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45章 第 45 章

第45章 第 45 章


听到笑声, 陈沅元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看向了王先生,王先生嘴角还有未散去的笑意, 她和善地向两人问道:“你们是从百花县而来?到京城多久了?”

陈沅元垂眸,恭敬地回道:“回先生的话, 刚到没几日。”

王先生了然地点了点头,接着问道:“你便是那齐州的解元陈沅元。”接着转向钱长安问道:“那你便是钱长安?”

王先生问着,边看向两位后生,陈沅元了然, 未自报家门,对方却知晓她们的姓名,应当是夫子在信中提到了,而王先生也在这短短几句交谈之中,猜到了她们各自是谁。

钱长安则是没有多想, 笑着点头道:“先生说得没错, 她叫陈沅元,我叫钱长安。”

“哈哈哈哈, 好。”王先生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那你二人可好奇我与你们那夫子的关系?”

钱长安眸中茫然:“夫子把信交给我们的时候,好像是说是老朋友, 先生不是夫子的老朋友吗?”

“老朋友?”王先生品了品,竟然觉得莫名的贴切。

严格来说, 廖旻文算得上是她的弟子, 但怎么个算得上法呢?则是因为对方学得都是她所著的书本上的知识。

当年她们两个因为一场意外相识,她与书童走散,独自一人流落在外,因为身无分文, 她求助了偶然遇到的书生。

那个书生,就是前来上京赶考的廖旻文。

廖敏文家境并不富裕,但是出于善心,还是帮助了王先生。两人相处多日,时不时还就一些问题讨论讨论,两人时常辩驳,一来一往很是有趣。

在相处之中,王先生发现了对方对自己的推崇,时常说出一些她早年书籍中的观点,但是那都是她曾经所想,如今对有些事情的看法

,已经有所变化。

而廖旻文也坦白说过,这次前去京城,能否考取功名是其次,主要就是想要见一见当代的那位大儒王先生。

王先生听着,心里也时常觉得怪异。但在日常相处之中,却还是像朋友一样。

她们二人的感情,也在这之间不断地升温。若是想到一个词来形容,那她们两个人可能算是一场忘年之交,王先生比廖旻文,要大上一旬还要多。

在最终分别之时,王先生告诉了廖旻文,她就是她心心念念王先生,熟料廖旻文根本不信,以为她是在开她的玩笑。

确实,在百花县附近碰到了一位同去京城的落魄书生,书生还是一副武将的打扮,虽然她知对方并不是看起来那样粗犷,而是博览群书,但是她所言的一些观点,与王先生的完全相悖。

因此,她只当是对方见她经常念叨王先生,这才跟她开了这么个玩笑。

谁知道,在科举放榜之后,她受同窗之邀前去参加一个诗会,碰到了被邀请来的王先生。

那时的她,看着被万人叫着王先生的她,才真正相信她没有骗她。

后来她邀她回府,廖旻文吃惊之余,还是恭敬地向她行了一礼,叫了一声师傅。

是她受不了,说对方的学识并不比她差,见解也在和她的辩论之中脱胎换骨,有了独属于自己的观点。而王先生,只能算是一个启蒙人物,实在是愧对这一声师傅,主要是习惯了二十几天的自在相处,再想想师生之间的毕恭毕敬,她实在是习惯不来。

最终,在她的坚持之下,两人算得真上是忘年之交了。

阴差阳错,廖旻文算是不虚此行,因为她志在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夫子,因此她很快便回到了她的家乡百花县。

而两人也真的算是那一句老朋友了。

王先生三言两语说明了两人的关系,接着叹道:“我与她如今已经十余年未见,我以为她早就忘记了我,没想到今日竟还能见到她的学生们,我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原来如此,两人之间说多了,不过就是缘分二字。

见到两人恍然大悟的神色,王先生微笑道:“既然你们是旻文的弟子,那日后在京中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接着几人就谈论起来了一些书籍,天南地北的,不知道什么地方的东西,都被这王先生挖了出来,单独问了两人。

她说:“当年我与你们夫子,讨论的就是这些东西,不知你们可否有新的看法?若是有,一定要说出来啊。”

王先生喝了一口茶,接着像想起来了什么,道:“对了,尧儿,去把我桌上的请柬拿来。”

王尧儿微微欠身,转身进了小木屋,拿出了两张设计精巧的请柬。

王先生把请柬递给二人:“这是明日诗会的请柬,明日未时,请你们来到我府外,与我的弟子柳云云一同前去。”

王先生这是要帮助他们融入京城,融入书生的那个圈子里,陈沅元两人赶忙道谢。

之后,因着还有很多人前来拜访王先生,王先生也没有久留她们两人,拿着请柬道了谢后,两人就离开了。

而那位三小姐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若有所思地等着看着她们,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陈沅元两人离开,王先生开口问她道:“三小姐,你觉得此二人如何?”

三小姐撇了撇嘴:“还行吧……”

也没什么特别的。

就是和外表严重不符。

-------

而陈沅元二人直到回到了赵府,才反应过神来。

廖夫子与王先生,竟然有这么一段过往。

一个是小县城学堂里的夫子,一个是京城乃至全国都名声赫赫的大儒王先生,任谁都不会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偏偏就是这样。

如果不是王先生亲口所说,不然谁会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有缘的事情?

钱长安看着手中的请柬,正月初六未时三刻,聚贤阁,新春诗会。

她坐在陈沅元书房的椅子上,摇了摇手中的请柬:“元儿,你要去吗?”

“当然去了,涨涨见识也是好的。”

钱长安撇嘴:“但是要我作诗,我真的作不出来啊?”

“说不定可以不作呢?”陈沅元不确定道。

“但愿如此……”钱长安生无可恋道。

钱长安这么些年来,作诗这一块一直不开窍,她虽然背下来了很多诗词,但是硬要让她自己想,她就一个字都想不出了。

因此每次要坐实的这种诗会,以前钱长安从来都没有参加过。

不过这次是长者邀请,她们无法拒绝,而且,这也是一个钱长安念叨很久的结交新朋友的好机会,两人当然不会毁约,一定会按时前去。

因此第二日午时后,两人便出发,再一次前去王先生的府邸。

作者有话要说:  剩下的明天再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