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48章 尘埃04

第48章 尘埃04


1994年2月1日(2010年9月5日)——

旗木卡卡西没有呆满三天就突然消失了, 在我们坐在某个饭馆用餐的时候。

对面座位的汤碗还腾腾冒着热气,人却唰地一下消失不见了,周围的人没有谁发现不对, 仿佛那个位置本来就没有人。

黑泥说他是被原世界的精神意识带走的。

不是每个世界都会有精神意识, 通常只有创造世界的人以魂魄的状态存活下去后才有机会成为世界的精神意识。

而有能力创造世界的人少得可怜, 更别提还要以魂魄状态独自活下去。

“那他还挺幸运的。”

二月初的天气还很湿冷,我捧着瓷碗喝了好几口热汤, 直到胸膛涌现一股热流、再逐渐传递给四肢时才放下碗。

“被精神意识关照的人不会轻易死去。”

如果猎人世界也有精神意识的话, 它会注意到安吗?

一定会吧, 安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

算了。

不要去想不可能的事。

我推开座椅,起身结账,特制的兜帽遮住了半张脸,仅剩深棕的眼眸露在外面, 迎着萧瑟寒风走进冷清的街道。

……

(五条悟翘着二郎腿,坐在废弃教学楼外面的石凳上, 指节无聊地在石凳上敲击着节拍,顺便用六眼观察教学楼里正在战斗的双方情况。

这一届只有两名学生,一个是前段时间他亲自去接的宫崎,还有一个是某个小家族的嫡子。

宫崎是很典型的咒术师,不仅狂, 还疯得要命, 是五条悟最认可的类型。

但是另一个江口却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 整天用自以为隐秘的视线窥觑同窗, 恶心的嫉妒快要从那双狭隘的眼睛里满溢出来了。

并不是所有咒术师都一心想着祓除咒灵, 不少都是想利用咒力给自己带来更高地位的人,江口就是其中之一。

待在小家族里,因为拥有咒术天赋, 从小受尽了吹捧,自视甚高,完全不能接受野生咒术师比他的天赋更高。

羡慕、嫉妒、愤怒,糅合在一起形成扭曲的种子,深深扎根在他的心里。

只要有一个绝妙的机会,他就敢动手除掉宫崎。

五条悟本来想直接把这种人赶出去,但是被宫崎拦住了:“老师,有这种人在身边我会因为厌恶的情绪不断变强。”

“不怕你和咒灵战斗得筋疲力尽时,突然被人从背后捅一刀吗?”五条悟很清楚这种小人不会正面与人冲突,只会挑选最恰当的时机施展致命一击。

宫崎闻言却笑了:“所以我反击过度直接杀死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身穿制服的白毛教师也笑了:“行啊,就按你说的做,到时候死了我可不管哦。”

虽然当时说了这种话,但在他们双方真正打起来时五条悟还是守在了教学楼外面。

就像他说的那样,宫崎是他认可的人,应该活到等他改变咒术界那一天,而不是在这里被那种蠢货偷袭而死。

被诅咒笼罩的黑雾终于散去,浑身是血的男生步履蹒跚地挪出校门,看向那个等在外面的白毛教师,咧嘴笑道:“老师。”

紧绷的身体骤然放松下来,心里涌上一股感动的暖流。

五条悟勾住眼罩拉下来,看清男生现在的模样,唇角一挑,眼里划过满意的神色。

突然,他举起手机,在男生来不及反应时咔嚓咔嚓拍了好几张照片,大声笑道:“好狼狈哦哈哈哈哈哈。”

刚和咒灵战斗过、又反杀了偷袭者江口,正感动于老师等候在外面的宫崎:“……”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混蛋老师!

面对气到爆炸的宫崎,五条悟丝毫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还把手按在学生的头上:“哈哈,要赶快回去找硝子治疗一下才行哦。”

被按住脑袋的宫崎冷静下来:“老师,我杀掉了咒术界家族里的人,会有事吗?”

如果有事,他干脆叛变当诅咒师算了,说不定赚的钱更多。

五条悟立刻应道:“哦哦,还有这个,我都忘了。”

他抬手对准废弃教学楼,指尖忽然凝聚起绯红的咒力团,直射而出!

庞大的能量瞬间击毁了整栋楼,发出震耳欲聋的坍塌声。

“解~决~”五条悟满意地拍了拍手。

宫崎目瞪口呆:“老师…这样没问题吗?”

“唔,这么说的话,好像忘记放帐了,问题有点大啊,会被夜蛾校长教训的。”

“是这个问题吗?!”宫崎真想抓住自家老师的肩膀把他使劲摇醒,“就算销毁掉我的残秽,也会有老师你的残秽啊!”

“那又怎样。”五条悟弯下腰,直视着这个看起来不羁实际上相当老实的学生,“你觉得他们敢做什么?”

宫崎愣住了,然后陷入了沉思。

对啊,老师出自五条家,又是最强,那个小家族根本不敢对他怎么样。

“那咒术总监部万一……?”

“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家伙就别管了。”

往日总是吊儿郎当的白发青年难得地从眉眼间流露出一丝不耐,声音里溢出冷意:“浑身都是腐朽的臭味。”

好、好犀利。宫崎呆呆地点头说好。

灯光下五条悟的手腕处闪过一点金光,宫崎定睛一看,惊讶道:“老师,原来你还会佩戴手饰啊。”

五条悟抬起手,撩开衣袖:“你说这个啊。”

黑色的细绳上穿了一枚金色碎片,在光下熠熠生辉。

“不是手饰,是女朋友送的信物。”

宫崎大惊失色:“真的吗?骗人的吧!从来没见过啊!”

可恶!

为什么连这种糟糕性格的人都能找到女朋友啊!

五条悟:“目前是异地哦~所以她送了信物给我。”

咦?没听说过情侣异地会送信物啊?礼物还差不多吧。

宫崎正觉得奇怪,就听见自家老师继续说道:“有这个在的话她迟早都会主动来找我的。”

……?!

他立刻警觉道:“老师,你不会是偷拿了别人的私人物品吧。”

总感觉五条老师完全干得出来这种事啊!

五条悟哈哈大笑的同时一手勒过宫崎的脖子,咬牙切齿:“说什么啊,老师怎么可能是这种人——看到照片了吗?”

屏幕上的五条老师戴着漆黑的墨镜,身穿高专制服,把手搭在身边女孩子的头上,恶趣味地笑着。

而那个女孩子正不满地歪头瞪他,双手握住他的手想把他拽下来。

亲密的氛围感几乎能从手机屏幕涌出来。

宫崎这才信了,好奇道:“为什么要等她来找你,你不能去找她吗?”

五条悟合上手机,坦然道:“躲起来了,找不到,她是不是超过分?”

……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感情危机了吧!宫崎再次震惊。

虽然他母胎单身,但是凭借他自国中以来见到过的无数情侣断定,五条老师——

“老师,你不会是被甩了吧?”

“……”

“……”

沉默。

寂静无声的街道格外冷清,宫崎突然有几分后悔。

五条悟忽然笑了,嘴角咧得极开,还顺便用手按住他的头:“精神不错嘛,再去做几个任务也是可以的。”

?!!

几分后悔瞬间变成了一百分:“不要啊老师!我浑身都在痛!”

“嗯?听不到哦。”)

……

……

1994年2月4日//2010年12月7日——

最近两天我总是有点心神不宁,感觉即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但具体是哪方面的事我也说不明白。

收集液钛矿石的进度推进得极为缓慢,最后几块矿石的下落,哪怕侠客也不能完全肯定,只是查出了几个地址让我逐个去试。

此时我就坐在某个黑道的地下拍卖会上,听说这次的压轴藏品是七大美色之一,但拿不到更具体的消息了,拍卖货单在十老头那里。

为了防止这次拍卖会的压轴藏品提前泄露,安排了三名阴兽守在货库外面。

如果是一名阴兽我能瞬间打晕,两名能直接摆脱,但是三名阴兽联手起来就只能战斗了,一旦动手就不会让他们活着。

那就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了,到时候整个拍卖会的黑道都会联合起来狙击我。

我又答应过安不会主动对人出手,只能等他们攻击我了再反击,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来拍卖会看。

千年不朽的木乃伊、王室公主的皇冠、塔里斯沙漠宝藏的地图、鬼雾毒蛛的活卵……

……

千奇百怪的拍卖品陆陆续续被富豪买走,直到剩下最激动人心的压轴品,七大美色之一!

遮挡藏品的红帘缓缓升起,精致的黄金宝盒里铺了厚厚一层葡萄蛛丝织成的宝石红垫,银白的容器稳稳陷在红垫中央,而容器里浸泡着的绝世珍宝顿时轰动全场。

窟卢塔族的火红眼!

隐居在窟卢塔深山地区的少数民族,情绪激动时眼睛会变成艳丽的绯红色,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绚丽夺目。

如果在激发火红眼的状态杀掉他们,那抹美到极致的红就会永远保存在瞳孔中。

只是窟卢塔族居住地极为隐秘,人人团结善战,所以市面上流通的火红眼极为稀少,甚至可以说是七大美色中最为珍贵的。

火红眼的出现瞬间引爆了拍卖会的气氛,财富滔天的富豪争先恐后地举牌拍卖,都想把这独一无二的美色纳入收藏。

在看见压轴藏品的一瞬间,我就穿过狂热的人群离开了会场,扯下隐藏相貌的面具,给侠客打了电话。

“压轴的不是液钛矿石,是火红眼,白来了。”

“嗯?”侠客似乎也很惊讶,不过声音里又带了点笑意,“还真是巧啊。”

“什么巧?”我疑惑道。

侠客还没回答,我的心跳就倏地停了一瞬。

时间极短,但胸口沉沉下坠的感觉却极其清晰。

同一时间,冰冷的电子音突然在我的脑子里响起。

【五条悟来了】

“就是火红眼啊——”

“侠客!”

我骤然出声打断他的话,握紧了手机,眸光乍然冰冷。

“我拜托你找的诅咒类念能力者,找到了吗?”

侠客被我打断了话倒也不恼:“找到了,现在有任务,回去后会把人带过去。”

他扫了一眼走在前面跟团长聊得正开心的窟卢塔族人,笑道,“对了,刚刚说到哪里了?哦,就是火红眼啊,很巧——”

“我们现在正要过去。”

我立刻反应过来:“你们要火红眼?”

侠客:“嗯。”

我提醒他:“里面有一个人是安的朋友,叫桑鲁安。”

侠客观察着周围的场景,纯天然的深山迷阵可以防住大部分不安好心的坏人,难怪窟卢塔族会天真到遇上外面的人就热情地领回族地。

听到这句话后,他回复道:“我早就伪造信件把他引出去了。”

说着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沉思道:“但如果后面他要来找我们报仇的话,也只能把他杀了啊。”

“那就没办法了。”我也认同了侠客的做法,再次叮嘱他,“你快一点,早点把那个念能力者带过来。”

侠客:“知道了,你好啰嗦啊。”

他看着因为越来越接近目的地而笑起来的团长,翡翠绿的眼睛也跟着弯了起来:“很快就结束了。”

挂掉电话后,我立刻起身行动,宽大的衣袍在风中鼓动起来,猎猎作响。

现在——

我要回流星街。

……

……

上一秒五条悟还在教导学生实战训练,下一秒就心脏骤痛、突然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原本视野中能清晰看到物体表面的咒力流动,但来到这个地方的刹那,就像六眼被蒙上了一层黑布般。

只能隐约看到附近有零星的能量流动,和咒力相似又有所区别。

他摘下了墨镜。

清脆的鸟鸣盘旋在头顶,四周全是遮天蔽日的密林,只有脚下一条小路通往神秘的深山内部。

……

噗通。

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五条悟眸光一暗,抬起手,盯着手腕处那块金色的碎片,半晌无声。

莫名地,他有一种无法言喻的直觉。

这里——

已经不是咒术世界了。

意义不明地笑了一下,他毫无畏惧地抬腿迈步。

沿着这条小路往里走,两边的视野越来越宽阔,逐渐出现了朴素的居民木屋,每间木屋的门前都有一大块田地,种了很多他叫不出名字的植物。

似乎是农作物,但长得又非常奇怪,他敢肯定自己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作物。

更奇怪的是。

看起来像是居住地的地方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五条悟双手插兜,穿过密集的小屋继续往里走,所有屋子的门上都画了某个奇怪的图案,像是古老种族的图腾,又像是神秘信仰的标志。

隐隐约约有祷告的声音从更远的地方传来,听不真切。

他越走越近,直到停在一个巨大圆形祭坛的外面。

祭坛的广场上跪了将近上百人,一圈又一圈地围绕着最中心的神像,形成密密麻麻的环。

他们的姿势虔诚又饱含敬意,跪在地上,额头紧贴地面,双手合十放在胸前。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念着同样的话语。

天上太阳,地上绿树。

我们的身体在大地诞生;

……

……

请您永远赞美窟卢塔族人民;

让我们以红色的火红眼为证。

作者有话要说:  五条猫猫,窟卢塔族就拜托你捞一把了(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