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小浓情 > 第46章 46

第46章 46


空气凝结了数秒, 教室里似密不透风,他简短的几个字铿锵有力地冲撞着许意浓的灵魂, 连自由呼吸都成了一种妄谈,时间仿若静止,直到他扯起唇角重复起她先前的承诺。

“如果还没考过我,我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是他捉弄她时惯有的表情,也刺痛了许意浓的某道神经,让她一下回到几年前的某个时间点,那一晚他亲口跟她说,“别多想……”

它如一道警钟在颅内不断敲击,来来回回震荡不已,使她越发清醒,好像接下来就会听到他得逞的嘲笑。

“王骁歧, 你真的很让人讨厌。”她突然扔下手中的扫把掠过他就要出教室, 书包都不拿了。

王骁歧眼疾手快地伸手将她胳膊一拉,紧盯着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许意浓一把将之甩开, “就这意思。”

这一推搡,王骁歧没再碰她, 许意浓跑出了教室, 身后也无人追逐,一口气到了车库, 车库里早就熄了灯, 她摸黑推了自己的车,飞快地骑出了学校。

晚风嚣张跋扈地将她额前的碎发吹得凌乱,往事像拼图东一块西一块地构成一幅幅清晰的画面,侵蚀着她的记忆, 每浮涌一件事她的心脏也跟着七零八碎。

一直以来他对她都是“特殊”的,比如初中刚转学过来,他能接受曹萦萦的一杯奶茶却只对着她说“别多想。”;考试会给曹萦萦主动让道,却连一碗面都要跟她争执个高低不下;他能坦然接受曹萦萦的生日祝福和递送饮料,还有出黑板报的劳动成果,却因为一句他不满意全然否定她前期的付出;他甚至也参与过男生们八卦的讨论,认同过曹萦萦比她更好,而他对她总是一口一个浓哥,像男生般与她相处的模式早已习以为常。

他时而会与她针锋相对,时而又不着调地逗耍她,做什么全凭他心情,说话也满嘴跑火车,不知哪句真哪句假。

她曾想跟他靠近一点,总是刀子嘴豆腐心地由他肆意妄为、乐在其中,他愚弄她的次数也远超过了《狼来了》的故事,可这不代表可以成为他变本加厉的工具,她什么都可以无所谓,唯独这件事上开不得玩笑,一点都开不得。

所有的细枝末节在此刻被无止境地放大,蔓延至四肢百骸后再支离破碎,叫她不得不直面现实。

许意浓越骑越快,头发都随风贴在了眼角的皮肤上,被她抬手抹开,敏感的情绪如同开了闸的水,一下迸涌而出,溃不成灾。

到家的时候家中仍是黑漆漆的空无一人,许意浓扔下钥匙,双眼无神地往房间走,也没开灯,就直直挨着椅子坐下,这一坐就是一个小时,她浑身麻木,偶尔能听到家门外走廊里邻居们上下楼的嬉笑声,明明也不大声,却让她觉得聒噪不堪,也不知多久,她才打开了台灯,却一秒感知到了自己书桌被人动过,她洞悉地往书桌角落看去,发现那口养着乌龟的缸不见了。

她猛地起身去寻,可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没看到,正当她还在每个房间乱窜的时候,散了饭局的老许回来了,他在玄关换着鞋,因为喝多了酒还不停地在打嗝,看到女儿,装腔作势地露出一弯慈父笑容。

“下晚自习了啊,饿不饿啊?”

他身上烟酒气太重,许意浓站得离他远远的还能闻到,她皱着眉问,“爸,我养乌龟的那口小缸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她这么一问,老许抬手就往脑袋上一拍,嘴里“哎呀哎呀”的,“瞧我这记性,这事都给忘了。”

许意浓看这架势心里一沉,果然听到老许说,“这俩龟我总看它们蔫蔫的趴着不怎么活泼,有一只龟壳都有点软了,我寻思着老闷在房间里可不行,它们也得见见光啊,早上就拿到阳台的晒架上给它们晒晒太阳,后来上班前接了个电话就把这事给……”

忘了两个字还没说出,许意浓已经拔腿往阳台去了。

她一下拉开窗户,从晒台上捧回那只缸,可为时已晚,两只乌龟都紧闭着眼伸长着脖子,一动也不动。许意浓用手不停地去碰它们,给它们来回翻身,还用水去浇,嘴里仍抱有一丝希望地念叨着,“醒醒,醒醒,醒醒啊。”

可这九月的天,酷热还未真正消散,它们早被活活晒死了,当许意浓意识到它们是真的不会再睁眼,她满目尘埃地望着它们的尸体,心底的最后一缕光也如同树枝末梢入秋的残叶,轻轻一吹就凋零陨落了,就像看到了她跟王骁歧的故事走向,一切都在同一天发生,冥冥之中仿佛已经注定了结局,这一刻,她被摧枯拉朽,心如死灰。

许意浓背对着父亲,老许并未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只知道在他的记忆里,女儿并不算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孩子,从小也不是很喜欢接触小动物,甚至在小区里碰到邻居遛狗,逗猫之类都会敬而远之,这两只乌龟也不知道她打哪儿搞回来的,老许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在她书房养着了,他只以为她是学习压力太大,养着解解闷的,所以一直没太当回事。

看这情况他也知道那两只龟也不行了,却不以为意道,“你要是喜欢,过两天爸爸给你去花鸟市场再买两个回来,这巴西龟本来也不值钱,爸给你挑几个品种好的。”

许意浓没理他,一声不吭地抱着那缸往外冲,老许一懵,等反应过来门已经被重重关上,吓得他酒都醒了,过了会儿,他双手插着腰再放下再插回,在阳台无语地踱着步,有话难言。

嘿,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最近是摔门摔上瘾了啊?气性是越来越大了!

许意浓想找个地方把乌龟埋起来,她步伐极快,以至于差点撞到上来的人,楼道里的灯坏了很久,老房子没有物业及时处理,居委会也不太积极,许意浓只当是哪个邻居,说了声对不起要继续往下走,岂料对方却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

“许意浓。”

她一愣,又听到他说,“这么晚你往外跑什么?”

语落,对方用手机一照,表哥纪昱恒的脸清晰地展现在许意浓面前,没得到她的回应,他将手机再往她那儿一靠,才发现小姑娘眼眶是通红的,她不住地用手抹着两颊,这副样子反倒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你怎么回事?”

表哥的突然出现,让许意浓积攒已久的情绪全然崩盘,眼泪覆水难收地执涌而上,她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委屈,手捧着那只缸呜咽地告诉他。

“我,我,我的乌龟,我的乌龟,死,死了……”

纪昱恒还以为她遇到了什么大事,一听再看看她手里紧抱不放的缸,有些哭笑不得,他身上也没有纸巾,只能用手背替她抹去泪水,边拭边缓声安慰她,“那明天我就给你再买两只一模一样的回来好不好?”

许意浓拼命摇头,抽噎得上气不接下气,重复,“不一样的,不一样的。”

那不是他买的,不一样的。

纪昱恒不明所以,“哪里不一样?”

许意浓却只顾哭不再说话了。

纪昱恒安静陪她站在楼道里,任由她发泄,他沾了一手的泪,不由在心底叹气,他只是恰好有事回了趟家,又恰好受母亲嘱托来小姨家送个月饼而已,怎么就碰上这档子事了?哄女孩子什么的他可一点都没辙。

最后,许意浓在表哥的陪同下埋葬了那两只乌龟,她生怕它们被野猫刨出来,挖了一个很深很深的坑,连同缸一起放了进去,埋严实后她还在上面放了两块大石头作为标记,就像掩埋了她那段无疾而终的暗恋,销尽残梦。

结束了,都结束了。

之后许意浓照常上学,却跟王骁歧再无交流,高三也不用再当校干,有效免去了他俩面对面的机会,因此两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僵硬,仿佛降至到了一个极低的维度,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连神经大条的周邺都察觉到了两人的冰冷气压,有天他忍不住问王骁歧,“你跟浓哥,又咋了?”

王骁歧不置一词,拿了刷题试卷就走,却再去过多媒体自习教室,也没人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高考,期间,王骁歧跟许意浓还有其他几名头部尖子生都在计划之内拿到了ab大的自主招生推荐名额,包括曹萦萦,也得偿所愿。

可就在参考前夕,学校贴吧突然被人爆发一则消息,标题为:【向我校舍己助人,品德高尚的曹萦萦同学致敬】

帖子里曝光了她的家庭情况:单亲家庭,母亲改嫁,她跟着的父亲经营一家福利彩票小店,勉强能维持生活,却因父亲患有乙肝大三阳日子开始过得捉襟见肘,但父亲丝毫没有因此亏待女儿,衣食住行都尽己所能给她提供最好的。帖子里还标榜她即使家有困难,却对外只字不提,不用此来搏得同情,相反她自强自立,乐观向上,品学兼优,不与其他同学争抢学校每年的补助生名额,这种品质值得全校同学敬仰和学习。

此帖一出,大家都很惊讶,第二天一进教室许意浓就听到同学们的议论。

“这发帖人是不是跟曹萦萦有仇?反其道而行之,看似夸她,实则深水井一口,高级黑啊。”

“如果都是真的,曹萦萦平常那副高高在上的大校花形象算是翻车了,她之前有说过她家是做外贸生意的,父母是只坐头等舱的空中飞人,本来要送她出国,但她自己想留在国内念书。”

立马得到响应,“对对对,她还说过她家住在盛世山庄。”

一众人面面相觑,盛世山庄,那可是c市的富人区别墅,人均劳斯莱斯、兰博基尼起步。

完美的校花滤镜破碎,有人不解地摇头,“这……就大可不必了吧?隐藏家庭情况是个人隐私,可以理解,但过于虚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会儿曹萦萦来了,今天刘海没像平时那样用漂亮的夹子别上去,而是任由它长长垂下,遮住了那泛肿的双眼。

大家消音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位置坐下,只是平常最迎合她的同桌今天一改常态没有第一时间贴上去,而是跟她保持着至少一臂的距离。稍后班主任也来了,她刚跨进教室曹萦萦同桌就快速站了起来,跑到她面前不知说了什么,班主任眉头一蹙,将她拉去了教室门口,几分钟后同桌回来,大家就看到她开始整理自己的书桌,像是要调位置。

又有人窃窃私语。

“怎么突然换座位了,是不是跟曹萦萦她爸有关系?”

“可乙肝主要通过血液,母婴,性接触传播,她同桌这样也有点……”

同桌默默不语地收拾东西,曹萦萦全程低着头,视而不见,可没隔多久,她前面的两个女生也站起来走向班主任,她周围的人就只有后面的王骁歧和周邺没动。这时,曹萦萦再也绷不住了,她觉得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捂着脸起身就往教室外跑,班主任见状赶紧追了出去……

后来曹萦萦停课休息了一周,大概是受了这件事的影响,她最终自主招生考试失利,没有拿到任何加分项,成了这届参考学生中的垫底。

许意浓通过一试二试三面,获得了10分的加分,附上小高考的5分,她报考a大可以加15分,如果选修两门再冲a加,还有报考高校的政策性加分;王骁歧则在同样的考核下因为数学奥林匹克国二成绩的加持,获得了自主招生最高加分项:高考只要过一本省控线,即可被a大录取。这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大家都在朝着自己的目标稳步向前,离成功只剩咫尺之距。

时间一晃就到了高考那天。

许意浓被吴老师强迫着穿了一件大红色的t恤还有一双红色的耐克运动鞋,说是预祝她旗开得胜的意思。

许意浓打心眼里抗拒,她当时问,“妈,你自己也是个老师,怎么还迷信?”

吴老师的回答是,“反正你都要穿的,一身红多喜庆?

“……”

高考考场就设在市一中,第一门语文,许意浓熟门熟路地来到自己所在的考场,走廊等候的时候她意外地遇到了江晋,他们俩的考场挨着,就在隔壁,彼时距离上一次她见到他,已经过去很久了。

两人先隔空互相微笑了一下,江晋朝她走过来,他稍做打量,有些忍俊不禁,“你也信这个?”

许意浓做无奈状,“我妈信。”

见江晋还在笑,她晃了晃手中的透明袋,“再笑我打人了啊。”

他抬手在她眼前一抓,做出结束的动作,“好了,收。”语毕,真的就不再笑了,恢复到了原先的一脸严肃。

这次反倒是许意浓被他逗笑了,“今天才发现你挺幽默。”

江晋微倚着墙,告诉她,“我一直很幽默,不止今天。”

闻言,许意浓静默了。

江晋扯开话题,问她,“目标a大?”

许意浓点头,“嗯,你呢?”

“警校。”

她仰头看他,有些讶异,“你要当警察?”

江晋又笑了,“怎么,我不像?”

她摸摸鼻子,“不是,是觉得很好。”又给他打气,“加油,你一定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

“好。”江晋应着,不动声色地举起透明的文件袋轻轻罩在她的头顶,替她挡去刺眼的艳阳,他更清楚地望着她,轻声说,“那我祝你心想事成,许意浓。”

许意浓再次点头,回之一笑,“你也是啊江晋。”

作者有话要说:  声明:所有设定均为剧情发展,没有任何歧视乙肝病人的意思,乙肝也不会在正常接触中传播感染,如有介意者我在此先道个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