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72章 尾声02

第72章 尾声02


日落黄昏, 道路远方的重重山峦嵌了一道橘红的光边,成片的火烧云堆在天空,朝着视野尽头的天际线不断蔓延。

“夏目——!快来!灯笼祭要开始了!”

深棕发色的男生站在乡道与公路的岔口, 大力挥动手臂冲远处打招呼, 整张脸被天光映得通红。

他的身边还站了一名深褐发色的男生, 也笑着对奔跑赶来的夏目说:“没办法,西村好像很期待这次祭典。”

夏目贵志气喘吁吁地跑到他们面前, 按着膝盖深深呼吸几口, 歉意道:“西村, 北本,抱歉我来晚了……”

原本特别着急的西村眼尖地发现了夏目衬衫上有泥土的痕迹,顾不上即将开始的祭典,上前几步弯腰仔细看:“夏目, 你摔倒了吗?”

另一个叫北本的男生也走过来了:“真的啊……衣服上都是泥土,有哪里受伤吗?”

西村:“啊啊啊都怪我, 不该催促你的!”

眼看他真的开始愧疚了,夏目急忙摆手:“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没有受伤的地方——祭典快开始了,我们赶紧去吧!”

沮丧的表情一顿:“真的没事吗?”

“真的!”

“太好了!”

单细胞的西村立刻相信了。

相比之下北本的心思更加细腻,在西村兴冲冲走在最前面的时候, 他拉住夏目的手臂, 低声询问:“真的没问题吗?不要逞强, 祭典明年也可以参加。”

夏目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直接把衬衫的衣袖拉起来给他看:“真的没事, 只是衣服弄脏了。”

“那就好。”北本松了口气。

“你们两个——好慢啊——”西村回头招呼自己的两个小伙伴,神色激动,“多轨同学说她也会去啊, 如果能在祭典上见面就好了!”

北本好笑地问:“这么期待的话为什么不主动约多轨同学一起呢?”

“——我!不!敢!”

夏目小跑几步跟上他们,语气温和:“你不是专门在课后过来约我了吗,多轨同学也一样可以的。”

“不!她是女生啊!”

“嗯?可是大家不都是朋友吗?”

西村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语气像个饱经沧桑的社畜:“唉,夏目,你还不懂啊。”

“………啊?”

郁闷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西村又开始叽叽喳喳说最近遇到的怪事,然后按了按自己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老是觉得肩膀很重。”

北本:“是写字抬手太久了吧?”

西村:“不可能吧……我都不怎么写功课的。”

夏目在西村的肩膀上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有感知到妖气,大概可以确定不是妖怪的原因。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决定改天让猫咪老师看看,说不定是什么会隐藏气息的妖怪。

忽然前方走过来一个素色头巾包头的男生,他热情地冲着三人打招呼:“你们是去参加灯笼祭吗?”

“对啊!”西村笑呵呵地承认了。

男生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指着自己说:“哈哈,我们家租了一处食品摊位,到时候可以来试试啊。”

然后抬手拍了拍西村不舒服的那边肩膀,不经意间手指掠过某处,“会给你们优惠价的。”

西村毫无察觉,立刻答应了:“没问题!”

说完话,男生就摆摆手走了,三人也继续往祭典开始的地方前进。

走了几步,西村惊讶地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咦?突然感觉不重了。”

北本吐槽:“不会是因为这两天运动太少了吧,所以现在多走几步就恢复正常了。”

“怎么可能啊!”

前面两人打打闹闹,夏目贵志听到西村的话之后,特意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

他总觉得……

那个男生是故意拍西村肩膀的。

“夏目,快走啦!”

“啊,好的!”

戴着头巾的男生绕过人群,很快回到自家拉面店的大门前,掀开布帘走进去:“爸爸,材料不太够……”

话没说完,他就发现了坐在角落的白发男人。倏地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五条老师?”

……

新进来的男生名叫村下和树,是这家拉面店老板的小儿子,也是五条悟曾经第一届的学生。

男生好奇地问:“老师怎么会来这里?这里很少诞生咒灵,最高不会超过三级。”

然后似乎想到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担忧道:“是出现了特级咒灵吗?”

五条悟竖起食指摇了摇,否认了他的猜测:“没有哦,我也不是只有工作嘛。”

“听说这里有很漂亮的灯笼祭,所以专程来看看。”

村下和树放心了:“原来老师是过来玩的——对!我们八原每年都会举办灯笼祭,今天晚上开始。”

五条悟“啪”地双手合十,尾音上扬,一副心情愉快的模样:“那不是正好吗~”

没等男生说话,他单手支着下颔,不紧不慢地问,“怎么样,现在对普通的生活还算习惯吗?”

村下和树愣了一下,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头:“……刚离开高专的时候,的确不太习惯普通人的生活,不过现在的话……”

“我已经准备考大学了。”他扬起笑容。

当初站在老师面前哭得泣不成声的孩子,如今也已经与懦弱的自己和解了,能够平静地接受现实。

五条悟听了之后只是点点头,又说起了另外的话题,仿佛刚才只是随口一问。

“和树在这里生活很久了吗?这个叫八原的地方。”

男生闻言点头道:“对,我从小在这里长大。”

“这样啊。”五条悟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

拉面店的厨房突然传来老板的声音,“和树——现在人手不太够,快进来帮忙!”

“好的爸爸!”村下和树大声应道,然后抱歉地对五条悟说,“老师,我先进去帮忙了。”

“好噢。”五条悟往嘴里塞了一根棒棒糖,冲他摆了摆手。

等学生的身影消失在后厨,他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了,走出去时正巧见到刚才分头行动的人,嘴里的糖果被他轻轻一咬碎成两半。

“怎么样?”

……

“的确是世界融合,和当初外场村的情况很像。”

我告诉他探查到的内容:“不过这个世界融合得更多,不仅会改变人类的认知,连咒灵都出现在这里了。”

五条悟和我并肩一起往前走:“我刚才问了学生——他说是从小在这个叫八原的地方长大。”

可实际上,“八原”是最近才突然冒出来的。

“世界融合时,所有人的认知都会被改变,他们的潜意识会欺骗他们。你会发现不对是因为和我有联系,否则也会像他一样。”

我稍微解释了一下原因。

“哇噢,我拒绝。”五条悟满脸抗拒。

“你还记得我身体里有一团无法吞噬的力量吗?”

“和它有关?”

我从怀里摸出糖盒,一边点头一边把糖放进嘴里:“嗯,它里面的意识正在苏醒,世界被它影响了,大概一周后就能恢复正常了。”

五条悟听到“影响”,顿了顿,弯腰看过来:“那对你有影响吗?不会像那次一样吧。”

他指的是我大晚上跑出去那次。

漂亮的苍蓝色瞳孔专注地看着我,莫名让我心情又好了几分,连带声音里也透着轻快:“没有影响,它已经伤害不了我了。”

五条悟勾了勾唇,重新直起腰,极捧场地称赞,“不错,很棒噢。”

随即他的脸上浮现出跃跃欲试的表情:“那就是说单纯当做过来玩就好了吧——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灯笼祭这种祭典,让人很好奇啊。”

我想了想:“……我也没见过。”

他倏地凑近,眼里亮晶晶的:“那就一起去看了。”

夜幕降临,广场上到处牵起了红绳、红绳上挂着样式不一的黄铜灯笼,路边则是摆放了石灯笼,烛火在里面燃烧着,点亮了漆黑的夜晚。

各式各样的小摊排列在广场中央,留出一条供人通行的道路,朦胧的烟火气从翻炒的锅中不断升起。

五条悟拉着我跑到一家关东煮的摊前,一口气点了一大堆东西:“这个、这个,还有这些都要。”

我疑惑道:“你饿了吗?”

他振振有词:“参加祭典就是要吃东西才对。”

我非常怀疑这种观点的准确性,但是又没有经验反驳他,只好在他把长签伸到我嘴边让我咬一口时、暂时承认他的话。

参加这场祭典的人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穿着和服,相比之下我和五条悟穿的常服就有些格格不入。

他咬着鱼豆腐,随意指着某个方向,语气随意:“他们也没有啊。”

我顺着方向看过去,发现是三个高中男生,他们正围着一处捞金鱼的小摊,如临大敌。

又走了几步,来到一处卖面具的摊位,五条悟看着上面样式各异的狐狸面具,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看,全都是祭典面具,要不要选一个?不管哪个都比你以前选的那个好看啊。”

“……不选。”

趁没人注意到这里,我的手掌按住墙面,很快出现一个小型的漩涡。

我直接把手伸进漩涡翻找,几秒后拿出一只银白色的面具,冲五条悟晃了晃。

“我已经有喜欢的了。”

“嗯?这是当时在港口买的那个吧。”

他认出来了。

我点头道:“对啊,你送的。”

“说起来——我有一点好奇啊。”五条悟双手抱胸,侧弯下腰,视线和我齐平,“是因为花纹和发卡相似喜欢,还是因为我送的喜欢?”

我思考了几秒,正要说出答案,突然被一道少年音打断思绪:“那个……请问……”

回过头,出声的少年是刚才那三个高中男生的其中之一,浅咖色的短发,正紧张地看着我:“您……是叫安娜吗?”

我对他没什么印象:“你认识我吗?”

少年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我叫做夏目贵志,您曾经帮过我。”

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我想了几分钟,在回忆深处翻出一段记忆:“……你是那个能看到妖怪的小孩子。”

为了躲避怪物的追踪,在雨里东躲西藏,浑身淋得湿漉漉的,像只落难小狗一样可怜。

“你已经长这么大了吗?”

我记得当初见到他还是很小一只,世界不同,彼此的流速也不同,他现在已经是高中生了。

“是的,很感谢您当初的帮助。”夏目鞠了一躬。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并不是异类,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也愿意鼓起勇气去面对自己身体里的力量。

“您的外套……还在我这里。”他不好意思地笑了,“在我小时候,如果把它带在身上,妖怪们都会避开我。”

说真的,如果不是他今天出现在我面前,我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忘了。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

“——什么外套?”

我先回答了五条悟:“以前这孩子被雨淋湿了,我把外套留给他了。”

虽然真正原因是外套被打湿了,我不想要了。

然后看向夏目贵志:“因为当时刚杀过附着在妖怪身上的怪物,所以有震慑的气息……现在应该不行了。”

少年点头承认:“的确是这样,”

挠了挠侧脸,问道,“我现在回家把那件外套带来给您吗?——我有好好保存。”

我不太想要,但是五条悟直接答应了:“好啊。”

夏目贵志立刻往回跑:“请稍等一下!”

五条悟的下巴还放在我的肩膀上,动来动去,头发不停地蹭我脖子,痒痒的。

我抬手抵住他的额头:“为什么答应?……我已经不想要了。”

他嘀嘀咕咕地发表意见:“不行哦,不能把衣服留在其他男人的家里。”

“我送出去的时候他还是个小鬼。”

“现在他已经是高中生了。”

我懂他想表达的意思了,只是……

“……你想多了。”

他假装没听到,直起腰,又开始把注意力投放在其他的小摊位上面。

夏目贵志很快回来了,把外套还给我,然后回去找自己的朋友。

“看,我就说你想多了。”我对五条悟说。

——他还是假装没听见。

穿过一条满是吊式灯笼的走廊,有一棵祈福的大树在尽头,旁边是购买福豆子、护身符和灯笼的地方。

如果游客有兴趣,可以亲手撒干豆、写愿望、点亮灯笼挂在树上,表达一份心愿。

“你要试试吗?”五条悟问我。

“……都可以。你想试吗?”我抬头看他,“不过我不怎么相信这些东西。”

“来了就试试嘛。”五条悟买了护身符,“不相信挂在树上能实现愿望的话,贴在我身上也可以啊。”

他很自然地冲我偏了偏头:“毕竟我是最强嘛。”

“……难道贴在你身上就可以实现吗?”

“绝对可以。”他毫不心虚。

于是我接过了护身符,摊平纸张,提笔写了什么,没让五条悟看见,然后重新折好贴在他身上。

“这么快?”他看了一眼贴在自己肩膀处的许愿笺,冲我眨了眨眼,“我可以看吗?”

“可以啊。”

本来他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我会答应,顿时兴致勃勃地把它拆开了,看着里面的文字陷入了沉思。

半晌,五条悟重新把护身符折好,清了清嗓子,故意拖长了嗓音叫我的名字:“安娜,我说——”

“上面写的——‘变成笨蛋’是什么意思?”

两只手背在背后,我越过他轻快地往前走,曲卷的长发随着步伐轻微抖动:“就是字面意思啊。”

他的语尾微微上扬,听起来懒洋洋的。

“我要生气了哦。”

我转身看他的表情。

这个人,嘴上说着要生气,脸上却是笑着的,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迹象。

于是我也笑了起来。

“看起来好像已经实现了啊,真快。”

“喂——”

心情颇好地朝前走去,忽然想起还没回答之前他问的那个问题:“对了,之前那个问题……”

“一开始是因为和发卡花纹相似喜欢,现在是因为你才会比之前更喜欢。”

“所以是两个原因都有。”

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复,我停住脚回头看过去。

他正站在一棵大榕树下,头顶的树枝垂下数条长短不一的红色绳线,线尾缠绕着五颜六色的许愿笺,在暖橙的灯火下轻轻转动。

察觉到我的视线,五条悟摘下墨镜捏在手里,咬着上扬的语调,“嗯?——是这样啊。”

紧接着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站在我身边,手指勾住我的发尾,语气像是在撒娇地抱怨:“好狡猾啊,这种两边都占了的根本不能算答案吧。”

发尾没有被拉拽的痛感,只有很轻的像是想要故意引起注意的拉扯感。

我索性顺着这股力道偏头靠过去,抬头看着他,然后弯起眉眼:“可是——”

“我就是这么想的。”

把发尾从他指间抽了出来。

手上一空,他干脆双手插进兜里跟了上来,银白的短发在灯火下闪着莹莹的暖光,笑意盎然。

“不管,反正不行——”

脚边石灯笼用来通风的洞口处泛起柔和的光,我迈过这轮光线,头也不回:“那……我也不管。”

“欸~好吧。”

在这片足以点亮夜空的明朗中,我踩着满地的光晕往前走,跟在后面的那个人用一种“输了”的语气嘀嘀咕咕:“这次就先算你赢。”

不仅如此,他还特意走快几步,弯腰探头看我,脸上装出无辜的表情:“我让步很多噢。”

语毕,眼睫微敛,掩住眼里微茫的碎光。

“下次,再有下次的话。”

话语里的含义隐晦又清晰。

“就只说我的名字吧。”

作者有话要说:  村下和树(这章才有名字)是五条悟教的第一届里仅剩的那个学生,后来退学了~

夏目就是第一章遇到的那个小孩子,这里收一下尾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