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长官大人又王炸了 > 第33章两人相遇

第33章两人相遇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入夜,林长柒瞧着萧凛发的一条条刻板的的替他辩驳的评论,不由得轻轻勾了勾嘴角。

萧上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玩?

【林先生的】

看到这个昵称,林长柒微微红了耳根,真是,萧上将是在开玩笑吗?

如果不是

林长柒神色微微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捂着脸低低的笑出了声,满是自嘲。

最好不是,不然麻烦大了,林长柒啊林长柒,你都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不能这样害萧上将。

他不能拥有伴侣的。

决对不能。

萧凛瞧着满口胡言的人全都被他。举报,只觉得神清气爽,阿,再让这些人胡说八道。

裴枭哆嗦的看着一旁吃煲仔饭的白虎,艰难道:“上将,为什么它也会在这里?”

保仔闻言,吃煲仔饭的动作微微一顿,暗红色的眸子中带着不满。

我敲!这个垃圾居然说虎坏话!

爪子一亮,满满的都是威胁。

裴枭顿时一本正经道:“虎爷在这里实在是太好了!上将好想法,林先生机智,虎爷你继续吃不

够,我再给你加。”

保仔点了点头。

裴枭松了一口气,天知道,林长柒这个弱鸡omega是怎么做到驯服这么一只双s级别战兽的,这个世界太他妈玄幻了!

活着不易,且行且珍惜。

萧凛平静道:“夜深了。”

言下之意,你怎么还在?

裴枭:“”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这一主一虎,都么得良心!

我的错,我现在就应该滚蛋。

今天也是充当工具人的一天。

苦涩ing

萧凛推着轮椅向前了几步,保仔护住煲仔饭,目光满是疑惑警惕,赤红色的烈焰熊熊燃烧,这个渣渣,想要对柔弱无助弱小的虎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