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小浓情 > 第85章 85

第85章 85


婚后两人忙于工作和装修新房, 假期始终无法同步,所以度蜜月的事情一拖再拖,延迟得遥遥无期。

好不容易把家具的事落实, 许意浓开始盘算度蜜月的事。

一早王骁歧正在洗手台前清理胡渣的时候她从他臂膀下钻进去, 捣乱地抹他涂在下巴上的泡沫。

王骁歧看她一眼,真丝睡裙松松垮垮的, 从他的角度看, 里面一览无余。

他倾下身去蹭她,故意把那些泡沫也弄到她脸上,许意浓双手抵在他胸膛推拒, 可哪里敌的过他的力气,他把她双手钳制着往上一抬, 继续低头贴上去。

许意浓手不能动试图用脚, 却被他洞悉地长腿把她一勾, 这下她被束手束脚,再也动不了,只得眼睁睁看着他凑上自己。

她扑腾着开始叫, “老公不要不要。”

可王骁歧哪里会放过她, “不要什么?”边说边把泡沫蹭她脸上。

泡沫和点点的胡渣同时与皮肤接触,许意浓被蹭得极痒, 人在他怀里扑腾地也更厉害,睡裙的肩带随着动作幅度滑下,白皙的肩膀露出, 明晃得王骁歧扬了扬眉。

他扯过挂架上的毛巾往下巴上一抹, 再把许意浓往台盆上一抱, 不由分说地吻了下去, 身体抵搡着她不断后退, 最后背脊贴在了镜子上,沁凉的触感让她不由弓了背。

几分钟后,洗手间里热气腾腾,镜面上留下了两只交叠的手印,却很快化作水珠徐徐滴落……

洗完澡后,许意浓靠在王骁歧身上有气无力。

王骁歧笑着捏她脸,“以后早上还招不招惹我?”

许意浓报复性地往他肩上咬了一口,王骁歧托抱着她作势又要贴向淋浴间的玻璃门,许意浓怕冷地乖乖讨饶,“不闹了不闹了,你还上不上班了?”

王骁歧看看时间,确实不早了,这才放过她。

给她裹浴巾的时候他顺便提了一嘴,“下个月我们公司要去东京参加一场研讨会,领导们打算携家眷,我们工作的时候就让老婆孩子在那里玩几天,你要不要一起?”

许意浓一听是东京这个都快熟悉烂的地方特别没兴趣,但转念想了想问他,“那你们公司领导层家眷在东京玩,是自由行还是报团呐?”

把她浑身擦干,王骁歧单手将她抱了出来,“可能到时候请个当地的地陪吧。”

许意浓又被坐放在了洗手台盆上,可她觉得冷,贴在王骁歧身上不肯下来。

她说,“请什么地陪啊,我这不是现成的一个地陪嘛?”

王骁歧被她乱蹭得刚熄的火又有燃烧的趋势,囚着她一双不安分的腿说,“别乱动。”又看她一眼,“那你是打算一起去?”

许意浓双手圈着他脖子,腿大大方方地缠在他腰上,“不去白不去咯,在你领导们面前露露脸也好。”

他们的婚礼没有大办,一切从简,当时也没请双方领导,只在事后发了喜糖,许意浓觉得倒是可以通过这次旅游跟他的领导及家属们接触接触交流交流。

她眸中透着刚出浴的朦胧雾气,莫名的撩人心弦,王骁歧低头攫住她的唇,吻了会儿说,“好,那我就给你报名。”然后又像亲不够似地将她沐浴后饱满的红唇再次含住。

许意浓捧着他脸回吻,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来,晃晃他,“你不是还没去过日本?不如我们就趁机多休几天假好了,等你工作行程结束,我陪你在那儿慢慢玩儿好不好?”再灵机一动,“我嫂子前段时间也说要去日本玩的,我问问他们去不去,一块儿呗。”

王骁歧爱抚着她的后脑勺宠溺地揉了几把,“你定好了,我都可以。”

“那我真定了啊?”

他啄她,“嗯。”

于是许意浓一转头就跟涂筱柠说了,果然那边很有兴趣,微信秒回。

涂筱柠:【我时间没问题,关键是你哥,晚上他回来我就跟他讲,每次说好一起出游都放我鸽子,让人很不爽,这次再鸽我,我就割了他!】

许意浓:……

她紧接着发:【反正攻略我来做,你们只顾玩和买买买就行了,游乐场我也会考虑孩子能玩的那些。】

涂筱柠打断她:【???孩子?】

许意浓迟疑:【你们不带乐乐吗?】

涂筱柠:【平常在家还没带够啊?这回我跟你哥难得过二人世界带什么孩子?到时候把乐乐扔回c市我妈那儿去,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出去玩儿带孩子有多麻烦了。不带不带,坚决不带。】

许意浓又:……

这么嗨的吗?

她又确认了一下:【真不带吗?乐乐也没怎么出过远门吧?】

涂筱柠斩钉截铁:【不带不带,以后等她长大了再说。】

许意浓只得叹了口气,心中不由感慨:可怜的小乐乐。

一个月后,许意浓真的“随夫出征”,而且还包揽了导游工作,从订酒店到游玩路线都是她一手安排的。

男人们去工作的时候,家眷们就聚在一起跟着她走,游乐做美容喝下午茶,行程全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关键是,她日语溜啊,走到哪儿都不用担心语言不通的问题,沟通无障碍。

才短短两天,许意浓就在一唯火了。

参加研讨会时,一唯的各种高层一看到王骁歧就说,“骁歧,这几天亏得有你们家小许在,不然我们这大部队哪有现在这么舒服,可要乱套了。”

“是啊,我女儿现在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找小许阿姨。”领导笑着看王骁歧,“这回你带她来,还真是来对了。



昨天他一回酒店就听老婆夸赞,“小王老婆是灵的,不仅人漂亮日语好,对东京的地形哪儿哪儿都熟,到处都有人脉,关键这个情商也高,我们吃饭的时候,她没顾自己吃饭还剥虾喂给你女儿吃,一只只手剥的,饭钱也都是她出的,哎哟,这个姑娘哦,年纪轻轻的,太会做人了,以后一定是个干大事的。”

还不知道这些事的王骁歧只谦虚一笑,“正好她有假,以前在日本留过学,对东京也比较熟。”

“听说她就是东大毕业的?”领导又问。

王骁歧:“是。”

这时有人插嘴,“你还不知道吧王总,骁歧和他家小许是初恋,人家东大毕业后已经在tx就职,事业正当上升期的时候,义无反顾地为了我们骁歧回的国,就去的我们公司当时服务的车企逐影啊。”

那王总表情讶异,“还有这事?”他看着王骁歧,“那你们是大学同学?”

王骁歧告诉他,“初高中同学。”

此言一出,所有人有被惊到。

不明真相的领导指着他数落,“你小子,还让人家姑娘回来找你,真不像话,以后可得对人家好一点。”

王骁歧不置一词,照单全收,“我岂止会对她好一点。”

“你啊你啊。”领导继续拍他肩,“仗着这张脸,初中就早恋,你也可以啊。”

这个王骁歧有口难辩,也就这么把话茬给接了下来。

晚上回到酒店,许意浓还趴在床上安排最后一天的行程,看到他进来头只一抬就闷了下去。

“你回来了啊。”

王骁歧放下西服走向床边,“还在忙?”

许意浓一只手托腮,一只手做笔记,“明天最后一天,领导夫人们要去购物买买买,大家想买的东西还不一样,我得都照顾好啊,不能厚此薄彼。”

王骁歧伸手把她抱起来,“这几天你辛苦了。”

许意浓树袋熊般地挂在他身上,先亲他眼睛,再亲他鼻子,又亲他嘴巴。

“不辛苦,为了老公的前途。”

王骁歧在她的尾椎骨轻轻摩挲,“我不需要你去为我做这些,我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

许意浓却一个劲地说,“我开心啊,为你做什么我都开心。”

王骁歧拍她一下,“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要做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许意浓凑过去跟他鼻尖相抵,“那你是我老公啊,人家就是想为你做点什么不行吗?”还晃着他撒娇了起来,“我乐意,不行吗不行吗不行吗?”

王骁歧被她晃得心头柔软不已,最后败下阵来妥协,“那你不要太累了。”

许意浓揉揉他脸,“能让我累的只有你。”

王骁歧安静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将她一个放倒压到床上。

还好酒店的床特别柔软,不然许意浓觉得自己的老腰得废了,她嗔怪,“干嘛啦?”

王骁歧长腿腿压着她小腿一步逼近,半身倾下,没等他说话许意浓脸红扑扑地提醒他,“领带还没解。”然后爬坐起来,双腿半跪娇滴滴地伸手给他松领带。

看她给自己解着领带,王骁歧轻笑一声,许意浓仰头,“笑什么啊?”

王骁歧一只手捧着她的脸颊,忍俊不禁,“你不是说累?我刚刚是想给你按摩一下,你就给我解领带,这么主动?”

许意浓自知被耍,把他的领带又给收回去紧紧勒住,“讨厌啊你。”

王骁歧把她搂到怀里哄,“好了,一会儿给你,我先去洗个澡。”

许意浓脸热地把他一推,“谁要了啊。”

王骁歧就去磨她,“不要?”

“不要。”

他再磨,“真不要?”

许意浓又推他,口是心非,“烦死了你,你快去洗澡。”

王骁歧把她一把捞起,带着她一道往浴室走。

许意浓挣扎,“我还要做笔记啊。”

“不差这么一会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许意浓的笔记自然是没再做,从浴室出来后就脱了一层皮,被王骁歧抱出来后,她已经困得不行,窝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就睡着了。

王骁歧一手搂着她,一手翻翻她摊在床头的笔记本,随便看看都能瞥见纸上到处可见的“王骁歧”三个字,只要是纸页的空白处都密密麻麻地布满了。

他仿佛都能看到她思考规划行程时,习惯性地在空白处笔画他的名字。

睡着的她又往他怀里拱了拱,他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她睁眼迷朦地看看他,唤了声,“老公。”一头扎进他胸口。

这是重新在一起后她经常会做的一个动作,睡着时只要他一动她就会立马醒过来,再困也会睁眼看看他在不在,看到他在才会踏实地继续睡。

王骁歧躺坐在床头揽抱着她,温香软玉在怀地哄着,“盖上被子再睡。”

她迷迷糊糊地嗯着,依旧黏在他身上。

王骁歧小心翼翼给她拉好被子,她又动了动,哼唧了一声,他没听清,抚着她头发沉了沉下巴。

“嗯?”

她再次哼唧,这下他听清了。

“想要个,孩子。”

相比他,她对孩子的渴望好像更强烈一些,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提及这个话题了,但他顾及到她才升职不久,还要操心买房跟装修的事,所以这件事也被一拖再拖。

其实他也想过很多次,他们俩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既像他又像他,如果是男孩,他会教他很多东西,如果是女孩,他则会把她捧在手心宠上天。

一念及此,他心里就会软得一塌糊涂,也会情不自禁地幸福地笑出来。

挽着她的手,眷恋地在她纤细的指尖亲了亲,再俯身亲亲她的鼻子,脸颊,唇,他柔声应下,“好,要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翌日,许意浓这个导游发挥了最后的余热,带着太太团们去购物,到了商场里,大家就兴奋地往各种奢侈品专柜开始走,谁也顾不上谁。

唯独总裁夫人坐在那儿像对什么都没兴趣。

许意浓见她落单,便体贴地上前询问,“是不是这里没有什么想买的?”

总裁夫人笑笑说,“这些包啊,手表首饰啊,说实话我都没什么兴趣,我老公平常爱拍照,本来想买个单反送给他,但是我看这里也没什么电器区,大家好像也没有打算买什么电子产品的意思,所以我就随便看看好了。”

许意浓说,“电器有专门的电器商场,这里附近就有一个,我可以带你去。”

总裁夫人摆摆手,“哎哟,这就太麻烦你了啊小许,算了吧。”视线又落在其他太太们身上,“你还是陪她们吧,我那个单反可买可不买的。”

许意浓笑笑,“这里每个专柜都有中国服务员的,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障碍,没关系的,电器城就在附近五六分钟的路,过两个马路就到了,反正在这儿闲着也是闲着,我陪你过去看看呗。”

总裁夫人一听,心想也是,就拎起包不好意思地说,“那麻烦你了啊小许。”

“哎呀不麻烦不麻烦,几步路的事儿。”

总裁夫人嘴上说着无所谓,到了电器城的相机区简直挪不动脚,在许意浓的帮助下挑挑比比了好几款,最终定了一款最新颖的,虽然价格不菲,但她刷卡的时候眼睛眨都不眨,甚至满心欢喜。

她告诉许意浓,“我老公一定很开心的。”

许意浓感同身受地点头笑着,“那是一定,这是你的心意嘛。”

出商场的时候总裁夫人亲密地挽起了许意浓的手臂,这是一种很自然也很信任地亲近动作,回去的路上她的话也明显多了起来。

“小许啊,你不给你家小王买点什么啊?”

许意浓说,“我们家那位比较单调,除了天天对着电脑都没什么爱好,不像您家季总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劳逸结合,爱好事业两不误,这种状态才好呢。”

总裁夫人一听心里舒坦,顺言道,“是的呀,我跟你讲,我们家老季参加摄影比赛还经常拿奖的。”

许意浓感叹,“真的啊?季总厉害啊,业余爱好都要发展成专业了。”

总裁夫人挥挥手故作谦虚,“哪里哦,他玩票的,不过啊,人确实不能只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你看现在白领去体个检一会儿这里有毛病那里不行的,确实得有点爱好分散分散注意力的,不然压力太大了。”再看看许意浓,“所以你得给你们家小王上上课,工作固然重要,可不能当个工作狂啊。”

许意浓点头附和,“是啊,回去我得好好说道说道他,不仅工作上要像季总看齐,生活上也要好好学习,提升自己。”

总裁夫人听得那叫个笑得欢喜,过了会儿又凑近暧昧地撞撞她肩膀,“说起来你俩新婚,趁着年轻赶紧要孩子才是,准备什么时候要呐?”

许意浓不好意思地笑笑,“我随便,主要还得看他呢。”

“哎哟你家这个小王。”总裁夫人急死,“回头我要让我们老季教育教育他。”

最后一天的行程就这么完美落幕,许意浓和王骁歧因为还有接下来的安排,留在东京无缝对接纪昱恒一家的到来,大家临走前也是许意浓安排了大巴来接去机场的,每人附赠一份她托日本朋友准备好的伴手礼。

领导们对此东京行特别满意,上车前对王骁歧那叫个赞不绝口,“骁歧啊,你可真是娶了个贤内助。”

王骁歧侧首看着跟太太团们难分难舍的许意浓,毫不谦虚地点头,“是啊,我运气好。”

领导们相视一笑,“这次让你们家小许辛苦了,接下来几天没了我们这帮电灯泡你们小夫妻好好过二人世界,喜酒没喝上,这满月酒总得有了吧?”

王骁歧笑着点头,“一定。”

好不容易送走了领导及太太团们,许意浓如释重负。

她靠在王骁歧背上感叹,“终于结束了,可以迎来属于我们的假期了。”

王骁歧把她拉过来按按肩膀,捏捏脖子,“许总辛苦了。



许意浓享受着他的按摩,看着他问,“ 王先生,你有个貌美如花又冰雪聪明的老婆是不是很开心?”

王骁歧柔柔一笑,揉揉她的发,“我从认识你那天起就很开心了,还会等到现在才开心?”

许意浓闻言心头一暖,开心地又抱着他亲了好几下,“我也是啊王先生。”

不一会儿,王骁歧脸上就全都是她的口红印,她再笑着帮他擦,边擦边想起什么,“我靠,我哥他们快到了。”

赶紧拿手机一看,果然涂筱柠已经在四人群里发了三条消息。

涂筱柠:【我们到机场啦许意浓】

涂筱柠:【我们上机场大巴啦许意浓】

涂筱柠:【我们快到地铁站啦许意浓】

王骁歧也看着那群,不免奇怪,“机场大巴?他们到的哪个机场?”

许意浓撇撇嘴说,“我嫂子机票买错了,既不是成田也不是羽田机场。”

王骁歧蹙眉,又听她道,“他俩到的是日本首都圈内的大农村:茨城机场。”

“……”

而那边坐在大巴上加座的纪昱恒腿因为太长简直无处安放,一路上还被车内的大妈各种搭讪,涂筱柠却坐在正常位枕靠在他手臂睡得昏天黑地。

车内冷气开得足,他把外套在她身上盖严实又被前面大妈不小心踩了一脚。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

“没事。”

他收回腿再看看自己怀中的涂筱柠,既无奈又好笑,他就知道,事有反常必有妖,从她提出要自己对比同期机票的时候他就不该那么爽快答应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