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入赘妻主(女尊) > 第52章 第 52 章(修)

第52章 第 52 章(修)


说真的, 当时在诗会之上,陈沅元出尽了风头,有很多女君都来与她结交, 她只不过是眼熟了一些人,若要让她完全记住, 那不太可能。但是这位自称名叫周轩竹的小姐,她却是毫无印象。但是不管怎样,既然对方已经找来了赵府,她就必然得以礼相待。

陈沅元放下手中的书卷, 淡然一笑,抱拳回礼道:“周小姐过誉了,前几日诗会,在下不过是走运胜出,担不得女君如此……”

“哪有!”周轩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陈沅元, 听着心上人谦虚的说法, 心下越发欣喜,脸上不自觉漫上了红晕, “女君担得起, 如女君这样的人物,就算是京城中也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我自幼就幻想过有一个和女君的女子, 能够成为我的妻……”

突然,周轩竹想到了在赵府门外的时候, 那门房说, 陈沅元入赘到了赵家,已经成了亲,他面色蓦地一遍,却见陈沅元似在不解, 为何他停了下来。

他勉强笑道:“成为我的好朋友,不知道女君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交朋友?有何不可?

陈沅元虽然心中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神色自然点头应道:“能和女君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接着她注意到周轩竹还站在门口,她赶忙邀请道:“女君快请到这里就坐。”

周轩竹神色莫名,安静地走到了近前,轻声道:“女君不必对我如此客气,如果可以的话,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周轩竹在陈沅元对面坐下的时候,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飘到了陈沅元的鼻前,她一时想不起这是什么味道,但是好像不同于她见过的很多人。

大多数书生小姐的身上,都会带有自己多年所用的纸墨香气,这种味道早已刻在身体里,洗也洗不掉。而有一些书生或许是会有些不拘于小节,身上也可能有一些泥土或者是汗的味道,这种味道陈沅元在梨花村的女子身上经常闻到,她虽然可能有些不喜,但到底还是能够理解。

而有的书生可能是家中已有夫郎,在家与夫郎亲近之时,在外的时候身上就时常会带有属于男子的香料味道。当然有些人,陈沅元知道对方是没有夫郎的,至于味道是哪里来的,那可能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陈沅元当然也见过一些男子,虽然不多,但是到底还是有的。他们身上通常都会有好闻的各种香气,有可能是花香墨香,还有可能是其他的香料味道,就比如她经常会问到的赵眠星身上的味道,好闻但是却又恰到好处,不会过于浓郁引人难受。

而刚刚陈沅元似有若无闻到的那股香气,倒像是那些家有夫郎的书生们。或者是说,像是一些男子身上的香气。

陈沅元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落座之后,周轩竹看着眼前的茶水,暗自想了一会儿,到底是自己一见倾心之人,虽然她已经有了家室,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与之相处的机会,他只得压下心中的委屈,开口与陈沅元聊天。

不管怎样,先多了解一下陈沅元,对他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事情。

周轩竹心中装有了事情,自然不能像之先前那般心无芥蒂,他沉吟片刻,开口闻道:“前几日在诗会上见女君游刃有余地接上飞花令,女君懂这么多诗词,可是平时每天都会看有关诗词的书吗?”

陈沅元摇头失笑:“自然不会,其实我记得的这些诗词,都是我小时候背过的。”

周轩竹眼中带有钦佩:“小时候背过,到现在都还记得这般牢靠,在下甘拜下风,自愧不如。”

“也没有,我自然是会忘的,不过因为准备科举考试,最近都有温习一些诗词。”

“原来如此……”

……

周轩竹与陈沅元在书房中呆了很长的时间,而有了相对一段长时间的接触后,陈沅元心中却有了猜测,这位周小姐的一些言行举止,完全不同于她见过的那些书生,尤其是在赵文为他倒上茶的时候,他半掩着嘴轻轻一饮,这动作却分明像是赵眠星喝茶时的动作——

那是男子的标准礼仪,女子饮茶饮酒通常都是十分豪迈,根本不会如此。

再加上周轩竹毫不掩饰的声音,还有比她低了很多的身高,陈沅元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这位周小姐,明明应当是周公子才对,既然如此,那此人为何男扮女装,前来赵府与她交朋友?

陈沅元心中暗自警惕,但面上却是不显。

转眼时间已经不早了,周轩竹在这里喝茶水都快喝饱了,能聊的话题也都聊得差不多了。

因为心中有了些许猜测,陈沅元并没有让赵文出去,毕竟若是真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可是会落人口舌。

因此当敲门声响起,赵月道郎君请她同去用膳的时候,她心中还是有一些惊讶的。

一起用膳?

周轩竹在旁边听着,心中又想起了眼前的此人已经有了家室,他心下酸涩万分。

通过刚刚的接触,不愧是言行谈吐,还是行为举止,陈沅元都如他想象一般,是他喜欢的样子。

但是这样的人,为何就是成亲了呢?

他看向陈沅元,陈沅元正在笑着答好。

这般优秀的人物,却为何屈居人下,入赘做上门妻主呢?

周轩竹心中有了疑惑,见敲门的那人退了出去,迫不及待地开口确认道:“女君可是已经成了亲?”

陈沅元没什么犹豫地点了点头。

周轩竹听到她承认的话,反应有一些奇怪,陈沅元微微抿唇,心中暗自猜测。

“那你们为什么住在这个赵府啊?你们是暂住在这里的吗?”周轩竹抿了抿唇,试探地问道

他心中暗自期盼,可千万别想说假话,他不想自己的眼光出现错误。但是若真是真的,他可怎么办呀?

陈沅元坦然地摇了摇头道:“并不是,我与夫郎都并非京城中人,这府邸是家中夫郎购置的,我们在京城时,就住在这里。”

“那为什么不是陈府啊?”周轩竹心中所想竟然脱口而出,他暗自后悔:“不是……我……”

这世上身为女子入赘者,少之甚少。因此有些人,会格外看不起女子入赘者。因此,有一些入赘的女君,最忌讳的便是他人提起此事。

周轩竹有些无措,他不是故意戳人伤疤的。他有些后悔地想要跟解释。

陈沅元刚想把自己是入赘的话说出来,这本就是事实,没什么可好隐藏的。

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赵文阻止了。

赵文一直在注意着这个周小姐的言行举止,还有对她家娘子格外的关注之情,心中正防备着呢,她佯装看向开着的窗外,凑到陈沅元耳边低声道:“主子,赵月来催了,郎君还在等着您呢?”

陈沅元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面上带有抱歉地向周轩竹道:“抱歉周小姐,家中就要用膳了,不知小姐……”

周轩竹自然是知道自己的存在有些尴尬,他没再纠结上个话题,而是强颜欢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告辞了。”

陈沅元颔首,依照礼仪道:“好,阿文,你去送周小姐一程。”

陈沅元也起了身,打算把周轩竹送到院子门口,正好去隔壁房间用膳。

周轩竹微抿着唇,起身往外走。

他带着的侍从和赵武一样守在门外,见他出来眼睛都亮了,赶忙跟在了他的身后。

而陈沅元见到他的侍从和赵武相差了两个头,心中顿时愈发笃定,这位周小姐主仆两人,真的应当就是两位男扮女装的男子了。

她心中暗自叹气,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周轩竹还想再跟陈沅元约好下次见,也好有更多机会去试探。毕竟这些年来,陈沅元是他第一次动心的女子,而且刚才的相处之中,他也对她愈发的满意,因此他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弃。

他觉着,陈沅元的入赘或许另有隐情。他心中暗自想着,待回去之后,他一定要让人好好查一查,若是真的有隐情,他不介意帮陈沅元一把。

他踏出了书房的闷,刚想开口,就见旁边的门从里面打开,刚刚在府门口见到的那位郎君从里面出来了,对方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眼含笑意地看向陈沅元,走到她身边问道:“你们聊好了?”

陈沅元点了点头,语气中带有不自觉地亲近:“嗯,我正要送周小姐一程呢。”

周小姐?呵呵。

赵眠星心中所想,面上半点都看不出端倪。他看向周轩竹,眼中带有不易察觉的试探:“时间不早了,周小姐留下来一起用膳吧?”

周轩竹看到这个郎君,他就不自觉地绷紧了心房,他眼含戒备:“不,不用了,我家中应该也准备好了饭菜,就不在此停留了。两位用好便是。”

赵眠星立在陈沅元身前,脸上带着淡笑:“既然如此,那我和妻主就不强留周小姐了,赵月你去送周小姐出府,安排好马车送周小姐回家吧。”

赵月刚要领命,却见周轩竹紧紧地抿着唇,强行压着心中泛滥的思绪,轻声道:“多谢郎君,府中已经有马车在外面等我了,我就不麻烦府上了。”

这样自然是最好。

赵眠星点头:“那也得把小姐送到府外,阿月。万万不可怠慢。”

“是,”赵月领命,走到周轩竹面前,要带路把人往外领。

临走之前,周轩竹眼神看向陈沅元,那里的情感复杂难懂,陈沅元一时无法分辨。

而赵眠星却分明地看在眼中,他心中不知是何种情绪,只得暗自攥紧了手掌。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个bug,抱歉抱歉感谢在2021-09-07 12:24:56~2021-09-08 22:47:4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江停停停 14瓶;可爱的宁静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