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0章 外场村03

第20章 外场村03


嘀——

嘀嘀——

大型货车刺耳的鸣笛声在寂静的夜晚骤然乍响,晃眼的车灯径直打在矢野屋大门外,连屋内遮光专用的布帘都挡不住刺眼的光线。

屋外的司机还在不停地按喇叭,我打开房间门正好看见矢野加奈美气冲冲地踩着地板往外走,连早睡的妙婆婆也被吵醒、推门出来看情况。

“喂…干什么埃”加奈美站在玄关处,手掌遮在眼睛上方借此抵挡晃眼的强光。

五条悟用力拽开门,睡眼惺忪的眸子里填满了不耐烦:“啧,大半夜搞这种事,疯了吗。”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溢着暴躁的气息。

好像一只睡得正香被强行吵醒后闹脾气的大型猫猫。

我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在大猫猫以询问的眼神看过来时拉过他的手,然后往他的手心放了一块手工糖。

“糖?”他撕开糖纸,警觉地看着我,“不会是想毒死我吧?”

……这个反应简直和未来的他一模一样,满满的既视感。

“是真的糖。”我颇为无语地说道,“不吃就还给我。”摊开手伸到他面前。

五条悟饶有兴致地挑起唇角,把糖块往上一抛又精准地用嘴接住,还贱兮兮地冲我吐舌头:“就不还。”

我:“……”幼稚。

玄关处的大门被哐地推开,矢野加奈美生气地大声吼道:“我说!把车灯关掉!不要再按喇叭了!你以为现在几点啊1

外面的喇叭立刻停下了,刺眼的车灯也随之关掉,大型货车的全貌显露出来。

矢野加奈美:“搬家的……?”

我拉着五条悟也走到玄关处,不理会他“味道还不错嘛”的嘀嘀咕咕,看着司机打开门从货车上跳下来——是一个年轻的蓝发男人。

“呀,真是万分抱歉,我们迷路了,已经在这附近绕了好多次了。”男人双手交握着放在身前,尴尬地苦着脸,微微弯腰鞠躬,“现在完全是进退两难。”

原来是迷路了。

加奈美叹了口气,扶着门框问他:“要去哪里?”

男人双手合十抵在脸前,看起来相当不好意思:“是要去一个叫做外场的村子。”

……

我扯了扯五条悟的衣角示意他弯腰,垫脚凑到他耳边小声问:“那个人头上的耳朵是真的吗?”

蓝发男人的头顶有着一对颜色略深的兽耳,还会随着他鞠躬道歉的动作一动一动的。虽然有的人因为特殊癖好喜欢戴假兽耳,但我直觉这个男人的兽耳是真的。

五条悟因为六眼的缘故能清晰地看清体内力量流动,在他眼里那个男人就是人类的外形和红外线显象图重合的样子。

他嚅动着嘴唇,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个男人:“是真的。”

那个男人发顶的兽耳内部有着能量流动的迹象,而且体内力量极其浑厚,看似随和无害的外表下是矫健壮硕的躯体。

如同一只隐匿在丛林夜色中蓄势待发的野兽。

为什么加奈美一点也不惊讶他头顶的兽耳呢,是这个世界的特色吗?我的脑子里闪过一丝疑惑。

“不是真的噢。”男人突然朝我们开口道,还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竟然听见了?——我和五条悟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道。

我们站在玄关靠后的位置,距离大门有两米远,距离那个男人差不多有三米半。再加上说话时刻意放低了声音,正常来说是不可能被听见的。

有意思。是因为那对兽耳吗?我不禁把视线移向了他的头顶。

“哈哈,这是我出于兴趣戴的头套呢,很逼真吧?”男人指着自己的兽耳,还故意捏着往上提了提,“听力敏锐是天生的啦。”

后半句话他是盯着我说的,就像是专门解释给我听。

五条悟斜斜靠在墙壁上,轻笑一声:“是吗。”

男人脸上的笑意淡了几分,目光扫向五条悟,深咖色的眸子暗沉下来。

“当然是这样了。”

“诶?”矢野加奈美听闻却愣住了。

奇怪,在这个男人解释以前,她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头顶有这样一对耳朵。

“我叫桐敷,很抱歉刚搬来就给您添了大麻烦。”名为桐敷的蓝发男人再次朝着加奈美鞠了一躬。

在他打开车门、准备回到驾驶座时,侧头看向隐在玄关深处的我和五条悟,语气轻柔地问道:“搬完家以后我可以过来拜访吗?”

“因为非常感谢您的帮助。”桐敷又把视线转向了矢野加奈美。

说话时他整个人都被笼罩在黑暗里,只能从语气判断仿佛是友善的。

矢野加奈美犹豫了一下。

虽然是刚认识的陌生人,但他们又即将搬入这个村子,以后说不定会成为熟悉的邻居。

就在她动摇着准备答应时,我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开口道:“不太方便呢,家里有老人。”

“不如我去拜访你们吧。”

声音听起来似乎是笑着的,但我的眼中没有丝毫笑意。就那样冰凉而又漠然地盯着他。

“还有我噢。”身形颀长的白发少年把手臂压在我的肩膀上,探头说道,“待客这种辛苦活,就不要为难女人和老人家了。”

那个叫做桐敷的男人发出拜访询问的瞬间,从他身上溢出的尖锐的恶意犹如野兽龇出獠牙试探着想要狠狠咬下一块肉。

那句话绝对不是什么友善的询问。

就像披着人皮的恶兽敲响了普通人紧闭的房门,流着恶心的唾液询问“我可以进来吗”,只等主人说出“请进”便能破门而入把一切吞噬殆荆

遭到拒绝的桐敷沉默了片刻,而后又笑了起来,意味深长道:“当然可以,我们很快就会处理好搬家事宜。”

“请务必前来拜访。”

说完就爬上驾驶位开车离开了,后面紧跟着两辆小车,漆黑的玻璃里隐约透着几个人模糊的身影。

妙婆婆忧愁地看着远去的车辆说道:“真是的,果然搬来了一群奇怪的人。”

加奈美揉着头发关上了门,叹了口气:“说的是呢。”

我摇了摇她的手臂,在她看过来后问道:“加奈美,普通人的头顶会有像他那样的兽耳吗?”

“怎么可能呢,那是妖怪吧。”矢野加奈美被我逗笑了,“他都说了那只是头套而已埃”

“加奈美看见时一点也不惊讶呢,我还以为像他那样是很常见的。”

“说起这个,的确很奇怪埃”她微微蹙起眉头,似乎非常不解,“在他说是头套以前,我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头顶。”

是对普通人有暗示作用吗?我思考着,面上却没显露分毫:“加奈美,不要随便答应陌生人来拜访啊,特别是这种奇怪的人。”

加奈美失笑道:“好吧好吧,竟然被小朋友教训了呢。”

“啊对了,忘记介绍了。”她牵起妙婆婆的手,向她介绍五条悟,“妈妈,这位新客人是五条君,是安娜的好朋友哦,专门过来找她的。”

矢野加奈美特别在“好朋友”上面加重了发音,妙婆婆随即露出意会的表情:“好、好,要在这里玩得开心埃”

然后她们就回房间了,我也想走时被五条悟揽着脖子拖回去,语气凉飕飕地:“专门过来找你的?”

我:“……”

我:“好不容易才想到的借口。”

“这个借口怎么看都是我吃亏埃”五条悟不高兴地嘟嘟嚷嚷,还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往我肩膀上压。

“你好重,别压在我身上。”

“不要。”

“那你现在去敲门告诉她们‘我是来捉鬼的喔,厉害吧’,这样?”

“中间那句话的语气怎么感觉贱里贱气的?”

“太好了,悟,你终于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了。”

“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是这样。”他理所当然地说道,“你态度好一点,现在是我吃亏了诶。”

“你吃什么亏了啊1我瞪他。

“我的名誉受到了侵犯哦。需要补偿。”他铮铮有词。

我狐疑地转头看他:“……你想做什么,有话直说。”

他眨了眨眼,说道:“哦,我要吃糖。”

“……”我鼓起脸,又递给他一颗糖,“最后一颗……你不怕我毒死你啊?”

五条悟拆糖纸的手顿了顿,认真思考过后咔吧一声把糖掰成两半,然后把其中一半递到我的嘴边:“这样不就好了。”

……居然真的在担心?

谁会在糖里面下毒啊!?

我恨恨地张嘴咬住了糖,趁他还没收回手时、又飞快地咬了他的手指一口。

……?!!

五条悟惊愕地抽回手,指尖犹存的齿感让他不自觉地脊背发麻,下意识提高了嗓音:“你干嘛?1

我嚼着糖块,冲他不屑地吐舌:“略。毒死你。”

五条悟:“……啧。”然后把剩下的半块糖往嘴里一扔,咬得咯咯作响,像在嚼骨头。

“对了,那个叫桐敷的你有发现不对吗?”我问他。

“唔,没有咒灵的气息。不过后面的车里有两个人给我的感觉——”五条悟懒散地倚在墙壁上歪头看我,“很奇怪。不像活人。”

“这样吗,那我打算跟过去看看。”

“我也要去1

我试图劝他:“我能完全隐藏气息不被发现,你应该不擅长这个吧。”

他无所谓地勾起唇角笑了一下,“哈?隐藏?谁会干这种事埃当然是直接走进去埃”

我:“……好的。那我就不管你了。”

“喂,和我一起走进去埃”

“不要!放开!别拽我1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