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4章 第 4 章

第4章 第 4 章


赵眠星手中轻轻摩挲着茶盖,听到陈沅元回答,他“啪嗒”一声,把茶杯放在桌上。他微微抬眸,一双清亮的眼眸正对上陈沅元不卑不亢的眼神,沉吟片刻,缓慢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言不讳了。”

陈沅元正襟危坐,一副认真倾听的姿势。

“……如今赵府局势复杂,家母卧病在床,久久不见起色。我又是赵家独子,对我以男子身份接手家业这件事,不服者大有人在。昨日在喜宴上时,你应当已经见过我的姨母,她就是最主要的人之一。”

陈沅元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昨日他们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她已经感受到了。

“如今你我二人的婚事,也是她在背后操纵一手促成的。”赵眠星说着就神色认真地看向了陈沅元。

“抱歉,先前以为你是被姨母收买,入赘到府中是想要联合起来夺我家产。我今日才知晓,原来你也并不知情。先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陈沅元默然:“郎君言重了。”事实上是她并不知道对方哪里得罪了她?不就是在拜堂之时短短的见过一面?

“如今赵府的情况你应该也有所了解。你我二人以前未曾谋面,如今也不过是见到的第二面。我本没有成亲的想法,我们二人……”赵眠星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杯盖,眼睫轻垂,遮住眼中晦明变化的眸子。

陈沅元自认为完全领会到了对方的未尽之意,颔首表示这个自己懂:“郎君不用担忧,这个我明白,我们二人就当是暂时在一起搭伙过日子,日后若是赵家危机解除,我们二人就和离,之后互不相干,各自欢喜。”

“……”赵眠星虽说是想要表达这个意思,但是没有想到对方就这么轻松地说出了口,什么条件也没有提出,不禁有些意外。

他又抬眸惊诧地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神态认真,且没有任何异样,不禁开口道:“请女君放心,我知晓女君有心在今年参加科举考试,秋闱日渐进,女君有什么需要的书籍都可以去书房里面龋”

陈沅元知晓对方是把她的家底查了个干净,但如今赵府是这种境况,也能理解对方。见对方真诚,也就露出了笑容,温和颔首道:“如此,那就多谢郎君了。”

赵眠星见对方露出笑容,心中一怔。

在昨日之前,他对姨母给他招赘的妻主,没有报任何的期望。未曾想,昨日初见,就先惊诧于对方略有些单薄的背影,与他想象中的农妇大相径庭。

接着对方转身,那一双干净清亮的眼眸与他对上,五官不说有多精致,但是看上去却让人感觉到十分舒服,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则是对方唇边那恰到好处的笑意。

虽说他从小就和母亲走南闯北,自然也见过不少女君,但是第一次见面就给他这种感觉的年轻女君真的很少,而且有如此气度的读书人他倒是真的未曾见过,就是不知对方这是真实的性情流露,还是伪装得如此厉害。

这些都要留待他日后再观察。

赵眠星收敛了一下思绪,颔首客气道:“女君不必客气,我也有要事相求。”

陈沅元有些疑惑地道:“郎君但说无妨。”

“今日是我们新婚第一日,按理说要去给长辈敬茶。家母虽然卧病在床,但也想见一见你。所以就烦劳女君随我去一趟?”

“不麻烦,这是应当的。”陈沅元赶忙说道。

赵眠星面色暗淡了一瞬:“家母久病在床,恐时日无多。她就盼着我能有一个好的归宿,稍后在家母床前,还请女君装作与我熟稔的样子,好让她放心。”

陈沅元自是不会拒绝。

赵眠星最后又看了陈沅元一眼,随即率先起身,一身浅蓝色衣袍衬得人越发沉稳有度:“既然如此,那我们此刻便动身吧。”

陈沅元颔首起身,心中暗叹对方周身气度不凡。

-----

两人皆是身形挺拔,陈沅元虽然比不上昨日看着她的两名女子人高马大,但还是身形匀称,体态高挑。而赵眠星在郎君中则是顶顶的高个头,身材修长,宽肩窄腰。

两人站在一起,赵眠星还要比陈沅元高上半指长,这样不同寻常的妻夫组合,竟意外地让跟在两人身后的赵年暗叹般配。

赵月偷偷怼了怼身边的赵岁,悄声道:“你看郎君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竟然有些般配1

赵岁冷着个脸,冷冷地瞥了一眼陈沅元的背影,随即冷嗤出声:“这女君都比不得郎君高,哪里般配了。”

赵月不满对方这他说两句什么都要泼他冷水的样子,小巧的脸摆成认真的模样,说教道:“阿岁我跟你说,妻夫两人,看的是品行相不相配,而不是外表,更不是身高1

赵岁又接着瞥了一眼赵月:“那你刚才说的他们般配,是什么般配?”

赵月:……我竟无言以对。

前面两个人并排走着,中间大概隔了一段距离,一路未相顾也未有言。

直到牡丹苑门口,赵眠星清冷的眼尾才扫到陈沅元身上,他微微颔首道了声:“进去吧。”

赵家主近几个月整天卧病在床,他们二人来的时候才刚刚在小厮的帮助下用好了早膳。

赵眠星喊了句:“母亲。”之后就没有再说话。陈沅元有些迟疑,不知道她这是要跟着赵眠星直接叫母亲还是叫什么,她不自觉地就把略带有求助的眼神投向了赵眠星。

赵眠星看了她一眼,随后伸出手臂挽住了陈沅元,温声道:“快喊母亲啊,等什么呢?”

陈沅元手臂上突然多了个重量,瞬间有些僵硬,见赵家主在看着他们,赶忙笑着喊道:“母亲。”

赵家主靠坐在床头,面上毫无血色,精神也不大好,看见两人并肩立在床前,却还是露出了一抹笑,她看向陈沅元,问道:“你就是梨花村的陈沅元?令尊可是陈敬润?”

闻言赵眠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一同看向了陈沅元。

“正是先母。”陈沅元不知为何赵家主忽然提起了她的母亲,难道她们还曾经有些渊源?

赵家主轻叹一声:“我年轻的时候曾与你的母亲有过一面之交,未曾想,她竟是比我先走了一步。”

她见陈沅元面色沉重,叹了口气,看向赵眠星道:“阿星,你先出去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和她说。”

赵眠星轻轻地嗯了一声,转身出了房门,还顺手关紧了房门。

他立在院中,赵月赵岁看到他出来还有些不解,问他家主怎么了。他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只是目光一直盯着房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沅元立在床前,有些紧张,不知赵家主留下她是想要说些什么。

赵新艺看起来很和善,对待陈沅元也很和善,她温声道:“我知晓我时日无多,眠星的姨母就急忙给他定下这门亲事,我本打算与她鱼死网破,未曾想见到她定下来的人是你。”

陈沅元神色认真地听着,心中略微泛起疑惑。

赵新艺轻笑出声:“我知你母亲性情,也认识你的老师,我觉得如此教导出来的孩子,把眠星托付给你,我放心。”

“我也不唬你,若是直接与赵新德鱼死网破,眠星日后的路会更难走。而今日招赘你入门,也是抱有私心,希望你能够帮眠星一把……”

“你们二人若是合得来,就相互扶持;合不来,也劳烦你这段时日,待到赵家事情解决,你们二人再做打算……”

-----

过了半响,又或许没有那么长时间,房门打开了,陈沅元出来喊他:“郎君,家主唤你进来。”

赵眠星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两眼陈沅元,却未从她脸上发现任何异样。他收回目光,抬步跟着对方进了房门。

进门后,就见赵家主抬起浑浊的眼看向他们,向他们招手道:“孩子们,过来,站近一些。”

两人闻言一同上前了几步,赵眠星双手垂立在身旁,轻轻抓住了自己垂下的衣袖。

赵家主面带慈祥地看向两人,随后伸手把两人的手抓握在了手中,放在了一起,轻声道:“日后你们两个可要相互扶持,好好相处,知道吗?”

陈沅元感受到自己手下略有些冰凉的触感,下意识看向了赵眠星,未曾想对方也向她看了过来。两人目光相对,又忽地移开,分别点头答好。

赵家主精神不济,没有让两人待太长的时间。

未曾想两人刚出了牡丹苑的门,就见到了赵眠星的姨母,赵新德。

她看到两人没有一丝意外,显然是早就得知他们在此。她脸上堆满了笑容,对着两人就迎了上来:“刚跟家主请完安?”

赵眠星面色淡淡,没有答话。陈沅元也不知该不该答话,沉默了下来。

赵新德则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一样,她目光转向陈沅元,面容愈发和善:“贤侄婿,我是眠星的姨母。早就听闻你博览群书,今日一见,果真是书卷气满满啊,哈哈哈,我们赵家都是商人,满身的铜钱气,就合该多有一些书卷气1

陈沅元尴尬一笑:“呃,姨母,您过誉了。”

“哎,哪有哪有,年轻人啊大可不必如此谦虚。”赵新德笑呵呵地看了眼赵眠星道:“我们眠星就是性子有些闷,你看上去也是个温柔的,以后还要多多包涵我们眠星,知道吗?”

陈沅元讪笑道:“您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哈哈哈,好孩子。在赵府里有什么事情,遇见了什么麻烦,都可以去找姨母,进了一家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也不用跟我客气。”

“呃,那就多谢姨母了。”

“好了好了,不跟你们聊了,我先进去看看家主……”

这时候赵眠星冷冷地看向了赵新德,开口道:“姨母,母亲身体不好,没有什么要事的话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

赵新德面上带有一丝不赞同地道:“眠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久病在床的人啊最喜欢热闹,我每天来向家主请个安,说说话,对她的身体也是有好处的1

赵眠星眸色渐冷,愈发受不了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她这么天天积极地来母亲面前刷存在感,怕是不怀好心才对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