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小浓情 > 第20章 nbsp; 主场

第20章 nbsp; 主场


许意浓用拿起勺子舀了一点蛋糕送进口中, 『奶』油香甜从舌尖开始散开,很快密布在整口腔,愈发浓郁, 接着她又把那带着“生日快乐”四字巧克力片吃掉了。

她已经好多年没吃过蛋糕了, 出国后每年生日吴老师都会发来叮嘱语音。

“宝贝生日快乐, 今天要记得自己去买蛋糕吃。”

她虽然每次都好,可后却并没有买,前两年还会从蛋糕店橱窗经过看看那些漂亮成品,后来索『性』去都不去了。

因为她觉得年纪越来越大这种事有什么好值得庆祝,还特地买蛋糕庆祝,傻不傻?从此她也没有了过生日习惯……

又吃了口蛋糕她就没再吃了。

大概太久没吃『奶』油了,才吃一点就腻了, 而且她觉得他买蛋糕中看不中用, 一点都不好吃,吃多了嗓子里齁甜齁甜。

于是她把蛋糕往桌上随便一放,打开一瓶矿泉水猛灌了口就去行李里翻烟抽了。

夜阑人散尽, 没多会儿房间到处弥漫着浓郁烟草味,烟灰缸里也不知不觉都是堆砌烟头, 说起来以前她还挺讨厌这呛鼻烟草味,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沉溺于其中戒都戒不掉, 她觉得这会儿如果有点儿红酒就更好了,可惜这家酒店提供酒都是rio那种果酒, 她不喜欢,而那只动了口蛋糕就那么安静地躺在桌上, 她没扔就这么放置着,眼睁睁看着上面『奶』油慢慢软化掉,变得瘪塌塌再也没有了先前精致美丽, 就像这夜再美,终会随着天亮而消逝。

移开视线,把后一根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许意浓拢了拢酒店睡袍一股脑地倒在了床上,她空灵地望着天花板,再伸出手掌张开五指,灯光从她指缝中流淌下来,星星点点地洒在她脸上,身上,慢慢地她再缩手,遮住视线挡在了自己眼上,房内安静得能听到自己心跳,一下又一下。

脑海里不住浮现养护院里『奶』『奶』模,她眼眶越发灼热,双手覆盖在脸上抹了抹她又突然坐了起来,像是什么东西牵引着起身去把那蛋糕拿了起来,她到电视柜旁蹲下,打开了下面冰箱打算放进去冷藏,可她发现那冰箱里虽然放满了饮料却没什么冷气,灯也是暗。

她重新站起来前台打电。

“你好,我是7252客人,我房间冰箱好像坏了,麻烦派人来帮我看一下好吗?”

“好,我们这就安排,请您稍等。”

很快人来了,许意浓看她摆弄了一会儿,后却抱歉地告诉她,“不好意思士,这冰箱确实出了问题,目前不能正常使用了。”

许意浓问:“是什么原因?”

工作人员解释,“我们是一家老酒店,在h市年代很久了,可能是有些设施还没及时淘汰,所以……但是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不知为什么,这牵强理由许意浓听着竟莫生出一股烦躁来,问道,“那你们每次清理房间不检查吗?就这么把有问题房间交付下一位顾客?老店服务不是应该更严谨吗?”

工作人员忙打招呼,“不好意思士,确实是我们问题,但这一时半会儿确实也解决不了,附近马上就要搞汽车峰会,这两天酒店全满,要搁平时碰到这种情况我早就您换房了。”

许意浓再看看那冰箱,只觉得自己真是点儿背,她敛敛情绪确认,“不能修好了吗?”

“要等明天了。”工作人员看看那块蛋糕又说,“如果是要放东西冷藏,我们可以帮您处理,您什么时候要就打电我们,再您送来,您看可以吗?”

许意浓听着麻烦,她摇摇头说,“算了算了。”

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等工作人员离去,她自己都觉得莫其妙。

她一向不是喜欢为难人『性』,刚刚竟为一块蛋糕咄咄『逼』人起来,脑抽了?

她再也不去看那蛋糕了,扭头就掀开子躺到床上。

不就一块蛋糕吗?本来她也不喜欢吃,大费那周章干嘛?睡觉!

第二天一早许意浓跟于峥直接约在大堂碰头。

“没睡好?”虽然她化了妆,但于峥觉得她略显疲惫。

她也没否认,“有点认床。”

于峥看了她一眼,继而往外,“往后出差机会还很多。”

许意浓跟上,“嗯,以后习惯就好了。”

两人来到逐影h市分,他们那里bo接待后于峥还要去跟中层会面,许意浓很知趣地说,“我找能办公地方待着就行。”

于是分bo总监立刻安排人带许意浓去备用办公桌。

前于峥还叮嘱了一句,“我这边不会太早,到了饭点你就跟这里同事一起去食堂用餐。”

许意浓笑笑,打趣,“领导,我不是孩子。”

于峥唇角也微浮,没再说什么,往会议室去了。

他们兵分两路,许意浓坐下后『摸』到电脑也很快进入工作状态,她复了封邮件,又登系统搭了bo,同时审批了组了流程再盯了一下项目进度,一系列处理好已经到了中午。

分同事热情地要带她去食堂用餐,许意浓看了看时间跟她说,“谢谢,但我中午有约了,我出去吃。”

那位同事哦了一,把自己工作牌她,“那你把我工作牌随身带着,不然头保安不让你进来。”

许意浓接过,“好,谢谢啊。”

“不客气。”

许意浓把工作牌塞进包里就出了去了,她滴滴叫了一辆出租车,目地是昨天那家养护院。

她始终还是放不下『奶』『奶』,再看看她。

可是到了那里,进去却没昨晚那么容易了,今天前台换了一年长护士,看到她问是来询问床位还是来探访老人。

许意浓忙说,“我是家属,来探访。”

护士:“哪位老人家属啊?”

她报上『奶』『奶』字。

护士抽出一本文件夹翻了翻,停在一页,又看看她,“你是老人什么人啊?”

没到她盘查那么仔细,许意浓一时哑然。

护士把文件夹往台上一摊,“现在老人们都午休了,这老人探访人里我对你也没任何印象,没家属带着我不能随便让你进去啊姑娘。”

许意浓向前一步解释,“我昨晚有来过,前台是另一值班护士,她可以证明我是家属。”

护士问,“我们晚上值班护士是两,你说哪?”

许意浓一时无言以对,一听知道是不好随意糊弄了,了心一横,她硬着头皮说,“我,我是老人她孙媳『妇』。”

护士再抬眼,“那你老公呢?”

“他今天没时间,所以让我来看老人家。”

护士手一摊,“那你出示一下结婚证,老人孙子我倒是有点印象,看到照片就知道了。”

“我没带。”许意浓面『露』为难『色』,还说得有模有,“这东西跟身份证不一,没人随身带啊。”

护士却一板一眼,“那不行,你别看我们这儿是私立养老院,也是有规章制度,总不能来人说是亲属就放进来,那不『乱』套了?要出了什么事我也是有责任呀。”说着边拎起座机边翻前探访簿记录找登记信息,“这吧,我你老公打电确认一下,身份核实好就让你进去。”

这护士这么较真负责出乎了许意浓意料,看她低头拨号动作,她怎么可能让她打出那电王骁歧,心底叹了口气决定另辟蹊径,下一秒她跟变脸似秒换了一副表情,同时伸手制止护士动作,“等一下!”

护士按数字手一停,『露』出不解探寻目光。

许意浓眼眶渐渐泛红,音还带着一丝更咽,“姐姐,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不瞒你说,我跟我老公早就离婚了。”到此处,她故意仰起头像是倔强得不让眼泪掉下来,还深呼了一口气,“可是『奶』『奶』待我这孙媳『妇』好,把我亲孙,我也把她亲『奶』『奶』,那家只有『奶』『奶』真心待我,我很他好次吵架看在『奶』『奶』面上我都忍了,可再忍还是过不下去了,后到离婚这一步,他心也是狠,让我净身出户,净身出户啊。”她音里带着一缕颤音。

都是人,护士听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心这什么男人,这么漂亮老婆心怎么那么狠呐?

许意浓捂着胸口继续“卖惨”,情绪说来就来,她抬手又作势抹抹眼眶,“以前受那些委屈既然离婚了也就算了,可他,可他不让我见『奶』『奶』。你是不知道,我问了多少亲戚朋友才知道『奶』『奶』安置到了这儿,找得我都快绝望了。”情绪上来了,她双手指尖往前台上一扒,泫然欲泣,“姐姐,你看我大老远来一趟,就让进去看看老人尽孝吧,我不会耽误太久,看看她就,好吗?”她那双灵动眼里蓄着晶莹,只要眨一下就会滚落下来,可谓楚楚可怜。

人心毕竟是肉长,这一出还真让那护士动容了,再从她外貌穿着打扮上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体面人,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到这一步,也就把规矩作罢了。

她手扬了扬,“好好好,行了行了,进吧进吧,注意时间啊。”

许意浓眼底一亮,应允,“好,谢谢姐姐。”

“唉,快去吧。”

许意浓按照昨天路径『摸』进『奶』『奶』所在房间,『奶』『奶』正在睡觉。

她轻手轻脚靠过去没有吵醒她,把她子掖到颈下盖严实,确保密不透风,而后才坐在床沿凝视着『奶』『奶』睡颜。

『奶』『奶』睡得很熟,她坐了很久一直不忍打扰,只在前她俯身靠在『奶』□□旁,举起手机自拍了一张跟『奶』『奶』合照,然后抚了抚『奶』『奶』手低喃说了句,“『奶』『奶』,对不起。”

……

独自出老人房时候,她看到廊里挂着公示白板上记录着行数据。

第一行:本区本周健康老人45人

第二行:本区本周病痛老人10人

第三行:本区本周去世老人3人

看到后一行许意浓心中骤然荒凉一片,密密麻麻痛感纷至沓来,她手攥紧,长长指甲嵌得掌心生疼。

因为她觉得自己透过这短短三行已经看到了『奶』『奶』往后余生。

手机乍然震动,她低头一看是于峥打来,后朝『奶』『奶』病床望了一眼,她还在沉睡。

无力与挫败感笼罩着全身,如同人扼住了嗓子,却无可奈何,她狠了狠心,紧握着手机终是离去了。

“出去了?”离房间远了些她才接起电。

“嗯。”此刻许意浓心情沉重,没什么别心思,只应付完他赶紧挂断。

“下午这边就没什么特别事了,如果你昨天没休息好可以不用来了,直接酒店吧,等晚上其他组员来再一起聚餐。”于峥倒不是催她公司。

“不用,明天全组参加峰会,我还有bo流程没审批,不及时处理好会影响试制业务。”不过许意浓断然拒绝。

这让于峥也有些意外,其他抛开暂不谈,她工作态度于峥倒是挺欣赏。

他说,“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在这儿等你。”

“好于总。”

挂了电她已前台,那护士看她出来,这会儿看起来比先前刚来时候和颜悦『色』多了,还主动问她,“了啊?”

许意浓点点头说了句,“嗯,谢谢。”

“没事。”

但她出步又折返,做出欲言又止状,“姐姐,我今天来事,你千万别……”

那护士一副心里有数,“我懂,我懂,肯定一字不提,你放心吧。”

目达到,许意浓这才真转身离去。



这一天过得很忙碌也浑噩,组员们晚上都抵达了h市,许意浓却以有事为由缺席了聚餐,其实就是自己静静不闹腾。

她到酒店,昨日蛋糕原封不动地躺在原位,只是过了一夜一天,它早就失去了昨日鲜嫩模,她也没去检查那冰箱有没有修好,好与不好,这蛋糕都坏了。

其实很多东西都是这,即使能拥有,却终究短暂,注定是留不住。

她疲惫地把外套脱掉扔在了太妃椅上,换上浴袍又卸妆洗了脸,随手从茶食台拆了一盒泡面准备对付一下今天晚饭,烧水功夫她拿起了烟和打火机,此时房门铃人按响。

是她来时候在前台叫打扫卫生阿姨,早上出去匆忙,她休息勿扰灯忘了关掉,酒店白天没她打扫房间。

阿姨一进来看到她桌上烟灰缸那么多烟头,再看她嘴里还衔着烟,忍不住说,“姑娘,你还年轻,抽太多烟对身体不好。”

许意浓闻言看过去,以为是阿姨嫌烟味冲,立刻将刚点着烟按灭在烟灰缸里。

“不好意思啊阿姨,熏着你了。”她忙去开窗户通风。

阿姨边擦拭桌子边说没事,又问,“你们这些年轻,是不是在大城市工作压力太大了啊?需要抽烟喝酒来解压?其实还有很多方式嘛,去唱唱歌啊,旅旅游啊,还有谈谈恋爱嘛。”

风从外面淌进,吹得许意浓发丝飘动,她捋捋头发,只笑笑,“是啊,但每人解压方式不同吧。”

阿姨不再多言,闷头继续做事,看到桌上那残剩蛋糕她顺手一端。

许意浓以为她就要扔了,下意识张口阻止,“阿姨!那不要扔!”

阿姨擦好桌子一边把蛋糕放下又去擦拭另一边,“我是把它挪开一点好擦桌子,顾客没说不要东西我们是不会自作主张扔,放心好了。”

许意浓唇瓣微启,为自己刚才过激行为失神,后无点点头。

阿姨也不忘提醒她,“不过这蛋糕我看已经不新鲜了,你还是不要吃了,别吃坏了肚子不值。”

许意浓嗯了一,环臂靠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长夜灯火。

突然房门敲了敲,许意浓一看,大开着房门口除了阿姨放置保洁推车,还多了一于峥。

“于总?”许意浓以为他有事,立刻把外套重新套上裹严实后才过去,“你们吃饭结束了吗?”

她已经卸了妆,这还是于峥第一看到她素颜子,跟平日里浓妆完全不同感觉,少了分高冷多了分减龄学生气,好像看上去更容易亲近了,而从他角度还能看到她身后茶上放着一盒拆过泡面。

他收视线微微挑眉,“不跟我们一起吃饭,却一人窝在房间里吃泡面?”

许意浓场抓包,讪讪道,“刚刚确实有点事。”见他也没揪着不放便打岔,“您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他『插』在风衣中手抽出,递过来一板创可贴,“我看你昨天路不是很舒服,今天还没换鞋,应该是只带了一双高跟鞋,我,明天峰会你应该会需要这。”

没到他这么细心注意到这些,许意浓不好意思同时也有些犹豫。

于峥有所洞悉,朗朗一笑,“刚吃完饭跟他们一起经过一家便利店,你们左说要买木糖醇,我也顺便进去买了酸『奶』消消食,没让找零就拿了这。”把东西往她面前更近一送,“拿着吧,明天站比坐时间多,既然带你们来,我就要关照好你们每人。”

许意浓到底还是伸手接了,“谢谢于总。”

“不客气。”他收手,“早点休息,明天见。”

“明天见。”

许意浓站在门口目送他房,正好阿姨也把房间打扫完了,她一转身对上阿姨笑,“我这边打扫好了。”

那笑容里包含了一种难以言明暧昧,许意浓一目了然,心里却也很不舒服。

但她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说,“麻烦您了。”侧侧身让她出去了。

门关上,她世界又重清净。

于峥既是领导也是男人,连刚刚根本不了解他们陌生人都会因为他晚上造访产生误会,更何况若同事们撞见了会有什么看法,而且他离过婚就是单身,她可不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来。

注视着手中那板创可贴,她觉得自己以后跟于峥还是保持些距离比较好。

翌日,汽车峰会如期而至,各大汽车品牌齐聚一堂,场面十分盛大,也来了不少该领域国内外专家。

峰会还没开幕前是参加者自由交流时间,很多人会趁着这段时间抓住一切机遇去拜访,高谈阔论,仿佛处处都透着机遇。

许意浓今天身着一套白『色』axara连体裤,外搭同『色』系edition式西装,既显腿长又显干练,十分惹眼。

他们进场没多久组里人就说要去上厕所散开了,许意浓本趁着还没正式开始自己到处看看,谁知刚起这念头,于峥一眸看了过来,“人多,跟紧了。”

她其实挺说:大哥,我在日本时候这种级别大型峰应该不比你参加少,一大活人还会丢了不成?

所以明人不说暗,她跟他打招呼就单独行动,“于总,我……”

“于总!”谁知刚开口就对面来一行人打断。

“……”好吧,她硬生生把憋了去。

男人们这一来二去寒暄就没完没了了,没来交谈是不会随便结束。

许意浓安静地站在于峥斜后方,领导在做交谈时她只能像陪同一耐心倾听,虽然脚跟已经贴了创可贴却也耐不住长时间站立,为了让脚稍微舒服些,她时不时地得调整站姿。

于峥在交谈过程中会稍稍用余光扫一眼周边,瞥到她不时晃动身影便适度调整了节奏,缩短了题,提前好分钟结束了这场交谈。

正事谈完那些人才注意到于峥身旁站着美。

“这位是?”

于峥便介绍,“我们门新来bo主管工程师许意浓,也是我们公司很有潜力海归新人,她老东家是日本tx。”

一听到tx,所有人眼底微微一亮,开始有意无意地跟她有所交流起来并了解她履历。

“tx旗下公司众多,不知许工前是就职于哪家?”

“我前是在日本总研究院工作。”许意浓微笑作答努力他们留下印象,同时也顺势礼貌地他们递上自己片,这引得大家开始互相交换片,她都一一收好稳妥放置在包中。

现在看起来这只是一场普通社交,说不定哪天大家就会从陌生人变成合作伙伴甚至同事,不管什么时候人总要留一手,是机会兴许也是后路,她也没打算一辈子待在一公司,有备无患总没错。

这里交友时间刚接近尾,那里广播开始宣布峰会即将开始,请大家有序进场,按号入座。

大家便说说笑笑地一起进到主会场。

许意浓跟着于峥来到他们公司座位区,在中后段位位置,她目测了一下到前台距离,大概就是演唱会内场后区位置吧,前区都不用肯定是安排合资品牌大佬们坐了,她敛眸,光从座位安排就能看出国产车地位了。

她一边一边核对座位号,一看于峥位置就在她旁边,她故意提前停下坐在了其他组员位置上,跟他隔开两人距离,于峥注意到了,但只看了她一眼,随后安静入座。

不一会儿左畅他们来了,许意浓占了座男孩以为是她坐错了,还把自己电子号亮她看,他害羞地挠挠头,“意浓姐,你是不是坐错了?这好像是我位置。”

许意浓看了他手机一眼,可是装得一把好蒜,“啊?这是你位置啊?”再往原位置看看,一脸抱歉道,“哎呀我坐错了,但我穿着高跟鞋脚疼,两位置就不挪了吧,要不你就坐我那位置呗,这又不是在电影院,而且我们是内调剂,不会有人说什么。”

男孩本来是跟组里其男孩坐一起,一会儿峰会演讲开始可以戴上一只耳机偷偷一起打游戏,他妈坐于峥旁边他还怎么打?借他胆他都不敢找啊。可许意浓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不让啊,只得哭丧着脸跟媳『妇』一,畏手畏脚地坐到于峥身旁乖宝宝。

人陆陆续续进场后,主场馆内放眼望去黑压压都是人头。

不久峰会开始,开幕式后就是演讲,果然不管哪国家,这种峰会都是大同异,基本流程都是知公司派什么o上去演讲,ceo,cto,o各种o,反正尾巴都带o字就对了,能瞬间把『逼』格提升到一档次,完了下面人就鼓掌鼓掌再鼓掌,而演讲内容呢也是换汤不换『药』,反正许意浓是没听出什么有特『色』新意来,听到后面她都有些犯困,开始打起了瞌睡。

直到主持人突然来了一句,“现在有请一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汽车行业技术顾问,王骁歧先生上台演讲,有请。”

掌四下而起,响得许意浓困意全无,她抬眼往前面望去。

只见王骁歧从第二排位置起身,一袭黑『色』正装下是平整衬衫和领带,衬着他身影清俊笔挺,一双长腿迈着步,边边顺势单手扣上腹间那粒西装扣,寥寥上讲台后他从主持人手中接过筒,再到讲台中央停驻,从容且稳重,一套动作宛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左畅仿佛是在许意浓耳边低呼,带着如痴如醉感叹。

“哇,王经理好帅啊。”

“大家好,我是来自一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技术经理王骁歧。”他先展开了开场白,音在筒里自带磁场,然后人微微退让向一旁,让屏幕上ppt全然呈现在大家眼前。

一行标题首先映入眼帘,下方还细心附上了英文翻译。

“这是我今天所演讲主题。”

舞台高光聚拢在他身上,清隽耀眼,熠熠生辉,他跟前那些上台中规中矩演讲人不一,拿着筒子毫不拘谨,甚至非常放松,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中,另一只微垂手上『操』控着蓝牙遥控笔,ppt翻页。

屏幕上所有文字与数据都是中英双语,他演讲也随着ppt翻动正式开始,音沉稳有力。

“currently the vae of autootive dtry is undergog subversive ge。

(以下演讲剧情里是英文)

进入21世纪,车辆开发流程体系正在发生巨变,国内汽车研发制造厂商面临着市场需求、产品规划、产品数据管理、bo管理、试制管理等多方面挑战,我们一直在思考,一辆汽车从战略远景到消费者能在4s店买到,这核心过程如何才能得到高效管理,我们在pl系统中找到了答案。

……

汽车研发并不轻松,是一项既复杂又浩『荡』工程,根据互联与数据在市场推动未来竞争大势所趋,我们会致力于提高创新,将数字化技术与产品研发、生产所紧密结合,提升汽车研发效率,缩降企业成本,终让广大消费者受益,买到质量更好价格更适合,『性』价比高汽车。

……

……

我们一唯会按照市场行情适时、及时、灵活地为企业制定符合一切变化信息化解决方案,助力并推动中国汽车企业数字化转型。”

一口流利英语刹时hold住了全场,静可针落。

这种大型汽车峰会演讲并没有语种限制,除了极别大公司会用英文演讲,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用中文演讲,反正有同翻译。

今天他虽不是第一全英文上台演讲人,却是惊艳满座人。

掌雷动,所有人都在为他鼓掌。

“看看,这就是『逼』格高境界,这就是我们跟a大出身差距。”

“唉,有一种距离叫,他在台上,我们在台下。”

“咋办,这峰会一结束,我觉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随便喊王经理来帮我看电脑bug了,有点大材用了啊。”

“我也……”

组员们在嘀嘀咕咕着,许意浓却全神贯注在台上,仿佛到了曾经某瞬间,而更让她关注是他今天穿西服。

这笔挺黑『色』西服,如果她没看错,正是上次她还他那一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