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68章 晚冬07

第68章 晚冬07


今年的气候格外异常, 夏天最热的时候能蒸得空气都隐隐扭曲起来,一旦跨过了某个时间点又会一夜降温,飞快迈入秋天。

高专校内种植的树木都属于常绿植物, 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而枯黄或凋落。

不过在几千米外的公园里有一片银杏林, 刚进入初秋, 墨绿的叶就会从边缘开始描一层浅淡的黄,再逐渐浸染加深, 最后变成耀眼的金色。

我有一本手掌宽的书籍, 里面每隔几十页就夹了一片银杏叶, 从翠绿到泛黄,每个时间段都有,记录了半个秋季。

它们全都是——

叩叩叩。

窗户被人从外面敲响。

我推开窗,一只手率先伸了进来, 食指与中指并拢,夹了一片金黄的银杏叶。

“已经完全是金色了喔。”

——五条悟送来的。

我接过那枚金叶, 把它夹进了书里。

他送了东西也不进来,就滞在半空中,双手交叠搭在窗沿上、下巴尖抵住自己的手臂,嘀嘀咕咕地抱怨。

“好累啊,花了一整晚把今天的工作处理了大半, 只剩一个疑似假想咒灵的地方了。”

一整晚?

我不理解:“为什么这么着急, 你今天有别的安排吗?”

奇怪的是, 五条悟表现得比我更不解。

他缓缓直起腰、两指捏着下颔, 歪头盯了我好一会儿, 才慢吞吞地开口:“嗯——是呢,的确有别的安排哦。”

紧接着兴致高昂起来,冲我挥挥手, “所以快点啦,我们要出发了。”

“……我也要去吗?”

“对啊。”他理所当然道,“就是专门过来接你的。”

我想了想答应了,把书本放下准备去拿液钛矿石,又被他叫住:“今天就不带它了吧?”

“为什么?”

“唔,今天我们是坐电车。”他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没有座位的话会很麻烦吧,不扶着的话会东倒西歪啊。”

“不过如果要靠在我身上也没问题哦——”

没多想,我下意识反驳:“不用了。”

五条悟单手撑着侧脸,语气轻松地说:“啊呀,被拒绝了,真可惜。”

尾音微微上翘,丝毫没有可惜的感觉。

没等我说话,他就直接搭住我的肩膀,“那就走喽~”

瞬间出现在高专校门口。

站稳后他就松手了,我往前走了两步,陡然停住脚,想起自己根本不需要担心电车摇晃的问题。

“怎么了?”五条悟回头问我。

我站在原地,朝他晃了晃手臂:“想到一件事……你来拉我试试。”

他愣了下才走过来,插在兜里的手伸出来握住我的手臂,随意地往后一带——

没拉动。

“嗯?”他疑惑地偏了偏头,手掌握得更紧些,这次用力往后拉——

还是没拉动。

五条悟:“……嗯??”

“……就是这样。”我平静地看着他,“摇晃的环境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基础能力和念能力相乘以后就是身体力量,虽然我是具现化系,强化身体的念力最多只能修炼60,可我当初是在瀑布的冲击下修炼的,现在怎么可能被电车的摇晃带倒。

不过……

为什么刚才忘记了?

好像他说了那句话以后,就只是下意识反驳了。

我有点走神,没注意五条悟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真有意思!”

“我要用咒力试试了哦。”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手上附着咒力,嘴角高高扬起,再次握住手臂往后一拉——

咔咔的地面破裂声乍然出现,地面被我踩裂了。

我感觉身体有点动摇的趋势,加大了念力的输出,五条悟发现我加大输出了,同时也用上了更多的咒力,地面破裂声开始持续不断地响起。

在双方的念力和咒力互相抵消以后,就变成了纯粹地比拼基础力量。我的力量是从小实战练出来的,但是五条悟……

他在哪里练出来的力气?

硬生生把我拖动了,双脚陷进地面,磨出一道明显的深痕。

这个人,即使脸上仍然是笑着的,但是用上咒力以后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突然就认真起来了。

就像本来随随便便地在游戏里挂机,结果发现了野外精英怪,果断切回手动模式。

拖拽了大概一米远,他就放弃了,甩了甩手,鼓着脸抱怨:“好累啊——”

我的目的达到了,也顺势收起了力气:“所以说……”

“所以说这样不就好了。”他骤然打断我的话,俯身一把捞住我的膝盖,再飞快直起腰,把我整个人都举起来。

“这样就不需要拖着走了。”

骤然被人举起,我的思维空白了一瞬:“五条悟——”

“听得到噢。”他混不吝地敷衍,二步并作两步走得飞快,直接跨出了学校范围。

“……放我下来。”

“欸——好吧。”他老老实实把我放下来,装腔作势地说,“没办法嘛,好重啊,很难把你拉走,只能这样了。”

我看了他一眼,正想说什么,长长的石梯下方忽然传来惊喜的声音:“啊!——五条前辈!还有安娜前辈!”

灰原雄就站在石梯中间的位置,开心地冲我们挥手,身边还跟了个满脸茫然的学生。

“哟,是灰原啊,任务结束了吗。”五条悟早就发现他了,歪着身子和他打招呼。

“嗯嗯,带这孩子好好锻炼了。”灰原把手搭在身旁学生的肩膀上,给他介绍,“这位是五条悟老师哦,是相当厉害的人,也很值得信任,不过经常会找不到人……”

五条悟不服气:“不要说得我好像很不靠谱的样子啊。”

灰原无辜地摸了摸后脑勺的头发:“因为七海就是这样说的嘛。”

哦,是七海说的啊,那就难怪了。五条悟释然了。

被后辈无情背刺也毫不尴尬,甚至相当自然地转移了话题:“所以校长不是把宫崎也交给你了吗,怎么只有这个一年级的小鬼在你身边?”

一年级的小鬼:(盯——)

“有点带不过来,就把宫崎同学拜托给七海啦。”灰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侧脸,“七海很郁闷呢,不过还是答应我了。”

五条悟立刻鼓掌:“不错噢,你已经学习到当老师的精髓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合理分担教学压力,再给学生安排更适合的锻炼方式,的确是个好老师了,要继续努力啊。”

——被前辈夸奖了!

“是!我会继续努力的!”灰原激动地握紧拳。

“嗯嗯,那我们就先走了哦~”五条悟心情愉快地摆了摆手,拉着我离开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出于兴奋状态的灰原,不明所以:“这些教学压力……不都是你推给他的吗,为什么他还这么兴奋?”

“哈哈,说明灰原是个好老师嘛,同时也是个可靠的后辈。”

五条悟毫不吝啬对灰原的夸奖,然后提起了刚才的事,“所以我能把你拉走是因为你没拒绝咯?”

我不意外他能想到:“嗯。”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沉默了半晌,忽然俯下身来,神色认真:“——能让我再举起来一次吗?”

“……不行。”

“欸~就一次嘛。”

“不行。”

非上班高峰期时段的电车虽然不至于拥挤到恐怖的程度,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因为五条悟无下限术式的缘故,我们周围多出一圈空间,没有一个普通人发现不对。

车门打开,又陆陆续续进来了一些人。

背着挎包的女学生低头摆弄手机,凭着感觉往前挤,在靠近我时被空气挡在外面,以为自己撞到人,头也不抬地说了句抱歉就往其他方向去了。

我抬眼看五条悟,他唇角轻扬,一只手抓着吊环,另一只手比了个耶的手势,对我说:“不客气噢~”

电车猛地颤动,周围的乘客被掀得踉跄了一下,只有我和五条悟还稳稳地站着没动。

我下意识想抱紧怀里的东西,结果抱了个空,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让你拉我以后,忘记回去拿液态矿石了。”

证明了摇晃的环境不能对我产生影响,反而把真正的目的忘了。

五条悟歪了歪头,勾起眼罩一角,露出半片苍蓝的颜色,故意搞怪地冲我眨了下眼睛:“嘻。”

我移开了视线。

以前出门我都会抱着液钛矿石,总觉得已经变成习惯了。可是刚才如果不是电车晃动的话,我都忘记怀里本来应该有个东西在了。

我还以为……我很依赖它……

困惑地拧起眉,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建筑,一幕接着一幕,如同过隙的白驹,转眼就消失不见。

犹豫了一下,我伸出手,轻轻搭在头顶的吊环上面。

这个工具对我没有任何助力,但却带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我在融入这个环境。

……

古朴的寺院外面罩了一层深灰的帐,把内部和外部分割开来,帐外百米的位置也摆放了几只“施工禁行”的立牌,防止普通人靠近。

进入寺院大门,穿过一条又长又旧的石梯,迎面而来的是一座明治时期的和式庭院。

庭院中心立了一棵挺拔的枫树,枝条是棕色到棕红的渐变,叶片却是另类的紫红色,窸窸窣窣地缀在树梢。

庭院的角落有一条蜿蜒细道,沿着细道走到尽头,有一段宽敞的木梯,顺着木梯向上来到二楼的观景台。

在踏入二楼的一刹那,整片景致陡然发生了奇妙的变化,时间仿佛被无形的大手强制往后扯了一大截,视野里紫红的枫叶瞬间化为火红。

短短一个跨步,深秋就来到了人间。

二楼是一座亭台楼阁,四角是结实的承重柱,四面则是方形的围栏,上面刷了一层红棕偏黑的植物漆。

四面风景入目的颜色不尽相同,二色交错,东面是艳丽的红枫,南面就是金黄的秋枫,在红与黄的背后插了一抹悠悠的绿色,像是秋景中平添一分春意。

距离我最近的是北面的风景,窗外郁郁葱葱地盛放了一大片绛色绝景,比绯更红,更喧嚣,更鲜艳夺目。

脚下的木地板光滑得能倒映出人影,远远看过去,金绿红二色紧紧缠绕在一起,在地板上铺成绚丽的光景。

“本来十月份才能看到的,现在还不到时间。”五条悟盘腿坐在中间的软垫上,“没想到这只咒灵有推动时间的能力,让这座寺庙的时间往后推了一个月。”

眼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下来了,那双冰蓝的眼睛直直盯着我。

“很漂亮吧?我觉得很漂亮哦!每年深秋都有很多人来这里,我也是第一次独享,说起来算是占了咒灵的便宜啊。”

手肘搭在膝盖上,他单手支着下颔,不紧不慢地开口,“反正祓除诅咒很轻松啦,可以想看多久看多久——我有提前在一家老牌餐厅预订座位噢,味道超赞的~”

我的目光从周围的景致上移开,逐渐染上疑惑:“……为什么要弄这些?”

如果说只有红枫的话,还能猜测是他一时兴起带我来看,就像上次的萤火虫……但是为什么还要专门预订餐厅?

对于我的疑问,五条悟只是抬手揉了揉耳畔被风吹乱的短发,喟叹道:“你自己都忘记了啊。”

他的指尖轻点,在空中划出一个“2”,停顿片刻又划出一个“0”,唇角微勾,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

我倏然一怔。

………什么?

漫天的红枫映入他的眼睛,荡开层层涟漪,那片透澈的蓝就此破碎成数块零散的浮光掠影,从所有角落开始被鲜艳的火红一点点吞噬。

……

………生日?

记忆钥匙精准地钻入锁芯,咔哒一声,眼前恍然出现片片凋零的残页。

堆满垃圾的街道,整洁有序的商店;嗓音嘶哑的丧报,恶心粘腻的视线。

最后是从空中飘落的浅蓝色长裙……

突然——

“在想什么?”

手腕被人握住,轻轻一扯就往前跌坐在软垫上,撞入一片绮丽的火红中。

滚烫,炽热,仿佛要烧尽目之所及。

思绪忽然被抹了个干净,陷入短暂的空白,茫然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耳边嗡嗡嗡响个不停,是五条悟在说话。

“本来准备的是另外的东西,但是这只咒灵出现的时间太巧了,威胁性也不大,我就稍微拖了两天。”

“还算不错吧?我很喜欢这里啊……”

他喋喋不休地说着话,眼里堆满了红色的叶脉,光影交错间看起来像是草莓味的糖果,眼睫阖动时溢出淡淡的甜香。

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垂在身前的手虚虚一握,想要抓住能够支撑身体的东西。

——只抓住了他的手腕。

絮絮叨叨的声音随着我抓住他的动作戛然而止,他骤然凑近几分,隐隐约约触碰到了呼吸。

“为什么不说话?”

纯白的眼睫下是一对澄澈的玛瑙红宝石,枫叶的罅隙中依稀能看到一星半点的透蓝。

“五条悟……”我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你的眼睛变成红色了……”

他愣了半秒,眼里漾出活泼的笑意,脸上也自然而然地带出了笑容:“你也是啊。”

理所当然地,对我下定义,“秋天不是就在你的眼睛里吗,棕红色的,装满了枫叶的秋天。”

我微微睁大眼,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语气惊讶道:“是吗……我也是吗……”

“当然是了。”他肯定地说,忽然视线转向寺庙的后门处。

“对了,还有一个地方——”

眼前的景象陡然一变,古朴楼阁变成一条又长又宽的石板路,瑰丽的红枫洋洋洒洒地铺在石板路上。

鲜绿的苔藓覆在石阶缝隙,红绿交错的视觉冲击让表层的赤红更加浓烈。

重重叠叠的枫叶堆在地上,脚踩下去带起清脆的轻响,远看仿佛一张柔软的红毯,温柔地落在漫山遍野。

耳畔掀起一缕清风,五条悟踩着堆叠的红枫闯进了那个鲜艳的世界,深黑的身影矗立在朱红的风里,那张精致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这里,是一个特别的交叉点哦。”

这样说着,他往后跨了一步。

山野间顿时发生剧烈的颤动,道路尽头赫然出现一只形状怪异的诅咒,浑身长满了尖锐的倒刺,正面向五条悟的方向试图冲过来。

他头也不回地往前跨了一步,那只诅咒又停歇下来,渐渐隐没在飘落的红叶里。

“很神奇吧——就像有一条分界线,一旦跨出那条线就会激活诅咒。”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说着自己的发现,同时脚下不停地跨出、收回,反复激活那只诅咒,整片大地持续不断地发生高强度震动。

“哈哈,超有意思啊。”他直接玩儿起来了。

漫天的红枫纷纷扬扬地倾洒下来,落在发间,耳畔,眉梢,长睫,最后留在我的眼里。

一枚红叶飘到我的眼前,我抬起手,它就温顺地躺进了掌心。

捏着叶柄,将枫叶挡在眼前,叶片脉络的罅隙中透出微弱的光线,隐隐能看见一抹耀眼的白,在这片赭红的世界里成了唯一的亮色。

忽然,一声狂乱的嘶吼响彻云际,大地的震颤停止了,异形咒灵愤怒地从道路尽头冲刺而来。

“——欸?”

五条悟慢悠悠地收回脚,但这次那只咒灵并没有消失,反而看起来更愤怒了,喉咙里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唔,看来是生气了啊。”

他不慌不忙地拂掉身上掉落的红枫,懒洋洋地看着咒灵冲来的方向,语气里带了点略微的责怪意味。

“真小气啊。”

说话的短短几秒间,咒灵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缀满尖刺的利爪在向他挥舞的刹那——

被咒力拧成了残渣。

突然,化为残渣的诅咒浑身剧烈膨胀,再猛地爆炸开来,火光立刻包裹了五条悟。

咒灵死亡,它制造的错乱就消失了,所有被强行往前拨动一个月的时间全都回归原位。

须臾间,地面上染红的枫叶纷纷凋零消失。缀在树梢的红枫如同被泼了一盆水的画作,鲜艳的颜色通通褪去,回到了它本应有的淡红。

“咳咳咳……”爆炸掀起的尘土里,五条悟的身影渐渐显现出来。他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挥开翻腾的灰尘,“怎么这么多灰……”

我摊开手心,里面静静躺了一枚鲜艳的红枫,上面包裹了一层薄薄的念力。

原本只是想试试,没想到真的保存成功了。

“五条悟。”在他抬眼看过来时,我捻起那枚枫叶,竖着举起来,“你看。”

柔软的日光洒在那片红枫上,叶芯的脉络渗出丝丝缕缕温暖的金光,勾出灿烂的弧度。

真神奇。

我现在的心情极其放松。

秋风渐起,原本乖顺披在后肩的长发被带得四处乱飞,有几缕贴到了我的脸上,细软的发丝勾得面颊痒痒的。

我不在意地用肩膀蹭了一下,等五条悟走过来后对他晃了晃手里的红枫:“我把它留住了。”

可是他只是略微扫了一眼我手中的枫叶,就把目光转移到我身上了。

或许是几秒,或许是十几秒,微风拂起额前的碎发,挡住了视线。他眉梢轻挑,五指舒展开来,懒懒地搭在发间,往后一抹。

闪着银光的白发从指缝间飞速掠过。

“你笑了。”他笃定道。

我微微一怔,从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此刻的表情。

……是真的。

脸上的笑意极淡,仿佛转瞬就要消失了。

但是真的笑了。

“已经很久没笑了啊。”

五条悟稍稍倾身,手从发间放下,缓缓靠近我的侧脸,连带着那身深色的制服也越靠越近,我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他领口的漩涡纽扣。

我以为他会碰到,但是没有。

那只手停在了我的耳际。

距离很近,我几乎能感受到他手掌的热意,手指触碰鬓发时牵起细微的酥麻痒意。

“再开心一点吧。”

长长的眼睫半阖,璀璨的湛蓝色光芒通通被掩盖在眼帘之下,只余边缘半抹深邃的幽蓝。

秋日暖阳,他的周身蒙上了一层浅淡的光边,在这片模糊朦胧的光晕中,我似乎听见了一声极轻的笑。

稍纵即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