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57章 梦05

第57章 梦05


“安, 悲伤是什么样的呢?”

“会痛吗,比手臂被折断还要痛吗?”

黑发青年抬眸看过来,极淡地笑了一下。

“会的, 但是和身体的痛不同。”

目光悠远而寂寥, 仿佛越过千万年的时光看见另一片藏匿在他记忆深处的土地。

“那是一种扎根于内心的……更加绵长的痛苦。”

……

……

我的目光始终跟随着画面里的“自己”。

看她杀掉商店里心怀恶意的家伙, 看她发疯毁掉第十区,看她用最恶毒的手段折磨真正的凶手。

看她在明白安真的死去时——

无声无息地崩溃。

……

真奇怪啊。

刚开始是没有实感的, 察觉不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只是觉得天上的云比以前更阴沉了, 风刮过脸颊时像锋利的刀刃一样冰冷。

只有在回到他留下痕迹的地方时,那种针扎般密密麻麻的痛苦才会从四面八方涌来。

像在暗处窥伺已久的狂兽,饥肠辘辘,静待最佳时机狠狠从猎物身上撕下新鲜的血肉。

然后吞噬殆尽。

我茫然地捂着胸口, 与过去的自己说出同一句话。

“好痛啊。”

比受过的所有伤加起来还要痛,痛得连呼吸都像是从别人手里施舍来的。

狼狈挣扎着, 从几乎要把人逼疯的窒息中寻求那一丝生机,苟延残喘。

每天都感觉快死掉了,每天又都活着。

为什么还活着呢?

“安娜”蜷缩在床角,紧紧搂住自己的膝盖,拼命想把自己藏起来, 然后悄无声息地死去。

……

黑泥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我救不了安, 治愈类许愿必须接触被治愈者, 可是他被念能力烧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但它可以。

只要能收集所有碎片, 完整地拼出圣杯, 它就能把安带回我的身边。

……

真的能办到吗?

我不知道。

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安娜”斜倚着床柱,心底陡然涌出想要大笑的冲动。

胸腔剧烈震颤着,咧开的嘴角越拉越高, 空洞的眼神逐渐被灵魂深处漫出的孤注一掷的疯狂吞没。

如同波涛汹涌的浪潮,终于席卷了所有生机。

而漂浮在空中的、充斥着无边恶意的灵魂,也在此时亮起了诡异的红光,仿若从地狱最深处爬出来的恶魔。

亲昵地,用粘腻古怪的语调蛊惑着,将人拖入深渊。

忽然,它调转了方向,最中间的猩红眼睛跨越了虚幻的回忆,直直盯着我。

【最后一枚碎片】

【你找到了吗】

哈哈…哈哈哈…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眼里的亮色逐渐坠入黑暗,脸上挂起惨笑。

“我会找到的。”

画面飞快地往后跳动起来,我的视线不停地从无数熟悉的记忆中掠过。

[和黑泥签订了刻印在灵魂上的契约]

不是这个。

[见到了第一个由负面情绪组成的携带碎片的怪物]

也不是这个。

[念能力能够打碎它,却没办法彻底击溃]

不对,都不对。

突然,画面中始终无法对怪物造成实质性伤害的“安娜”顿住身形,胸口亮起微弱的金光,又悄然隐匿。

在漆黑怪物扑来的瞬间——

噗嗤。

手掌径直穿过它的胸膛,用力转动,捏爆了心脏。

碎片混着流动的液体掉落在地。

——找到了。

我的心跳骤然加剧,不受控制地朝着“安娜”走去。

“我找到了。”

画面突然定格。

怪物的尸体和掉落的碎片都淡化消失了,唯有“安娜”还停留在原地,仿佛在等待我过去一般。

“最后一枚碎片。”

我靠近了她,缓慢地抬起手,逐渐贴近她的胸膛。

“就在我的血肉里。”

然后。

牢牢按在她的胸膛上。

……

这是我第一次触碰到回忆里的人。

触碰到自己。

光凭借念能力是无法彻底消灭怪物的,所以当初在我发现攻击无效时,往身体里埋了一块碎片。

从那之后,我的所有攻击都能完全摧毁这些怪物。

……

在我手掌触碰到“安娜”的瞬间,她的胸膛猛地亮起金色的光芒,无比耀眼,仿佛刻意在提醒我——

看到了吗?它就在这里。

挖出来。

只要把它挖出来就好了。

着了魔般,我失神地喃喃道:“要挖出来。”

话音刚落,空荡荡的手心忽然出现了一把陵劲淬砺的匕首,刃尖泛着银白的寒光。

“挖出来。”

抬手,高举起来,对准“自己”的胸膛。

……

……

她打算干什么?

五条悟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到“自己”的面前,触碰到后者的身体,随即后者的胸膛上亮起刺眼金光。

什么意思。

最后一枚碎片,在她的血肉里?

紧接着,他几乎是惊愕地看着她举起匕首,在即将扎进“自己”的胸膛时——

“安娜!”

……

……

耳畔陡然响起一道暴呵:“你要干什么?!”

刀尖停留在胸膛外侧,我愣了愣,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什么人也没看到。

但是这道声音我很熟悉……

“五条悟?”

我现在完全没有攻击他的想法了,他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集齐碎片,为此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哪怕是亲手杀掉过去的自己。

“五条悟,我要把碎片挖出来。”

即使看不到他,也能知道他大概就在附近,被空间的壁垒阻挡着无法触碰我。

像得到心爱宝物的孩子那样开心地笑起来。

“这是最后一枚碎片啦。”

噗嗤。

锋利的刀刃狠狠捅进血肉,挖出猩红的伤口。

把匕首扎进去的刹那,我的胸口骤然一痛,胸前的衣服瞬间被鲜血浸红。

我的动作停了一瞬,低头看去,对现在的状况感到些许困惑,紧接着又恍然大悟。

因为我在对“自己”动手,所以我的身体上也会出现相应的伤口。

“没关系。”

我低声对自己说。

随即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再学着安的语气,温柔地对她说。

“没关系的。”

一边安慰着,一边狠狠地把匕首往更深的位置扎进去,胸前浸透的鲜血越涌越多,冰冷的铁锈味不停地往鼻腔里钻。

“我们马上就能见到安了。”

紧绷的肌肉层被粗暴力道硬生生扯开,仿佛是摩擦粗糙表皮的声音,猛地撕拉一下,伤口骤然狰狞,原本只是淅淅沥沥的鲜血瞬间喷涌如柱。

同样的剧痛感立刻出现在我的身上,喉咙里也开始往外冒着鲜血,堆积在我的口腔,又沿着微微张开的唇缝溢出。

一股股涓细的血液沿着下颔的弧度聚集在下巴尖,滴答滴答流淌在地上。

绽放出无数朵猩红的血花。

当啷。

我直接扔掉了匕首。

整只手都送进了她的胸膛,拨开重重叠叠挤压在一起的血肉。

超乎想象的剧痛。

出于生理性反应,我的身体下意识瑟缩了一瞬。

粘腻的水声伴随着细微的衣物摩擦声,眼皮因为痛感不受控制地战栗着,几乎要闭上了。

“不行,不行。”

我向前一步,左手抱住“自己”的肩膀,整个人都伏在她身上,右手更加用力地往伤口深处挤压。

“咕噜…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不断吞咽着口中的鲜血,我哆嗦着嘴唇,断断续续说出这句话。

终于,在狭窄的间隙中,我摸到了一个温热跳动的物体。

“找…到了。”

随即,猛地握住。

噗通!

我的心脏同时震颤起来,立即开始急促跳动着,似乎在向我传达某种哀鸣。

“不怕,不怕,安娜乖。”

我稍稍松开了手,轻轻地触碰着“自己”的心脏。

被撕裂的痛苦仿佛在这一刹那离我远去了,整个人都沉浸在即将见到安的巨大幸福感中。

虚渺,却又无比真实。

“很快就好了。”

苍白的脸漫起笑容,再次握住心脏,然后用力,捏碎。

整片空间立刻陷入静止。

下一秒。

我面前的“安娜”整个人忽然亮了起来,然后化作星星点点的光芒,消逝在空中。

原本对应出现在我身上的伤口也悄然愈合了,脸上的笑容刚要拉得更开,突然僵在原地。

有什么东西。

在不断地从身体里消失。

像被戳了一个洞的气球,短短几秒就干瘪萎缩。

我睁大了眼睛,茫然地摸着自己的身体——

没有,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伤口?

情绪骤然暴躁起来,我愤怒地捶打着自己,用出了几乎全身的力气,如同对待深恨的仇敌。

到底是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消失了?!

忽然,周围的空气阴冷起来。

我的面前浮现出一团漆黑的不明物,正中间有一只猩红的眼睛。

阴暗诡异的灵魂终于被完整集齐了,它仍旧保持着黑泥的外表,用湿冷腐朽的语气对我说。

【没想到你能真的杀掉过去的自己】

疯狂的动作停滞,我听着它的话语,慢慢抬起头,心中突然泛起了密密麻麻的恐惧。

【不过,你也亲手抹杀掉了过去的记忆】

它用讥讽的口吻,恶毒地点出最可怖的事实。

【你真的还记得吗】

仿若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低沉地在耳边呢喃着,欣赏他人的绝境。

【愿望是什么】

气氛陷入死寂。

“愿望……”

“愿望?”

我惊惶地按住自己的脑袋,拼命在记忆里搜寻相关的片段,试图从零零碎碎的过往中找到真相。

“我要……”

记忆里,有一个看不见脸的人,弯下腰,语气温和地对我说着话。

他的嗓音比淙淙流淌的泉水还要动听。

“复活……”

声音戛然而止。

记忆登时陷入一片空白,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最应该出现的那个名字。

“复活……”

找不到!

为什么找不到他的名字!!

【快说啊,你要复活谁】

黑泥张狂地笑了起来,漆黑的污泥摊成诡异的形状,仿佛已经取得了最终胜利。

突然,漫长的记忆里出现了一个片段。

锋利的短刀,白到发光的肌肤。

还有一笔一划刻下的血色单词。

“我看到了。”

小心翼翼地解开领口,露出苍白的肌肤,低下头,胸前的皮肤曾被刀具深深划刻。

留下一道抹不掉的伤疤。

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雕刻的单词,一点点拼出它的名字。

“安。”

即使已经没有记忆了,在念出这个名字的刹那,身体里残留的情感立刻淹没了我。

瞬间泪流满面。

“是安。”

尽管眼睛被咸湿的液体覆盖,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我也仍旧坚定地盯着它。

“我要复活安。”

黑泥似乎怔了片刻,没想到我还在身上刻下了名字,但是很快地,又恢复了那副阴毒的模样。

【好啊】

【现在就复活他】

紧接着,一具被挖空了面颊的尸体出现在我眼前,落到地上时还稍稍弹了一下。

不像鲜活的身体,更像仿真的橡胶玩具。

【还给你了】

我下意识扑了上去,触摸到那具身体,欣喜的情绪顷刻间崩塌殆尽。

“这不是他。”

身体不是,灵魂不是,无论哪个都不是!

黑泥漂浮在空中,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这个世界没有他的痕迹】

【这具身体是从你的记忆里带出来的】

猩红的眼睛溢出恶意,声音嘶哑地嘲讽我。

【那个人是你的妄想,根本不存在】

不对。

他是真实存在的。

我摇头拒绝接受黑泥的话,极端的愤怒下,指尖簌簌颤抖着。

“身体,灵魂,精神,记忆。”

我不断重复着这几个词语,如同无形的魔咒,眼里的清明逐渐被疯狂取代。

“这是我们当初的约定。”

瞳孔里翻涌起如雾如烟的黑色力量,形同鬼魅。

“你违背了约定。”

黑泥猖狂大笑,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

【那又怎么样】

……

它在说什么,那又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

我忽然笑了,仰着头,嘴角几乎拉到了耳根。

“没关系。”

这本来就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怎么可能完全相信它。

“没关系。”

包裹在灵魂表面的皮肉忽然被神秘的力量从内部凶狠撕开,从发顶开始,头皮往两侧绽开,一点点往下融化。

仿佛在高温下不断融化的巧克力,淋漓地流淌着鲜红的皮囊。

“我自己来。”

禁锢多年的灵魂狂暴地冲出肉体束缚,在空中汇聚成足以吞噬一切的欲望黑洞。

刚才还得意忘形的黑泥顿时生出无边恐惧。

那是它从未感受过的情绪。

【你不是人类?!】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盘旋在空中的黑暗力量没有说话,漩涡的中心浮现出一张布满利齿的大口,猛地往下一扑,吞没了黑泥。

惊怒的话语瞬间被淹没在更加诡异的欲望力量中。

……

……

只要我舍弃人类的躯壳回归本体,就能彻底把黑泥的力量据为己有。

它只是恶意,我却是欲望。

人类身上或许只有寥寥几分恶意,但他们一定会有无穷无尽的欲望。

所以即使它不愿意实现承诺也没关系,我可以吞掉它,自己来完成这个愿望。

……

……

细密的利齿不断咀嚼着【人类之恶】,每吞咽一次都能感受到一股陌生的力量涌入身体,一点一点积累在我的心脏。

终于,我完全吞并了黑泥的力量,从飘渺的雾状化为人形,双眼和嘴巴都是漆黑的大洞。

失去了人类的躯壳也无所谓,只要安复活了,他一定会重新许愿帮我的。

只要安复活……

只要……

兴奋的心情,在使用新力量世界范围内搜寻了整整一圈后,沉入底谷。

没有。

什么也没有。

原本稳操胜券的期待直接被恐怖的事实狠狠撞开一条裂缝,再一点点扩大,如同坚韧强劲的鬼蛛网,不断向着四面八方延伸。

我慌张地使用新力量在整个世界搜索了一遍又一遍,哪怕是狭窄的角落也没有放弃。

安是在这个世界死去的,他的灵魂应该还滞留在这个世界才对!

“没有!没有!!”

在吞没黑泥的同时我的记忆就回来了,我清楚地记得和安相处的点点滴滴,这些不可能是我的妄想,他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

找不到!

不管在哪里都找不到!

“为什么没有?!”

我哆哆嗦嗦地跪在地上,瞳孔因为铺天盖地的冲击剧烈颤抖着。

冷静下来,不能慌张。

现在要找原因,找到为什么会这样!

我翻遍了黑泥的力量中,试图从里面发现找不到安灵魂的原因。

可是只找到了让我彻底崩溃的事实。

……

……

灵魂完全溃散的对象。

无法复活。

……

……

不,不。

我不要……

不要这样。

绝望如同粘稠的泥沼,伸出无数双冰冷恶意的手,拽住我的脚踝不断下沉。

“求你了…求你……”

妄图将我溺毙在漆黑冰冷的绝望深渊中。

“别抛下我……”

包裹着回忆世界的场景忽然咔嚓咔嚓响了起来,边缘出现了无数道裂痕,把整个世界分割成不同的板块。

一声轻响,落下小半块空间碎片。

整个世界骤然破裂,场景开始凋零枯萎,细小的回忆碎片如同锋利的刀刃,直直扎入我的心脏。

把它切割成残破的碎块。

鲜血淋漓。

我眼里的光彻底熄灭了,整个人蜷缩成一团,无声地淌出漆黑的眼泪。

越流越多,越流越多。

浑浊泥泞的液体漫过干硬的地面,往更远的地方蔓延出去,流淌过的地面全都被它污染成绝望的形态。

忽然,极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逐渐向我靠近。

那双脚踩在漆黑的液体上时丝毫不受影响,它们自动分成两半,绕过了脚的主人,流向其他地方。

脚步声不断接近,最终停在我的面前。

我眼中的世界是暗红而阴沉的,如同没有光的枯寂地狱,入目皆是一片荒芜。

缓缓抬头,用深黑的眼洞“注视”着来人,声音轻得快要飘起来了。

“五条悟。”

太暗了,我都看不到他漂亮的眼睛了。

那种世间独一无二的,天空和大海融为一体的颜色,蓝得轻盈又深邃。

以后就见不到了。

“杀了我吧。”

我垂下头。

无尽的孤寂死死掐住我的脖颈,扒开我的眼皮,用恶毒又真实的现状——

让我彻底清醒过来。

“没有人会爱我了。”

我现在。

一无所有。

……

……

在回忆场景破碎时,五条悟就踏入了一个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一片暗红,只能依靠弱到近乎没有的光线隐隐约约看清周遭的状况。

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大洞,往下看去没有一丝光亮,坠下去只会悄无声息地死亡。

哪怕还算完好土地也充斥着一条条狰狞的裂缝,密集杂乱地遍布大地,仿佛下一秒就会化为齑粉。

这个世界。

一片狼藉,满地余烬。

而安娜就坐在世界的最中央,一动不动,任由漆黑的液体从她眼中涌出,逐渐覆盖整个世界。

他就踩着这片狼藉的余烬,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停驻。

应该杀了她的。

他举起手,指尖对准她的头颅,久久不落。

她三番两次都想杀了他,最后一次甚至连心脏都破碎了,如果不是反转术式,他绝对已经死了。

本来应该杀了她的。

他这样想着,手指已经抵住了她的额头,指尖却没有任何力量汇聚。

垂眸看着她,无助的样子像只被抛弃的小兽,孤零零地躺在无边的荒野里,放弃了所有生机。

[没有人会爱我了]

澈蓝的眸光一暗,倏地紧握成拳。

忽地,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自嘲地笑了,蹲下身,定定地看着她。

“你总是这样,每次都自顾自地下决定。”

纯黑的液体和她的头发蜿蜒地缠绕在一起,绵延地铺在血色大地上,呈现出一种绝望的美感。

五条悟的双手搭在膝盖上,语气是难得的沉静,不紧不慢地。

“遇上不喜欢的事情就躲开,想得到什么哪怕完全毁掉也无所谓。”

“试图杀我的时候丝毫不手软。”

面对他的话语,安娜始终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就像关节干涩生锈的傀儡娃娃,只能颓废地呆坐原地。

“明明是个胆小鬼,又像个疯子一样。”

五条悟仰起脸,看向血红的天空,凋零的回忆碎片不断从上方倾洒下来,又化作鲜红的光点,熄灭在空中。

“就这么绝望吗,绝望到恨不得去死?”

他用手指托起安娜的脸,漆黑的眼泪流淌到他手上,接触他的刹那直接腐蚀了皮肉,荡起细小的青烟。

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痛似的,连一瞥都没有投过去,只是看着她,神态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声音极轻,又字字清晰。

“我不行吗?”

暗红的世界猛然翻涌起来,大地剧烈震颤,裂缝进一步扩大,细碎的石块从裂缝中跌入无底深渊。

宛如新生的炼狱。

托住脸颊的五指微微用了点力,指腹陷进柔软的脸肉。

他毫不在意周围突变的状况,强制抬起安娜的下颔,不让她产生任何逃避的情绪。

再次认真地,直视她空洞的“眼睛”,问道。

“我不能爱你吗?”

空间的耐受达到极限,世界陡然崩塌。

安娜仍旧没有对他说的话作出任何回应,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沉默着,仿佛一潭死水。

在摇晃得越来越厉害的世界中,五条悟往前伸手,双手勾住膝盖和肩膀,把她整个人从地上抱起来。

太轻了。

像羽毛一样没有重量。

“先出去吧。”

他低下头,对怀里毫无反应的女孩说。

“至少不要死在这种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说什么,给大家磕个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