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73章 尾声03

第73章 尾声03


一周后, 五条悟临时接到一个任务,要去北海道调查某地诅咒爆发的具体情况,大约需要三天。

本来我是打算和他一起去的, 听说那边在三月份的时候仍然会下雪。

而且今年北海道的冰雪节因为气候原因延长了十天, 如果现在过去的话还能看见冰雕的尾巴。

但是我很期待的一款游戏今天就要正式发售了, 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留下来。冰雪节可以明年再看,新游戏第一时间玩才有意思。

“嗯?不去了吗?”五条悟疑惑地抬手戳我, “不是说以前喜欢去不同的地方旅游吗。”

在生活出现转折前, 我经常会跑去不同的大陆城市, 有时候是和安一起,有时候是我自己去。

越是看到外面的世界,我就越明白流星街的独特。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像它一样,无论什么都会接纳的栖身之所了。

握住他像小孩子一样捣乱的手指:“以前是因为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 想看看到底有什么不同。”

“啊,这样, 那现在不好奇了吗?”

“现在对新游戏比较好奇……”

他被我噎了一下,在手机网页上搜索出北海道冰雪节的图片,屏幕翻转给我:“真的不去?”

图片里北海道那片冰天雪地的场景的确很漂亮,晶莹剔透的冰晶里隐隐透着灵动的天蓝色,在其他展区还有冰雪雕刻的童话城堡。

我有点心动。

然后对他说:“那你记得多拍点照片给我。”

五条悟:“………?”

他双手抱胸, 整个人朝后倚靠在墙壁上, 歪头看着我。半晌, 慢悠悠地勾起笑:“我拒绝噢。”

眨了眨眼, 我疑惑地问:“为什么?”

“让‘新游戏’拍给你就好了嘛。”他不紧不慢地说, “没必要让我来啊。”

……?

我狐疑地看了他几秒,想了想,倾身靠过去抱住他, 仰脸问道:“五条悟,你是在撒娇吗?”

他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捏住我的脸,“我?是你才对吧,直接就靠过来了。”

“那就当是我也可以。”我对这些无所谓,只关心一点,“真的不帮我拍吗?”

“专业摄影方面我没经验哦。”

“你昨天还说——”我学着他的语气,“‘因为最强所以不管干什么都手到擒来。’”

前天我买的1000块汽水罐拼图到了,从早上开始一直拼到晚上,进度一直很慢,直到五条悟回来把我拎出去吃饭。

第二天他没出任务,跑来和我一起拼,几个小时就完成了,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无所不能。

“欸~学得很像嘛。”

五条悟笑过后转念一想,的确没什么是他学不会的,至少目前为止是这样,“那就试试吧。”

然后看了一眼时间,“走了。”

背对我挥了挥手,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我关上门坐回电脑前,等待游戏正式发售。

三小时后,我后悔了。

这个游戏的预告片就是它所有的高光部分,正式的游戏内容几乎什么也没有,无聊得要命。

剧情老套,故事发展毫无逻辑,整个游戏最惊艳的场景居然是开场cg动画。

就像是兴致勃勃地买了一块蛋糕,结果切开一看,里面全都发霉了,只有外表好看。

游戏论坛里几乎所有人都在骂,还说要退款。

算了下时间,这个时候五条悟已经到北海道了,我给他发了个[郁闷]的表情。

突然,我的胸腔里响起第二道心跳,和我的心跳一前一后跳动着,存在感异常清晰。

我立刻铺开圆。

藏在我身体里的那股力量,马上就要苏醒了。

撤开了包裹心脏的念力,只等那股力量触及我心脏的瞬间,把它抓出来撕碎。

但是奇怪的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痛感产生。我正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差错时,胸口冒出了一团浅黄色光晕。

我当即出手想抓住那团光晕,五指间都涌动着漆黑的力量,结果竟然直接从光团上穿过去了!

试了好几次都没办法抓住它,我停下手,警惕地看着它的方向。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安娜!好久不见了!”

……?!

我惊讶地睁大眼。

那团光晕很快变成了实体,慢慢地揉合在一起,变回从前那种软哒哒的样子。只是现在不是黑色了,是嫩黄色。

“我是土豆啊!”它开心地在原地蹦了一下。

喜悦的心情一闪而过,我乍然想起这家伙说话的方式和土豆完全不同,不是在我脑子里发出声音的,而是直接在现实里出声了。

想到这里,我猛地出手,攻击却又一次从它身上穿过去了,反而把它吓得哇哇乱叫:“你干什么呀!”

“——你是什么东西?”我冷下脸。

那团像泥一样的东西飞到半空:“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土豆啊,这个还是你取的名字。”

然后热锅蚂蚁似的团团转,“糟了,那家伙不会吞了你的记忆吧?我看看——没有啊!”

……真的是土豆?

我还是不太相信:“我没有失忆。你的声音为什么不是直接传达到我的大脑?”

那团泥浮在空中,缓慢地弯成一个问号,似乎对我的问题表示不解:“因为我现在出来了啊。”

“你融合灵魂,[人类恶]也被融合进来,我就被压制沉睡了。现在它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我才会苏醒过来。”

泥团的声音听上去委委屈屈的,“如果[人类恶]没消失,我会被它慢慢吞噬的。”

这家伙把当初发生的事都复述了一遍,我已经有点相信了,但又怀疑会不会是黑泥装出来的。

“它已经死透了。”我故意这么说。

泥团愣了一下,突然弹了起来,在房间里蹦来蹦去,像弹力球一样:“哇!——太好了!”

我:“…………”

这么激动,难道真的是土豆?

“土豆。”

我突然出声,它立刻停下来了。

“怎么了吗?”它问我。

“这才是你的本体吗?”

弹来弹去的泥团落回桌面:“可以这么说吧,其实我才是[圣杯概念],那团黑色的家伙是[人类恶概念]。”

“我不是真正的[圣杯],但是能使用本源力量。”

我不太理解:“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在更高的纬度,有真正的[圣杯]存在,那是一件非常古老的物品。”

“由于各种传说以及艺术作品的加工,它被赋予了能够实现愿望的特性,所以相应的概念就被投射到这个纬度,变成了[圣杯概念]。”

“[人类恶概念]是因为在传说中,[圣杯]被心怀恶意的人类触碰后会变成[被污染的圣杯],故而由此形成的概念。所以它才会一直附着在我身上,试图盗取本源力量。”

土豆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最后总结道:“现在它死透了真是太好了,我就不用担心了!”

“它是被我吞掉的。”我告诉土豆,“你不怕我也像吞掉它一样吞掉你么?”

“原来是吞掉的,那就更好了,你会变得更强哦!”土豆先是乐呵呵地恭喜我,然后才说,“不过你是没办法吞掉我的啦。”

“我本身只是一种[概念],你能吞掉那家伙是因为等级压制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本体是以欲望为食的吧。”

我表情一愣:“你知道我原本不是人类?”

“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知道啦,不过那家伙不知道,它很没用的,只能克制我。”

土豆晃晃悠悠地飞过来,像以前那样轻飘飘地落在我头上。

“人类才不会有这么纯粹的灵魂,他们很复杂的。”

我提醒它:“我现在也是人类了。”

原本我说的是拥有人类躯壳,但没想到它所指的是别的、更深刻的东西。

“是呢,你的灵魂也开始有复杂的颜色了。”它幽幽叹息一声,“做人类有什么好的。”

“不过等这副躯壳达到人类寿命的极限,我又会脱壳而出,变回最原始的样子。”我补充道。

于是土豆又开心起来,暗搓搓期待:“到时候你的灵魂会重新平淡下去吗?”

“不会。”我否认。

“哦……”

静默片刻,我低声问道:“你有在记忆里看到安的真名吗?那家伙从我记忆里把这块碎片夺走了。”

“没有哦。”土豆说道,“应该已经被它销毁了。”

我沉默了很久,极轻地应了一声:“……嗯。”

突然,它开口道:“不过我看到你的爸爸了哦,他生活在高维度。”

——?!!

呼吸陡然一窒,紧接着急促起来,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的是真的吗?!”

“嗯,因为我的本体在高维度,所以看得到。那家伙没有本体,就看不到高维度的世界。”

土豆平静地说道,“不过就算它看得到,也不可能帮你的,很可能会任由空间飓风把你撕成碎片。”

盯着眼前那团嫩黄色的泥团,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觉得说不出的茫然。

我本来已经不再抱有期望了。

也开始接受他的死亡。

可是,如果还能见到他,我果然还是……

“土豆,我……想见他。”

……想再见他一面。

然后,然后再——

土豆突然打断我的思绪:“安娜,你属于低维度的人,没办法生活在高维度。”

它说出的话清晰又残忍,“你会慢慢被高维度压扁,最终变成真正的[纸片]。”

……压扁?

脑海里闪过银白色的光被黑暗覆盖的场景。

我摸了摸衣服里那只独属于我的糖盒,低声道:“不行,不能让他被压扁……”

“他?”土豆满头问号,“我说的是你哦。”

没回答它的疑惑,我问道:“……不在那里生活。只是见面的话可以吗?我……想再见安一面。”

土豆苦恼地在我头上晃了晃:“可以吧,最多两天哦,到时候我会强行召唤你回来的。”

“可以多带一个人吗?”

“不行!”

……不行啊,那就算了。反正北海道的任务要三天,消失两天也不会被发现。

我把土豆从头上捞下来捧在手里,不是攻击手段的话就能碰到它:“现在就去,可以吗?”

“可以哦。”

话音刚落,我的眼前猛地一黑,全身上下骤然传来被巨力撕扯的感觉,无形中仿佛又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包裹着我,阻止我被那股巨力撕裂。

突然,沉重的黑暗破碎,刺眼的光陡然出现,晃得人睁不开眼。

几秒后,光亮暂歇,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周围的人群,说的全是听不懂的语言,店铺的名字、宣传图上面也全是看不懂的问题。

没有一个人对我的突然出现表示震惊,就像我本来就站在这里。

忽然,一个女人停在我身边,半蹲着对我说。

「小朋友,你在等人吗?」

……听不懂。

但是……为什么要半蹲?

我抬起双手,发现原本刚好长度的衣袖陡然长了一大截,空落落地挂在身上,像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我变小了。

「小朋友?」那个女人又问了一遍。

对她摇了摇头,我反手用兜帽罩住脑袋,朝前跑去。

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但是潜意识里仿佛存在着看不见的指引,牵着我往某个方向不停奔跑。

直至跑到一家书店前,我才停住脚步。

心脏突然砰砰直跳,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预感萦绕在心间,激得我的血液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想要抬起脚走进去,脚下却像是生了根,死死吸附在地面上,怎么也挪不动半步,只能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书店。

突然,书店里走出一个人,他打着哈欠,慢吞吞地将店铺关门上锁,日光倾洒在他的身上,整个人自上而下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辉。

他锁好门,转头看见我,温和地笑了起来,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对我说。

「小朋友,要买书吗?」

宽敞的兜帽下,我的眼泪夺眶而出,视线就算模糊了也不敢挪开分毫,生怕一转眼他就又会消失不见了。

咬着嘴唇吞下哽咽的情绪,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里带着隐隐的颤抖。

“安……”

四周静极了,他愣了一下,眼睛逐渐睁大。

“爸……爸爸……”

风声急促,他猛地大步跨过来,蹲下身,右手抬起又放下,连续好几次,才缓慢地摘下了我的兜帽。

“真是……”

看见我脸的瞬间,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睫微微颤动着,动作极轻地抹掉了我的眼泪,手掌上移,缓缓放在了我的发顶。

春天的暖光就这样融在他的眼睛里,亮晶晶地发光,比世上任何东西都让人安心。

里面装满了让我熟悉得想要大哭的温柔。

“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啊。”

他无奈地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才收到[郁闷]表情的五条悟——

五条悟:我看到了噢,差评很多。

五条悟:哈哈,要不要过来。

(一小时后)

五条悟:………人呢?(猫猫问号)

-

-

为什么安娜说不能让他被压扁,因为如果可以走的话她是打算带着猫一起走的(当然啦,猫不会答应,但这是她想法的体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