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65章 第 65 章(捉虫)

第65章 第 65 章(捉虫)


只是人的两根细伶伶的腿, 怎么比得过毛三寸正值壮年的四根驴蹄,更加上王昌平此番遭遇失血良多,气血严重不足。

才跑出几步远, 就气喘吁吁的两手撑膝盖, 张着嘴吐气累的不行。

他眼角余光扫过银扇, “你笑什么?”

银扇憨憨的摸了摸脑袋:“少爷, 你刚才这模样好像我老家的狗哦。”

王昌平跳脚:狗?你全家才是狗。

但他想起宋延年刚刚才落地的告诫, 一时也不敢胡乱发脾气。

吐出满肚子的浑浊之气后,王昌平告诉自己戒骄戒躁。

银扇可算是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他闭上嘴不敢继续惹自家少爷。

如此,两人磨磨蹭蹭的又走了一段路,银扇回头看他们走过路,这老半天的才走出三百多步, 也不知道够不够的上一里。

银扇忧心忡忡:“少爷, 你好像真的有点虚。”

王昌平:“闭嘴。”

这一次宋延年顺利的走出了石瓮厝, 一路走来顺当的不行。

黎明时分的那场春雨, 给瓮山带来了好闻的气息,宋延年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一夜没有休息好的大脑,好似都得到了舒缓。

他走进瓮山, 毛驴呱嗒呱嗒的踩在湿滑的泥土上,一摇一摆的甩着尾巴,走得却很稳当。

宋延年倒坐毛驴,关切的拍了拍毛三寸的屁股。

“还好有你, 我们三寸没用早膳是不是饿了?没事, 再走一段路就到圆楼镇了, 我买好吃的黑豆豆饼给你啊。”

毛三寸亲昵的拿尾巴扫过宋延年低垂的脚。

瓮山山上山下都是枝叶繁茂的绿树, 点点阳光投进树林,为这一片小树林装点上斑驳的光亮,色彩斑斓,如梦似幻。

山路上,几只小动物收到了山神的指示,相互朝宋延年砸着它们喜爱的东西。

有不知多久前晾晒的杏干,核桃,还有一些新鲜的野果

宋延年捡起松鼠从树梢丢下的一颗野果,对它摆手。

“够啦够啦,多了我家三寸该驮不动了。”

毛三寸咴咴咴的刨着蹄子,似乎是在应和:是极是极。

走出层峦叠嶂的瓮山,宋延年挥手,“走啦走啦。”

他的身后,瓮山的树木繁茂的伸展开枝叶,山风阵阵,树木发出沙沙沙的声音,那是山灵的在感谢。

再见了,再回来玩呀~

宋延年笑了笑,“我会的。”

巳时初刻,宋延年看着前方那一栋栋圆楼的建筑,轻吁了口气,终于到这圆楼镇了。

他往毛三寸嘴里塞了一个果子,指着前方。

“出发吧,咱们去镇上买点干粮。”

圆楼镇之所以叫做圆楼镇,就因为这个镇子上,大多数人家的房子都是盖成圆形的,以氏族同居,远远看过去,恢弘又壮观。

童先生和他提起过这圆楼镇,因为他们多是几户住一栋圆楼,村民间关系密切却矛盾也多。

童先生殷殷告切犹在耳畔:

“延年,这村子抱团的很,但吵闹纷争也多,你看到了千万不要多嘴,就是有事情找上咱们,咱们吃点亏也不打紧,赶考为大,万不可与他人冲突。”

当时的宋延年自然是连声应下。

同一个屋檐下感情自然深厚,但生活在一起磕磕绊绊本就多,鸡毛蒜皮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外人一旦介入,那性质又变了,有时反而越劝越糟糕。

他才不会多事!

唯恐又有什么意外的宋延年,牵着毛三寸,走在青石板上,准备去市井的杂货铺上买一些豆饼和干粮,然后就去渡口坐船。

只是有时他不惹事,事却来惹他。

“哎,后生,说你呢后生,停停。”

突然,宋延年背后传来一阵有些尖锐又语带不善的女声。

他停下了脚,扯了扯缰绳,回头诧异问。

“阿婶叫我?”

好婆不乐意的抱着肘,看了宋延年一眼,见他身穿寻常的布衣,虽是书生打扮,却年龄不大,顿时放下心来挑刺。

她挑剔的打量着毛三寸,伸出一双大脚虚虚踢了下,毛三寸受惊似的刨了刨蹄子。

宋延年制止:“阿婶,咱们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畜生不懂事,咱们还能不懂事吗?”

好婆撇了撇嘴收回脚,她也不想被驴踢了。

“你家这驴,怎么这么脏啊,你看看这驴蹄,上头一团团的脏泥,这么脏的驴蹄怎么能从我这儿走过?

她指着地上的青石板,“瞧瞧我这青石板,都被你们走脏了,真是哪里来的土包子也不知道,一股黄泥味儿。”

宋延年看了毛三寸的驴蹄,上头确实是有一些湿泥,估计是瓮山树林里沾染的。

他好脾气的笑了笑,“昨夜雨急,山林一片湿泥,我们打那一片走过,难免粘上一些,弄脏了这青石路,确实是我们的不是。”

毛三寸咴咴的原地踏了踏,驴脸有些毛躁,宋延年牵着缰绳安抚了一番。

好婆不依不饶,“管你昨晚是下雨还是下雪,弄脏了我家门口这路,就是你的不是,你得赔我。”

旁边另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看不过眼了。

“后生,别管她,她就是和她家妯娌吵输了,这是借着由头发作呢。”

“路摆在外头,就是给人走的,哪里有说打你家门前穿过,就是你家的路,甭理她甭理她。”

虽然邻居这么说,好婆却不吭声,她无声的站在大毛驴的前头,壮硕的身子挡在那儿,脸上有些凶相,沉默的说着她的不依不饶。

宋延年仔细的看了她一眼,最后笑了下,几步走到先头帮他说话的妇人面前。

“这位嫂子,可以借我一个木盆打点井水吗?”

妇人抱着孩子,屁股挪动着板凳,将大门空了出来,朝门里努了努嘴。

“在里头灶房地板上搁着呢,你自己拿,灶上有清水,你直接打了去,不打紧的。”

宋延年道了声谢,再出来时,手中捧着一脸盆的清水。

他替大毛驴冲了冲蹄子,又对好婆道。

“今晚圆楼镇有一阵春雨,到时雨水会将这些小印子冲干净的。”

好婆:“你说有雨就有雨啊,你谁啊!”

抱着孩子的妇人再次帮腔,“好婶,算啦,也是这小哥好脾气,换别人看你这样子,该和你干仗了,你自己看看,那地上根本没多少泥。”

“别的不说,刚才村里汤哥儿牵着他家的牛,那才是一脚的泥,你怎么不说他。”

她不耻好婆这人,分明是欺负外村人罢了。

好婆嗤鼻,“我怕人干仗?”

妇人听到这话,顿时撇过头不看她,确实,好婆生了四个儿子,各个人高马大的,镇里一般人还真不和她计较。

宋延年笑了笑不已为意,他来来回回打了几趟的水,由里往外,将她屋门前的青石路冲的是干干净净。

好婆折腾了别人一番,这才好似吐出了一口浊气,甩了门回屋里去了。

宋延年将木盆子放了回去,再一次感谢妇人。

“嫂子多谢你了,就是用了你家几盆水,井在哪里,我给你打几桶吧。”

妇人抖着脚,低头噢噢噢的哄着怀里的孩子,听到这话不在意的摆手。

“没事没事,我娘家姓赵,后生就是太好性了,惯的她!”

她想起好婆回去时那得意的嘴脸,有点不忿,随即怀中孩子的哭闹又引回了她的注意,她又低下头哦哦哦的哄着。

宋延年:“不气不气,气大伤身,万事以和为贵。”

《阳宅堪舆》里可是说,水分明水、暗水,可不管是哪一种水,都是财,这大门口最忌讳泼水了。

“泼出明水失小财且易惹口角,不说和邻居街坊相处困难,就是家人间也相互厌烦,家不和睦,万事不兴。”

“泼出暗水则时运渐低,财运流失,金山过过眼,银山经手散说的就是这可。”

“所以,嫂子以后可不要让人轻易在家门口泼水哦。”

“不吉利的。”

赵氏见面前这小书生说得一本正经,捂着嘴直笑,“后生还懂这些。”

宋延年笑道,“略有研究。”

“我去给你打水吧。”

赵氏乐得不轻:“好好,你这明水暗水的一通说,我要是不要你帮我打水,不是把那财运往外推了嘛,既然水是财那我便不推脱了。”

宋延年打了几桶水后,这才往码头方向赶,这时日多是赶考的学子,码头的乌篷船倒也不少。

船行顺水,赶在日落前,他终于到了琼宁府城的城门外。

从护城河上一下来,宋延年觉得自己就是土包子进城,眼睛都不够用了。

虽还是在城门外,但码头上的人还是很多的,绫罗衣的商人,粗布衣的力工,摊贩形形色色的人,喧喧闹闹的为春日的傍晚添了一份热闹的颜色。

宋延年将路引递给了守城门的小兵。

小兵年纪不大,脸上还带着憨厚,他看了路引上写着乐亭县小源村,估摸着宋延年是第一次来府城,特意和他交代了几句。

“我们琼宁是有宵禁的,戌时五刻关城门,寅时五刻开城门,到时别误了时间。”

“宵禁时间,就是在城里也别乱晃,被夜巡的武侯抓到可不是开玩笑的。”

宋延年点头,“多谢小哥。”

琼宁作为府城,城里的热闹可想而知,街边临立着商铺,触目皆是行人。

宋延年找了家热闹的客栈住下。

第二日一大清早,在客栈小二的推荐下,宋延年找了个中人。

他跟着中人后头看了几个独门的小院子,最后定下了白马河那一带的一间小屋。

刘中人接过宋延年给的十两租金以及五两定银,插了句话。

“西海子那套不是更好,采光足,租金也便宜二两银,客人怎么不定那间?”

宋延年摇头:“这间就很好了。”

刘中人见他主意已定,也就不再说了,只是心中暗道,这不当家就是不知柴米油盐贵,二两银能省就省啊。

真是败家的娃娃。

送走刘中人,宋延年闭门潜心苦读。

西海子虽好,却有好多读书人租住在那一片,经过那片区的客栈时,他还见一些身穿白袍的学子正以诗会友呢。

他不想每天疲于应酬,干脆多花这二两银,在这白马河一带住下了。

过了两日,休整过来的宋延年到了琼宁州府的礼房里报了名,接着就安心等待中旬时的考试。

府试那日清晨,春日里天亮的比冬日早,和县试时不同,这次宋延年到琼宁州府考试的地点时,天光已经有丝蒙蒙亮。

这紧要关头谁都不敢惹事,众学子都老老实实的排着队伍,学子的队伍排得很长,宋延年提着他的考篮,静静的跟到了队伍后头。

把手大门的搜子严格眼又利,宋延年队伍前头一考生夹杂在笔管里的蝇字小抄都被他翻出来了。

搜子看着眼前面白冷汗出的学子,冷笑一声,“书生?哼,带走!”

接着旁边就上来两个人高马大的衙役,一人插着学子一只手,将他抬离了现场,甚至衙役担心着学子乱喊叫,引起后头骚动,还往学子口中塞了一团布。

宋延年见过那块布,方才搜子拿它擦过鞋

众学子有人掩面,似不耻与之为伍,嘴里道一声有辱斯文。

也有几个学子一副坐立难安的表情,脸上变了又变表情,最后下定决心似的走出了队伍,过了片刻后,又重新排回队伍的最后头。

宋延年了然,这是去卸小抄去了。

搜子看到这一幕,也不计较,只是冷哼了一声。

院试同县试时一般,还是帖经、墨义、策问、诗赋四科,只是这次是由琼宁的府州官和学政出题。

宋延年秉心凝神,专心致志的答着几张考纸。

……

四场考试说快也快,说煎熬也煎熬,不过考完了,他也放下了心里的负担,接下来就等着放榜。

琼宁州府,周知州和方学政等人正在批阅考卷。

方学政是个方正又有些古板的中年人,他拎起一张考纸吹鼻子瞪眼。

“这写的是啥?简直是驴鸣犬吠!”

“这篇策问答的又是什么?考题和答题内容有半分瓜葛吗?”

“驴唇不对马嘴!”

……

周知州目瞪口呆的看着方学政将一篇篇文喷的是一文不值,最后只得讪笑。

“今年各县的学子,确实水平差了一点。”

方学政转而喷他:“这是差了一点吗?”

他将卷子甩到周知州面前,“你自己看看,这写的是什么?简直不堪入目。”

最后,方学政甩手走出木门,“不看了不看了,这一篇篇的看的我眼累心更累。”

这话当然是气话,就是再难选,他们也得在这些学子中挑出三十个学生入榜。

周知州气闷的将桌上的几张卷子收拢好,朝一旁的褚怀京抱怨道。

“这学子文章写的不好,他冲我发啥脾气,这皇城来的学政,脾气就是大。”

褚怀京劝慰:“大人,再不痛快也得忍忍这几天,等过了府试,方大人就得回京了。”

周知州:“我这辈子甚少受这等气,这几天简直是驴前马后,做尽了孙子。”

褚怀京:

你们今日怎么回事,这一个个的是和驴杠上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