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36章 游乐场02

第36章 游乐场02


夏油杰甚至不用刻意观察, 光是从肢体动作都能感受到前面那个人过于外泄的兴奋情绪。

即便在臭气哄天的街道,也能步伐轻巧地一蹦一跳往前走,还不时哼着歌, 像个天真烂漫的孩子。

前方的拐角忽然窜出几道人影, 奔跑的脚步倏地一顿、强行更改方向绕开。

……

普通人一见到就立刻避开的孩子。

搞笑么。

他讽刺地扯了扯唇角, 说不清嘲笑的是那些人还是自己。

没再把这些普通人称作猴子。如果这里是像他猜测的那样、根本不存在咒力的世界,那他划分的标准毫无意义。

“这里是不存在咒灵这种东西的, 对吗?你们有另外的特殊能力。”

太干净了。

按理说这种地方的负面情绪绝对是满到能溢出来, 实际上却丝毫没有咒灵的痕迹。

“是啊。”得到了回复。

果然。他了然地想道。

“我们使用的是念, 是源自体内的生命能量,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我想起他们那边咒术的稀有度,又说了一句,“换而言之, 每个人都有机会学会念。”

“不过流星街外面的很多普通人不知道念,知道的又找不到能教导他们习念的老师。”

夏油杰只注意到了一个内容:“……你说什么?每个人都可以学会?”

“是有机会。”我纠正道。

“每个人身上都是有精孔的, 不会念的人精孔是闭合的。想开念的话可以循序渐进地修炼,也可以由念能力者直接打开精孔。”顿了顿,我补充道,“第二种更快,危险性也更高。”

夏油杰平缓的步伐陡然加快, 身形一晃挡在我面前, 急促道:“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骗你的必要么?”

我举例说明:“就像数学, 哪怕是天赋最差的人也能数数, 但天赋顶级的人却能解决世界难题。”

……

……是真的。

“居然…每个人都有机会学这种能力…”

他表情略微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语气飘忽:“这简直…不可思议…”

那就是说明,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强者?

……

原来这种想法是真的可行的,哪怕这里是另外的世界。夏油杰猛地握紧拳。

被他的反应惊到, 我露出了关爱智障的眼神:“你看起来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好可怜。”

想起了咒术界、心情正复杂的夏油杰:“……”

他放下手,试图给自己挽回尊严:“因为咒术并不是像这样……”

“我知道。”我非常体贴地接过了话,“你们只有极少数能拥有咒术,而且从出生就被刻印了固定的能力,真可怜。”

夏油杰愣了愣,不解道:“什么意思,念能力难道不是生来固定的吗?”

“不是,每个人的念能力都不同,是根据自己的性格和需求出现的。”我竖起食指晃了晃,“独一无二。”

“……”他稍稍睁大了眼。

不过他转瞬便想起刚才见到的情况,又问道:“你刚才强调的是外面的普通人,所以这里的普通人是知道念的,那为什么十三区只有一个人会念?”

“是两个。”我反驳。

“……”夏油杰的表情瞬间变得很奇怪,“我以为死人应该不算?”

……

好像有道理?

我立刻改掉刚才的口误:“好吧,那就一个。——你说得对,他们知道,可是那又如何,你觉得谁会教他们?”

他沉默了下,似有不甘道:“如果有更多人学会……”

嗤笑一声打断他:“那你为什么不向普通人说明咒灵的存在呢?”

夏油杰瞳孔震颤,后退了一步,不自觉地吞咽,喉结上下滚动。

艰涩地,想要回答我的话:“这种事谁会信……”

“真的吗?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吗?”

我面朝他,向前踏了一步,他再次后退,“不是很简单吗?只要你控制咒灵伤害他们,绝对立刻就信了。”

拳头攥得更紧了,修剪齐整的指甲陷进掌心。

“起伏的心境会激生更多的咒灵!”

到时候本就不多的咒术师同胞则会陷入更混乱的危险!

“那样不是更好吗,他们就会明白咒术师有多重要了。”

放肆地挑起嘴角,不断逼近他:“然后他们会跪在地上,卑微、懦弱地,乞求你们。”

“没有人敢怠慢你们。”

他们恐惧未知。

“没有人敢激怒你们。”

他们害怕死亡。

夏油杰脑子里乱得如同浆糊,乱七八糟地搅在一起、无法思考,只能不断后退。

又轻又缓的声音像无形的绳索,企图勒紧他的脖子,收缩、再收缩,最后拽入深渊。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夏油杰。”

他无意识放大了瞳孔,眼前的景象仿佛被无边的混沌所掩盖,视线里绚丽的彩色迅速褪色破碎,隐没在杂乱不堪的思绪下。

……

……

这是…他想要的吗?

……

……

踽踽独行的道路尽头不是安稳,是更加恐怖的尸山血海,是崩溃,是绝望。不论他翻开哪一具白骨,都能从堆砌的伤痕里看见熟悉的影子。

……

那些是什么?

……

是他至死不能瞑目的同伴的冰冷骸骨。

……

……

夏油杰漆黑的瞳孔骤然紧缩,在心底震声反驳——

不对!

这不是他想要的!

咒术师的终点不应该是这样的惨状!

“不,不是。”他陡然沉下声线,紧紧咬住牙关发出咯咯的声响。

“他们——”

伪装在表面的和善尽数褪去,仿佛要撕裂所有的愤怒从喉咙深处一点点挤压出来。

“那群猴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是短促抖动肩膀,沉重地、断断续续地闷笑,而后声音猛地越拉越高,浸满了决绝的愤怒!

他单手扒开额前挡住眼睛的刘海,露出一对摄人心魂的眼睛,眸光都燃烧着轻蔑的火焰。

“也配吗?”

——为什么不向普通人说明咒灵呢?

——那群猴子也配吗?

这才是夏油杰真正的答案。

我捂着肚子笑得停不下来,在夏油杰冷漠的眼神中开口道:“对啊,为什么要找冠冕堂皇的借口呢。”

“教导他们学念?哈哈,他们配吗?”

夏油杰直直盯着我,看似随意地靠着墙,衣服下的肌肉却绷得极紧,气势凛然,浑身竖起看不见的尖刺。

我轻笑一声,退出了他的警惕范围,转身重新开始带路:“这里是流星街的最外围,资源极其有限,80都是依靠垃圾回收再利用,以及外界的飞艇运输。”

“所有人都是竞争对手,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这种情况下,没有谁会有教导别人的善心,哪怕只是一些很普通的存活手段。

所有人都恨不得自己的竞争对手下一秒就死去。

更何况这里只是外围,有天赋的人早就前往内区了。

……

……

接下来的路上夏油杰没有再出声说一句话,我倒是毫不在意,继续自顾自地往前走,偶尔开口点评发生巨大变化的场所。

路过只剩一半的空壳建筑。

“这里原来是一栋工厂哦,后来被两个念能力者打架毁掉了,背后的老板找人把那他们揍得半死,还赔了好多钱呢哈哈哈。”

途径一条漆黑恶臭的水沟。

“这里原来是一处干净的水源,两方人员争夺时被第三方趁机毁了。在流星街污染水源是不可饶恕的,现在坟头草大约有五六尺了。”

顿了顿,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右手握拳轻轻锤击在摊开的左手上,恍然大悟:“啊!我都忘记了,他们是没有坟墓的。”

……

虽然夏油杰一直没开口,但始终把注意力放在前面那人的身上。

越是关注,越是眉头紧锁。

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地转换情绪?

在陡然回忆起对那群猴子的憎恶后,他尚且无法脱离,而她——

刚才还一脸咄咄逼人的疯狂,转头又能兴高采烈地介绍起流星街的变化。

即使他不作回复,自己一个人也能说得开怀大笑。

……

为什么。

是伪装出来的吗?有这种必要吗?夏油杰垂下眼帘,独自思索着。

快到达目的地时,我突然停下了,不确定地看了看周围的建筑,惊叹道:“哇哦——”

“那么大一堵墙,全都不在了啊,干干净净的。”

我仰起脸,好奇地看向坐在房顶上喝酒的年轻人,“吉米,是你亲手搬开的吗?”

夏油杰瞬间摆出警惕的姿态,视线光速锁定那个年轻人所在的位置。

那个位置,他刚才也扫视过。

但在安娜出声前,完全没注意到上面坐了个人!

名叫吉米的年轻男人抓过酒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一抹脸,咧开嘴笑道:“搬?是扔了。总有小崽子在这里爬来爬去,烦得要死。”

我羡慕地说道:“吉米力气大,好羡慕。我就搬不了。”

“小鬼,少装蒜,你的念能力不是能啃光么。”

“因为有事拜托吉米,所以先说点好话。”

男人顿时哈哈大笑,纵身一跃,从房顶上跳下来落到我面前,指着夏油杰问:“这小子?”

“是哦。”我点点头,说道,“被我打伤了,吉米帮他恢复一下,我还要带他去游乐场。——可以来看哦。”

“哈哈哈哈哈!游乐场?就这个连‘绝’都看不穿的小子?”

吉米仰头大笑,又大饮几口烈酒,对着夏油杰说:“喂,外面来的小子,跟过来。”

夏油杰忽然开口:“我很明显能看出是外面来的吗?”

不管是十三区的那些人,还是这个奇怪的年轻人,都一口断定他是外来者。

问题一出,场面倏地寂静下去。

正当夏油杰以为得不到回复时,吉米猛地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夸张喷笑:“哈哈哈哈哈!安娜你从哪里找过来的傻子!”

我乐呵呵地:“打赢以后抢过来的。”

吉米冲我竖了个大拇指,拖着莫名其妙的夏油杰进了一间像是伪劣诊所的屋子:“太明显了,流星街人不会像你一样干净的。”

干净?他?夏油杰感到无比荒谬。

我没在意他的沉默,介绍道:“吉米超强的哦,能一拳把人打碎——”

不太确定,我又大声询问:“是吧!吉米!能打碎的吧!”

吉米站在里屋吼我:“你说的那家伙是窝金!”

“哦哦,不好意思,太久没回来都忘了。”我不在意地甩了甩头发,忽地灵光一闪,想起来了。

“啊!吉米能一口气把人扔很远哦!”

越说脑海里的回忆就越清晰,“流星街外面是一大片沙漠,普通人根本穿越不了。就有人想让吉米扔他出去!”

“结果你猜怎么着。”我狂笑的同时大力拍着桌子,“那个人飞出去就死了!检查才发现内脏全部震碎了,太搞笑了吧哈哈哈哈哈。”

夏油杰:“……”到底哪里好笑了。

“而且吉米是很少见的治疗念能力者哦,你的伤还是赶快愈合比较好,不然到时候是玩不尽兴的。”

笑完后,我补上最后一句。

“你一直在说游乐场,还说是玩。”夏油杰抬起眼皮,直视我,“那个到底是什么?”

我竖起食指抵在唇边,轻轻嘘了声:“提前说出来就没有惊喜了,是很棒的欢迎仪式哦。”

吉米召唤出治疗的念兽,趴在夏油杰的身上,对我招了招手:“过来。你的东西还在我这里。”

“好哦。”

我跟着他走进地下贮藏室,他打开一个大箱子,出现放置在里面的小盒子。

又用念力打开小盒子,露出数量繁多的精致珍藏品,闪烁着碎光。

冰蓝色的光辉透亮水润,仿佛是梦幻中的绝美场景。

“你要的液钛矿石,都在这里。”

我小心翼翼地捧过宝石盒,眼神缱绻:“谢谢你,吉米。”

他咬住烟,咔嚓一声点燃,火星在昏暗的室内明明灭灭:“能找到的液钛矿石都在这里了,剩下的就是富豪手里的珍藏。”

“嗯,我会去抢过来的。”

吉米撇开视线,语气淡淡的:“那就最好了。”

我把宝石盒紧紧搂在怀里,低声道:“我会把世界上所有的液钛矿石都收集起来,然后……再想办法复活他……”

他深吸一口,吐出的烟雾眨眼即逝:“安娜,你该清醒了。死人是不可能复活的,更别说他被念力烧得尸骨无存。”

原本体内平缓流动的念力骤然暴涨!

我忽然瞪大了无神的双眼,浓厚的阴影在瞳内翻涌肆虐,“可以的。我会做到的。”

吉米:“……”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他是为了给我过生日才会去找液钛矿石,不然就不会被那两个贪婪的蠢货算计。”

“我一定要复活他。”

低下头喃喃自语,胸腔里不断涌出无法磨灭的执着,滚烫、炙热,几乎要把我烧成灰烬。

“他是……”

“我的爸爸啊……”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不要把安娜的观点当正确的,她就是单纯地向杰哥释放恶意,实际上她的观点完全不可取。诅咒师会更猖獗,普通人会把诅咒师和咒术师混为一谈,并把对前者的恨意转移到后者身上。

-

杰哥不是能被嘴炮说动的,这里会出现短暂的动摇是因为他刚刚才转变了信念,本身就不稳定。

他认为不配是因为本身把咒术师放在了更高一级的位置,坚定地划开了强者与弱者之间的隔阂。要向他认定的猴子解释咒术,这种做法就让他恶心。

-

在看关于杰哥的性格分析资料时,我觉得有一个作者的观点很有道理——

【人是主体,信条是客体。但在夏油杰这里,他才是客体,信条是主体】

夏油杰我只写得出我所理解的一部分,不是完全的他,肯定有ooc的地方在。

他不是片面的,是各种复杂的观点情绪聚合在一起的完整的人,大家都会有自己所理解的杰哥,不要介意,给大家笔芯~

-

实在介意的话,我磕个头也行qaq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