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想办法把5t5占为己有 > 第25章 茧01

第25章 茧01


嘴里说着现在开始生气,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横着眼睛看人,仍然是埋着头、黏黏糊糊的样子,搞得我还有点不习惯。

五条悟把我整个人都箍在怀里,呼吸带出的湿润热气近在咫尺:“啊,对了,那个影响——就是你说的那个,会持续多久?”

“早就消失了。是觉得哪里不对吗?”

“真的么?感觉哪里都不对埃”

我扭头想看他的表情,只能看到被细碎短发掩盖住的微红耳根,惊奇道:“悟,你的耳朵好像红了。”

手臂想挣脱出怀抱,被更用力地勒紧了:“别动。”

高于常人的体温透过衣服源源不断地传过来,感觉像是被热气腾腾的炉子裹在里面。

“为什么?”我故意用鼻尖去碰他的耳垂,他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按住我的头,“我想摸一下耳朵。”

“不行。”他抖了抖头发,把耳根完全挡住,“现在看不到了。”

……这么小气?

我假装安静下来,趁他放松时突然挣开他的手臂,飞快撩开他的碎发摸了一把热乎的耳朵,理直气壮地说:“谁管你埃”

他愣了一下,透蓝的眼眸里迅速染上不可置信的神色,“喂,你……”

“啊,更红了。”我以发现新大陆的语气说道,“为什么?”

五条悟:“……”

见我还想凑近看,他立刻松开手远离了我几步:“别过来。我要开无下限了。”

“……你是小学生吗?”我略微睁大眼,“听起来就像是威胁‘再这样就不让你靠近了’一样。”

“谁管你埃”他双手抱胸,语气懒洋洋地把这句话扔回给我。

“不要偷学别人的话。”

“嘁,‘别人的话’和你有什么关系?”

“……”好讨厌啊这个人。

我打开房门,正巧碰见加奈美从走廊那头走过来,再亲眼看着她的表情从微笑变成了满脸问号:“安娜,你……嗯??”

“哟。”五条悟从我背后探出头,对着加奈美打了个招呼。

一米九的高个非要缩在我背后、完全不管我能不能遮住他,看起来格外的不伦不类。

矢野加奈美没忍住看了他一眼、又一眼,出声询问:“五条君,你是什么时候……?”

他很自然地指着窗户说:“是从那里翻进来的哦,很好翻的。”

矢野加奈美瞬间震惊到失语:“……”你真的好直接啊!

她握住我的手腕,把我拽进了另一个房间,压低声音问我:“还好吗,需要报警吗?我收回昨天说的让你告白的话,这种家伙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我告白过,他已经拒绝了。”

加奈美看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既然拒绝了,那就更应该离远一点了1

我又补上一句:“不过他刚才翻进来以后告白了,我答应了。”

“说话不要大喘气啊1矢野加奈美抓狂地吐槽我,“这种随便翻进女生房间的人,怎么能答应1

“因为很漂亮嘛。”我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脊背说道,“没关系的,他连女生宿舍都能进。”

加奈美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良久,才憋出一句,“你说什么……?这种人……认真的么?”

“相比之下翻进房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对吧。”

“对……个鬼啊1

她看起来还想说点什么,房门陡然被叩叩叩地敲响了,五条悟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扰,可以进来吗。”

“……请进。”矢野加奈美迟疑几秒后同意了,等他推门进来后,第一次用上了失礼的口吻,“原来你也懂礼貌啊,五条君?”

“这是当然的吧。”五条悟带上门,丝毫不在乎自己被讽刺了。

红发成年女性的脸上浮现起怒意:“既然这样,请问为什么你会从窗户翻进一个女生的房间?”

……

……

加奈美……在生气吗?——我后知后觉地发现。

她两手叉着腰,白皙的手背上微微鼓起数条青色的血管,随着她说教时偶尔抬手的动作从我眼前晃过。

无数大道理从她口中滔滔不绝地蹦出来,句句一针见血,掷地有声。

五条悟被训得一愣一愣的,只会欲言又止地说着“氨、“呃”之类的字眼,眼神不时游离到我这边,又被成年女性精准地抓祝

……

……

是真的诶,加奈美在因为我而生气。

就像从前老头子会因为我而生气那样。

……

超级像。

这个认知让我无比的欢欣雀跃,情不自禁朝她跨了一步,张开双臂拥抱住她。

“加奈美。我好喜欢你。”

真好。我好高兴。

“……”矢野加奈美说教的举动瞬间顿住了,隔了两秒都没想起自己该说什么,胸口的愤怒渐渐被无奈覆盖,“啊,真是的……”

情绪被打断后就很难再继续了,她把手放在我头上轻轻揉了揉,对着五条悟说道:“抱歉,我刚才可能说得有些过分。”

“……”五条悟敛起呆愣的表情,若有所思地将大拇指抵在唇边,轻轻咬着,“不,还好。”

“嗯?”

“怎么说呢,这还是我第一次被年长的女性教训。”他的唇角溢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感觉——还挺新鲜的。”

矢野加奈美:“……”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加奈美。”不等她开口,我仰起脸叫她的名字。

待她把视线投过来后,期待地看着她:“你和我走吧,我们以后一起生活,好吗?”

“不需要再每天辛苦早起开店、招呼客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需要等我回家。”

她会答应吗?

会的吧?

她很喜欢我,还会为我生气,应该……

……

“不行哦。”

……

咦?

她拒绝了。

我无意识放大瞳孔,棕色眼眸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某种奇怪的情绪逐渐从心底蔓延开来:“为什么?”

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不愿意跟我走?

矢野加奈美没有发现端倪,以为我是在撒娇,笑着说:“因为我的家在这边哦,已经下定决心要一直住在外场村了,和妈妈一起。”

……

下定决心要住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里?

这种观念……

我忽然想起某个名为窟卢塔族的族群。

整个族群都心甘情愿地缩在深山地区、日复一日过着平静祥和的生活。

老头子很喜欢那个种族,还有几个算得上要好的朋友,曾经带我去窟卢塔地区拜访过。

加奈美的观念有点像他们呢。

我问过一个窟卢塔族人,什么时候才会离开族地去往外面的世界。

他当时是笑着对我说的:“大概要等到窟卢塔地区消失以后吧。”

……

“是这样埃我明白了。”

只要村子消失了,没有留念的地方了,你就会和我一起走了。

对吗?加奈美。

我牵住她玫红色的衣角,把那片布料紧紧攥在手心揉搓得不成形状。

几缕曲卷的黑发缠在她衣袖的纽扣上,她低下头用手解开纠缠在一起的结,动作极轻,眼睫一眨一眨的,嚅动着嘴唇仿佛对我说了什么。

声音温温柔柔的。

可我一句都没有听清。

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内心蠢蠢欲动。

“加奈美……”

她应声,然后看了过来。

“如果……”

话音未落,突然被一只宽大的手掌盖住了嘴唇,顺势轻扣住脸把我往后带、靠在紧实的胸膛上。

另一只手勾住我的肩膀,一点一点、缓慢把我从矢野加奈美的怀抱里带出来。

“别撒娇了。没听到这位上了年纪的阿姨说已经下定决心了吗。”

矢野加奈美没留意到我的眼神,注意力全都放在五条悟那句“上了年纪的阿姨”上面,气得横眉倒竖:“臭小鬼1

“类似邀请的道别说一次就够了。啰啰嗦嗦的好烦。”

五条悟说完后挑起嘴角,揽着我慢条斯理地向后退去,垂着头,趋近于无的气音在我耳边响起,“你刚才想干什么?有杀意噢。”

“……”

我没有回答他,心底那股古怪的情绪如潮水般缓缓消退,清明的理智又重新显现出来。

“安娜?”

似乎看出我有点不对,矢野加奈美担忧地叫了我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后再次叫了一声。

“安娜?怎么了吗?”

对上她的视线,我把五条悟的手掌扯下来,用力握住他的手腕,面上却平静道,“没有,没什么。”

“可是……”

“加奈美,我该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移开视线,拉开门走了出去。

老房子里不开灯的话是几乎没有光源的,穿过昏暗的走廊去到玄关,回头时看见加奈美站在原地向我挥手,只有从她背后的房间里有一束阳光照出来。

看起来就像她整个人都被光包裹住了。

……

真好看。

大概因为我盯着她看得有点久,五条悟直接蒙住我的眼睛把我带出了大门,抱怨道:“你到底在看什么啊,有什么好看的?”

“你没有发现吗?她好像在发光。”我认真回道。

他单手支在额头上遮住刺眼的阳光,拖长了语调:“完全没有哦。”

旁边忽然经过了一对父女,幼小的女孩拉扯着父亲的衣衫,蹲在地上耍赖撒娇。

“广泽,我好累,背背我嘛。”

“都说了要叫爸爸埃”

……?!

我闪电般回头,那对父女固定好姿势,晃晃悠悠地走远,在暴烈的日光下恍惚重合成另一对身影。

【安,我好累,背背我】

【都说了要叫爸爸翱

……

……

越走越远的那对父女时不时相互交流着什么,说着说着就开始哈哈大笑,笑得极其爽朗。

……

好烦躁。不要笑埃

我不喜欢。

不自觉地朝着那对父女竖起手掌,灰绿色的光芒飞快在手心处汇聚成形,又在即将出招的瞬间被另一只手握祝

眼前骤然一黑,光线被拦在眼前的大型白毛遮住,他微微躬身靠拢,沉吟片刻后说道:“嗯——这就是你说的不一定能控制自己吗?看起来还蛮严重的嘛。”

“……”我看了看自己被握住的手掌,又抬头看着他,困惑道,“悟,为什么我的爸爸死了,她的还活着?”

“不知道噢,没法回答你。”他把五指从我的指缝里塞进去,任性地摆出十指紧扣的姿势,漫不经心道,“需要我去帮你问问看吗。”

“像是‘大叔你什么时候才会死’之类的话?”

被打岔后我想攻击那对父女的心情已经没那么强烈了,愣了几秒后摇头拒绝道:“不用了。”

“这样最好了,我也不想问这么蠢的话埃”

“……”

“不过你怎么会攻击他们的?有束缚的话应该是攻击我才对埃”

“我没有想杀了他们。”

五条悟恍然大悟:“啊,这算是漏洞吧。”

随即又自顾自地嘀嘀咕咕:“束缚不能改的啊,难道要再定一个束缚吗,总觉得好麻烦埃”

我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话语,垂眸看着交握在一起的手掌,轻声唤他:“悟。”

“啊?”他偏过头,苍蓝的眼眸盯住我。

“你要乖一点。”

“……啧,你的语气听起来好恶心。”

不理会他一脸肉麻的表情,我只是重复道:“你要乖一点,不要惹我生气。”

他拉长嗓子“哈?”了一声,唰地低下头把脸挡在我的面前,鼻尖距离我仅有几厘米:“你之前也说过同样的话吧?控制欲好强啊,我不喜欢。”

我反驳道:“不是控制欲,你不会想看到我生气的样子的。”

“不是已经生过气了么,还差点真的杀了我。超狠的埃”

“没有哦,那才不是生气。”

“是吗,连那个都不是生气啊?”他面朝我、向后倒退着走,尾音上扬,“这不是让我超感兴趣吗,就现在吧,生气一次看看怎样?”

“不怎样。”

“诶——好过分。”

吵吵嚷嚷地往国道上走,越靠近太阳,身后的影子就越短,原本交错在一起的两道影子逐渐分开,只余交握的两只手还连在一起。

“快看,影子好短,好像企鹅。”我不经意间瞟到地上,晃了晃五条悟的手提醒他看过去。

他看见后立刻开口:“你的才是企鹅,因为你太矮了。”

“是我们的影子都像企鹅。”我纠正他。

五条悟:“没有,只有你的才像。”

我:“……”

我:“我要打人了。”

“哈哈哈哈,你打不到我噢。”

我低头看着我们两人的影子,忽地松开手,说道,“不牵手之后就分得好开,像陌生人一样。”

“你还信这个?”五条悟看起来想嘲笑我,倏地像是想起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表情狐疑地问我,“你不会是……想让我背你吧?”

……?

怎么转到这上面去的?不过可以埃

“好的,谢谢。”

他哽了一下,想后悔又嫌丢脸,不情不愿地蹲下身:“你知道你有多重吗?”

双手扶住大腿,用力一托,直起身,稳稳地向前走。

“不管,又不是我出力。”

“真敢说啊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