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16章 第 16 章

第16章 第 16 章


对啊,这么久了,官兵呢?

几人四处环顾了一圈,却只见阿段从不远处一路小跑到眼前。

钱长安见状一头雾水,刚刚她不是还在这吗,什么时候跑走的?

她开口问道:“阿段,你去哪儿了?”

阿段挠了挠头,一脸憨样地看了钱长安一眼:“我看她们人多势众,就跑远一点,假装官兵来了喊几声,看能不能把她们吓跑。”说着她还嘿入赘第十六嘿笑道:“没想到她们真跑了。”

众人这时才知道,哪有什么官兵啊,原来是阿段喊的。众人纷纷向阿段投去赞赏不已的目光。

钱长安笑着轻怼了阿段一拳道:“好伙计,你真谁让我刮目相看啊1

陈沅元她们纷纷点头:“多亏了阿段,不然我们可就惨了。”

阿段嘿嘿笑着,时不时地挠一挠头发,看起来还有些不好意思。

这里刚刚经历了一场乱斗,痕迹还在远处,陈沅元扫视了一圈,沉声问道:“不过,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纷纷正色起来。

钱长安捏了捏拳,一脸不忿地道:“一群大女人也有脸在这里欺负人弱男子,真是不知羞1

李玉成理了理有些杂乱的衣衫,看向众人接口道:“我们来的也是巧了,正好碰上了这场意外,也算是帮了那些男子一把。”

陈沅元看着倒在地上的木桶,若有所思。

这时,赵武犹豫了一下,上前一步抱拳道:“主子,刚刚我与她们交手,发现她们虽然是练家子,但是武功杂乱不成一派,应当是一群混混或是被临时组织到了一起。”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她身上,赵武顿了顿接着道:“但是她们一听到‘官兵来了’的喊声时,直接乱了阵脚,落荒而逃,我认为她们应当就是一群混混了。”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这时候赵年冷不丁出声,脸上是明晃晃的不解:“那为什么那些男子跑的那般快,而这些混混却像是没看见一样,一直在打我们?”

赵年是真的不解,因为刚刚,那群人围上她的时候,她余光看到了那些男子悄悄溜走,心还提了起来,祈祷着对方不要被发现。

而围着她的人中,明显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却还是当作没看见,反而是转过头来对付她们。

一个人她还能勉强想着是偶然,但是两三个人啊,分明都是看见了,却还是把拳头落在了她的脸上,她是真的不解埃

听到赵年的分析,李玉成心里一个咯噔,佯装拧眉思索:“或许是我们真的惹急了她们,所以她们想要先教训我们?”

钱长安也是一脸的不解,越想越觉得可疑,她转了转头,余光中看见陈沅元,开口问道:“元儿,你怎么看?”

陈沅元观察了一下她们坐马车过来的路口,那个路口说起来不是很宽,在这个地方正好能够看到她们来的地方,而她们过来的地方,却是有一个大大的柱子挡住了视线,因此直到除了路口,才见到了刚刚的那两波人。

而这里已经有些远了闹市,人很少,有什么声音按理说都应该有些明显,可是刚刚……

她抬眸看向阿段,开口问道:“阿段,刚刚在来路上赶车的时候,你可有听到这边的声响?”

阿段直对上陈沅元黑漆漆的眼神,心中一突,还以为对方要问她的罪:“我,我没注意……”

赵武和赵文当时也在外面,这时纷纷仔细回忆。

赵武回过神来,看向陈沅元:“在那条路上的时候,我们却是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声响,所以直接转过了弯来,没想到却撞上了她们……”

陈沅元走到那处柱子处,往回看了看,印证了刚刚的想法,她回过头,轻皱眉头道:“这似乎是给我们演的一出戏埃”

李玉成脸色微白:“所以她们的目的是什么?”

钱长安则是一头雾水:“等等等等,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我怎么听不懂啊?怎么就一出戏了啊?”

众人失笑,陈沅元则是把自己的猜想细致地讲了一下,众人纷纷吃惊不已。

眼下徒对着这里也猜不出背后之人是谁,因此赵武抱拳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查吧,我们现在接着走吗?”

阿段不甘落后:“我也一起查1

陈沅元点头:“那就麻烦你们了。”接着她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接着走吧。”

众人点头。

------

到达学堂之时,正好快赶上夫子午休的时候,几人只在门口稍等了一会儿,廖夫子就拿着课本出来了。

她看见三人,先是一惊,接着忍不住地笑了起来:“你们三个不在家中好好温习,怎么来看我啦?”

她的目光转向陈沅元,拍了拍她还算厚实的肩膀,眼中有些欣慰。

钱长安笑嘻嘻道:“正是因为要考试了,我们这不才特地来看您吗,夫子。”她冲着陈沅元两人挑眉,随后看向廖夫子,“这不是想着让您再指导指导我们嘛。”

廖夫子笑着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啊1随即转向众人,“既然都来了,那就一起先用了午膳再说吧。”

三人当然不会拒绝:“好啊好埃”

------

用完膳后,她们三人一同前去了廖夫子的书房,廖夫子开启了她的叮嘱模式,把她能想到的问题通通跟着三人念叨了一遍。

这三人也没有丝毫地不耐烦,纷纷认真地听着夫子的叮咛,时不时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最后,廖夫子意犹未尽地收了声,笑道:“好啦好啦,我就不跟你们再念叨了,你们最近都遇到了什么问题,都跟我说一说吧。”

钱长安则是毫不客气,第一个开口问。自己温习,没有夫子指导,全凭自己,但是有时依旧会碰上自己拿不准的问题,这时候,夫子的用处就凸显出来,传道解惑罢了。

直到天渐渐泛黑,三人绞尽脑汁,实在是没有什么要问的了,才终于意犹未尽地一同告辞。

临别之时,廖夫子一直送她们到门口,她知道,这一别,等待着学生们的不仅是科举的艰难,还有锦绣的好前程。

三人同样坐马车而回,她们先是把李玉成送了回家,随后再前往赵府。

李玉成下车之后,钱长安才露出一点焦虑之情,说实话,秋闱日渐近,她真的是越来越紧张。

钱长安看向陈沅元那张冷静的脸,突然好奇地出声问道:“元儿,你不紧张吗,我现在心都在突突地跳了。”

陈沅元笑着道:“我也紧张啊,不过这阵子你一直努力在家好好温习,就像夫子所说,你不用过于担心,考试应当没有大问题的。”

钱长安点了点头,不经意地问道:“对了,我看这阵子你和玉成的关系好像好了很多,我记得当时在学堂你们还没这么熟呢。”

陈沅元点头,笑着道:“这个你不也知道吗,这段时间她经常找我请教问题,一来一去就熟稔很多。”

钱长安却是有些疑惑:“她经常去找你吗?”

陈沅元不解,心中微动:“对啊,她说问了你,你要在家中好好温习,所以就她一人来找我……”

钱长安眼神复杂,与陈沅元对视一眼:“她……并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

陈沅元晃了晃神,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总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

她抬眸,认真看向钱长安:“那当时你们第一次来赵府找我……”

“也是李玉成听到了消息,来找我一起来的。”钱长安有些茫然地摸了摸头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这么说……”两人又对视一眼。

“她是想亲近你1钱长安睁大眼睛,手指握拳打在另一只手心上,得出结论。

陈沅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