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2章 流星街1.1

第22章 流星街1.1


争斗,抢夺,撕咬,捕猎,甚至是屠杀。

濒死的人被无数双手拖进昏暗的窄巷,喷溅在污水里的血液逐渐凝固发黑,像一只又一只空洞的眼珠无声地注视着这一切恶行。

不管五条悟穿过多少道墙,多少条街道,耳膜里无时无刻不充斥着尖叫、哀嚎、乞求的惨痛声。

哪怕他无法亲身体会、仅仅只是用眼睛去看,都有一股无形的沉重感时刻挤压他的神经。

厌恶。烦躁。

这个地方就像不存于世的遗弃之地,没有任何法律制约,夹缝里的生存全是凭借着人类最古老、原始的社会规则,弱肉强食。

强者吸干弱者的血,再被更强者榨干所有利益。

“这么说起来,那群老东西的理念不是和这里很像么。”五条悟极为低沉地笑了几声,清透的冰蓝色眼睛全是冷漠,“应该把他们扔到这种地方来,好好感受一下原始规则埃”

“恐怕连渣都剩不下吧。”

他往斜前方的位置扫了一眼,浑身是伤的少女被一只脏污皲裂的手拖进了泡沫箱背后。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抬起,僵在半空,又倏地紧握成拳。

……

打不到。

任何攻击都不行。

肢体碰不到这个地方包括人在内的所有实物,无论是苍、赫,还是茈,都会在咒力爆发的瞬间融入周围的空气,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同一滴雨水融进了大海,不过荡起一圈细微的波纹便迅速消泯在深不见底的汪洋之中。

他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什么也做不了。

五条悟垂首闭上眼、沉闷地笑了一声,而后又烦躁地叹了口气。

这个鬼地方…简直恶心得要命。

为什么他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五条悟咬着大拇指,略微有些焦虑地想道。好像是从楼梯下来了一个小鬼开始,紧接着就失去意识了。

再醒来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

……

他在这里,安娜呢?

像是感知到了他的想法般,前方道路的尽头忽然出现了一胖一瘦两道人影,他们高速朝着五条悟所在的方向奔跑着,胖子的腋下还夹着一个半人高的小鬼。

在两人与他擦肩而过的一刹那,他听见了瘦子尖酸阴沉的语气。

“这个小怪物,是叫安娜吧?”

……?!

五条悟猛地扭头跟了上去。

他们拐过好几条隐秘曲折的小巷,挪开一只沉重的铁皮箱子,背后露出了一道不规则的缺口。

钻进缺口,里面是一间宽敞老旧的砖房,地上到处是深褐色的污渍。没有门窗,唯一的出入口就是那个缺口。

胖子把腋下的小鬼随手丢到角落,没管她的头直接撞在砖块上面,又推了一把瘦子:“赶紧问出来,‘安’很快就会发现了。这是他新养的小怪物,干什么都带在身边,肯定知道那东西藏在哪里。”

瘦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万一她不知道,那不是白费劲了。”

胖子轻描淡写地说道:“哦,杀了就行了。”

五条悟蹲在那个面朝下趴着的小鬼旁边,看她缓慢从地上爬起来坐好,然后转过脸来——

……

看不清!?

他惊愕地大幅度后仰,一个趔趄差点把自己绊倒在地。

看不清她的脸!

就像有一团迷雾完全覆盖在她的脸上,无论从什么角度都看不清,只能隐约感觉到脸上有着确切的五官。

瘦子蹲下身,抓住小鬼散乱的长发,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扯:“安娜是吧。你的养父最近找到的那个宝贝藏在哪里?”

安娜仰起了脸,似乎是微笑着、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安娜是吧。你的养父最近找到的那个宝贝藏在哪里?”

连阴森的语气、甚至是语调都一模一样。

瘦子一愣,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意,手腕一转就掐住了她的脖子:“恶心的怪物,我没空陪你玩说话游戏。”

五条悟下意识伸手想要拦住那只手臂,却径直穿了过去,幼小身躯下一秒就被强壮的手臂紧紧扣在地面上。

不成调的、破碎的话语从安娜的口里断断续续发出:“恶心…的…怪物…我没…空陪你玩…说话游…戏…”

像是被设定了固定程序的玩偶,只会用相同的语调重复他人说出的话。

噗嗤。

瘦子面无表情地折断安娜细小的胳膊,用力一拔、扔到墙角,刺目的血柱喷溅三尺高。

——!!

五条悟眼神冰冷,自指尖掀起足以逆卷风暴的高温能量,恐怖至极的毁灭性冲击呈碾压之势撞向瘦子!

……

本该把一切都烧成灰烬。

可是不过三秒,使用茈时爆发的所有咒力便融入了无形的空气中。

不见分毫。

……

“哈。”五条悟气极反笑。

“好。很不错。”目光转向自己唯一能踩到的地面,双手上下叠在一起,狂暴的咒力汹涌地聚拢在掌心之间,“让我看看你有多结实。”

“术式顺转,最大输出——”

地面从他的脚下开始接连不断破裂爆炸,翻涌飞溅的泥土如同铺天盖地的急风骤雨!

“苍。”

整间砖房的地面瞬间被全然掀翻!

炸飞的泥块密密麻麻地遮挡了所有视线,眼前的景象陡然变得模糊不清,进而又诡异地扭曲成一个偌大的漩涡。

下一秒。

不论是胖瘦的两人,还是安娜,都在眨眼间被漩涡吸收、搅合,紧接着画面一转,整片砖房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包括断裂的手臂,以及猩红的鲜血。

“……妈的。”

五条悟拽紧了自己的头发,眼神发狠地紧紧盯着安娜孤零零躺在角落的残臂,满腔愤怒却无处发泄。

无力。

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哪怕再想杀了这两个恶心的垃圾,也只能像看着陌生少女被拖进泡沫箱一样,看着她受伤。

“痛…”

安娜忽然发出了极轻的呢喃。

明明是痛苦的事情,她却像是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不停地挪动身体,反复感受着身体的剧痛。

“是痛…好痛…”

这几声轻语如同烧着的引线、猝然点燃了五条悟心中的怒火!

被困于荒芜之地的猛兽踏着暴怒的步伐闯到安娜的面前,即使知道这只是虚幻的场景,对方根本看不见他,仍用从喉咙深处挤出来的、咬牙切齿的嗓音一字一句道:“你在干什么。”

“只是意见不合就要杀了我,现在被人废掉手臂都无动于衷么?”

……

“杀了他们。”

“像你杀了那群人一样。杀了他们。”

安娜倏地抬起头,迷雾遮挡的面容下、眼睛的位置凝望着他所在的方向,像是听见了他的话,又像是没有。

“里尔,”胖子喊了一声,“不要弄死了。”

“嘁。”瘦子里尔不屑地轻嗤。

“里尔,里尔。”安娜突然高兴起来,她看向瘦子,似乎天真无邪,“里尔,给我手臂。”

瘦子夸张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我拒绝。”

“不行吗……里尔,给我四肢。”

“你太烦了。闭嘴。怪物。”

“那就……里尔,给我内脏。”

“再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就扯断你另一只手。”

五条悟心中骤然升起某种预感,只见安娜用仅剩的右手向瘦子摊开,“里尔,给我头。”

瘦子冷笑一声,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一秒。

两秒。

噗。

整个人被诡异的力量逆时针拧成一团烂肉,又瞬间炸成血花,另一边的胖子也同时噗地炸开,漫天的碎肉刹那间撒满砖房。

……

「咒术总监部在凌晨十二点左右一共死亡了34名[窗],全都是身体内部突然炸开的离奇死亡」

五条悟的脑子里陡然出现夜蛾老师电话里说的话。

——原来如此。

是类似诅咒导致的死亡,并且有连带性质。

轰!

砖房的墙壁陡然被外力炸开,一道身影穿过翻腾的尘土踏入了砖房的范围。

“安1安娜开心地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来者是一名年轻的男人,他沉默地走近安娜,再小心翼翼地把她抱了起来。

“安。痛,是痛1安娜兴奋极了,上扬的声调仿佛是在撒娇,“我知道了,这是痛1

名为安的男人却露出了一个难过苦涩的笑:“……对不起,安娜。让你被人带走了,我却来晚了。”

“我宁愿你不明白什么是痛。”

安娜原本高昂的情绪沉淀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安露出了难过的表情,下意识地想要让他高兴起来:“安,摸摸我的头。”

男人单手托住她,另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头。

“安,抱抱我。”

他把安娜揽进怀里,安抚地轻拍她的脊背。

“安,夸奖我。”

“安娜是很棒的好孩子。”

安娜靠在他的怀抱里,小声问:“安的愿望什么?”

“我想要安娜的手臂恢复原状。”

刺眼的光芒笼罩了安娜的断臂,几息过后,原本还不断淌血的手臂完好如初,连摔在地上的擦伤都消失不见。

安娜情绪低落地摸着自己的新胳膊:“不痛了…痛没有了…”

男人稳稳地抱着安娜,一步一步缓慢地往外走,每走一步就说一句话。

“你是流星街人。安娜。”

安娜似有所悟地仰起脸,小手拽紧了他胸前的衣服。

一步。

“流星街人不拒绝任何东西,但也别想从他们手中夺走什么。”

两步。

“不要主动伤害别人,也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你。”

三步。

“杀掉所有对你有威胁的人。”

走出砖房,男人的眼神依旧温柔,却饱含不容拒绝的强势。

“这是命令。安娜。”

身后的砖房轰然倒塌,无数砖块砸落后腾起的灰尘眨眼便窜了五米高,大团尘土形状怪异地停滞在半空中、掩盖了所有的一切。

无暇的白纸终于被染上了颜色,她用力地点头。

“埃1

……

乌云密布的天昭示了风雨欲来的前兆,呼啸的狂风卷起无数废弃的垃圾摔向不同的方向,整片场面都压抑得如同末日前夕。

少女的影子满怀怒意地朝他逼近,质问——

「他们想杀我,我为什么不能杀了他们」

……

是这样埃

所以她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五条悟不远不近地跟在他们后面,慢吞吞走着,低敛了眉眼,像是在发呆。

忽地抬起头,目光遥遥看向前方被抱在怀里的小鬼,唇角凹出一个极小的漩涡,散漫地笑了起来。

声线极低的自语,眨眼便消逝在风中。

“真是……蛮难搞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