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0章 尘埃06

第50章 尘埃06


长老很快回来了, 并且给五条悟介绍了金发小孩的名字,酷拉皮卡。

推门时还来势汹汹,似乎是想要质问长老什么的酷拉皮卡乖乖坐下了, 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五条悟。

如果是正常人的话, 在这种专注的目光下恐怕早就按耐不住、主动询问这个孩子的意图了。

但是五条悟偏不。

——想看就看咯, 随便你,反正和我没关系。

全程视酷拉皮卡为无物, 丝毫不觉得被人一直注视是件尴尬的事情。

而往常总能用这招引得大人主动开口的酷拉皮卡傻住了——为什么不管用了?

长老说这个白头发的人是迷路误闯进来的, 这不是和希拉一模一样吗?说不定他也立志成为冒险书《d·猎人》里那样厉害的猎人呢!

太好奇了, 好想问,可是在人家吃饭时提问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所以酷拉皮卡只能用迫切的目光直直盯着五条悟,希望后者快点吃完。

终于,等到五条悟放下筷子了, 他迫不及待地凑上去:“你好!请问你知道猎人吗!——你是猎人吗?”

茶褐色的双眸亮晶晶地,闪着期待的光。

猎人?

五条悟否认了:“不哦, 我是老师。”

酷拉皮卡还没怎么样,长老先惊讶了:“居然不是吗?你应该拥有念能力吧,难道没有想过去考猎人执照吗?”

念能力。

这个词汇几乎是瞬间就勾起了五条悟的记忆,当初安娜否认了自己咒术师的身份,并说她使用的能力就是这个名字。

……

果然是这样。

他过来她的世界了。

五条悟忽然觉得有些想笑, 在一老一小的视线中用宽大的手掌捂住脸, 低沉地笑了起来。

原本因为否认失望的酷拉皮卡见状后愣住了, 凑到长老的身边小声问:“他笑得好奇怪啊, 是食物中毒了吗?上次派罗吃了几朵奇怪的蘑菇就是这样笑的。”

派罗是酷拉皮卡最好的朋友。

长老浓眉倒竖:“怎么可能, 我一把老骨头都还好好的。”

“念能力?我没有哦。”笑够了,他单手撑着额角,另一只手五指张开, 冲金发小孩扬了扬下颔,“是叫酷拉皮卡没错吧?伸手看看。”

酷拉皮卡不明白他想做什么,老老实实地伸出了手,想贴近他的手掌,但是——

“嗯?碰不到哎?”

然后捏紧了拳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靠近五条悟的手掌。

没想到五条悟倏地起身收回手,还伸了个懒腰:“就是这样,这是我的术式,是天生就有的东西,不是什么念能力。”

长老表情惊讶地看过来:“天生就有?”

“对啊。”

?!等等!不要动啊!

用上所有力气已经收不回来的酷拉皮卡直接往前扑去,脸上还挂着惊愕的表情。

来不及反应,只觉得耳边风声急速下坠,在整张脸摔上地面之前猛地被人拽住后衣领,强行停滞空中。

“诶,太顽皮了吧,小孩子不要随便往地上扑啊。”五条悟单手拎着酷拉皮卡,直接把他拽起来了,“很危险的。”

酷拉皮卡扶着桌子站稳后瞪大了眼:“明明是因为你突然躲开才会这样的!”

没有人回应,定睛一看,五条悟完全没在注意他,并且已经背对着他在跟长老说话了:“总之猎人什么的我不清楚哦。”

金发小孩气到抓狂:“好好听人家说话啊!你真的是老师吗?!哪有这样的老师!”

“当然是了。”五条悟斩钉截铁道,“而且我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老师。”

“骗人的吧!谁会信啊!”

长老摸了摸自己长到胸口的胡子,安抚住了生气的小孩:“酷拉皮卡,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酷拉皮卡顿时想起自己的来意:“长老!我想去外面的世界,请让我接受试炼吧!”

长老:“……”后悔,不该问的。

接下来两人就,是否该同意酷拉皮卡接受试炼、离开隐居地,产生了争论。

老头认为外面的世界很危险,酷拉皮卡只是因为冒险书里天马行空的故事对外界了产生美好的幻想。

外人对火红眼的态度很恶劣,而酷拉皮卡还没有成年,从而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随时有暴露火红眼的危险,不应该出去。

坐在旁边休息的五条悟:嗯?火红眼指那个红色的眼睛吗?

酷拉皮卡握紧双拳争辩道:“爷爷!你不是也读过《d·猎人》吗,那是一本很好的书啊!就是这份天马行空给了我‘想去外面世界’的梦想啊!”

“可问题出在现实那边,你一旦出去……”

“爷爷!”酷拉皮卡的情绪越发激动,“不可以输给困难!《d·猎人》不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吗!现实怎么能输给书中的故事呢!”

“拜托你了长老,请让我接受试炼吧!”

长老沉默了很久,深深叹了口气:“酷拉皮卡,让我……认真考虑一下。”

听到这句话,酷拉皮卡就知道今天不会有更多的进展了,咬了咬牙,转身跑出了屋子。

在小孩跑出去之后,长老强撑着与他争论的精神立刻垮下来了,整张脸露出明显的老态。

沉默良久,长老出声询问五条悟:“年轻人,你…知道外面的人现在对火红眼是什么态度吗?”

“是厌恶,惧怕……还是贪婪?”

五条悟双手交叠在胸前,歪头靠在雕花柱上,实话实说:“不知道,我也没有在外面的社会生活过。”

长老笑了:“我猜也是,你说你的能力是生来就有的,想必跟我们一样吧。”

“嗯?”

“我们窟卢塔族的火红眼也是生来就有的,是上天的馈赠。情绪激动时眼睛会变成鲜艳的火红色,相应的身体各项机能都会显著提升,非常适合战斗。”

“那很好啊。”五条悟夸赞道。

“但是外面很多人都认为红色眼睛是象征不祥的恶魔,而且在知晓缘由的人群中——”

长老闭了闭眼,情绪沉重,“有人专门狩猎窟卢塔族的火红眼。”

五条悟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为什么?”

“因为火红眼被誉为七大美色之首,像燃烧的烈焰、汩汩的鲜血,价格昂贵,有价无市。”

“不是,我完全无法理解啊。”五条悟的长腿伸得笔直,脚下用力一垫,支起椅子的后腿,动作大幅度地摆了摆手,“因为漂亮就要把眼睛挖……”

话音未落,他自己也愣住了,摇晃的椅子停在半空,下意识想起当初和安娜的初见。

[真漂亮,我喜欢你]

记忆里那双阳光下泛着琥珀色的眸子染上了痴迷,缓慢地一步步接近。

[把你的眼睛送给我吧,可以吗]

她这样说。

……

哐当。

前腿悬在半空的椅子猛然落地。

“哇哦。”五条悟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她是认真的?”

长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注意到五条悟的失常:“但事实就是这样,漂亮、有收藏价值,能在黑市卖出高价,就会有人用尽手段掠夺火红眼。”

随即眼神疲惫地看向五条悟:“这就是窟卢塔族在外面一旦暴露身份后会面临的现状。”

根本没办法放心让酷拉皮卡独自出去。

他才十二岁。

长老垂下眼帘,看着自己满是皱纹的手:“不过我也快要死了,阻止不了他多久了,新任长老肯定拦不住那孩子的梦想。”

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瑰丽的色彩,连故事都充斥着名为勇气的冒险,一切都深深吸引了那个从小生活在单调森林里的孩子。

“只要他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就行了吧。”五条悟陡然出声询问。

“怎么可能?他还是个孩子,连成年人都不一定能完美控制自己。”

五条悟双手向后搭在椅背上,语气夸张:“不是吧老爷爷,怎么这么古板啊,这样是不讨年轻人喜欢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连机会也不给的话未免太过分了。”

长老愣住了:“你的意思是……”

“我会经常让学生们外出锻炼哦。”五条悟振振有词道,“他们都因此成长得非常快,身为老师我很欣慰啊。”

“……但是你的学生和你是同族吧。”长老想起五条悟的能力,说道,“你们的能力是可以阻止外人触碰,能避免伤害,我们不行……”

“没有哦,只有我是这种能力,学生们都不是,所以受伤是家常便饭。”五条悟打断他的话,“正因为他们不够强,才更需要锻炼。”

……?!

长老惊讶道:“拥有这种能力的……只有你?”

“是哦。”

这个意思——

整个种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长老瞬间明白了。

没错,越强大的能力越容易受到上天的制约,所以几百年过去了,窟卢塔族的人数一直都维持在100-150人之间。

即使与外族通婚,新生儿再多,上限也不会超过150。

连火红眼都受到这样的制约,这个年轻人所拥有的外人无法触碰的能力几乎可以说是无敌了,注定会受到更严重的制约。

……

所以他的族群才会至今只剩下他一个人。

短短几分钟内,长老已经帮五条悟补全了所有身世,眼神慈爱中混着怜惜:“我知道了,孩子,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

触及到老人的眼神,五条悟骤然打了个激灵,撩开袖子一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五条悟:这个老头怎么回事?眼神好恶心。

入夜。

他双手垫在脑后,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清净。

从出生开始,六眼就无时无刻不在运作,每天都要接收并分析大量情报,大脑极其容易产生疲惫感。

哪怕是学会了反转术式、能够治疗使用过度而受损的大脑也一样。

像现在这样,周围的人身上没有丝毫力量,六眼什么都看不到也不需要分析情报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太爽了吧。”五条悟感叹道。

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说起来他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睡眠超过2小时了?

闭上眼,正准备放松精神时,六眼突然发现视野的尽头出现了十几粒闪耀的蓝点。

蓝点速度极快地朝这边接近,逐渐扩大、变成全身流动着力量的人形,高高跃起,骤然砸入森林!

不对!

五条悟立刻翻身下床,冲出去推开长老的房门。

下一秒,结实的房顶被裹着念力的拳头猛然轰开,烈烈拳风只差1厘米就能砸到长老脸上!

猛地顿住。

难以前进分毫。

五条悟盯着眼前这名长相粗犷的凶汉,咧嘴笑道:“我说,不要欺负老年人啊。”

磅礴的咒力瞬间从手臂涌出,夹杂着迅猛的疾风骤然击中凶汉的腹部,庞大的身躯立即倒飞出去连续砸断三根梁柱,倒地不起。

「怎么回事?!」从睡梦中惊醒的长老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使用了窟卢塔族的语言。

“又在说听不懂的话了啊。”五条悟直接揽住长老的肩膀,“总之先出去,这里不安全了。”

话音刚落,外面多处同时响起剧烈的爆炸声,然后是响彻天际的尖叫和震耳欲聋的怒吼。

六眼视线范围里只能看到那十几道蓝色线条人形,五条悟心里一沉,带着长老瞬间移动到房子外面,入目一片刺眼的火海。

砰!砰!

除了身体里流动力量的十几人以外,还有另外几十个六眼看不到的黑衣普通人从森林里钻出来举枪射击。

五条悟的眼神陡然冷下来,五指张开对准远处的黑衣人群。

“苍。”

恐怖的吸力瞬间扭曲空间,随着他移动的手臂连续吞噬了一大片敌人,被迫停在劫持人质的敌人面前。

劫持人质的那个家伙只是突发奇想,认为当面折磨人质的话会引发窟卢塔族更大的怒火,到时候激活的火红眼就会更加明艳。

没想到居然变成了自己苟活的唯一途径。

窟卢塔族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念能力者了?!

黑衣人一刹那冷汗就流出来了,劫持人质的同时不断后退:“流星街的!你们会念就赶紧把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家伙解决了啊!”

流星街?!

这个名字是出现在安娜记忆里的那个,她长大的地方。

原本与窟卢塔族人缠斗的十几名蓝色线条立刻脱离战斗,转身迅猛地朝五条悟冲过来。

果然,六眼只能看到会念能力的人。五条悟冷眼看着这些人用出五花八门的念能力,在他们靠近后再次用出了大范围攻击。

“苍。”

常年游走在生死线上的人群瞬间就有一种汗毛倒立的颤栗感,强行伏低身体,扣住地面,制止前冲的趋势,擦着粉身碎骨的边缘躲开了攻击范围。

只粉碎了一个人,其余人全都躲开了。

五条悟冷笑一声:“反应不错。”

其中一个眼神阴鸷的人开口道:“你的念能力很强。”

“别误会了,这是老子生来就有的东西。”

五条悟扫了一眼周围,到处都是窟卢塔族人,根本不适合用直线的范围攻击,很容易误伤。

“老头!让所有人不要分散,都去一个方向!”

长老心领神会:「所有人!都往同样的方向聚集!」

锁住五条悟所有路线的念能力者再次冲上来了,十几个人配合默契,像条泥鳅一样难抓。

不过多亏念能力者都过来纠缠他了,剩下的窟卢塔族人就只需要应付普通的黑衣人,火红眼的状态能一口气解决很多。

听到长老命令的族人纷纷行动起来,和家人一起陆续朝着长老的房子靠近。

眼看他们聚集得差不多了,五条悟双手平举,五指微屈:“术式顺转,最大功率——”

围在左右的念能力者惊觉不妙,下意识想反身逃开。

“苍。”

凶猛的爆破乍起,足以震碎内脏的冲击波呈半圆形飞快往外扩散,眨眼便成了一片废墟,只有五条悟身后的房子完好无损。

——里面是所有的窟卢塔族人。

十几名念能力者瞬间被全部吞没,连灰烬都没有剩下。

「好…好厉害」

站在五条悟身后的窟卢塔族人愣愣地出声。

树林外还在源源不断地涌进持枪的黑衣人,像踩不完的虫子一样惹人烦。

突然,门口一名女性冲着右前方崩溃大喊:

「酷拉皮卡!!」

五条悟猛地看过去,下午见过的金发小孩被他最开始一拳打飞的凶汉箍紧脖子,举了起来,幼小的身躯在空中不断挣扎。

唰。

身影消失在原地。

后一秒陡然出现在凶汉的面前,弯曲的食指对准脑袋:“赫。”

绯红的能量直接爆破了凶汉的头颅,脖颈端口喷溅的鲜血混着脑浆淋下来,通通被术式挡在了外面。

“咳咳…咳咳咳!”

五条悟一手抱起咳个不停的酷拉皮卡瞬移回长老的位置,在小孩震颤的目光中蒙住他的眼睛。

“下面的东西不适合小孩子看了。”

从森林里钻出来的黑衣人已经围拢了,无数射过来的子弹都被术式挡在了外面,烦不胜烦。

“太烦了,一次性解决算了。”五条悟垂眸看向站在门口的长老,“让所有人都呆在房子里不要动。”

长老:「全部人都呆在房子里!」

窟卢塔族人本来想出来帮忙,普通人的话他们激活火红眼也可以对付,但突然听见这道命令,迈出的腿顿时停在半空。

虽然很疑惑,但还是照做了,全部人都老实地呆在房子里。

五条悟把手里的酷拉皮卡也丢回房子里,然后单手按住墙壁,“好了,这样就行了,避免误伤。”

另一只手三指弯曲,食指和中指竖在眼前,“领域展开——”

唇角带笑,眼神却极为冰冷,恍若在看一群死物。

“无量空处。”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是12点前更新的!后台时间23∶55,更新没刷出来是jj抽了tvt)

这群先来的人不是旅团,评论发了原因,好奇的话可以看看,不好奇也没事,和正文无关~

【给没看过猎人的宝解释一下现在的剧情】

五条悟现在在窟卢塔族的地盘上,这个种族情绪激动时眼睛会红,被称作火红眼,是猎人的七大美色之一。

非常贵,而且很多人喜欢,会想挖眼睛收藏。

这段剧情是原著里窟卢塔被灭族的剧情,让悟猫猫过来是为了捞他们一把,原著里只有酷拉皮卡活了,因为他通过了试炼去外面的世界冒险了,六周后从新闻上看见窟卢塔族被灭了(可能还有零碎的人逃掉了,作者没说)

这段剧情我会尽量快点走完,最多还有两章就可以见到可爱安娜了,大家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