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他没有经历过,只觉着在他的心中,陈沅元与其他的人都不太一样。

赵眠星还没想完, 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他想到自己衣冠不整的, 心中又一丝丝慌乱,就怕她敲了门之后直接进来。

但到底没有,陈沅元只隔着门告诉了他一声,她已经让人吩咐下去热好了粥, 若是郎君收拾好了,便可叫人传膳来用。

陈沅元没有进来,赵眠星不仅没有松了口气,反而心中沉甸甸的,她本来就是如此好的一个人……

-----

这次赵眠星没有再逞强, 把这几日该谈的生意都推了。

他到底是上了心。确实是什么都比不得自己的身体重要。她的母亲当年一病, 就疾病如山倒,她本是不相信平日里看着极好的母亲竟会病得如此重。

可是后来, 他找来了很多郎中, 她们都说,是因为日积月累的忽视身体而种下的因, 才有了当时疾病一来,如山倒一般再也起不来的果。

因此, 他到底是把自己的身体放在了心上, 整整在府中休息了三日。这三日里,他不是在书房中看一看账本,就是卧房中休息。

第四日,陈沅元又受邀出去参加诗会, 虽不是王先生一脉举办,规模也比不上,但是参加之人却都是有真才实学之人,因此柳师姐也就带上了她们两人。

这一日,赵眠星也恢复好身体,出去把那几日推迟会面的人都见了。又加紧开始真正在京城把铺子开了起来。

万事都是从无到有的,赵眠星的打算便是先开一间这么些年来赵家的特色产业——珠宝业。

因为与百花县相比,京城的贵公子们当然是更多,对于珠宝之类的需求也增多了。

但是他到底是后来者,京城的珠宝业已经形成多年,如今他一个新来者要过来分一杯羹,自然有重重阻力,因此才导致了前段时间他那么忙。

如今能解决的问题都解决的差不多了,他早已选好了商铺的位置,就看开起来之后还会遇到什么困难了。

因此这一日,赵眠星回府上的时候时辰还早,却万万没想到能碰到这种事情。

赵府大门前,有一对主仆在与门房说话,两人皆是一副女子的装扮。

赵眠星恰好从马车上下来,正看着对方的背影,却觉着有些不对劲——这两位女子较寻常女子矮上了一些,而且若是不看衣物,这背影分明是男子的背影。

赵眠星走上前去,站在了几人的背后,听着那主子模样的人实诚地跟门房道:“门房大姐,我近日与府上的小姐陈沅元十分投缘,你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进去见她?”

按理说寻常人门房都会前去通报,但是对于这人,门房无奈地说:“这位小姐,还请你先报上名来,这样小人我才能前去跟主子禀报。”

这正是节点所在,这位来访之人竟然不愿意暴露姓名,那谁知道人家是否真的认识你?而不是你是来打秋风的?

赵眠星听到这人的声音,是一个没加伪装的清脆男声。他心中顿时了然,这人当真是一位男扮女装的郎君,就是不知此人怎么和陈沅元认识的,为何要来府上找陈沅元?

那位郎君还在那里与门房拉扯,当然是因为他自己也知道,这陈沅元可能不认识她,若是说了名字对方不见怎么办呢?

赵眠星走上前去,清朗的声音门房几人的耳边响起:“怎么了?”

被赵眠星清冷的眼尾扫过,不知怎的,这位郎君感觉到有一些紧张,这人是谁?

门房赶忙道:“郎君,这位小姐是来找娘子的,但是奴才问她姓甚名谁,她却支支吾吾的,因此奴才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让她们进去。还请郎君做主。”

那男扮女装的郎君赶忙道:“在下姓周,是在诗会上与陈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在下十分敬佩陈小姐,觉得陈小姐是一位值得交的朋友,但是当天陈小姐匆忙就离开了,在下没有机会上前,故而多方打听,打听到陈小姐是在此落脚。”

多方打听?前来与陈沅元交朋友?

赵眠星心中不知是何感受,他偏偏又不能做些什么,他淡淡地道:“既然如此,那女君就暂且在这里等片刻,”接着他向赵月吩咐道:“阿月,你去把此事报告给娘子。”

赵月领命前去。赵眠星最后看了一眼这郎君,年龄不大,但是长得却很是可爱,尤其是那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娃娃脸,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他颔首道:“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接着,赵眠星就踏进了府门,径直向摘星阁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还可以听到那郎君清脆的声音,像是在问门房他的身份。

走到摘星阁外,正巧碰到了领命往外走的赵文,赵文见了赵眠星,赶忙停下行礼。

赵眠星心中隐有猜测,他却还是出口问道:“怎么往外走?”

赵文恭敬地道:“回郎君的话,奴才听赵月说,门外有一人要见娘子,娘子让奴才把她请进来。”

赵眠星得到了自己猜到的答案,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快去吧,莫要耽搁了。”

赵文不知为何,感觉郎君的反应有一些奇怪,但是想着陈沅元还在等着人呢,赶忙应了声是,就大步离开了。

赵眠星径自回了自己的书房,打开了今早掌柜送来的账本,开始查看,却半天都集中不了注意力。

他不自觉地在想,这时候那郎君应该已经进来了吧,说不定两人还在对着笑得开心。

想着,他就突然觉得胸口有些发闷,也看不进去手中的账本,暗自无奈地放下。

-------

那名男扮女装的郎君,名叫周轩竹,他的母亲是当朝的户部侍郎,他自幼与姐姐一起受名家指导,喜好诗词,琴棋书画也都样样皆有涉猎,尤其喜好参加各种诗会。

但是因为有些诗会,从来都没有过男子参加,再加上他为了方便,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经常男扮女装,央求自己的亲姐姐周沉曦一起参加诗会。

因为只他一位男子,与他亲近的人都格外照顾他。而这么些年来,他见过不少才貌双绝的女子,但是真正让他动心的,却是前不久那场诗会上,大放异彩的陈沅元。

本来在诗会上,他就想央求着姐姐请她带他一起来结交一下陈沅元,但是为等他开口,陈沅元就离开了。他托小厮问了好多人,才知道了陈沅元落脚的府邸,因此今日前来,既是想要与陈沅元结交朋友,也是想要看一看自己一见钟情的这人。

若是真的相处的好,到时候他就求母亲让自己嫁给她。

若是不好,交个朋友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她千辛万苦找到了这个赵府,本想隐藏身份与陈沅元先相处一段时间,偏偏这门房说他不说自己的身份,她就没法前去禀报。兜兜转转,一个男子就突然出现了。

那名郎君身量比他高不少,身姿挺立,气势逼人,长得还十分俊美,与那门房说话时,看起来像是府内的一个主人。

他不知其人身份,就想打听。因此人前脚刚走,他就开口询问了门房:“门房大姐,这位郎君是谁啊?与陈小姐是个什么关系啊?”

他知道陈沅元并非本地之人,而是从南方而来,因此只是以为娘子是她们地方的一种称呼。

孰料,门房道:“这位啊,是我们家主子,那陈沅元,是我们郎君的妻主。”

“啊?”周轩竹不敢置信,“陈沅元成亲了?”

门房看他惊讶的样子,点了点头:“没错,陈沅元是我们府上的娘子。”

周轩竹抬头看了看“赵府”二字,疑惑道:“那为何你们的府邸叫赵府,却不是陈府啊?”

门房挠了挠头:“这个,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周轩竹见她犹豫,赶忙道:“哎呀,大姐,你就跟我说说嘛,我保证听过就忘,绝对不会往外说的。”

门房见他一脸认真,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跟你说,你可千万要保密啊,女君是入赘到我们赵府的。”

“入赘?”周轩竹真的惊到了,他不禁在脑海中脑补,这位可怜的女君,不会是家境贫寒,不得已之下才放下了身为女子的尊严,入赘到男子家中的?

他还想跟门房的大姐说些什么呢,就见到一位身高修长的女子走了过来,向他行了一礼,这人他知道,是陈沅元身边的人!

赵文笑道:“小姐,主子已经在书房中等您了,请您随我前来。”

周轩竹记得这人,赶忙应道:“好,多谢你了。”

赵文道:“小姐不必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赵文径直把周轩竹带到了陈沅元的书房外,敲了敲门道:“娘子,周小姐到了。”

“快快请进。”陈沅元温和又沉着的声音响起,和那日在飞花令时,读出诗词的声音是一样的,是周轩竹熟悉的感觉。

他进了门,一眼便瞧见了立在黄木书架前,身着浅灰色长袍的陈沅元,陈沅元也正巧抬头看向了她,一双暗含浅笑的眼眸,近距离看更是令人心动。

周轩竹对上陈沅元的眼神,微微一笑,露出了嘴角两边浅浅的酒窝,,抱拳行礼道:“在下周轩竹,前几日在诗会上幸见女君,未曾有机会与女君结识,今日前来,就是想跟女君交一个朋友,还望女君莫要见怪。”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我以后再也不立什么flag了,太打脸了。

明天课少,应该会多更一点,爱你们,鞠躬。

ps:下本书我一定好好存稿!(争取不打脸)

感谢在2021-09-04 23:35:23~2021-09-07 12:24: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可爱的宁静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