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9章 第 9 章

第9章 第 9 章


隔着一扇门,陈沅元有些朦胧地听到了外面的对话声。

“姨……你怎么在……?”这是赵眠星的声音。

“……担心……”一个女声响起,陈沅元莫名觉得很耳熟。

突然她福至心灵,这不就是赵家姨母的声音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陈沅元伸手推开房门,外面的几人还在交谈,没有注意到她。

果然是赵家姨母,她正在笑意盈盈地与赵眠星交谈。

“我今日有事,晚了一些才来赴宴,刚一落座要找你们,就听别人说你和贤侄婿突然离席,我心下担忧,就让陆贤侄带我过来看看。”

赵家姨母目光随意往门边一瞥,就看见了陈沅元:“啊贤侄婿,你出来啦?听陆贤侄说有侍从不小心把水洒在你身上了?怎么样?烫到了没有?有没有大碍?”

陈沅元与赵眠星对视一眼,她不知赵家姨母追到这来问这事,是有什么阴谋。

她温和的笑道:“我无事,姨母,不过是一些温水洒在了衣服上,换身衣服就好了。”

赵新德松了口气,拍着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刚听到这个消息,生怕你出什么意外,吓得我赶紧过来亲眼看看,才敢放心,贤侄婿没事就好。”

赵眠星看向陈沅元道:“既然换完了衣服,那我们就回席吧。”

“好,”陈沅元转向赵新德,示意道:“姨母,那我们……”

赵新德摸了摸鼓溜溜的肚子,笑眯眯地道:“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赵眠星不吭声,陈沅元只好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一行三人连带着赵武赵月在陆府仆从的带领下,往大厅走去。谁知在路过一片假山时,几人突然听到了一些低沉的呜咽声。

这是在陆府,听到这个声音,陆府的这个仆从的脸色都变了,他不知道该当作看不见直接带着人过去,还是该停下脚步,提醒对方一下。

他身后的几人,显然也不是聋子,隐隐约约听到了些什么。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纷纷看了对方一眼,赵家姨母显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她低声向旁边的两个后辈道:“这回有陆府的热闹看了。”

赵眠星对这个姨母显然是不想再说些什么,他转向那个陆府的奴仆,低声道:“你先去把陆夫郎秘密地请过来吧,注意点不要惊动了别人。”

那奴仆脸上也跟着通红一片,他低声为难道:“从这里到大厅,只有这么一条近路能过去。若是要绕的话,就得走上个一刻钟。”

这显然不是一般的难办。

赵新德显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凑热闹地低声道:“不若咱们直接把这俩人抓起来,省的让他们狡辩。”

陈沅元嘴角抽了抽,低声道:“这到底是陆家的宴席,咱们还是等陆家主来吧。”

赵眠星点头,看向奴仆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你走快些,我们几人,”他看了看陈沅元,又看了看笑意深沉的赵新德,沉吟片刻道:“我们还是回到刚才的卧房里吧。”

接着他转头看向赵武赵月,吩咐道:“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守着,有什么问题就派赵月去找我。”后面一句话明显是向赵武说的,赵武点头表示知道了。

陈沅元自然是不会反对的,而赵新德也出乎意料地点了点头,十分配合。

几人很快就回了刚刚的卧房,那奴仆也速度地去绕路找陆夫郎。

赵新德坐在椅子上,啧啧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日竟然能在陆府撞上这样一出大戏1

陈沅元一脸尴尬地把目光投在屋内的一个古董花瓶上,而赵眠星则面无表情地坐在另一处,冷目看着赵新德演独角戏。

赵新德坐的离陈沅元很近,她目光不时地晃在陈沅元身上,嘴上说着为老不尊的话,观察着她这贤侄女婿,到底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她也好对症下药埃

赵新德凑到陈沅元面前,看了眼赵眠星,之后悄声对陈沅元道:“贤侄女婿,你说,这大戏的主角是谁啊?你觉着是这陆府的人啊,还是像咱们这样来陆府的人?”

陈沅元脸色微红,讪笑道:“这,这晚辈也不知道埃”

没有丝毫顾陈沅元的意愿,赵新德揶揄道:“啧,贤侄女婿怎的脸红了?咱这做女君的,可不能这么容易害羞啊,还是见的少了,心态不行,改日姨母我带你去见见世面,你一定要来啊1

赵眠星冷冷的目光扫到两人身上,陈沅元莫名抖了抖身子,讪笑着推辞:“不用了,姨母,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读书。”

赵新德一点也不跟陈沅元见外,看向来像是完全把她当作了喜爱的后辈,就是本人十分不着调:“你这怎么行啊?咱们女君,就合该三夫……”

赵眠星冷冷的声音响起:“我房中的事情,就不用姨母操心了。”接着他的眼尾扫向陈沅元,“你,坐我旁边。”

陈沅元痛快麻溜地坐了过去,和赵新德离的远了,中间还隔了个赵眠星。

赵新德这才消停下来,不再拉着陈沅元扯东扯西,而是专心致志地把玩起了这个房间桌子上的茶具。

陆家比对赵家,不差什么,陆家主平时歇脚的地方的茶具,都非凡品。

赵新德坐在那处不再出声,而陈沅元与赵眠星坐在一起,两人之间却也是相顾无言的沉闷气氛。

一时之间,这个屋子里竟然只剩下赵新德把玩茶具,茶杯与茶盖不小心相碰的清脆响声。

直到敲门声响起,屋内的氛围才恢复正常,赵月的声音传了进来:“郎君,是我。”

“进来吧。”赵眠星起身,陈沅元也随之起身,两人向门前走去。赵新德却还悠哉游哉地坐在原处。

赵月与赵武前后脚进来,赵月禀告道:“陆家主与陆夫郎一同来了,我们想着这到底是陆府的家务事,与他们一照面就告退了。”

赵眠星颔首,还没说话,就听赵新德啧啧道:“小月小子,你就和你的主子一样,真是一点都不懂变通,这么好的机会,你竟然不从那看完一场大戏再回来……”

赵眠星忍无可忍,面上的寒霜仿佛要凝成实质。他冰冷的目光向赵新德看去:“姨母,你现在说这些,不太合适吧。”

以前赵新德起码还会保持点长辈的威严,今日这到底是中了什么邪,三番两次地连正经都不正经。

赵新德成功地膈应到了他,面上依旧是笑着地道:“好好好,那我不说了。”心中就已经就着陈沅元泛红的耳朵,盘算起了要送一个大胆火辣的郎君给她,让她开开眼界,也让他的好侄子开心一下。

赵月听着赵新德的不正经的话,面上也已经红了一片,他低声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赵眠星一遍,就和赵武退了出去,守在门口。

而赵眠星眯起眼睛,这时候才发现,赵新德此人竟是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连奴仆也没带。

他猛地想到了什么,转身走向赵新德,目光炯炯地问道:“姨母,你身边伺候的人呢?”

赵新德不紧不慢地摆弄着手中的茶具,不在意地道:“哦,我怎么会在意一个奴仆的去向,可能是会情妇去了吧。”

刷的一下,赵眠星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冲向脑袋,心跳也不受控制地跳得快了许多,他双拳紧握,两眼泛红地盯着赵新德,不信她直接把赵府的脸面放在脚底下。

而陈沅元乍听到这句话,还以为对方真是什么玩笑都敢开,后又看到赵眠星这愤怒的反应,她也反应了过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赵新德。

接着,陈沅元赶忙看向赵眠星,忍不住低声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

突然,敲门声又一次响起,赵眠星奋力平息着心情,紧闭了闭眼,随即睁开,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看了看陈沅元,心中微暖:“无事。”随即转身打开了房门。

陆夫郎来了。他看向赵眠星等人,不好意思又兼有感激地笑道:“多谢几位的提醒,让各位见笑了。”

赵眠星观察着陆夫郎,见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样,他只好若无其事道:“陆夫郎言重了。”

陆夫郎叹气道:“都是陆家的家丑了,我就不说出来让各位笑话了。今日也耽误了各位不少时间,待日后我会让妻主多多感谢你们的。”

赵眠星愣了愣,下意识看向赵新德,对上对方有深意的笑容,又把目光转开:“陆夫郎不必如此客气,这些都是小事。”

陆夫郎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各位就随我先回席吧,出来的时间久了,太过招人注目,还请几位忽略了今日的意外和不愉快吧,到席间好好品品美酒佳肴。”

几人随即点头回席。

返回的时候,赵新德装作不经意地凑到了赵眠星的身边,笑着道:“怎么?害怕了?”

赵眠星瞥了赵新德一眼,冷冷道:“姨母作甚要捉弄我?”

“哈,”赵新德轻笑一声,语重心长道:“不论如何,我是你的姨母,你我都姓赵,我希望你记祝”

话音刚落,赵新德就挤到前面,与陆夫郎交谈了起来。

赵眠星则是思绪万千。

赵新德此举到底是要做什么?告诉他他们都是一家人,内里斗斗可以,但是不要丢了赵家的面子?

他怎么觉得她不会是这么善良的人呢?

赵眠星心中冷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