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61章 醒完(修)

第61章 醒完(修)


我是个怪物。

即使我很喜欢人类, 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像人类,也从来没有期望过会被认可。

因为我的本质和他们完全不同。

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认为的。

可是现在却没办法回应五条悟的质问。

……

怪物会哭吗?会悲伤吗?会绝望吗?

我不知道。

明明来到流星街之前,我已经在黑暗大陆生活很久了, 和同类一起, 反复游荡在密不透光的森林里, 吸食欲望为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为什么现在对于黑暗大陆那段枯燥重复的记忆反而快要模糊了?

完全想不起当初的场景了, 作为“埃”生存的时光仿佛成了一场虚渺的梦境。

轻而易举地, 就被后来的生活打散了。

……

真的吗?

我真的已经是人类了吗?

心中忽然漫起迷茫的情绪, 我往后退了一步,低垂下头,避开五条悟专注的视线:“我不知道。”

“别躲了。”他倏地出手拽住我的手臂,力道不轻不重, 刚好制止了我后退的动作,“连这个也不敢面对么?”

双手用力抱着怀里的面具袋, 僵在原地,没办法再后退,但也不肯前进半步。

玻璃门外淅淅沥沥的小雨骤然大了起来,哗啦的水声从天空尽头倾泻而出,重重敲击在石板路上, 恍若要将整片大地顷刻淹没。

门内, 门外, 被隔绝成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处沉寂, 一处喧嚣。

“好不容易听得进去话了, 那就多听我说两句吧。”五条悟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没有试图把我拉得更近,但那双明亮的眼睛仍旧锁住我。

我浑身立刻紧绷起来, 竖起尖锐的刺,几乎能预料到他要说什么了,无非就是让我“面对现实、不要逃避”之类的废话。

我不需要!

呼吸陡然急促起来,紧紧盯着他,只等他开口就立刻吼回去。

五条悟没料到我反应这么大,苦恼地挠了挠鬓角:“别这么防备我呀。”

出乎意料地,他移开了视线,看向我抱在怀里的面具袋,“你还没有看过我选的东西吧,现在看看?”

我愣了愣,没反应过来,“什么?”

“什么什么啊,那堆面具啊。”五条悟见我没动静,伸手把面具袋拿过来,蹲下身,把它放在地上摊开,“虽然看起来好像选得很仓促,实际上我都有用心看过噢。”

淡黄的编织袋被他摊在地上,出口大大敞开着,露出重重叠叠堆在里面的面具。

“这个,浅蓝的兔子面具,我记得你有一条差不多颜色的裙子?”

“这个,淡棕色的熊,唔喔,别动,让我看看……嗯,果然看起来很有气势。”

“还有这个,哈哈哈哈这只松鼠像不像吃东西的时候,脸颊鼓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对不对。”

……

……

他就这样蹲在那里,眉眼带着活泼的笑意,看起来就像真的是在选面具一样。

警惕的心情渐渐淡化下去,我抱膝蹲在他面前,看他一张一张挑出来、告诉我为什么会选。

忽地,五条悟拿出了一张反光的面具,与其他的样式完全不同,从里到外透着昂贵的味道:“这个——”

然后抬眼看向我,“很适合搭配你那个发卡吧。”

我的呼吸一紧:“……哪个?”

“就是那个啊,在你小时候收到的那个礼物。” 他举起面具晃了晃,递给我,“没见过你戴,是收起来了么?”

没回答他的问题,我下意识看向了被塞进手里的面具,是和那枚发卡相似的银白色,边缘还细细描绘了精致的花瓣纹路。

“虽然只看到一眼,不过我完全记住了噢。”五条悟单手点了点自己的额头,“花纹很相似,应该也是这里产出的,毕竟是最大的贸易中心。”

“……”我捏紧了手里的面具,低声道,“那枚发卡,后来我们查过,就是这里生产的。”

“这样啊,所以这个地方也是你们来过的。”他盘腿坐下,单脚支起来,手肘放在膝盖上,“对吗?”

胸口登时泛起熟悉的痛感,我把那只银白色面具按在自己的胸前,像要把它揉进身体里那样用力。

“……嗯。”

毛茸茸的脑袋低垂着,细密的纯白睫毛微微颤动了下,细碎的光从长睫间隙中流露出来。

他沉默片刻,忽然笑了:“真糟糕啊,我。”

我不明所以地看过去。

“只是想着把你带离熟悉的地方就不会那么痛苦了,结果连哪些地方会唤起你的回忆都不知道。”

五条悟托住脸,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下颔,唇角翘起一个细微的弧度,像极了讽刺。

“很可笑对不对。”

他的语气里没什么情绪,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对自己说话。

我怔了怔,摇头道:“我没什么感觉,不记得了。”

这句话是真的。

这两天发生的事,我只是模模糊糊有个印象,哪怕现在回忆起来,都像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去触碰外界,回馈的感官只有冰冷,没有任何额外的情绪。

仿佛所有行为都是由深层的潜意识操控的,完全把自我意识抛在了脑后。

“真的吗,对这两天发生的事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吗?”五条悟认真问道。

我抿了抿唇,下巴抵在膝盖上,轻声喃喃:“……我好像看见了摩天轮。”

“在夜晚里闪着光,亮晶晶的。”

“我还看见了…冰淇淋推车,好像有人跟我说薄荷味应该是绿色的,不是蓝色…”

被“有人”替代了的五条悟并没有出声,而是安静地继续听着。

“还有…枪,我看见了枪。”

“有子弹的枪。”

五条悟眸色一沉,放置在编织袋口附近的手忽然攀上了我的小臂,虚虚握住,“嗯,还有吗?”

“……”

我回忆着,似乎有枪膛爆炸的声音从我耳畔快速掠过,然后就是陌生又熟悉的甜味,以及急促如重鼓的……

“……心跳。”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好像短暂地清醒了一会儿,是因为听到了——

“你的心跳。”

顿了顿,语气惊奇地说着:“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快的心跳,就像……”

我仔细思考着那种感觉,“就像…看见了很恐怖的画面。”

五条悟仍然没有说话,眼帘低垂。

脑海里凌乱繁杂的思绪被逐渐理顺,我抬起脸看他:“然后你说…你在害怕。”

我不太确定,总感觉是我记错了,毕竟当时不是完全清醒的状态。

五条悟也会害怕吗?

……

不可能,应该是我记错……

附在我小臂上的手掌忽然动了,拇指攀在内肘,其余四指沿着外臂一点点扣了下去。

“对。”

他骤然出声,已经承认过一次的事,再次承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而平静得不可思议,“我在害怕。”

……竟然是真的?

我不解地睁大眼:“为什么要害怕。”

“为什么?”五条悟似乎被我问住了,另一只手按住额头,指尖抵住额角,“是啊,到底为什么。”

他抬起了眉梢,眼角透着锐利的光,仔细去瞧还能窥见几分荒谬。

紧接着,喉间溢出了断断续续的笑声:“我也搞不懂啊。”

“你这个家伙,偏执又冷酷,嘴里说喜欢我,每次下手都是真的想杀了我。”

雨声太吵了,五条悟低沉的嗓音混在里面,仿佛也沾染了冰雨的凉意。

“我居然会因为想见你过来了。”他从记忆里翻出自己那时的念头,就觉得可笑,甚至是讽刺,“而你呢?差点就杀掉我了,就差一点点。”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五条悟忍不住更用力地握紧了我的手臂,勒出了红痕,眼里荡出些许戾气,就连透蓝的瞳孔都轻微震颤起来。

“我当时是真的恨你。”

他就像个笑话一样,真心被毫不留情地踩在脚下践踏,就连主动亲近也只是陷阱,对方居然还敢说喜欢他。

这种人……

这种家伙!

“甚至想杀了你。”隐隐的阴郁从那双倒映苍穹的眸子里渗出来,“有一瞬间,觉得你所谓的‘死了就能完全拥有’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杀了你就不会有这些事了。”精致的面容顷刻间陷入漠然,又仿佛燃着深蓝的火焰,看似冰冷,却灼出滚烫的温度。

我几乎能从他的语气里感受到切实的怒意,心中的情绪渐渐冷却,面无表情道:“你已经这么做了,你当时不就是打算杀了我吗。”

“已经这么做了?”五条悟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仰着脸噗嗤一声笑了,极尽讽刺,肩膀抖动得停不下来,连发梢都在颤动。

突然,他猛地用力将我拽近,那双冰蓝色的眼眸直直逼视着我,如同淬了火,亮得惊人,“你知道我全力展开的领域范围有多大么?”

不等我开口,他就直接回答了:“一秒钟,我就能覆盖半个流星街。”

领域展开所需求的咒力对他来说毫无影响,只要他想,还能把这个时间压缩得更短!

“一旦我领域展开,所有人都会死。”五条悟咬着牙,声音像是磨出来的,一字一句道,“包括你。”

多简单啊,大量灌输的信息会瞬间造成脑死亡,仅仅只需要他一点微不足道的咒力。

“——但是我没有。”

波涛汹涌的深海暗流在他幽蓝的瞳孔里翻涌怒号,又被表面堪堪破碎的理智死死按住。

他是真的愤怒。

可他也是真的临时收手了。

“你怎么敢说我打算杀了你。”蓝瞳里的那抹火焰越发炽热,几乎要烧到我身上了,“是你一直都真的想杀了我,安娜。”

令人发怵的压迫感骤然袭来,我呼吸一窒,想立刻逃开,不愿意再面对他咄咄逼人的态度。

“不要说了。”

太近了。

他靠得太近了!

“怎么,现在连我都不敢面对了么。”五条悟不仅没放手,反而拽得更用力了。

惊慌,逃避,愤怒,甚至是委屈,各种交杂在一起的混乱情绪如同出闸的洪水,陡然淹没了我,无名怒火瞬间从胸口窜出!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尖声道:“你懂什么!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你们都会死!都会离开我!”我踉跄着站起来,手肘撑在旁边的柜台上,一点点往后退,“凭什么!”

视线突然模糊起来,我哽着嗓子冲他大吼:“我已经放过你了,五条悟,我放过你了的!我都走了!”

“是你自己找过来的,是你说想见我——!既然这样,凭什么不能用我的方法把你留下来?!只有死在我手里才永远是我的!”

朦胧的水雾彻底覆盖了我的视线,我攥紧了拳头,下巴抬得高高的,热意淌过面颊,就连冰凉的面具都被染上了温度:“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

复杂的情绪剧烈冲击着我的胸膛,发闷酸涩的感觉不断从心底深处涌出。

我想留下的东西总是留不住!

凭什么!!

模糊的视线里、原本坐在地上的人站起来了,身高的差距立刻带来了极强的压迫感。

我以为他会生气,就像很久以前我杀掉三十几个人那样,否认我的观点,再毫不犹豫转身离开。

但是他伸出了手臂,衣物的摩挲声逐渐朝我靠近——

然后,揭下了我的面具。

“活着不好吗?能陪你说话,还能跟你吵架。”他把面具放到一边,抬手抹掉我下颔的眼泪,“死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我的唇线抿得直直的,冷声反驳:“不对,死在我手里的,就永远都是我的。”

“就算没死在你手里,就不是你的了么。”五条悟说话的同时,手碰到我的睫毛了,有点痒,我忍不住往旁边偏头,又被他逮住肩膀捉回来。

“没错。”我恶狠狠地回答他。

沉默片刻,他居然笑了,认真道:“我不会死。”

弓下腰,直视着我,“也不会离开你。”

放在柜台上的那只手握得紧紧的,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瞬间揪住了衣角,用力拧成一团。

“骗子。”我不相信,“你当初也说会保护我,结果呢?”

就因为夏油杰……就因为他!

他看出了我的想法,低声解释:“不止因为杰,更多是因为…我以为我在掌控一切。”

“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能掌控的。”

修长的手指就停留在我的眼侧,手指的主人却难得地流露出了困惑的语气:“比如,看见你差点死在我面前…我居然会害怕。”

“不是很可笑吗?那个五条悟居然会害怕。”像是为了证明这句话,他自己先笑了起来,甚至用上了旁观者的指代语气。

一想到当时的画面,脑子里的那根弦就瞬间绷住了,连喉咙里溢出的声音都是紧的,“他害怕你会死。”

……害怕我会死?

“为什么。”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问题,我固执地盯着他,“为什么他要害怕。”

面前的人拧起了眉毛,睫毛轻轻颤动,挪开了视线。眼中情绪混乱地缠成一团,啧了一声,似乎难以启齿。

浑身上下都裹着焦虑的情绪,就连衣服下的肌肉都绷起来了,我几乎以为他不会开口了,或者直接扯开话题。

但是最后,他还是说出来了。

“因为……他喜欢你。”

……

你说什么?喜欢我?

心中陡然一空,猛地想起当初他在外场村说的话,突然感到无比荒谬。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耳边嗡地一声,尖锐的忙音横冲直撞,直直扎进我的大脑,冷静的思绪瞬间被搅得粉碎。

五条悟澈蓝的眸子里映出我漆黑得如同空洞的眼睛——在他心里,我一定是个蠢货吧。

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

用这种谎话骗我。

我听见自己断断续续地笑了起来,声音像是脆弱的气泡,轻易就能戳破。

用力地,一点一点掰开了他的手:“真会说啊。当初你也这么说,还说自己在表白——结果呢?”

我当初一直把五条悟当作自己的所有物,认为他就是应该属于我的,即使这样,在知道他喜欢我的时候,还是很开心。

“我答应你了,我很快就答应你了,我甚至很高兴。”

“我以为……我以为你会爱我。”

除了安就再也没有人爱过我了。

我当初真的以为,五条悟会像安一样爱我的。

……

但是没有。

我真是……天真得像个蠢货。

“现在又来这套。”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觉得委屈,拼命想把它从心里赶出去,“我不会相信你了,五条悟。”

五条悟静静地听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十七岁,浅薄的年龄,什么也没有经历过的性格。

他怎么可能会去爱谁呢?

甚至感情对他来说,可能都只是打破平静生活的乐趣,得到的太轻松,既傲慢,也不愿意退让。

想到这里,五条悟没什么情绪地笑了一下,垂在身侧的长指动了动,还是放弃了:“那就以后再相信。”

……以后?

我止住笑,唇隙抿成一条直线:“以后也不会相信。”

“诶,不要这么绝对嘛,说不定突然发现我说的是真话了呢。”五条悟单手支着侧脸,眼皮微微耷拉着,忽然指了指门外,“看,有彩虹。”

抛开烦乱的情绪,我回头去看,缓缓睁大了眼睛。

……真的有。

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天边滞了一道鲜艳的彩虹,遥遥挂在那里。

像是从海平面的尽头跨越到另一端,又像是架在流动的云絮中,有一种透明的精致感。

“想看吗?我可以带你去哦。”五条悟垂眸看着我,“可以直接飞上去看。”

——有点想,但是又不愿意依靠他。

最后我还是拒绝了:“不想。”

谁知道他像没听见似的,直接握住了我的手:“嗯嗯,好,走喽~”

“——!”

眼前的画面陡然跳转,我下意识闭上了眼,张口的瞬间就有无数凛风灌进嘴里,下一秒又突然恢复了平静。

“到了哦,快看。”

我睁开眼,五彩斑斓的水雾就停留在我的手心,轻飘飘、湿漉漉的,碰不到,也抓不住,但就是感觉…好像已经拥有了。

忍不住想要握住它,五指收缩。

——果然握不住。

“怎么样,还不错吧?”五条悟一手搭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随意运用起术式吸引周围的水汽,把彩虹的一角扭曲成另外的形状,“我还能这样哦。”

好端端的彩虹被他搞成奇怪的样子。

我撇开脸,他就故意把水雾引到我的眼前。

不耐烦地去瞪他,却发现他是难得的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刚才眸子里还酝出的戾气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闪闪发亮的光点。

有些许彩色的水雾落在他的头发上,在阳光下闪着绮丽的霞光,整个人都显得亮极了,熠熠生辉。

察觉到我看他的目光,他顺势低头和我对视,指尖环绕着彩色的水雾。

一缕细微的咒力融入进去,脆弱的水雾便轻轻炸开了,发出啵地一声轻响,紧接着凝出晶莹剔透的雾花,缓慢地消散在风中。

近乎惊艳的短暂画面后,是五条悟那双凝了笑意的蓝眸:“好看吧?”

心里一颤,我不再看他:“……我要下去。”

“唔,这么快吗?”他意外地问道。

“我要去流星街。”虽然耽误了半天,但我也没忘记正事。

“噢,好。”他用手盖住我的脸,瞬间把我带回了地面,“这样就不会被风刮到了吧——怎么样,近距离看的话不错吧?”

“我本来就没有想看。”我推开屋子,拿起柜台上的那只面具,重新戴在脸上,转身就走。

“诶,你的眼神不是这么说的啊——还有这些哦。”五条悟拉长嗓子叫住我。

“我不要。”我站在门外,回头看他,“我不需要那些可爱的东西。”

“看的时候不是很认真嘛,是不想自己拿么?”

随即他提起地上的面具袋,单手插兜,走了出去。

“我不会戴的。”

“唔,是吗,你不是已经把银白色的那个拿走了吗?”

“……”我低声反驳,“那个是不一样的。”

“那这些也可以不一样嘛。”

“不行。”

突然,他笑出声了,我纳闷地抬头看他。

“像这样不是很好么,还会吵架了。”五条悟垂眸看着我,“不要再变成两天前的样子了。”

提起这个,我顿时停住脚步,原本还算欢欣的心情逐渐下沉,眼里的情绪重新归于平静。

“五条悟,我是依靠还能见到安的期望才活到现在的。”

听见这话,他也站住脚,眼里的笑意沉淀下来,神色不明。

“我现在能正常地跟你沟通,是因为有那个寄给死者的明信片吊着我。”

我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只是因为吉米的消息临时清醒过来了。

“如果那个明信片没办法找到他。”语气极轻,仿佛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我应该没法再保持清醒了。”

真奇怪。

即使刚才还能激烈地争吵,但是一提起这件事,我就什么情绪也没有了。

整个人都空落落的。

手中冰凉的面具提醒了我,忽然想起五条悟对我说的话,稍稍有些开心:“谢谢你认为我是人类。”

我没想到会有人在清楚我身份的情况下,仍然愿意认为我是人类,就凭借那些感情。

五条悟冷下脸,这种类似交代遗言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不要说了。”

我不再看他,垂下眼,手里紧紧捧着那只银白色面具。

如果会死的话,要带着这个一起走。

万一死后的世界能够见到安呢?

……

他一定会夸我可爱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人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