“……”

童先生又指点了两人一番,这才意犹未尽的闭了口,端过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他仔细思量了一番,针对两人的问题,提笔写了两张不同的书目,递到宋延年和褚闵武手中。

“接下来是四月中旬的府试,你们三月底就出发,咱们这里去府城还要三四天的行程,早点抵达府城,万事早准备,免得到时慌里慌张的。”

“左右不过是吃住的银两多耗一些,和府试相比,这点银两都不是事!”

“还有,单子上这些书,这两个月要好好看,不要占着自己学过学透了,就懈怠了。”

褚闵武看了宋延年一眼,笑着对童先生道。

“先生你就放心吧,我和延年师弟都知道,旧书不厌百回读嘛!”

拜别童先生,两人离开书房。

大门口,宋延年和褚闵武约好下一次碰面的时间,就背上书笈,往义塾外头走去。

书院外头的柏树下,宋四丰早已等在那里。

宋延年几步跑上前,“爹,是不是等很久了,先生留我说了一会儿话。”

宋四丰不在意的摆手,“没事,方才爹在褚伯那里喝了盏茶,也没等很久。”

宋延年伸出手摸了摸宋四丰的手,一片冰凉。

心知他爹这是劝慰他,其实等得可久了。

宋延年拽过他的手,用力的搓了搓,直到手心里的温度有一些回暖,这才开口。

“走走走,咱们快去码头吧,迟了该没船了。”

宋四丰:“老张不是一直在?”

宋延年觑了他一眼,“爹你要坐老张的船?”

宋四丰咬咬牙,故作云淡风轻,“嗐,爹是会怕的人嘛!上次那是太突然了!”

两人到码头时,已是黄昏夜幕时分。

初春的月光朦胧又柔和,只见它灵巧的拉长了河堤旁一从从树的影子。

弯月挂在结了露珠的树梢顶上,给整个寂寥的夜又添了三分清冷。

鬼船里,宋四丰默默地拽紧怀中的行囊,静静看向船舱外头的河面。

这夜幕时分做鬼船,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溪陵江哗啦啦的流水中,乌篷船很快就到了小源村。

下船上岸,宋延年照例燃香请吃饭。

宋四丰不小心对上了船老大老张的双眼,他尴尬的扯出了一丝笑容,向老张点头致谢。

“今晚又麻烦老张了,您,慢慢吃,要吃好!哈~哈哈!”

宋四丰心里给自己摔嘴,他这是在说啥啊!

老张顶着一张疤脸,在月光的照应下越发的苍白,他也对宋四丰笑了一下,脸上的疤像蠕动的地龙。

“客气了!”

宋四丰走在宋延年前头,他将行囊搭在背上,许是对自己方才的表现不太满意,他的背影看过去有那么两分萧瑟。

宋延年:

他看了眼路上零零散散的红灯笼,借机转移他爹的情绪。

“爹,这小聪哥要娶哪家的媳妇啊,三伯这手笔可不简单。”

瞧那一盏盏的红灯笼,虽然只是最普通的款式,但数量这么多,也得花上几两银子置办,更别提红灯笼映照下,那些色彩鲜艳的彩绸。

宋延年感叹,“三伯这是发财了啊!”

宋四丰也对自己这三哥搞出的阵仗惊了一下,他摇头。

“不知道,后天小聪成亲,新娘子过门了,咱们就知道了。”

“走吧走吧,你娘可能都歇下了。”

因为有了这些红灯笼,他们回村的路都好走了许多。

路上,宋延年他们还碰到了准新郎官宋小聪。

他正挨个将红灯笼中燃尽的蜡烛替换下,拿着火折子,点上新的蜡烛。

寒风中,宋小聪裹着大大的袄子,带着顶大毡帽,宋延年他们走近了,才认出是他。

宋延年打招呼:“小聪哥。”

宋小聪转头,一股寒风吹到脖子里,他赶紧缩背耸肩,将脖子埋进温暖的大袄中,眯着眼看了一番,才道。

“是延年和四叔啊,怎么这么迟才家来。”

宋四丰一脸喜气洋洋,“嗐,等着延年放榜呢。”

宋小聪:“哦?放榜了吗,延年考得怎么样?”

宋四丰炫耀却又故作低调的摆手,“还行吧,也就得了个案首,府试还得继续努力。”

宋延年忍不住看了他爹一眼。

宋四丰好似没有注意到宋延年的视线,继续道。

“这不,放了榜得了消息,我和延年就往家里赶,总得让家里老太太也高兴高兴。”

宋小聪是个厚道的后生,虽然他的岁数和宋延年差了十来岁,两人很少在一起玩耍,而且两家的大人好有丝不对付。

但他听到他四叔的话,也是由衷的替这堂弟高兴,他摸了摸脑袋,憨憨的笑了一下。

“那恭喜延年了,哥也没带个东西,不然还能送给延年当贺礼。”

宋延年连忙开口道,“只是一个县试,当不得什么的,你别听我爹瞎讲。”

他从怀里掏出一对荷塘鸳鸯木雕,递给了宋小聪。

“这是我前些日子雕的,送你和嫂子当新婚贺礼,祝哥哥嫂嫂和和美美。”

宋小聪接过这对木雕,笑的眼都眯了起来,“真是谢谢延年了。”

宋四丰赶着回去,两人和宋小聪告别后,就往家的方向赶去,另一边,宋小聪顶着寒风,继续更换着蜡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