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2章 尘埃完(修)

第52章 尘埃完(修)


“我去找你。”

他甚至没有用上郑重的语气, 就连眼神也是漫不经心的,对视时还能看见那对恍若漂亮蓝宝石的眼睛里漾起了丝丝缕缕的笑意。

但尾音却格外笃定。

“这次不要再逃跑了。”

……?!

安娜猛地向前倾身,耳畔的长发随着她的动作晃荡起来:“我没有逃跑。”

“嗯?是么。”五条悟食指挠了挠侧脸, 做出回忆的姿态, “是我记错了吗?踹了我一脚就跑掉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那不是逃跑。”安娜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眼神一冷,“我只是回来了。”

而后勾唇讽刺道, “怎么, 是想找我给夏油杰报仇吗?”

五条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我可没有说这种话, 是你自己说出来的,不要随便给人扣帽子啊。”

“你还需要扣帽子吗?”安娜歪了歪头,神情轻蔑,“你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听见我带走夏油杰以后就暴怒了, 甚至想用武力胁迫我,失败了而已。”

提起当初自己做过的事, 五条悟的眸光微微一暗,没有否认:“那个时候……的确很生气,但我现在去找你不是因为那件事。”

即使已经二十一岁了,五官长开了些许,整张脸看起来更为精致了, 棱角却没有变得更加锐利, 仍旧是满满的少年感。

第一次坦然地, 不加任何掩饰地, 说出了最真实的想法。

“是因为想见你。”

安娜的神色稍稍一怔, 复杂的情绪飞快涌上她的心口,细如涓流的热意忽然从心脏处蔓延开来,又瞬间被怀疑强压下去。

……

又在说谎了么?

骗子。

听见五条悟的这句话, 侠客瞪大了眼,库洛洛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而站在后面的飞坦面无表情。

信长烦躁地用拇指推着刀鞘,窝金早就烦得不行了,顾忌团长的态度才没有大吼出声,一下又一下沉重地喘着粗气。

安娜定定地看着五条悟,突然笑了:“真会说话啊,五条悟。当初信誓旦旦说要保护我的人也是你吧,结果呢,转头就对我使用术式了。”

声音陡然低凉下去,“现在又来骗我第二次了吗?”

唔,被当成骗子了啊。

五条悟的视线与安娜相交,后者不躲不避,显然认为自己的观点是绝对正确的。

他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不是骗人,我不会再骗你了。”

闭了闭眼。

再睁开时,缓慢而认真地开口:“对不起,当初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违背了承诺。”

后来他仔细想过,如果当初能换一种更温和的方式和她沟通会怎么样?

她的思维方式和正常人完全不同,受到了伤害会施加数倍的报复,看见恶行的第一想法不是制止,而是好奇会带给她怎样的观感。

对社会秩序毫无敬畏,更可能还会因为自己曾经的经历对其含有轻蔑的看法。

但即使这样,也会好好听他说话,不会主动惹事,甚至会担心自己情绪控制不住时违背养父的要求,从而答应他的束缚。

如果。

那时候他能冷静下来……

“五条悟。”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抬眼看过去。

“我现在不需要道歉了。”屏幕里的人忽然收敛了所有外露的情绪,平静说道,“我有自己的选择。”

“你的选择是什么?”五条悟追问。

她却没有正面回答,眼帘低垂,说了最后一句话:“如果你想见我,那就来流星街吧,九区教堂。”

然后挂断了视频通话。

侠客动作利落地收回手臂,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哇,没想到你们真的是这种关系啊,她让我在黑市挂悬赏的时候还以为是仇人。”

五条悟的视线瞥过来:“黑市?”

“诶?你不知道吗。”侠客的笑容带了几分隐秘的恶意,“就是地下组织使用的悬赏板块啊。”

嘴上这么说着,搭在左手手肘处的右手却极快地使用手机打起了字。

侠客:[我告诉他悬赏的事了]

安娜:[随便]

侠客:[看起来像是吵架了啊,只是吵架就要杀人吗?女人真恐怖,需要帮忙吗]

安娜:[他的能力很特殊,所有外界攻击都碰不到他,所以才让你找诅咒念能力者]

碰不到?

侠客放下手机,看见自家团长在搭话:“那个出现在空中的球体是你的念能力吗?”

“你们看得到?那可不是什么念能力。”五条悟随意地在指尖凝出咒力,倏地往森林释放出去。

轰!

森林深处炸开一片火光。

“是我天生就有的东西。”他偏着头,嘴角扯出一抹恶意的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库洛洛遗憾地叹息了一声:“是吗,真可惜。”

五条悟:“不可惜,我觉得挺好的。”

随即问道:“——话说,你们来这里要干什么?”

背后的手冲窟卢塔族人打出躲避的手势。

长老心领神会地对身边的族人低语几句,然后再由族人传达给更多的族人,直到所有人都警惕起来、报团后退,逐渐接近刚才躲避的房子。

库洛洛扫了一眼周围无数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勾唇轻笑:“的确。”

身后跟随的四人气势陡然一变。

“毕竟已经收了钱了,还是干点正事吧。”

三道身影唰地消失在原地,同时从不同的方向攻向五条悟。

侠客拔出天线,目光瞄向后面的窟卢塔族人:“团长,听说攻击碰不到这家伙。”

“唔?”库洛洛更精细地将念力集中在眼部位置,视线顿时变得极其清晰,连细微的念力流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飞坦、窝金和信长的攻击都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拦在了外面,当事人还笑得相当开心:“没用哦,你们碰不到我的。”

骨节分明的手中倏地出现一本血红的书,书页哗啦啦飞快翻了起来,库洛洛的眼神极快地在不同页码上面扫过,寻找适用的念能力。

“碰不到的话所有物理攻击都行不通,只能试试诅咒……啊,收集不到血液也没用。”

“麻烦了。”库洛洛抬眼看向正在寻找防御死角的三人,神色一凛,“躲开!”

危险的感觉骤然从三人心头划过,立刻拔腿撤回动作,下一秒原来的位置就被猛烈的能量扭曲爆炸。

“喂!!”窝金愤怒地握拳再次冲上去,被术式完全挡在了外面,“滚出来!你只知道躲起来么?!”

五条悟无辜地摆了摆手:“不让人用自己的能力吗?这也太专制了吧。”

“不过——”

他骤然凑近,狂暴的咒力凝聚在拳头,傲慢地咧开嘴角,“我能碰到你哦!”

嘭!

拳头混着汹涌得几乎能凝成实质的咒力猛然冲击在窝金的腹部,强横的身体被暴力打出一个极深的凹形!

接连不断的攻击反复锤击在窝金的腹部,鲜血直接从喉咙喷溅而出,又被术式拦在五条悟身外。

突然,窝金看似动弹不得的身体猛地弓腰前倾,瞄准五条悟攻击他的瞬间出手试图握住:“现在就能碰……?!”

最后一击直接将这个壮得跟猩猩一样的家伙击飞,抬手挡住背后袭来的长刀,整个人直接弹起,一脚把他踹进森林。

“你这家伙…!”信长双手持刀,握在刀柄上的力道不断加深,刀刃却纹丝不动。

“哈哈,我能碰到你们,但你们的攻击是碰不到我的,就算是被我击中的瞬间也碰不到。”

五条悟随意地伸出手,恰好点住飞坦鬼魅身影下刺出的伞尖:“不过你的速度真快啊,从刚才到现在一共换了几十个攻击方向了吧,找到我的死角了吗?”

飞坦沙哑的嗓音从高领下钻出,眼神冰冷:“你的废话太多了。”

一道绯红的能量直直朝侠客射去,后者几乎是擦着额头躲过,灼烧的痛感立刻袭来。

没功夫管伤口,又有连续几道能量直冲他而来,迫使他不断后退到原始位置。

“想利用那些族人威胁我?”侠客充斥着念力的身体在六眼中太明显了,几乎是刹那就被五条悟察觉到意图。

暂时逼退了想对窟卢塔族人出手的侠客,五条悟才转头回应飞坦的话:“不是吧?打不过还要嫌弃我话多?你这矮子脾气真大啊。”

……矮子?

……

……

……矮子?!

飞坦双目暴凸,还算冷静的思绪顷刻间被毁灭一切的暴戾情绪充斥,浑身翻腾起恐怖的巨量念力。

“……糟了。”信长立即收刀跳开,飞快几步跃回库洛洛的身边,“飞坦要用那招了。”

哗啦啦不停翻动的书本骤然一顿,库洛洛精致的脸稍稍抬起,眼神冷静中带了点探究:“是吗。不知道高热量的攻击能不能打破他的防御。”

信长震惊:“……团长,我可挡不住飞坦那招。”

侠客举手:“我也不行。”

库洛洛果断带着两名团员后撤:“找窝金,退出飞坦的攻击范围。”

对方身体周围高速变化的能量流动引起了五条悟的警惕,他并没有放任飞坦释放招式,连续使用赫跟苍试图打断他的动作。

但是陷入暴怒的飞坦速度提升了近一倍,在攻击近身之前就直接躲开了,摇身一变整个人都隐藏在一件只露出眼睛的奇怪衣装内部。

“炽日——”

拳头大的高温小球突然出现在飞坦身前,闪烁着耀眼白光,猛地弹上空中。

五条悟瞬间移动到窟卢塔族藏身的房子旁边,伸手按住外墙,直接让无下限术式像之前一样罩住所有人。

“rising-sun!”

炽热小球直接扩成巨型的超高温球体,宛如骤然坠落的太阳,接近毁灭的温度火速蔓延开来。

土地眨眼便被烧成焦黑色,附近的森林甚至没来得及燃烧就被烤成灰烬。

置于无尽的火焰中,那对冰蓝色眼眸中的平静之色混杂着毫无畏惧的张狂。

“领域展开。”

扑通!

前所未有的惊悚感箍紧了飞坦的心脏,肾上腺素疯狂分泌,促使身体适应新出现的紧急状况。

常年游走在危险一线的第六感迫使他立刻转身后逃,速度提升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状态,仅在05秒内就飞越近百米到达伙伴的身边。

紧迫感还在,扣紧了他们所有人。

库洛洛手中的盗贼秘笈飞速翻动,越是生死时限他就越冷静,仿佛察觉不到自己距离死亡只有短短一步。

就在同一时间——

“无量空处。”

“找到了。”

诡异的墨蓝色宇宙空间迅速从五条悟脚下蔓延出去,下一秒就爬到了旅团成员面前!

唰地。

五道身影同时消失。

领域毫无知觉地继续蔓延,直到笼罩住整片森林。

“啧。”五条悟不耐烦地四处查看,无论哪里都没看到人影,然后直接解除了领域。

“跑了啊。”他没什么情绪地说着,抬手敲门让屋里的窟卢塔族人全部出来。

在他们出来后,五条悟“喏”了一声示意他们看周围的环境,然后弯腰对长老说:“你们该搬家了,这里不能住了,再说也被发现了,已经不安全了。”

长老看见周围的景象,深深叹了一口气:“多谢你,这次如果不是你在……”

恐怕一百多名族人全都会死在这里。

五条悟抬手制止他:“道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也得到了想要的情报,只有一个问题,流星街怎么去?”

长老犹豫着开口:“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流星街这个地方。”

接着就被身后的族人叫走了。

“啧,刚刚应该先问清楚的。”五条悟稍微有点后悔。

“那个……我应该知道。”雅西珂忽然抬手插话。

五条悟:“嗯?”

“因为我会在大陆到处旅游,所以偶然发现过一个地图上没有显示的地方。”雅西珂解释说,“然后就好奇想过要去看,但是被同行的伙伴制止了。”

“他说‘不要去,那是流星街,是一个没有任何秩序的遗弃之地’,我对那个位置还有一点印象。”

雅西珂从衣服里拿出手机,网上搜索出世界地图,“你要先去最近的城镇乘坐飞艇到卡兹克市,再坐飞艇到沙漠小镇,最后穿越沙漠和戈壁到达流星街。”

五条悟扫了一眼地图,直接记住了:“知道了,多谢。”

雅西珂连忙摆手拒绝:“请不要对我道谢!……如果不是你,窟卢塔族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长老从聚集的族人身边走过来,怀里抱了一只巨大的布袋:“全程费用就由我们负责吧。”

虽然身上的钱全都用不了,但他也没打算把窟卢塔族搬家用的钱拿走,直接拒绝了:“不用。”

雅西珂见状灵光一闪,用怀里掏出猎人执照:“可以用这个啊!所有公共设施免费,而且能进出大部分禁止区域——不确定流星街的区域归属,带上这个是最好的。”

“这是什么?”五条悟接过了,摸着是一张薄厚不一的卡片,上半截薄,下半截厚。

“这是猎人执照,通过猎人考试以后会发放的证件,在全世界的范围都非常有用。”雅西珂解释道,“我这段时间都会和族人呆在一起,暂时用不上,借给你用。”

“谢了,怎么还给你?”

“执照背后我写了电话号码,你到时候联系我就行。”

五条悟把猎人执照翻了个面,看见了电话,才注意到他觉得厚的部分是因为还粘了一张银行卡。

“你的卡……”

“请不要再拒绝了!”雅西珂骤然出声打断五条悟,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拜托了,五条先生!后面那几个人是我亲手带来的灾祸,一百多条性命,如果连这点小报答都做不到的话我真的无法面对自己了。”

五条悟想了下,如果要自己去搞钱的话还会耽误更多的时间,索性收下了:“好吧。”

“太好了,请您稍等,我们马上就能出发,我会带您去到最近的小镇飞艇处。”

……

……

某处上空。

旅团五人突然出现,然后径直往下掉落,所有人都分别找了不同的树木作为缓冲。

落地后,侠客凑到窝金旁边问:“感觉怎么样?”

窝金的嘴角还有溅出的血迹,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腹部,沉声道:“还在痛,他的攻击力道很强。”

“窝金的防御能力是我们团里最强的了吧?”侠客看向信长,得到对方点头的回应后才耸肩感叹道,“哇哦,真可怕。”

飞坦阴恻恻地站在树下,伞尖直直戳入地里。

没人敢去招惹他,除了团长库洛洛:“飞坦,他的招式能抵挡高温么?”

侠客等人都屏住呼吸等飞坦回答。

过了好几息,飞坦才忍住胸口的郁气,沙哑回答:“可以。”

库洛洛收起手里的盗贼秘籍:“这样的话只能尝试诅咒了,但又需要触碰到他获得鲜血才行,死循环。”

提起这个,侠客的脸上涌现出笑意:“啊,这样的话,团长我要先离开了。”

“有事?”

“嗯。”侠客挥动手机,碧绿色的眼弯弯的,“安娜拜托我帮她找诅咒念能力者,得赶快把东西带给她才行。”

库洛洛抬眼看过来,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兴致:“对付他?”

“对付他。”

……

……

三天后。

我坐在第九区的教堂最后排,看前面那个神父装扮的家伙有模有样地进行祷告,颇感无趣。

垂下眼帘,看着手中的念能力物品。

可爱的兔子形状,双眼是全红的,没有瞳孔,但是浑身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念力残留。

如果不使用,谁也不知道它是念能力物品。

只会认为是只可爱的玩偶。

这是侠客找来的诅咒师制作出的诅咒物,只要将被诅咒人的鲜血抹在上面,再捏碎,诅咒物就会化作恶毒的念力锁链直接收紧搅碎被诅咒人的心脏。

而且这股恶毒的念力不会从外界进入,是直接出现在被诅咒人的体内,让之无法防御。

“连续跑到我的教堂来坐了三天,还不祈祷,你是打算对上帝不敬吗?”

神父打扮的人走到我身边,装模作样地指责我。

“上帝?”我看了一眼摆在教堂里的雕像,只剩下一双破烂的脚,“你是说那个东西吗?”

他毫不心虚:“没错。”

“维西,你真不要脸。”我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除了我没人会来你的破教堂了。”

除非能打得过他,否则踏入这里的人都会被他追杀。

第九区的神父维西,整天装作神父站在教堂门口用食物做诱饵招呼过路的人,当他们进来后就立刻杀掉。

渐渐地,没有人会再经过这里。

本来教堂外面还有一堆烂房子,被一对念能力者打架的时候直接掀翻了。

维西觉得他们打扰了自己传教,冲上去把两个人通通杀了,原本还算碎片的场地彻底化为废墟。

从那以后,每次我可能会战斗时就会提前过来,在废墟上打架总比在街道里被烂房子遮挡视线方便。

维西霎时阴沉了脸:“你要战斗?不要碰到我的教堂。”

“我尽量。”没有给他肯定的回答,因为我也不确定到时候会怎么样。

比如现在。

微弱的脚步声从教堂外面传来,我起身走到门边,迎着光看面前这个离我越来越近的人,握着兔子玩偶的手微微收紧。

“五条…悟…”

我已经放过你了,我都离开咒术世界了。

是你自己要找过来的。

嘴里说着“想见我”,你真的做好完全属于我的准备了么?

……

……

要想办法。

拿到他的鲜血才行。

……

……

五条悟踩着满地的尘土走上前来,从未接触过的恶劣环境也没有磨灭他的好心情,手腕一转摘下了编织着那枚碎片的饰品。

“要接住哦。”轻轻一抛,扔进了注视着他的少女怀里,“好了,物归原主~”

安娜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手饰,把它收了起来,然后继续看着五条悟,默不作声。

原本以为,按照上一次她生气的程度,见面后一定会遭到攻击的,所以他都打算好了不使用无下限防御让她发泄一下。

结果现在居然一动不动。

……

奇怪。

太奇怪了。

“安娜?”五条悟朝前迈了一步,“为什么不说话。”

被呼唤名字的少女目光清澈地看着他:“我在思考。”

“思考什么?”

安娜没有回答,缓慢地向他靠近,好奇询问道:“五条悟,你会开无下限对付我吗?”

五条悟想了想,回答道:“如果你打算捅我一刀就会。”

她沉默着低头去看自己的指甲,五条悟补充道:“这个也会。”

“是吗,知道了。”

意外地没有露出什么气愤的表情,但就因为这样,五条悟觉得越发不对了:“你到底怎么了?”

“说起来你好像还欠我一次。”安娜忽地伸手拉住他的衣摆,垫脚迎上来,“现在还给我吧。”

精致小巧的五官忽然凑近,五条悟犹豫了一下没有躲开,想看她打算干什么。

刹那便与他的气息交融。

然后。

温热的柔软相贴。

……?!

这是五条悟完全没想过的场景,纵使是他也愣了将近整整两秒,反应过来后立即给出了回应。

伸手揽住她的腰际,掌心用力,怀里的人立刻顺从地贴近,身躯紧紧跟他贴合在一起。

熟悉的冰冷气味立刻涌入鼻息。

……

不对劲。

她不可能会做这种事。

但是六眼又清清楚楚告诉五条悟,这个人就是安娜。

到底怎么回事。

尽管大脑不停在思索原因,他仍旧是顺应了自己的心意,作出回应。

细密的纯白色睫羽如同蝴蝶扑扇的翅膀,轻轻颤动着,触碰她的脸颊。

突然。

“嘶——”

五条悟捂着嘴退开一步,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嘴角,指头上是红艳艳的鲜血,“你真是……”

安娜也抹掉了遗留在自己嘴唇上的鲜血,没头没尾地说:“我说过了,迟早会咬回来的。”

手腕顺势下垂,把鲜血抹在手中的兔子玩偶上面。

“这是什么?”五条悟的视线也看过去。

“是我的玩偶哦,可爱吗?”安娜举起了手中的玩偶,把正面翻给他看。

本来就诡异的兔子玩偶被抹上猩红的鲜血后更加恐怖了,从头到尾都透露出不祥的气息。

六眼没有发觉不对,但五条悟仍然觉得不舒服:“一点也不可爱,感觉很奇怪。”

“真厉害。”安娜由衷感叹道,“即便是隐藏了念,你也能从第六感发现不对。”

“什么?”

安娜手中飞快涌出汹涌的念力,立刻粉碎了整只玩偶。

下一秒。

心脏被无形力量生生撕裂的疼痛瞬间席卷五条悟的感观,反复收缩,搅碎,又被反转术式再生。

无限循环。

同样的,痛苦也是无限循环。

整张脸倏地惨白,双腿被剧烈的痛感震得站立不稳,单脚跪在地上,冷汗唰地从额头涌出。

飞快聚集在一起变成大颗的汗珠,滴答滴答落进贫瘠的土地里,消失不见。

眼前的视线因为痛感变得些许模糊,但六眼依然清晰地感知到了安娜的身影。

她伸手靠近他,然后——

被术式拦在外面。

“五条悟?为什么呢?”

她就那样,用甜美得仿佛淬了剧毒的声线,困惑地,不解地,问道:“搅碎心脏你也不会死吗?”

身体还在适应突如其来的痛感,根本做不出任何回答,只能单手撑在地上,愈发沉重地喘着气。

“五条悟。”

安娜蹲在他的身边,歪着头,语气平静得不可思议。

蹲下时,她漆黑曲卷的长发瀑布般顺流直下,恰好垂落在他的指尖,只需要轻轻一动,就能触碰到那种微弱的瘙痒感。

……

只需要轻轻一动。

……

就能把她完完全全地。

拽进掌心!

五条悟的眼神倏地暗沉下去,丝丝缕缕黑色情绪从心底深处冒了出来。

安娜对此无知无觉,在阳光下泛着琥珀光泽的眼眸笑得弯了起来,眼神缱绻。

“既然活着不愿意听我的话。”

“那为什么不去死呢。”

……

真好看啊,浅白的发丝沾染上贫瘠土地的尘埃,那张总是傲气张狂的脸也快要被痛苦侵蚀了。

太漂亮了。

好喜欢。

是梦寐以求的,绝无仅有的……

想要独占的……

宝物?

……

不对。

五条悟是不一样的。

他是——

比宝物还要喜欢的存在。

安娜脸上的笑意更盛了,仿若带上了某种无法言说的天真,怀抱着美好的期望。

“死了的话,我就能完全拥有你了。”

……

五条悟。

独一无二的五条悟。

她歪着头,像最开始相遇时那样,小声地告诉他:“我喜欢你。”

充满了恐怖的真诚。

……

……

忽然。

“哈哈…哈哈哈…”

低沉的笑声打破了她的自说自话。

五条悟痛到极致,竟然像是疯了一般,断断续续地,低哑地笑了起来。

沉郁而沙哑的嗓音,彻底打碎了这片沉寂。

“说得…真好,太有道理…了。”

他垂着头,哑着嗓子说出这句话,原本因痛而断续的话语逐渐流畅清晰,“你说得完全没错。”

“我为什么没想到呢。”

浑身咒力突然恐怖地翻涌起来,彻底包裹了五条悟,反转术式的治疗效果瞬间被提升了十倍不止,强行吞噬掉不断锁紧他心脏的恶毒念力。

安娜立刻往后跳跃到十米以外,浑身紧绷。

“说什么完全拥有啊。”

他捂着脸,笑得愈发疯狂,肩膀都被汹涌的笑意感染得颤抖不止,指缝中露出的蓝色冰眸染上诡异的神采,细密的红血丝布满眼白。

“这样说的话。”

仰起脸,瞳孔滑向眼尾,彻底沉入黑暗。

“你死了不也一样吗?”

轰!

周围的废墟被狂暴的咒力直接荡平。

作者有话要说:  ps:安娜说要咬回去是26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