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4章 付丧神

第4章 付丧神


“生得领域?残秽?”

我一边从沿着小路往尽头走一边和他搭话,“你说的是你们世界的东西吧?这个应该不是,不过这种独立的空间我们也称之为领域。”

因为小路很窄,不足以两个人并肩,五条悟就双手插兜跟在我后面,懒洋洋的:“仔细一看的确呢,没有受害者的痕迹,也没有咒力残留的痕迹……就是有一股让人很不爽的味道。”

“没有痕迹可不意味着没有受害者埃”

像这种能够形成领域的力量,开辟额外的空间藏匿人类简直绰绰有余。

“嗯?尽头倒是有一座神社……”他伸手抵在额前朝远处眺望,抱怨道,“不过里面什么活人也没有嘛,周围也是,只有空荡荡的海水。”

我惊讶道:“你能看到那么远吗?”

“是啊是啊,厉害吧。”

他点点头,发现我根本没回头看他,又刻意掰着我的肩膀把我转过来,双手抱胸:“厉害吧?”

……是在要夸奖吗?

我举手鼓掌:“厉害。”

五条悟骄傲地勾唇笑了一下,抬腿就往旁边的海水走去……然后稳稳站了上去。

“厉害吧?”

“超级厉害。”我惊叹地看着他,“怎么做到的?”

“因为我…是最强嘛。”

是说因为最强所以什么都能做到的意思吗?

我想了想,觉得他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于是顺势提出请求:“可以让我也玩一下吗?”

“可以哦。”

五条悟伸手把我拽过去站在他的身边,我使劲跺了跺脚,发觉和踩在地面上没什么区别。

“我还以为踩上去会有‘啪嗒啪嗒’的水声呢。”

刚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往下稍微落了一点,然后鞋底就碰到水了,故意踏脚的话会有清晰的水声。

我抬头去看五条悟的表情,他一脸“这种要求有什么难的”傲气,还冲我扬了扬下巴。

好想摸头……

于是我顺应本心问了:“可以再摸一下你的头发吗?”

“不可以。”

“就摸一下。”

“要把你扔下去了哦。”

“好吧。”我遗憾地轻叹了口气,又踩了几下水后重新回到泥泞小路上。踩水玩玩就行了,正常来说我还是更喜欢陆地。

不过五条悟看见我又回去了,不高兴地哼了一声:“怎么,怕我真的把你扔下去吗?”

我:“……”为什么会想到那里去?

我好声好气解释:“不是的,因为更习惯陆地。”

“嗯?是吗。或许吧。”

“……”

我回想起列车上的情景,灵机一动决定更正说法:“对不起,其实是故意想看你生气,感觉会非常活力帅气,下次不会这样了。”

他露出一副被噎住的表情,稍微远离我了两步,倒是没有再阴阳怪气地呛人。

很好,计划通。

半小时后来到了小路的尽头,一座稍小的血红色鸟居稳稳架在海面上,再往里是左右两排整齐有序的棕榈树,高耸茂密的枝叶铺下的阴影盖住了整条道路,仿佛是自然的牢笼包裹着最里面的神社。

跨过鸟居的一瞬间,天空中清透的明月笼上沉重的暗红,薄红色的光倾洒下来给本来就是红色的神社更添一抹诡色。

青岛神社两端的支柱上面刻满了斑驳的暗红色痕迹,像是粉刷不均匀的油漆凝固在上面,屋檐两侧悬挂的白色灯笼也残破不堪,本应点燃烛火的位置仅剩少许灯油。

而原本的主祭神应该是彦火火出见尊、丰玉毘卖命、盐土老翁,但是现在神社内部只在正中央摆放了一座雕刻精致的无名神像。

“……”

两边的棕榈树无风自动,沙沙的树叶摩挲声衬得神社更加寂静了。

就在我跨进神社外门时,那座无名神像从头顶开始一点点融化,液体顺着地面流动到庭院里,再一层层凝固成一个确切的人形。

【果然是付丧神翱

“嗯,本体应该是青岛神社。”我附和了黑泥的话,“迄今也有几百年了,期间接受了无数人类的侍奉、尊敬和怨恨,也难免会在吸收碎片力量后变成妖怪了。”

五条悟飞快地拿出了手机,点开照相机“咔嚓”拍下一张照片,惊讶道:“竟然能拍到?”

他立刻转身背对神社,高举手机把自己和新形成的付丧神都容纳进画面里,比了个耶的手势按下拍照键。

“哈哈哈,真有意思,发给杰……”

杰?是人名吗?

我好奇地侧目,却发现五条悟正握着手机站在原地发呆,然后熄灭了屏幕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挑眉看我:“怎么?”

还没等我回复,阴沉的天突然放晴了,泥泞的小路恢复成正常的参道,一对身穿老式和服的男女正沿着参道走来神社。

五条悟撤下墨镜,叠好后挂在食指上,盯着迎面而来的男女:“幻觉么。”

我没出声,靠边站留出道路的位置给这对虚幻的男女。他们相携着穿过庭院,跪拜在庙堂前,虔诚而肃穆。起身时,男方小心翼翼地扶着女方,而后相视一笑。

两道身影逐渐透明消失,鸟居外的参道重新出现了新的人影——仍旧是刚才那对男女。但是男方怒气冲冲地走在前面,而女方迈着小碎步低头跟在后面。

参拜时,女方郑重地行了全礼,而男方敷衍地随便拜了拜,就强行拽着女方的手臂把她提起来,不顾后者差点摔倒的狼狈。

他们又一次消失后,后方参道也同样再次显现了人影,这次只有女方独自在参道上踽踽独行,迈着僵硬而缓慢的步伐朝神社一步步靠近。

我本来以为幻觉演绎的是人类被付丧神伤害的过程,结果居然是无关紧要的男女参拜,便不再关注了,目光直直对上不远处的付丧神。

“见证过山幸彦与豊玉姬爱情的青岛神社传言能够庇祐姻缘,因此新婚夫妻会特地来此参拜,所以又被称为‘姻缘之社’。神社,你吸收力量成为付丧神,就是为了关注这种无聊的日常吗?”

原本安静注视着幻觉的付丧神闻言看了过来,目光温润平和,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每隔一百年我就会醒来一段时间,关注向我祈求福运的人类,他们的真诚即使在我陷入沉睡时也能感受到,我只是实现他们的愿望而已。”

不远处跪在地上如怨如诉地哭泣着的女人仿佛有了实体,声音渐渐清晰起来:“……神明啊,从前对我立下海誓山盟的男人弃我而去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既无法挽回他也无法报复他,只能日复一日活在痛苦中……”

容颜昳丽的付丧神微笑着做出帮扶的动作,悲伤的女人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扶起。

「你想挽回他吗」

神秘空灵的声音自神社四面八方传来,悠扬而绵长。

“神明……?”女人仿佛抓住了最后的希望,紧紧交握着双手,颤抖道:“我…我想和他永远在一起……他承诺过的1

付丧神的胸口有属于碎片的金光闪烁,但那道光芒时隐时现,有几次甚至隐没在它的心脏处。我不确定直接上手挖出来的话是不是完整的碎片,打算耐下性子看它想干什么。

肩膀一重,一只白毛把下巴放了上来,对着越发凝实的幻象指指点点:“哇,幻觉看起来越来越真实了哦,不会是真人吧?”

话音刚落,女人就如同打碎的镜子般散落开来,凋零在暗沉的土地里。

我回答他的话:“应该是从前真实的景象,也就是说她曾经是真正的人类。”

“曾经?那现在呢?”

“向妖怪祈求帮助,应该死了吧。”

付丧神凝视着女人消失的地方,浅笑说道:“人类向我祈愿,我便给予他们帮助。她想和恋人永远在一起,我便开辟一个独特的空间把他们放在一起,这样那个男人再也逃不开了。”

“噢唔,好可怕哦。”五条悟用不知道哪里的方言贱兮兮地接话。

“付丧神可不是真正的神。你自诩神明,实际上却是神社化作的妖怪,把人类关起来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私欲,不要再给自己盖遮羞布了。他们被你藏起来以后难道没有哭着求你放过他们吗?”

付丧神沉默地看着我。

我轻笑一声,“求过吧,但你没有理会,不是吗。”

五条悟捧场:“就是埃”

“五条悟,不要再压在我的肩膀上了,你的头很重。”

“嗯?不可能吧,我没感觉埃”

“因为受力的是我。”

“切~”

“我给过他们机会的。”付丧神声音极轻地说着,“如果他们哭求的话,我会让违背诺言的那一方向大海阐述过错。如果能惊动掌控潮汐的盐椎神就说明ta是真心悔过的……但是很遗憾,从来没有人能成功。”

我:“……”这家伙变成妖怪以后疯了吧,哪有什么盐椎神。

五条悟站直身体,勾着唇角,眼中却毫无笑意:“嗯?是么?——你最后把那些失败的人怎么样了?”

忽然不知哪里起风了,付丧神纯白的羽织随风而动,它仍旧是那副温和的表情:“既然没有诚心,只能让宽容的大海净化他们肮脏的内心。”

“真是……让人厌恶到不行埃”五条悟面无表情地开口,“最后一个问题。被你关起来的人类还活着吗?”

付丧神轻轻“氨了一声,说道:“你这么说我才想起……人类是需要进食的吧?我从来没有给过他们食物……应该全都死掉了吧。”

轰——

一道绯红的能量瞬间穿过付丧神撞进老旧的神社,木质建筑在磅礴能量的冲击下毁成一地残海

五条悟竖起的指尖还冒着能量迸发后残余的细烟,被他攻击的对象却在片刻的扭曲后变回原样。

“人类的力量对我没用。”付丧神笑了起来,“除非是……”

声音戛然而止。

噗嗤。

“除非是和你同样的、更上一级的力量。”我缓慢地抽出插进它心脏的长刀,摘下依附在长刀上的碎片残骸,“对吗?”

“赫…赫…”

背对我的付丧神嘴里发出不明的声音,僵直地向下倒去。

它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我伸手掏出了心脏,捏碎后显现出一枚质量稍大的金色碎片。

“土豆,碎片完整吗?”

【不完整,有部分力量逸散了,以后要重新找】

我甩甩手把恶心的碎肉弄掉:“果然不完整,早知道不忍它这么久了。”

【没办法,这个付丧神吸收了很多碎片力量,很难完整挖出碎片】

“万一它主动把心脏挖出来给我的话不就完整了吗。”

【别做梦了】

“毕竟是神社嘛,我以为多少会有点神性。”我踢了一脚倒在地上的人形,“果然物怪就是物怪。”

【就算曾经有神性,在它杀人后也消失了】

五条悟走过来,垂下眼帘看着倒在地上的付丧神,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身体软绵绵的、会流淌黑色东西的怪物吗?”

我反驳:“不是哦,那是比较低级的怪物,这种融合了碎片力量成为妖怪的算是更高级的物怪。”

周围的景象一寸寸裂开,广无边际的海洋退去变为模样怪异的岩石,真正的青岛神社也随之显露出来。

上空忽然出现一道缺口,数百具枯骨从空中掉落出来,骨头与地面撞击的声音在夜色中额外清晰。

五条悟怔忪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这是属于异常失踪范围吧?可我从来没见过这些人的失踪报告。”

我拿出特质的盒子把碎片放进去,解释说:“这是‘神隐’,他们的消失是悄无声息的,认识的人都会忘记他们的存在,自然也没有人察觉不对然后报警了。”

领域破碎后,倒地的付丧神迅速消散湮灭,不远处那堆高耸的枯骨也与其一同消失。

五条悟难得安静了一会儿,我也稍稍放空了思绪。

这不是我第一次遇见神社化作的付丧神。

我第一次见到的神社化作的付丧神可以说是真正的物怪——没有人形,只是在神社的房檐上多出了两只眼睛,平静地关注着来往的人类。

但那个物怪的所作所为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神明”了,得到碎片后兢兢业业地用新力量守护着御下的人类,从未发生过力量滥用的事情。

哪怕我找到它收回碎片,它也很干脆地挖出了心脏,消失前也仅仅是担心着——

「我消失以后,孩子们会不会善良地好好生活呢」

因为它,通常我对神社化作的付丧神都会有些许好感。

可惜再也没遇到过像它一样宛若神明的存在了。

今夜的岛屿安静得不像样,连海浪的起伏声都几乎听不到。大概是这种环境使然,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五条悟难得地觉得烦躁。

“说起来,这不就是向‘神明’祈求愿望的最佳典范吗,到最后连存在都被抹去了。”

他停下脚步,语气讽刺,“所以你也不要再说实现愿望这种话了,还说逆转时间,你以为自己是神明吗?”

我不知道他突如其来的烦闷情绪是怎么回事,但也好好回答:“我不是神明,而且许愿的本质其实是等价交换。你能付出什么程度的代价就能实现什么程度的愿望,与时间相关的愿望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最昂贵的——你专门提起这个,是心动了吗?”

“……”

五条悟忽地用手掌按住自己的额头,笑了一下,“……蔼—刚刚不小心想到了些不太好的东西……不是心动哦~就是突然想到了。”

“这个代价真的很贵,不过你的眼睛是宝物吧?作为代价是足够的,但你拒绝了。”

“这双眼睛的确不行哦。”

一边说没有心动一边又在回答我的问题呢。

轻薄的月光温柔地落在他白色的发丝上,反射出的银色微光迈着调皮的步伐在他的头上蹦来蹦去,那双总是深邃得像深海一样的眼睛静静注视着远方。

似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眼睛的主人转头看我,做了一个问询的表情:?

我歪了歪头:“这样吧,你让我摸一下,帮你适当降低一点代价。”

他诡异地沉默了一会儿:“……摸哪里?”

我:“……”

我:“当然是头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