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

陈沅元顺着人潮而出,一出大门本想四处寻找赵文赵武两人,就感觉衣袖被一只手拽祝

她顺着衣袖望了过去,却正对上了赵武硕大的黑眼圈。

陈沅元心下疑惑,这是怎么了,这些日子都没睡好吗?

她没有反抗,顺着赵武的力道,在对方的保护下,很快就来到了赵府马车停靠的地方,迎上来的是同样一脸愁容的赵文。

陈沅元迟疑片刻,开口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赵文勉强一笑,面色有些苍白,还暗藏着几分焦急:“赵府出事了,主子快上车吧,郎君说您一出来,咱们就赶紧赶回去。”

陈沅元面色沉重起来,也没有多说话,直接利落地上了马车。

她刚一坐稳,马车就哒哒哒地飞快行走起来,她明显感觉到了,这与她们来时,完全不是一个速度埃

在刚刚赵文开口之时,陈沅元本已经做好了极坏的打算,但是在赶路的途中,她细细询问了赵文,才知道事情还没有到那种地步。

“昨日晚间,郎君让人传来消息,说是家主不太好了,让您一出来就赶紧赶回去。”赵文听到这个消息,心中忧虑,明显是担忧的一夜未眠。

还有一些话,赵文不知要不要跟陈沅元说,但是还没等她纠结完,事情已经到了眼前。

“砰1马车明显一晃,随即停了下来。陈沅元两人在马车内说话没有防备,一下子撞到了车壁上。

赵文脑海中空白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她赶忙拽着陈沅元下了马车,下一瞬,就有数支箭穿过车壁,刺进了马车中。

陈沅元见状脸色一白,毕竟这种上来就要人命的场面,她真的是没有见过,脑海中还有些慌乱。

赵武在马车下竭力挡下不断射来的箭雨,见陈沅元下了马车又赶忙把她拦在身后,急道:“阿文,你快带着主子躲到树后面去1

所幸来时路树木丛多,赵文听到声音赶忙护着陈沅元往树后跑,依旧不断有箭雨转移,向陈沅元的方向射来。

赵文护着陈沅元弯腰,不断往粗壮的树后躲,陈沅元趁机这段一根趁手的树枝,挥霍几下还拦住了几支突破赵武防线的箭羽。

赵武也逐渐退到树后,拉住两人快速往树林中跑。

不知对面的人是不是没有箭了,箭雨微歇。应该是人发现箭羽没了用,开始追来了。

三人紧张地放轻脚步,不断往森林深处走去。赵武突然脚下微滑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却见有一处斜坡,十分隐蔽,她不禁眼中一亮,低声对两人喊道:“快下去,躲起来1

陈沅元和赵文两人没有犹豫,直接下去,毕竟论起武力和荒野求生之类的东西,她们比不过赵武。

可是就在两人隐蔽好,却迟迟不见赵武下来。看来对方是去为她们引开火力了。

陈沅元屏住呼吸,努力抑制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听着上方响起细碎的脚踩草地的声音。

她心微微下沉,这并不是一个人,而像是一个整齐的小部队,最少也得有四个人。

赵文也和陈沅元一样,尽力贴着泥壁,一声都不敢吱,直到她们感觉那脚步声完全消失不见,再也干没听到,这才放松了下来。

陈沅元这才发现,她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了。

“呼……”她终于呼出那一口气。

赵文也比她强不了多少。她缓了缓,问道:“主子,我们走吗?”

陈沅元抿了抿唇,眉头皱起:“还不知道赵武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她们就又听到了一个稍显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两人刚刚放下了一点的心又快速地提了起来。

却听赵武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主子,阿文?你们还在吗?”

赵文试试探探地探出头,待看清人,惊喜地喊道:“阿武1

赵武勉强地笑道:“已经没事了,快上来吧。”

陈沅元和赵文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赵武身上沾满了鲜血,看上去受伤不轻。

陈沅元看着赵武伸向她的手,关切问道:“阿武,你怎么样?伤的重不重?”

赵文也是满眼担忧地望着她。

赵武用力把两人拉上来,胳膊上的肌肉把衣袖撑得鼓了起来:“我没有大碍,就是咱们的马车应该不能坐了。”

赵文皱起眉头:“那怎么办?马车不能用了,若是走回去,得用好几个时辰吧1

见两人都上来了,赵武咔嚓一下,撕掉了外面染血的衣袍,丢在地上。

看着赵武看起来毫发无伤的里面的衣服,陈沅元眼中闪过了一丝佩服,又不禁感叹于自己当下的文弱。

她思索片刻,说道:“我们去路边看看,有没有回百花县的马车吧,或许可以搭一程。”

赵文应了声“好”,赵武点了点头,此方案正式通过,三人就快速行动了起来。

途中,陈沅元还神游了一小会儿,思索着刚刚她手无缚鸡之力的表现,不禁在心中暗下决心,日后她也要好好练一下武艺了。

三人多少有些灰头土脸的意味,回去的时候,她们先把马车藏了起来,随即串好了口供,就立在道路边上等着到来拯救她们都马车。

正是秋闱结束的时候,这条路上的不少,或许刚刚看到这个破烂的马车,就快速走了,努力不碰上事情。

但是马车移走之后,后面的人不知情况,自然而然地被三人拦了下来。

如今过来的这辆马车,看起来十分大,足够装下她们三人了。

陈沅元几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上前一步,立在了驾车的这个马夫旁边。

那马夫也是谨慎,见有人拦路,赶忙停了下来,面露警惕地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拦路?”

赵文上前一步,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在下与姐妹三人途径此处,突遇意外,如今马车已经不知所踪,不知阁下几人是去往哪里,可否捎我们姊妹三人一程?”

“抱歉……”那马夫刚要直接出口拒绝,就见车帘掀开,一位公子抬眸向她们看来。

陈沅元对上对方温润的眼神,有些发愣,那男子温和一笑,目光划过她手中拎着的包裹,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如暖玉般的声音响起:“几位可是刚刚应考的书生?”

陈沅元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对方精致白皙的面庞,又赶忙收回视线,抱拳道:“正是。不知原来是公子,在下几人打扰了。”

男子轻笑出声,目光略过陈沅元的脸庞,温声道:“那在下与几位阁下还算的上是‘同年’了,几位不必拘礼,相逢即是缘分,我这马车虽是有些简陋,但所幸地方很大,几位便上来搭上一程吧。”

那马夫明显有些不高兴,皱着眉冲着男子低声喊道:“公子1语气中明显带着不赞同。

却被男子一个安抚的眼神镇住,安静了下来。

陈沅元三人不经意间往后面看了看,却是没有再见到马车的影子。

男子注意到她们的动作,嘴角笑意加深:“只我们耽搁了一段时间,才从贡院回来,前面的马车大概都快要行驶到百花县了,对了,各位是要去百花县吗?”

听到这话,陈沅元几人瞬间放弃抵抗,上了这明显很大的马车。

为了避嫌,赵武与那小厮换了一下,小厮进了马车厢与那位公子做在一起,陈沅元与赵文则是坐在了另一侧。

“如此,那便多谢公子了。在下陈沅元,还不知公子如何称呼?”陈沅元上了马车,松了一口气,她开始询问起对面男子的情况。

“女君不必客气。同为书生,互帮互助本就是应该的。”周润恒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眼中也闪着温润的光,“在下名叫周润恒,今日相逢有缘,就算是交了你们三个朋友。”

陈沅元对对方的好感顿生,他不仅长得好看,竟也是如今为数不多的男书生,还有这这样温文尔雅的性格,她的笑容顿时也变得真诚了很多。

然而,还没等她说话,旁边的赵文就猛地怼了她一下。

很疼,她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看向赵文。

眼神里是□□裸的疑问。

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