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43章 游乐场完

第43章 游乐场完


安总是会说一些我听不懂的奇怪话, 他说他的全名不止是安,而且发音和猎人世界完全不一样。

他教过我一次,我尽量学着他的发音说出来了, 结果他乐得哈哈大笑。

“果然教外国人说中文很奇怪!”

我扯了扯他的衣袖, 疑惑道:“中文是什么?”

安的笑声渐歇, 用一种当时的我看不懂的眼神眺望远方:“是我家乡的语言。”

后来我才明白,那种眼神所蕴含的感情叫思念。

“安的家乡在哪里?我想去。”我当时理所当然地认为他说的家乡肯定在流星街外面, “我们可以坐飞艇过去。”

安扑哧一声笑了, 语气非常温柔:“是很远很远的地方, 连飞艇都到达不了。”

我睁大了眼,完全没想到竟然是这么远的地方。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飞艇也到不了黑暗大陆啊,说不定安也是其他大陆来的呢。

“那安为什么会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流星街呢?”我拢住自己的膝盖, 歪头看他。

“当然是为了——”

他笑容灿烂地咧开嘴,指着背后坐在窗边烤肉的吉米, “遇见吉米。”

吉米:“好恶心,别带上我。”

安的笑容不变,转动手腕,指向蹲在废旧电子零件里的侠客:“遇见侠客。”

侠客:“嗯?可以噢。不过安,零件有点缺失了, 组装不了我想要的东西。”

小幅度转动的大手忽然落在我的头上, 我仰起脸透过指缝看他弯弯的眉眼, 仿佛有细碎的光点在他的眼睛里落地生根, 铺成一条熠熠生辉的星河。

“最重要的是, 遇见最可爱的安娜。”

……

……

真的吗?

我是…最重要的吗?

胸腔忽然涌出了无数奇异的情感,反复冲击着我急促跳动的心脏,嘴角无法遏制地上扬。

我好开心。

根本不能用言语形容的开心。

猛地往前扑进安的怀里, 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腰,头埋在他的胸前用力地蹭蹭,声音里全是藏不住的欢欣雀跃。

“安也是哦!是我最重要的人!”

他失笑地把我抱在怀里,“真的吗?那是我的荣幸哦。”

我兴奋得脸颊红红的,抬起头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就看到吉米握着烤串眼神鄙视地看向这边。

吉米:“呕。”

侠客也从零件堆里爬出来了,凑到吉米身边抢了一根烤串,咬了一口后说道:“的确有点恶心了。”

串肉的木棍一晃一晃的,精准地指向我。

可恶。

这两个混蛋。

我恨恨地瞪了他们一眼,郁闷地把头重新埋回安的怀里:“安只喜欢我就好了,不要管那两个混蛋。”

吉米:“不要再说了。”

侠客:“都要吃不下肉了啊。”

我瞬间跳了起来:“现在就杀了你们!”

“哈…哈哈…不要把家拆了啊…”安无奈地揉着自己的额角,又小声地自言自语,“不过小孩子活泼点应该是好事?”

轰!

刚补好的屋顶瞬间被砸出一个大洞。

安:“……”

安:“都给我滚下来!”

……

……

细微的扑腾翅膀声惊动了我,失神的双眼渐渐回归现实,视线下移看见一只停在我面前梳理羽毛的小型鸟。

沙黄色的身躯,脸颊和尾部都是黑色,羽翼的外圈也是黑色。

“这里也有鸟吗?”

身后陡然响起男声,小鸟立刻拍翅而飞,迅速在空中变成沙黄色的小点,然后越来越远。

“是漠即鸟。”我转过头去,看着略显狼狈的夏油杰,“主要栖息在戈壁滩的小型鸟。”

顿了顿,我补充道:“烤起来很好吃。”

夏油杰:“……”

他的发型在之前的战斗中受到波及、看起来异常凌乱,此时嘴里正咬着橡皮筋,双手放在脑后拢起长发。

“你进步得很快,看起来没受什么伤。”我扫了一遍他沾染血迹的部位,点评道。

“嗯,我自己也感觉到了。”夏油杰语气平静地说道,“从腹部被打穿一个大洞进步到全身被开无数个小洞。”

……是吗?

一时之间分不清他是讽刺还是真心话,索性丢开不管。

我好奇地问:“反转术式能恢复流失的鲜血吗?”

“可以。”

“好方便啊,我也想学。”

他想了想,说道:“你用的是那种叫念能力的东西吧,不是咒力的话没法学会的。”

“是啊,我学不会。”羡慕地盯着他,我感叹道,“我没说错吧?你会变强的。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感谢我?”

夏油杰:“……谢谢。”

的确学会了很多,甚至连反转术式都学会了,这一声道谢是应该的。

但很奇怪地,好像又不是特别感谢。

他挪开视线,转移了话题:“为什么栖息在戈壁滩的鸟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说过吗。”我目光转向遥远的流星街外围,“流星街外面是沙漠和戈壁滩。”

十几万平方公里的荒芜之地,随时可能卷起的沙尘暴,彻底隔绝了流星街与外界。

这里对夏油杰而言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理所当然地,他也会好奇流星街以外的地方。

“外面是什么样的?”

“有繁华的地方,也有很普通的地方。”我仔细在记忆里搜寻了一下,果断道,“但没有哪一个地方比流星街更特别。”

夏油杰:“……”不用说也知道。

“你想去外面看看吗?”我改成盘腿坐的姿势,单手托着脸看他。

他环视了一圈附近破败的老旧建筑,点头道:“如果可以的话。”

“唔,今天没有飞艇过来,不能抢呢。”

“……抢??”

我眨了眨眼:“只能用你的咒灵飞出去了。”

此刻,这位能够操纵咒灵的术师还没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直接答应了:“可以啊。”

我啊了一声,又补充道:“再把你那只储物咒灵拿出来,装点食物和水进去。”

他心里顿时涌现出不好的预感:“为什么还需要带上补给,很远吗?”

“飞艇要十个小时才能去最近的都市,咒灵飞的话大概要十几个小时才能到最近的小镇吧。”

“……十几个小时?”

“对啊。还有,一会儿你要坐前面。”

“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我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风会很大。”

夏油杰:“……”谢谢你的诚实。

……

……

夏油杰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操纵咒灵飞越将近数千公里的沙漠,还时不时要绕路躲避即将出现的风暴。

身后还有人偶尔蹦出一句充满遗憾的抱怨:“又绕路了噢,花的时间会变长。”

他头疼地揉了揉额角,语气低沉:“再抱怨就下去。”

我不再出声,裹着厚实的外套侧躺在咒灵的背上。

耳边全是喧嚣的风声,杂乱无章,吵得根本睡不着,却能让我的内心平静下来。

黑泥重新出现之前我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现在它回来了,而且还变回了最开始那副讨厌的样子。

陪伴了我许久、会跟我开玩笑的土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讨厌的自称人类之恶的东西。

那个瞬间开始,我突然就不喜欢安静的环境了。

如果太安静的话,我会觉得……

有点寂寞。

……

……

彻夜未眠的十几个小时后,终于抵达了一座人烟稀少的小镇,现在是早晨八点,还没什么店铺开门。

我舒展着僵硬的四肢,幽幽地叹息:“真是辛苦我了。”

夏油杰顶着浅淡的黑眼圈,闻言无语道:“到底是谁辛苦啊。”

“这里是流星街人出来后最先抵达的小镇,所以也是最乱的,经常会出现抢劫事件。”

我打了个哈欠,“如果你想看更繁华的城市,要再飞一段路。”

他果断拒绝:“不用了。”

“那就去长鼻子的酒馆坐一会儿吧。”我率先迈开步子在前面领路。

坐一会儿?是要去别的地方吗?

夏油杰的疑问在心里转了一圈儿,没问出口,只是提步跟上。

拐进一条狭窄的小巷,翻过竖着尖刺的高墙,再搬开挡路的铁箱子,露出藏在后面的密码锁门。

输入密码,门锁上的红光瞬间转绿,我推门进去的同时回头嘱咐夏油杰:“把铁箱子搬回来,不然长鼻子会生气的。”

于是夏油杰又召唤出两只咒灵搬箱子。

穿过阴暗走廊后钻出小门,入目就是酒馆的大厅,面积不算特别大,但墙面上摆了品种繁多的酒类。

我轻车熟路地走到柜台,从下面摸出一瓶碳酸饮料,看了一眼生产日期:“嗯,没过期。”

夏油杰似乎有点震惊:“为什么酒馆会有饮料?”

“是专门给我准备的,我是老顾客。”我从消毒柜里摸出两只杯子,“你要喝什么?酒吗?还是果汁?”

……所以酒馆为什么还有果汁?

已经不想吐槽了,他无力道:“果汁,谢谢。”

摆好杯子,我把果汁推到夏油杰面前示意他自己倒,然后给自己的杯子倒满碳酸饮料,趴在桌子上盯着玻璃杯里透明的气泡不停浮出水面再轻轻炸开。

夏油杰喝了一口果汁:“你来这里是想休息一下吗?”

我摇摇头,继续盯着玻璃杯里的气泡:“不是。本来是打算带你去天空竞技场的,但是现在没时间了,就随便来喝点东西。”

“为什么没时间?”他伸手要再去拿杯子,却出乎意料地摸了个空。

定睛一看,发现自己的手居然变得透明了,径直穿过了玻璃杯。

“因为你要回去了。”我偏头看他,“到时间了。”

他收回手,从墙面的镜子里看见自己现在这副奇异的模样:“……不可思议。”

我盯着他,陡然问道:“你记住流星街的规则了吗?会把那边的社会也变成流星街这样吗?”

夏油杰沉默地看着我,良久,才回答:“记住了,但我不会。”

“是吗,那我不是亏大了吗。”我垂下眼帘,小口小口地啄着饮料。

“算了,不改变社会也无所谓,我已经没那么在意了。”我勾起嘴角,眼里闪着恶意的光,“你现在回去说不定真的能杀掉所有普通人了,加油。”

“……”他垂眸看着自己越发透明的双手,突然问道,“如果有一天流星街出现了怪物,你会出手保护普通人吗?”

“我会出手,但不是为了保护人。”我放下杯子直视他,“是为了保护那片土地,我的家乡。”

“流星街人不需要保护,他们同样会为了脚下的土地献出生命,不要拿你们那边的社会来衡量流星街人偏执又纯粹的感情。”

夏油杰一怔,“抱歉。”

身影彻底消失。

我双手捧着玻璃杯,垂下眉眼,嘟嘟囔囔:“早知道就不浪费碎片……”

……

……

眼前的景致恍然一变,整个人骤然出现在东京中心热闹的街道上,来往的人群谁都没有注意到这里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人。

夏油杰落地后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才从失重感里缓过来,抬头就看见曾经去过的店铺,瞳孔微扩。

周围的路人脸上都挂着冷漠的表情,没有谁在意他失态的表现。

回到…这个世界了…

垂在身侧的拳头猛地捏紧,在流星街淡化的思想不受控制地再次浮动。

撇开眼不去看拥挤的人群,放空思绪,漫无目的地随便走着,漆黑的眼里容不下任何东西,直到停在某个熟悉的门前。

脚步顿住,条件反射地偏头去看,眼神倏地僵直。

“夏油…宅…?”

他居然…下意识地走回家了吗…?

整个人木愣愣地站在家门前,凝视着这栋承载了他所有成长记忆的房子。

白色的外墙,红色的瓦。

房子里的所有构造他都无比熟悉,进门是玄关,走过短短的走廊就是客厅,右拐再走几步就是饭厅,径直过去推开门是厨房。

每次他从高专回家,都能看见母亲在厨房忙碌。

……

给他做喜欢的食物。

这个地方……

他的父母……

是他和普通人之间最后的一处羁绊。

现在父母在做什么呢?

应该在家里睡觉吧,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既不知道他现在回来了,也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里消失了……

就再也不会对普通人产生犹豫了。

如果……

像是着了魔,指尖源源不断地涌出黑色的咒力,漆黑的眼眸直盯盯地锁住面前的房子。

直到——

“杰?”

夏油杰猛地苏醒过来,指尖的咒力轰然溃散,僵硬地转过头:“……嗯?”

面容憔悴的妇人一点、一点睁大了眼睛,似是不可置信那般,颤抖地往前迈了一步,发现夏油杰并没有消失,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她紧紧盯着夏油杰,嘴唇止不住地哆嗦,眼眶迅速红了起来。

直接甩开包,大步跨了过来,骤然挥手——

“啪!”

用力打了夏油杰一巴掌。

头颅猛地歪斜,清俊的脸迅速红肿起来,他像是没反应过来那样,仍然保持着被打得偏头的姿势,紧接着身体就被母亲猛地抱住了。

“你去哪里了!三个月!为什么整整三个月都不愿意跟我们联系?!”

母亲痛苦地哭了出来。

……

……已经三个月了吗?

夏油杰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空洞地凝视着地面,任由母亲抱住自己痛哭。

他消失了整整三个月,母亲差点就报警了,结果被夜蛾老师拦下来了。

无论怎么编造借口都不合适,夜蛾老师就对母亲说了实话,告诉她夏油杰一直以来在做什么工作,然后被陷入崩溃的母亲怒吼。

“为什么要让一个孩子去背负人性这种沉重的东西!”

夜蛾老师哑口无言,只能默默承受着她的愤怒。

后来母亲就辞掉了工作,每天都跑去高专等他回来,从早到晚,不辞辛劳。

……

……

“如果痛苦的话为什么不愿意告诉妈妈呢!”

“妈妈不值得相信吗?!”

“妈妈…妈妈是大人啊!杰!为什么不愿意说呢!”

……

……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难过呢?”

“杰…不要伤害自己啊,妈妈也可以给你帮助的…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安慰…”

……

……

夏油杰神情恍惚地注视着母亲脑后密集的白发。

一根、两根、三根……

好多,数不清……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的?

对了,他上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半年前?一年前?

……

不记得了。

他无声地笑了,眼前陡然模糊起来,喉咙哽咽。

“我好累……”

不想再坚持从前的信念了,已经没办法再坚持了。

救人也好,怎样都好,全都不想再做了。

“我不想再做了。”没头没尾的话陡然从干涩的喉咙里冒出来。

真奇怪啊。

当初他到底是为什么才会踏上咒术师这条路的?

……

是因为不想让咒灵伤害普通人吗?

母亲用力握住他的手,上了年纪的脸颊生出了许多细纹,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十年如一日地坚定:“退学!”

“我们现在就去退学!不需要你再去承担这些事了!”

……

退学啊。

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果然是妈妈啊。

夏油杰眨了眨眼,湿润的热意逐渐盈满了眼眶,他扯开嘴角笑了一下,仰起脸,竭尽全力不让眼泪落下来。

“好。”

冬日的暖光明媚却并不刺眼,温柔地笼罩住所有人,几乎要融化在这样柔软的怀抱里。

他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拢住母亲的肩膀,手掌下的骨头硌人又脆弱,仿佛轻轻用力就能折断。

……

为什么会这么消瘦啊。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应该更健康才对。

母亲仍然不停地流着眼泪,紧紧握住他的手,像是怕下一秒他就会再次消失在面前一样。

滚烫的泪啪嗒啪嗒地落在夏油杰的手背上,溅出无数朵刺痛心扉的水花。

夏油杰本就颤抖的呼吸陡然一窒。

别哭…

妈妈,别哭啊。

幼时模糊的记忆忽然被擦去了遮挡眼目的尘埃,乍然鲜明起来,连同当初立下的誓言一起,清晰地浮现在心间。

再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混沌的大脑前所未有地清明起来。

……

想起来了。

他全都想起来了。

满目狼狈地垂下眼帘,眼眶里的热意被挤压成泪,颤抖地挂在睫毛边沿。

“对不起……”

一开始他决定学习咒术,根本不是为了保护普通人。

“妈妈……”

只是单纯地,不想再看到母亲因为他哭泣了。

……

“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巴掌是留给妈妈打的

杰哥的剧情基本就到此为止了,要写的话其实还能再写,他的想法还没有完全放弃,但是已经很长了,还是算了,后续留给家人解决吧,这是我能给他的最温柔的结局了。

上一章没看作话的宝记得看哦,有安娜过去的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