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钱家也是百花县有名的大家族, 此次钱家独女榜上有名,钱母钱父都欣喜万分,毕竟这孩子打小就淘气, 在外的名声都是不学无术之类的,钱长安这次好不容易给钱母挣了一次面子, 可不得好好地在街坊面前显摆一番。

话说起来,这次参宴的人,还有一些陈沅元眼熟的人,有一些是赵眠星带她参加过宴会见过的人, 还有就是赵家士去世时,前来赵府悼念的人,她也招待过一些。

虽然并不是很熟悉,但到底也算是认识,因此也有一些人来跟他打招呼, 她神情自然大方地与她们交谈, 毕竟此刻在外与这些人接触,不管怎样, 她代表的都是赵府。

说起来, 这还是陈沅元第一次参加这种庆功宴,她坐在席间, 没有饮酒,只是静静地吃一些糕点, 任由钱长安一次次被钱母叫出去, 给一个个姨母姑妈打招呼。

钱长安外向,神情自是年轻人的恣意,半点也不怯场,看得众人称赞万分, 一时间钱母也心花怒放,脸上的笑就没下去过。

终于,跟着母亲转了一圈的钱长安回到了陈沅元旁边,松了一口气道:“总算完事了。”说着她又过来揽陈沅元,挑眉问道:“姐妹,咱俩可也得好好庆祝一番,到时候聚福楼,咱俩不醉不归。”

陈沅元还没说话,就见钱长安猛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你身上有伤,不能喝酒,那咱就喝茶吧,不醉不归!”

“哈哈哈,好。”

不得不说,在陈沅元过往的人生之中,陈钱长安算得上是唯一的朋友了。而钱长安的乐观开朗,也给她带来了很多欢乐。

陈沅元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满了杯茶水,端起杯敬向钱长安,笑道:“那今日我先以茶代酒,祝贺你金榜题名!”

钱长安也不扭捏,倒满了酒就和陈沅元碰了一下,哈哈笑道:“也恭喜你,元儿,多亏了有你,不嫌弃我问题多,要不然我可没有今日这好事。”

宴会结束后,钱长安与陈沅元约好改天一起去学堂找夫子,便让陈沅元先回去了,她还得留在府上,陪着母亲一起挨个送客。

陈沅元坐上了回府的马车,走了一段路,她突然改了士意,让赵武向着一个商铺而去,随即就出了县城。

赵文赵武都不认路,陈沅元就指挥着马车一直向前,最后停在了一处小山坡边上,马车不能再往上走了。

这里是梨花村的西山,在梨花村去往百花县县城的路上,她的母亲就埋在这片山上。

赵文在这里看着马车,赵武不让陈沅元自己拎东西,要送她上去,陈沅元拧不过对方,两人只得一前一后,缓缓上了山。

最后,在一处小坟包旁,陈沅元停住了脚步,赵武默默地放下东西,就走到远处回避了。

陈沅元神情温和,跪在地上,低声地跟母亲念叨着近来发生的事情,报喜不报忧。

最后她把贡品摆在坟头,好好的磕了几个头,才起身下山。

想来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好,母亲也应当是放心了。

陈沅元一行人回到赵府时,天色已经微微泛黑。

在往摘星阁走的时候,陈沅元碰上了正在往外走的于瑜,她礼貌地停下来颔首见礼,却见于瑜神色不虞,只是深色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就快步离开了。

而陈沅元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这人如何,要去哪里,着实与她无关。与她有关的,也就是来年开春的科举考试了,她不能懈怠,即日起就要好好温习了。

——

时光总是匆匆而去,转眼秋季已过,百花县很少银装素裹,天气却还是冷了下来,冬天终于是到了。

这段时间,陈沅元深居简出,偶尔出去也都是和钱长安约着一起去学堂,听夫子讲近来京城传来的消息,这些时事都可能被策论考到,日后为官也都是与这些打交道。

而赵眠星这段时间只要不是外面有约,也皆和陈沅元一同用膳,究其原因,陈沅元以为,可能是一个人用膳太寂静,两个人就刚刚好,像是有个家一样。

而赵新德的同伙之人,官府已早早找出,是与她有些许联系的那间赌坊的背后之人,此人可能是因为亏心,一直想要出逃百花县,也算是露出了马脚,正与赵眠星提供的证据相附,因此早就捉拿归案了。

哦,对了,义姐于瑜在家中没有停留几日,见赵眠星把赵府和赵家的商铺管理得井井有条,又提出了下海经商,到如今已经离开很久了。

而陈沅元也开始收拾行囊,准备出发去京城了。

她与钱长安已经约定好,两人一同出发,脚程快一些,大概能赶在春节之前到达京城,到时候两人一同租个住处,剩下的差不多一个月,就用来熟悉京城和广交好友了。

廖夫子说了,到那时,来自天南海北的书生们都会参加各种宴会,广交各路好友,到日后在官场之上也好有个照应。

确实如此,这百花县地方小,少有志同道合之人,可如果到了京城,那便是青年才子无数,繁华非凡,而同样地也有数不清的诱惑,廖夫子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她们莫要被乱花迷乱了双眼,守住本心。

最后,廖夫子又交给了陈沅元一封信,这是写给廖夫子在京城的老朋友的,那位已是大儒,这封信也算是给她的两位得意子弟引荐的。

万事俱备,千钧一发!

——

临到出发前几天,在一次晚膳后,赵眠星看向陈沅元温和的眉眼,斟酌开口道:“如今赵府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赵府眼下也应该走出去了。”

陈沅元并不了解生意上的事情,不过这话确实也懂了,她点了点头,赞同道:“确实,拘泥于百花县或许能一世富贵,但是若想要更进一步,也只能是去更大的地方试一试。”

这些日子,他们经常聊一些妙文趣事,赵眠星四处游历过,见多识广,而陈沅元则是书读万卷,涉猎也甚广,两人交谈下来,当真是舒适无比,因此几个月下来,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似师似友。

因此,就算是不太明白,陈沅元也依旧直白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赵眠星嘴角噙着一抹笑,他没有解释说赵府的生意已经做到了南方各个省城,只是前段时间赵家变故,赵眠星也没有再亲自出去过,都是由手下的掌柜们代理。

而赵家士这么些年,生意却一直没有往京城做,这一次,他想试一试。

“你觉得天下最繁华之处在哪里?”赵眠星目光沉静地看着陈沅元,等着她的回答。

陈沅元没有犹豫地答道:“当然是京城。天子脚下最是繁华。”

赵眠星颔首,仿佛不经意地问道:“那你觉得,我把生意做到京城去,可否可行?”

陈沅元抬眸看他,见他眉眼间清亮无比,眸中暗藏着野心,却是让人心惊不已,说起来,世间哪个男子能有如此心境?

陈沅元却不觉惊世,赵家此等境况,赵眠星立得起来,才是真的令人敬佩。

她举杯笑道:“郎君如此,必定能在京城闯出一番天地。”

赵眠星也跟着举杯,眼睛明亮地看着陈沅元,他就知道陈沅元会理解他,也会支持他,他不禁弯了弯眼睛,慢条斯理道:“那便借你的吉言了。”

陈沅元轻笑一声 :“好!”

——

赵眠星虽然已经有了计划,但若是想要远行,关键是归期不定,却还是需要再把赵府和百花县的商铺安排妥当。

因此此次京城之旅,还是按照先前的计划,陈沅元与钱长安率先一起同行而去,而多了的变数则是,赵眠星安排妥当,随后就出发。

出发之前,钱父极其不舍,一直想要跟着女儿一起前去。但是钱母却知晓赶考背后的意义。这一路前行,同样也是一种考验,也是一次锻炼女儿的机会,因此她拦下钱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总算是压下了他已经开始的担忧之情。

但最后,钱府还是找了两个武艺高强的师傅,跟着阿段一起,负责一路保护钱长安。

赵眠星则是准备了好几张银票,让陈沅元仔细放着,还有几包鼓鼓的碎银,分别给陈沅元,还有赵文赵武拿着。

最后还让赵文塞给了钱府两个师傅钱袋,让她们路上多多照应陈沅元。

终于一切都收拾妥当,陈沅元与钱长安,还有她们带着的侍从,总共前后两辆马车,向着京城出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换地图,码的有些慢……

(有点蒙了,写成第二十八天了,赶紧改了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