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顶不住了!前夫天天把我摁墙上亲 > 第594章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第594章 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她……”

盛相思惊疑交加,看向傅寒江。指了指太阳穴,“这里……?”

话没有说明白,也不需要说明白。

“是。”

傅寒江颔首,两人眼神交汇,他知道她猜到了,肯定了她的猜测。

片刻的相对无言。

“不,这不可能!”

盛相思突然一声低喝,上前一步,抬起手来,推开了病房门,冲了进去。

“相思!”

傅寒江一怔,跟在她身后。

“姚乐怡!”

进到里面,盛相思直冲到姚乐怡面前,扶住轮椅,正视着她。

开口便是冷笑,极轻蔑的。

“看着我!看着我!”

“??”姚乐怡哆嗦着,抬起头来,眼里映照着她的模样,神色一片茫然。

像是……不认识她。

“你……”

“别装了!”

盛相思杏眼圆睁,眸底龟裂开来。

气息有些不稳,“花样可真多啊!无计可施了?开始装疯卖傻了?只有傅寒江这种蠢货,才会吃你这一套!你疯了?你怎么会疯?你只会逼疯别人!”

眼角一勾,牙关紧咬,吐字清晰。

带着股狠意,“为了男人,你真是……连脸都不要了!”

“相思……”傅寒江站在她身后,想要阻拦她。

但是,举起的胳膊,犹豫着,最终没落下。

“寒江……”姚乐怡却求助的看向他,眼眶泛红,眼底隐隐含泪。

“她……她是谁啊?她为什么骂我?”

“……”傅寒江皱着眉,沉默不语。

“为什么?”

盛相思头痛欲裂,姚乐怡是不是真疯,她不知道,但是她就快疯了!

瞪着姚乐怡,目眦欲裂。

“因为你不要脸!”

“相思……”

在她再度开口后,傅寒江扶住了她,凑在她耳边小声哄着。

“你太激动了,先出去,好不好?”

“你放开!”

盛相思激愤的挣脱了他,单手扣住姚乐怡的下颌,“我说你不要脸!听清楚了吗?啊?”

“不,不……”

靠的这么近,她眼底的恨意,毫无遮掩。

姚乐怡吓得一个激灵,颤栗着,瑟缩起来,“我没有……”

一边摇头,一边挣扎。

“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啊!啊……”

“受不了了?那就别装了!”

“我没有……啊……”

挣扎纠缠间,姚乐怡身子一歪,连带着轮椅一起,倒在了地上。

‘咣当’一声巨响,地板仿佛都在震动!

“啊……”

倒地的瞬间,姚乐怡惊呼着,下一秒嚎大哭起来,“哇啊啊……”

“姚小姐!”

看护一看,姚乐怡摔倒的地方,正是刚才打碎碗的地方。

她还没来得及收拾干净,地上还有碎片!

看护冲过去,扶起姚乐怡一看,果然,她的胳膊碰到了碎片,被割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

“陆总?”看护皱眉,看向傅寒江。

同时,盛相思也在看他。

“看我干什么?”

傅寒江拧眉低喝,“我是医生么?不会去叫医生?”

“哦,好!”

看护忙不迭点头,爬了起来,出去叫医生了。

“寒江……”姚乐怡还在地上半趴着,泪眼婆娑的看着傅寒江。

哼。

盛相思无力的冷笑,“她叫你呢,还不过去?”

说完,转身径直往外走。

“相思!”傅寒江一凛,追了出去,拉住了她的胳膊。

“你跟着我干什么?”

盛相思振着胳膊,试图甩开男人。

但这时候,傅寒江怎么可能放手?

稍稍用力,钳制住她的手腕,再跟她解释。

“昨天,她从银滩楼上摔下来……醒来后,就这样了。她现在稀里糊涂的,只认大哥和我。”

他道,“大哥昨晚在这待了一晚上,早上才给我打的电话,我来之后,他才走的。相思……”

他自知理亏,“之前,我确实承诺过,以后她的事情,都交给大哥。但是,眼下这情况……我要是不帮忙,大哥一个人,顾不过来。你能理解吗?”

盛相思沉默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里面。

“相思?”傅寒江越发心慌,紧张的滚了滚喉结。

“嗯。”

良久,盛相思抿着唇,点头应了,“你说的有道理,我知道了。”

“相思……”

她理解的?

傅寒江眉间神情松动,握住她的手。

“事出突然,这是暂时的……她不会永远这样,医生说,她是受了刺激,一时转不过弯来,会好的……”

“受了刺激?”

盛相思疑惑的皱了眉,“什么刺激?”

“这……”傅寒江犹豫着,道,“是大哥的事。”

盛相思猜测,“和白冉有关?”

“是……”傅寒江踌躇着点点头,却没有多说。

“不能说?”盛相思挑眉,还等着他继续往下说呢。

傅寒江为难道,“这……大哥的事,我不好置喙……”

大哥的隐私是一方面,何况,还牵扯到白冉……

“这么为难?”

盛相思烦躁的一挥手,“那算了……说点你能说的吧?”

忽而,她勾唇笑了,“你刚才说‘暂时’?暂时是多久?”

“……”傅寒江语滞。

这个问题,他仍旧回答不了。

盛相思看着他,暗暗冷笑……还真是,没完没了啊。

这时,看护带着医生推着治疗车过来了。

“麻烦,我们需要进去……”

“嗯。”

傅寒江颔首,拉着盛相思往边上退开了两步。

“我不是对她有什么,我喜欢的是你,也只想和你在一起,答应我,不乱想,好不好?”

“……”盛相思沉默着,一言不发。

突然,里面发出‘咣当’一声巨响,接着,是听令咣当,各种金属器皿落地的声音。

“啊!”

伴随着女人尖锐的哭喊声。

抬眸看去,治疗车被掀翻了,上面的东西撒了一地,护士正在收拾。

“别,别过来!”

姚乐怡抱着脑袋,蜷缩着,浑身发抖。

看护朝着门口跑过来,一出来,看到傅寒江先是一喜,“陆总……”

再看到盛相思,笑意僵硬在脸上。

犹犹豫豫,硬着头皮道,“陆总,您快去看看吧……您走了之后,根本不让我和医生靠近,医生想看看她的伤都不行啊。”

“知道了。”

傅寒江颔首,眉心深锁,看向相思。

盛相思嗤笑着,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你快进去吧。”

“等等……”

傅寒江拦住她,“你别走,你不放心,就在这里看着,我只是在边上安抚住她,好让她看医生……”

“?”

话音未落,盛相思不可置信的瞪着他。

“她疯了!她也照样是我憎恨的人!你照顾一个我讨厌憎恨的人,还要我亲眼看着?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