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1章 外场村04

第21章 外场村04


最后我还是和五条悟一起正大光明地进了大门。

那几辆搬家的车绕着蜿蜒曲折的公路盘旋而上,开进了半山腰的一栋城堡式洋房。

但城堡的大门并没有在车辆进入后关闭,而是仍旧敞开着,仿佛知道我和五条悟就跟在后面并且等待我们入内。

在我们踏进大门的刹那,身后那两扇结实的木门如同触动机关般缓缓地合拢、关闭。

我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用肉眼随便测量了一下高度,大概有四米,对五条悟说:“这个高度我一跳就过去啦,关门根本没用埃”

“肯定是为了美观,欧式城堡都是这样的。”五条悟一副很懂的样子,“这种高度怎么看也不可能拦得住人嘛。”

好像挺有道理的。我认真想了想,赞同了他的理由:“悟,你好聪明。”

五条悟得意洋洋:“这不是当然的吗。”

“对了,要放那个,黒黒的那个。”我伸直双手比了个超大的半圆,“像一个碗扣下来的那个。”

“啊?你说帐啊,不要了吧好麻烦。”五条悟满脸写着拒绝,“反正晚上也没人会看见的,而且这里不是别的世界么?无所谓了。”

“放一下嘛,我想看。”

“你好麻烦埃”他鼓着脸不高兴地埋怨我,忽然又自己兴奋起来,“对了,不然我放个特别的帐吧,更好玩的那种。”

我好奇地问:“还分很多种吗?”

“有很多蔼—唔,就放一个所有人不得进出的帐吧。”

五条悟兴致勃勃地做了几个奇怪的手势,低声念道:“由暗而生,比黑更黑,污浊残秽,皆尽祓禊。”

我们头顶上空乍然出现一团深黑色的液体,眨眼便往四面八方溅射、蔓延开来,把整座城堡完整地罩在了帐里。

一道恶意的视线自城堡二楼窗口向外窥视,我立刻转头抓住那道目光,把还没来得及从窗前退开的人影逮了个正着。

——是一名站在灯光下宛如洋娃娃般的少女,黑色的瀑布长卷发自然垂落在身后,衬得精致而面无表情的脸庞愈发冷漠。

看见她时,我的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想要细究时那股感觉又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帐除了我以外谁都不许进出哦。”五条悟拍着我的肩膀,把我从思考的状态中拍醒,“等把里面的怪东西祓除掉以后,我就直接走掉。”

“然后你就会被一直关在这个帐里面哦。”

他叉腰哈哈大笑,嚣张得不得了:“快点!从现在开始好好想应该怎么求我1

我摇头:“我不喜欢求人。”

五条悟威胁道:“会被关在里面哦。”

……?

所以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我疑惑地问他:“你是想把我关起来收藏吗?只有你才能看到的那种。”

我曾经参加过一个拍卖会,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他买走了不少体型娇小的少女,还说要把她们藏进自己的别墅,只有他自己才能欣赏。

后来离开拍卖会时他还想对我下手,被我拧断了脖子。

悟也是这样想的吗?想把我藏起来?

不太想接受,可是又打不过他,怎么办。——我陷入了沉思。

五条悟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你在想什么埃”

他只是随便威胁一下而已,为什么突然跑到这种奇怪又恐怖的话题上面去了?

我迷茫地问道:“不是你说要把我关起来吗?”

“……”他欲言又止,最后无奈地捂着额头,“算了,你当我没说。”

啊?是我猜错了吗?我微微皱起眉头。

“悟,你好难懂埃明明是你先提起来的。”

“难懂的是你才对吧1

穿过空无一人的庭院、进入通往城堡大厅的门,从更深处、装潢精致的房间里飘出了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看起来充满了危险。

然后五条悟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晚上好~”

屋子里的深棕色沙发上坐了一对年轻的夫妇,而沙发的两侧站了两名态度恭敬的仆人,其中一个就是之前自称桐敷的蓝发男人,另一个是陌生的女管家。

“晚上好,欢迎客人来访,我们是新搬到这里的桐敷夫妇。”金色长发的妻子掩着嘴清脆地笑了。

随即站起身牵着裙摆朝五条悟迎上来:“好开心,没想到搬家第一天就能看到这么帅气的男人。”

坐在沙发上的丈夫则是笑意盈盈地看着金发女人:“千鹤,真是花心的女人埃”

丝毫不为妻子过界的行为而感到愤怒。

味道奇异的馨香随着女人的靠近而愈发浓郁,大红的长裙荡出此起彼伏的波浪。

五条悟左手插兜,右手拽着我远离名为千鹤的金发女人,笑得狂妄又嘲讽:“哇——好恶心,你是死人吧?离我远一点啦。”

“……”

对方四人同时沉下脸,已经走到我们面前的桐敷千鹤更是愤怒得笑了起来:“是吗?你见过会说话的……死人?”

“嗯?你不就是吗?”

“臭小鬼1桐敷千鹤暴怒地龇出尖牙扑了上来,被无下限直接拦在了外面。

五条悟稍微凑近了看,惊奇道:“哇哦,真的是尖牙埃没有呼吸和心跳——难道是吸血鬼?”

他的手指摆出奇异的姿势,噗地一声,桐敷千鹤的四肢被炸成血沫,尖利的哀嚎立刻响彻房间。

吸血鬼?我眼睛亮了起来。

“千鹤?1

嘭!男主人举起猎枪朝我们射击,另外两道身影迅速冲了上来,却和子弹一起被挡在咫尺外,面容扭曲。

轰!

五条悟一脚把后面两道人影踹进了墙壁,摔落的砖块砸了满地。

“辰巳!佳枝1

男人咬着牙再度举起枪,我瞬间跃到他的身后折断他的双手,在他痛苦的惨叫中冷声道:“安静一点,不然扭断你的脑袋。”

惨叫声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五条悟把桐敷千鹤踩在脚下用力碾着:“喂。快说,你的确是吸血鬼没错吧?”

原本被炸烂的四肢逐渐恢复了原状,但她精致的脸庞迅速凹陷下去,像极了即将干枯的活尸。

“血…给我血……”她瞪大了双眼,痛苦地用指甲挠着厚地毯。

“如果她是吸血鬼,那你们是狼人吗?”我看着从碎砖中爬起来的两个人,好奇道,“你们也有尖牙,可是好像长得不太一样。”

名为辰巳的蓝发男人捂着腹部咳出一口鲜血,随意抹去后阴狠地盯着我们:“你们是什么人?”

“是被你邀请过来的人。”

“是咒术师哦~”

我和五条悟同时回答道。

“……哼,是吗。咒术(神术)埃”辰巳冷笑着,半蹲下身猛地蹬腿朝我冲过来,“佳枝!逃!1

我侧身躲过他扑咬的动作,反手拽住他的两只胳膊用力一折,咚地一声甩到地上、踩住脊背:“冲我来是觉得我更好对付吗?好过分。”

辰巳喘着粗气不回答我,眼睛紧紧盯着佳枝逃走的方向。

“悟,她要逃了哦。”

“有帐啦,不会跑掉的。”五条悟竖起食指,磅礴的能量飞速聚拢扭曲,然后爆发出去,“术式反转——”

“赫。”

爆炸性的冲击撞破墙壁吞没了奔跑中的女管家,连灰烬也不剩。

“怪物……”辰巳被折断的手臂已经恢复了,但依旧被我踩在脚下动弹不得。他眨也不眨地看着佳枝被烧成灰的地方,瞳孔颤抖。

我不高兴地加重力道,辰巳身下的地板被压出道道裂痕:“为什么不回答我。你是狼人吗?你根本不是人类吧,哪来的脸说人类是怪物啊?”

“就是埃”五条悟拖着那个濒临死亡的金发女人走过来,义正言辞地指责道,“你们才是怪物吧。”

桐敷千鹤脸色灰白,僵硬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辰巳看到同伴这幅模样,手臂用力想要挣脱束缚又再次被我折断双手。

“折断双手可以恢复,那拧断脖子呢。”我蹲下身喃喃自语,说着就扭断了辰巳的脖子,后者的脸上还挂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等了大概三分钟都没变化,我抬头无辜地看着五条悟:“死了诶。”

“唔,被你玩死了。”

“没有玩,是实验。”

我对着五条悟的脸,左看看、右看看,怎么都没看见厌恶的表情,问道:“你不是很讨厌杀人吗?”

“哈?你把这种东西——”他踢了一下脚边的桐敷千鹤,指着她狰狞的面孔说道,“叫做人?肯定是吸血鬼没跑了。”

“对诶,是真的吸血鬼埃我还从来都没养过呢。”我颇为犹豫道,“好想养……可是看起来好像很麻烦……”

五条悟把手按在我的头上,笑容灿烂:“很纠结吗?我帮你决定就好了。”

说完他弯下腰,大手抓住桐敷千鹤的头,大力往上一拔!

噗嗤。

一道粗壮的血线从断裂的脖颈处喷涌而出。

扔掉手里的头,他说:“现在就不用纠结了,没得养了。”

我:“……谢谢你哦。”

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陡然从沙发上传出来,我这才想起还有个人类躺在这里,探头去看他:“干嘛——哇,你哭了埃”

“是因为吸血鬼和狼人死掉才哭的吗?你们是家人吗?可你不是人类吗?”

我一连串的问题似乎让男人的眼泪更汹涌了,他声音嘶哑地说:“哈,人类?你以为我很稀罕这种身份吗,他们才是我真正的家人。”

“是吗?”我虚虚握拳抵着下巴,沉思片刻,“好吧。”

“没关系,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头,下一秒便折断了他的颈骨,“这下你们就一家团聚啦。”

……

诶,这下是杀人了吧。

我扭头去看五条悟:“悟,我又杀人了哦。”你要怎么做?

他似乎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你把我当成什么人碍…这种生活在吸血鬼身边的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我不解地歪头道:“可我上次杀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但你很生气。”

五条悟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摸着下巴思考:“怎么说呢——其实我个人对善恶行为的分界线很模糊,但杰是一个最讲究规矩的人,所以偶尔我会把他的善恶作为指针。”

“但是天内死了之后,我也稍微有一点不太好的想法了,不过还不算明确。”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这不是我的世界。”他无赖地摊开手,“你做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哦。”

我抓住了他话语中的重点:“如果我在你的世界杀了这种人的话你会怎么做?”

“这种人渣完全是死有余辜吧。杀了也无所谓。但是,就算是这样……”五条悟慵懒地靠在沙发上,“三十四条人命,我果然还是……”

他极轻地笑了一声。

“没法接受埃”

我用力攥紧了拳头,从鼻腔深处发出一声冷哼,正要开口呛声时、不远处的楼梯忽然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

……还有人?

对了,之前在庭院里看到了二楼窗户有人。

我转过头,目光紧锁在这个从二楼下来的洋娃娃般的少女身上。

“怎么回事,六眼看不到她。”五条悟难得地表情严肃了起来。

“安娜。”少女陡然开口叫了我的名字。

【安娜】脑海中的黑泥同时开口叫道。

……这个声音?!

我震惊到近乎失语。

“我来了。”

【她来了】

……和我一模一样?

世界骤然陷入一片漆黑的混沌之中。

……

五条悟猛地惊醒,当即从地上一跃而起,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脏污的街道,堆积成山的垃圾,遍地的碎渣残海

还有视他若无物的、神态凶狠的行人。

他往前走了一步,整只脚直接穿过了面前的纸箱。就像他并不属于这里、被世界下意识地排斥出去。

如同魂魄行走在人间。

五条悟露出玩味的神色,弓着腰嗤嗤地笑了起来:“有意思。”

就在他的不远处,蹲在垃圾堆上的男人,仰脸看着上空的飞艇不断往下丢弃废物,笑容阴郁而又扭曲。

“嘿嘿…哈哈哈…”

“欢迎来到…流星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