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11章 怀玉02

第11章 怀玉02


“你们是什么眼神?-…杰!为什么你也这个眼神??”

“我根本没印象1

“可以说完全不关我的事啊1

在五条悟大吵大闹的背景音中,家入硝子冷静地说:“歌姬学姐和冥学姐已经被困在里面两天了,很可能出事了,要赶紧把咒灵的结界破坏掉。”

夏油杰冲五条悟挑衅一笑:“悟。你行吗,不行我就上了。”

闹腾的五条悟瞬间冷静下来,自信地朝洋馆走去:“老子怎么可能不行。”

我忍不住鼓掌:“好厉害,一下子就让他安静了。这就是挚友的力量吗?”

夏油杰:“……嗯,应该?”

五条悟姿态闲散地站在庭院里,舒展五指以掌心对着整栋洋房,一团无形扭曲的庞大吸力超高速汇集在洋房顶部。

“——!1

剧烈的爆炸骤然从阁楼处迸发,暴戾能量以碾压之势自上而下粉碎整栋洋房。一层的咒灵结界被压迫得节节败退陷入地下近两米,最后支撑不住轰然塌陷。

我看着变成废墟的洋馆原址,说道:“破破烂烂了啊,不怕误伤到要救的人吗?”

夏油杰微笑着说:“没关系的,硝子可以负责治疗。”

家入硝子:“……真乱来。”

我好像忽然明白为什么五条悟会和夏油杰成为挚友了。

身穿黑色制服的浅青发女人轻巧地从硝烟中跳出落在地面上,眼含笑意:“你们也太乱来了吧。”

五条悟双手插兜站在洞口边缘,微微附身向下看,笑容里嘲讽满满:“歌姬,你在哭吗?”

……

我站得远远的看他们相互打趣,感觉有些无聊,索性蹲下看被爆炸惊得钻出巢穴到处乱窜的蚂蚁。

长发触地,荡起细微的尘土。

米粒大小的蚂蚁排着密密麻麻的队伍不停地钻进钻出,有一只蚂蚁脱离了大部队快要钻到我的头发上,我牵着落下的发尾轻轻把它扫开。

“窸窸窣窣……”

附近传来莫名的响动,我立即打开“圆”,一小团漆黑的阴影蜷缩在半米外的草丛里。

在“圆”触及到它的一瞬间,它飞快蹦出了草丛,眨眼便跳过围墙往外逃窜。

不能让它跑了!

我猛地双脚发力跃起,右脚随即在围墙凹处用力一踩,整个人骤然拔高一截。单手攀住围墙顶部的砖块,直接翻越出去稳稳落地。

一缕漆黑的污秽已经快要穿过街道拐角了,我拔腿就追。

“——喂1

五条悟遥遥的声音自围墙内部传来。

……

这缕污秽毫无攻击力,但逃窜速度极快,我追了差不多三条街才把它抓祝

“你没有察觉到碎片反应吗?这是怪物才能分离出来的秽气。”

脑里的电子音难得暴躁地说:【没有,应该是气息被隐藏起来了,我找不到】

我们曾经去过一个战国时代,那里妖怪横生,有一个善于隐匿气息的妖怪得到金色碎片后就藏了起来积攒实力。

如果不是后来它自以为成为了强大的妖怪,不屑再隐藏自己,可能我们一直都找不到它,会被困在那个世界。

“看来要在这里耽误一段时间了。”我捏着那缕秽气,稍微叹了口气。

不知道五条悟的六眼能不能识别这个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就帮大忙了。

“你这家伙1

五条悟倏地出现在我旁边,臭着一张俊脸大力拽住我的手臂,“想逃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此刻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冒。明明只要逮住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这么生气。

我把手里的秽气递给他看:“五条悟,你能看到它的力量吗?”

五条悟闻言低头,摘下墨镜仔细看:“像咒力又有点不同,这什么东西?”

“这是秽气。你能追踪吗?”

“嗯——”他把脸凑近那团像深紫色雾霾一样的秽气,几乎快要贴在一起,“不能,它不是纯粹的咒力。不过再见到的话能认出来。”

我把秽气捏碎,说道:“好吧,那你下次见到了告诉我——我们交换联系方式?”

五条悟忽地松开紧拽我的手,唇角勾起一个了然于胸的笑:“矮原来是想要我的联系方式埃”

我:“……”怎么感觉阴阳怪气的。

他脊背向后靠在墙壁上,歪着头看我:“难办埃这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给的。凭什么给你啊?”

嗯?是很珍贵吗?

我思考了片刻,妥协了:“好吧,那就算了。”

……?

五条悟震惊。

“你的喜欢也太随便了吧,这是追求的态度吗!?”

“你不愿意,我也不能强迫你埃”

“连请求都不会吗你,直接就放弃了1

“可我不喜欢求人。”

……

最后还是拿到五条悟的号码了,但他的脸色比刚找到我时更臭了。还和我离得远远的,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好难懂埃

我垂眸看刚才被他拽得通红的手臂,举起来递到他面前:“你把我拽红了。”

“给我看有什么用,硝子才会反转术式。你不会是指望老子安慰你吧?笑死人了,就这点睡一觉就没了的痕迹也值得提?”

他说话像机关枪一样哒哒哒一长串就冒出来了,我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可以安慰吗?很痛。”我只抓住了这一个重点。

五条悟斜眼看过来:“你谁啊,为什么要安慰你?”

这么说起来,好像之前我哭的两次他也没有安慰我,应该是不愿意吧?

我放下手,摸了摸胳膊上的红痕,的确只是用力过猛掐出的重痕。他说的没错,最迟明天就消失了。

既然不能安慰那就算了吧,我冲他笑了一下:“那好吧。”

“……”

“……”

他扭过头看着前方:“不会。”

“嗯?”

“烦死了,没听到么,不会安慰。”

五条悟脚步不停地往前走,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他挺直的鼻梁和微微下耷的嘴角。

看起来兴致不太高。

我问道:“那你的同伴哭了的话你会安慰吗?”

“谁啊?”

“就是坐在废墟里那个女生。”

“怎么,你很在意么?”五条悟陡然侧弯下腰挡住我的路,视线与我水平,“不会是你哭过我没有安慰你吧?”

我点头:“嗯,你说我哭得好丑。”

五条悟:“还有吗还有吗。”露出了笑容。

我:“还说我眼睛红红的,像被人打了一拳。”

五条悟直接笑到捶墙。

有这么好笑吗?

我想起第二次流眼泪时他说的话:“后来我又哭了,你夸我能立刻哭出来好厉害,问我怎么做到的。”

“哈哈哈哈哈!1

他看起来更夸张了,整个人趴在墙上狂笑,又慢慢地往下滑、蹲在角落肩膀抖个不停。

嗯,果然很难懂,完全不明白他在笑什么。

我也在他旁边蹲下,一脸迷惑:“你笑得好夸张,没事吧?”

五条悟撑着膝盖抬头看我,刚才还嘲意十足的、苍穹般湛蓝的眼眸像夜晚倒挂的弯月,晶莹柔软还闪烁着水蓝色清辉。

眼里笑意满得快要溢出来了,浑身上下都散溢着开心的气息。

好漂亮。

看见他的笑容心情都变好了。

我抱着膝盖歪头看他,小声说:“五条悟。我好喜欢你。”

“……”灿烂的笑容戛然而止,他像被打了一闷棍的呆头鹅似的僵住了。

这个反应,和当初在列车上的时候好像埃

我这么想着,趁机伸出了罪恶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你在干什么1五条悟消失一瞬后出现在两米外,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盯着我。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心,疑惑他为什么明知故问,还是好好说道:“在摸头。”

“……谁问你这个了1

“你刚刚问的埃”

五条悟烦躁地揉了一把头发,然后瞪我:“不要碰我的头发1

我敷衍地点头:“下次一定。”

下次也不一定!

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我的敷衍,他咬牙威胁我:“揍你埃”

“不行,我不喜欢被揍。”

“谁管你啊1

威胁过后,他神清气爽地迈腿往前走去。

“起来,回高专了。”

“走回去吗?”

“怎么可能,我通知了人来接。”

……

五条悟把我带到了学校的会客室,问我:“校长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

我看他:“一会儿你会过来找我吗?”

“肯定要埃”他懒散又随意地站着,“还要带你去找硝子看看诅咒。”

“不是诅咒,是契约。”

“随便什么都好了,反正就是让她看看。进去吧。”

推开门,室内是两排相对的沙发,沙发的中间是一张长条的桌子。一个长得很温和的老人坐在其中一排,我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好,我是咒术高专的校长。”老人笑得很和蔼。

“您好,我是安娜。”我双手叠在膝盖上,朝这位老人弯腰鞠躬。

“悟告诉我们见到了一个拥有咒术师天分的孩子,就是你吧。这里是培养咒术师的学校,专程让悟带你过来是想问问你有兴趣来这里上学吗?”

咒术师天分?

五条悟当初以为我是诅咒师,说能看到我体内的咒力(其实是念力),现在的他也同样误会了?

不想上学。

也不想告诉他们实情。毕竟这里属于咒术的圈子了,到时候肯定好麻烦。

“抱歉……”

我的话还没说完,五条悟唰地拉开门,伸了个脑袋进来:“对了*—校长,这家伙是我的追求者哦!厉害吧1

校长:“……”

我:“……”

“悟,你现在应该在夜蛾那里才对。”校长颇为头疼地说。

“是、是,这就走啦~”五条悟又唰地把门关好。

我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抱歉,我没有做咒术师的想法。”

“好吧,那就当个普通人也很好。”校长叹了口气,站起来慢悠悠往外走。

……只是问问我而已吗?

我本来以为校长要离开只是做做样子,谁知道他直接把门拉开真的要走了。

我出声问道:“要赶我离开吗?”

校长转过身来看着我笑:“不会的,你是悟带过来的,当然由他自己负责了。”

“那我可以留在这里等他吗?”

“当然可以。”

然后校长就真的离开了,还帮我关上了门。

老实说,我还挺意外的。

原本以为会是那种“不加入就离开”的剧情,还想着已经拿到五条悟的联系方式了就算离开也无所谓。

昨晚没睡好,校长离开后我就开始犯困,不停地点头,好几次差点栽下去。实在太困,我直接整个人都缩进了沙发里,蜷缩着侧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开“圆”。

——到时让五条悟叫醒我好了。

……

五条悟从教室出来后就往会客室走。

他和杰接到了新的任务,时间有点紧,他要尽快把那个家伙带去硝子的地方检查一下诅咒的情况。

会客室里非常安静,大概校长已经离开了。他推开门,就看见少女缩成一团窝在沙发里,微卷的长发铺满了半边沙发。

……又来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既视感。

明明没有任何记忆,却会在某个特定的场合突然冒出来、仿佛曾经经历过的既视感。

之前被这家伙摸头发的时候也出现过。

“真让人不爽。”五条悟面无表情地插兜走进去,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看着熟睡的人。

他弯下腰,捧了一簇头发摊在手心——如果握紧了再用力一扯肯定会痛醒吧,臭小鬼说不定会气得要死。

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他愉快地弯了弯唇角。

“悟……?”

五条悟转过头,就看到夏油杰站在门口。

对方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甚至明晃晃写着:你在干什么!

他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动作,发现的确有点让人误会。下意识想收回手时,缠在指尖的长发直接被他的动作带得高高拽起。

……

“嘶……”我捂着刺痛的头皮坐起来,抬眼就看到五条悟的手指上缠着我几根头发。

噢,原来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丝毫不意外呢。

我见五条悟还盯着我,记起他从前的跃跃欲试,警惕地护住了自己的头发:“不需要你帮我梳头发。”

五条悟:“……什么?”

谁会干这种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