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77章 番外01

第77章 番外01


下午没什么事, 我挑选了好几个新出的游戏,正准备挨个试玩,土豆在黑网上发现了一个新的悬赏。

“安娜, 这个可以接, 杀一个诅咒师, 消息由雇主提供,要求是保留诅咒师的全尸。”

“薪酬非常高。”土豆捧着手机跳到我身上, 把屏幕给我看, “新出的, 被我抢到了。”

“好厉害。”我称赞它一声,看了一眼任务要求,的确很简单,“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早点完事早点回来。”

“好。”

我把它抱在怀里,直接从窗口跳下去, 走到学校的庭院里时,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地面上的灰尘全都被掀了过来。

我闭眼挡了挡,风停后拍掉头发衣服上的灰尘,没当回事, 反正回来也要洗澡。

但是土豆直接从我身上跳下去了。

它低头嗅了嗅自己的味道, 双手交叠抱在胸前:“我不去了, 我要回宿舍洗澡。”

闻言, 我好奇地蹲下身, 戳了戳它毛茸茸的身体:“咒骸也会有味道吗?”

“虽然没有味道——”

它的语气相当严肃,“但我觉得自己身上全是灰。”

“哦,好吧。”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看着它迈着小短腿越跑越远,摸出手机给五条悟发了一条讯息。

[咒骸需要洗澡吗?]

大概过了两分钟,他直接打电话过来了,接通时电话那头还有学生们热火朝天的聊天声,几秒后那些声音渐渐减弱了,应该是他稍微走远了一点。

“洗澡?不需要吧。”他略带惊诧地说,“从来没听说过咒骸需要洗澡啊——你打算给它洗?”

“没,是它自己打算洗。”

听筒那头传来五条悟充满恶趣味的声音:“欸~真有意思,我还没见过啊,好好奇。”

没见过?

我想起之前见到过的那只熊猫咒骸,问道:“panda不洗澡吗?”

“不哦,panda讨厌被打湿,只用免洗喷雾。”

“那洗澡会导致咒骸出现故障码?”

“哈哈,完全不会,当作毛绒玩具就好了。”

知道不会出现问题我就没管了,挂掉电话后,根据雇主给出的消息前往目的地。

那个诅咒师是个颇为傲慢的家伙,杀了人后根本不打算隐藏自己的行踪。我找到他时,他正从赌场里出来,慢悠悠地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

一步,两步,三步。

在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监控下面时,我立刻蹿了出去,对上他视线的瞬间猛地折断他的脖子。

呼吸骤停,他的脸上还维持着震惊的表情,我揪住他的后衣领把他丢到漩涡里面,解除了绝的状态,若无其事地走出了小巷。

雇主要求完整的尸体,当我把这具尸体从漩涡里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七窍流血的状态了,面部狰狞吓人。

但雇主丝毫不害怕,反而爆发出了刻骨的恨意,亲手拿着刀子把尸体捅成了蜂窝,最后又丢掉刀子,跪在地上崩溃大哭。

尾款是管家结给我的,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愁苦,不过我对这场悬赏的背后故事完全不感兴趣,收到钱后就礼貌地打招呼离开了。

解决任务目标没花多少时间,反而是来回赶路花了不少时间,回高专后已经是晚上了。

宿舍的灯没开,说明没有人在,我也没在意。自从拥有能够自由行动的身体以后,土豆总是会跑得不见踪影,有时几天后才会回来。

这次应该是又跑出去玩了。

这么想着,我打开了门,脱掉鞋踩上地板。

啪嗒。

踩了满脚的水。

……

……水?

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我打开灯,固定在柜子上的鸭子玩偶像往常一样扑腾着翅膀大叫“欢迎回来!”,然而入目之处全是水渍。

从浴室门口到整条走廊,再到房间里的地毯。

全部都湿漉漉的。

我睁大了眼,推开浴室的门,里面的场景可以说是一片狼藉,沐浴露的泡沫到处都是,瓶瓶罐罐碎了一小半,挂在高处的毛巾还不停往下滴着水。

咔。

握住门把的那只手瞬间用力,硬生生把它拧了下来。

我深吸一口气,丢掉手里的门把,转眼就在鞋柜上看见一张纸条。

[对不起!我会带很多很多钱回来的!!]

后面还附带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冷笑一声,把纸条揉成团,拨打五条悟的号码,在他接通后立刻问道:“把咒骸剁碎了能修复吗?”

“应该不行啊,怎么了?”

“它把我的浴室搞得一团糟。”我每看一眼浴室就会更生气一分,索性转头不去看,“而且还跑掉了。”

“好过分!”五条悟立刻同仇敌忾地帮我声讨它,“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才可以!”

然后又问我:“现在怎么办,需要找人来清理吗?”

我想了想,郁闷地说:“要。”

他似乎笑了一下:“不担心被人碰到自己的东西了?”

“早就不担心了。”我轻轻哼了声,“我这里没法洗澡了,去你那边洗。”

“可以哦。”

五条悟给过钥匙,不过我忘记放哪里了,直接抱着洗漱用品从窗户翻进去。

我基本没来过他的房间,更不用提在他这里洗澡了,像是踏入了不太一样的领域,特别是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是他用的味道,感觉怪怪的。

中途听见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更奇怪了。洗好后就在浴室里把头发吹干了,手放在门把上时犹豫了一秒才开门。

五条悟房间的浴室正对客厅,他就坐在椅子上托腮看着我的方向,懒洋洋地牵起唇角。

“洗好了啊。”

站起身,留在原地的椅子因为他起身的动作旋转了好几圈,而后慢吞吞地走到我面前。

单手撑在墙壁上,缓缓弓下腰,细碎的短发随着温热的呼吸一起落在我的颈间,带来阵阵微刺的痒意。

心底深处忽然冒出无法形容的别扭感。

“嗯——”他拉长了嗓音,语气带笑,“现在全都是我的味道了啊。”

我呼吸一顿,莫名其妙紧张起来:“因为……”

声音有一点点沙哑,应该是在浴室里呆太久的缘故,我又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因为用了你的洗发沐浴,所以味道是一样的。”

“啊,我知道。”他极低地笑了一声,鼻尖碰到我的侧颈,冰凉的触感立刻激起一股战栗感,“虽然味道一样,但是感觉很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

刚问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正想收回这句话,他就悠悠地接上了:“让人很想咬一口啊。”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侧颈被人轻轻咬了一口,不痛,反而有种酥麻的感觉,我却像是整个人都烧起来一样,脸唰地红了。

“五条悟——”

未完的话语立刻被人吞了进去。

后背死死抵在浴室的门框上,硌得有点痛,他整个人都压上来了,动作比以往都要更用力。

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层飘渺的薄雾,看不清东西,只能感觉到越发灼热的呼吸和重如擂鼓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他退开一点,稍稍平息了呼吸,鼻尖蹭着我的脸:“今晚留下来?”

比平时更低的嗓音勾得人心慌。

我抿了抿唇,手心里莫名渗出了湿意,抬眼看着他,坦然应道:“嗯。”

他再次侧头亲了我一下,直起身进了浴室。

在哗啦的水声中,我走到他之前坐的椅子前一屁股坐下去,柔软的转椅顿时随着我的重量一起转了半圈。

以前在流星街,我还没出名的时候,也有不长眼的东西会想些下流的事情,还有人跟踪过我。有时候是安处理,有时候是我亲手处理。

我下手比安更狠一些,通常会先折磨一顿,再在他们奄奄一息的时候结束性命。

但是现在的心情却和以前完全不同,我一点也不觉得生气,也没有想杀掉他的想法。

甚至……

有点隐秘的兴奋。

浴室里的水声很快停了,吹风筒的声音也没响一会儿就停了,咔哒一声,门打开了,五条悟从里面走出来。

头发还有些微湿,他直接抬起手,五指全根没入头发里,往后一抹露出光洁的额头,眉眼上挑,看起来比平时更有攻击性。

扬起下颔,我刻意让自己露出高姿态:“过来。”

“嗯?”五条悟略带惊讶地看着我,然后不疾不徐地走过来,伸手盖在我的手背上,弯腰配合我,“然后呢?”

我眨了眨眼。

其实后面的流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在哪里进行我还是懂的,于是就指了指背后的床,继续命令道:“抱我过去。”

他嘴角轻扬,噗嗤一声笑出来了,紧接着俯下身吻过来,清凉的薄荷味登时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半晌,退开稍许,他低声应道:“好。”

视线骤然拔高,他单手就把我勾起来了,下一秒身体就陷入软绵绵的被褥里。还没等我感受清楚,五条悟的味道就铺天盖地涌上来了。

呼吸再次被堵住,意识模糊间我陡然发觉位置不对,挣扎着清醒过来,腰腹用力把他反压在下面,理所当然地说:“我要在上面。”

薄如蝉翼的月光从窗外倾洒进来,柔柔地落在五条悟精致的面容上,细密的长睫完全掀开了,朦胧的光晕笼罩在上面。

那双比宝石更透澈的蓝眼睛此时仿佛染上了些许深沉的色彩,瞳孔边缘泅出丝丝缕缕的幽蓝,一点点朝着中心的浅蓝侵占过去。

“可以。”

他的手沿着敞开的衣服下摆钻进去,手掌贴在我冰凉的肌肤上,瞬间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怎样都可以。”

另一只手搭在我的后背,把我按下去。

……

夜半,窗外的微风完全盖不住屋内的燥热,我模模糊糊地感觉浑身都在出汗,开始烦躁地抱怨。

“太热了……我要开空调……”

喘声骤停,空调被“嘀”地一声打开。

“我很累……”

“嗯,很快就好。”

“你都说了八百遍了……!”

“这次是真的。”

……

我伏在柔软的地毯上,双手揪住长长的绒毛。

“五条悟——”

他俯身下来,呼吸比体温还要灼热,密密麻麻地落在我的后背。

“我在这里。”

“应该、是我在上面——”

沉沉的笑声在我的耳畔响起,像是要安抚我的情绪,又像是迫不得已的叹息。

“下次吧。”

“你动作太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