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6章 第 6 章

第6章 第 6 章


毓庆宫

“爷,索绰络氏格格已经安排好了,一切都按照侧福晋的标准。”岳额是太子奶公凌普以前的心腹。

如今太子复立,旧日太子身边的人已经被杀的被杀,被贬的被贬,内务府总管的位置也早已经换人。

胤礽在乾清宫和皇上演完父子情深后回到毓庆宫,满宫都是陌生的奴才宫女。

“孤知道了,和太子妃说一下,不要亏待了索绰络氏格格。她在咸安宫的时候伺候爷很尽心。”胤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是,奴才明白。”

胤礽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屋里的其他人,其实他就是想避也避不开。他虽然被复立,但是身边伺候的奴才都是皇上派过来的。一天到晚都会有人跟在身边,睡觉,吃饭,如厕都有人看着。

甚至都比不了在咸安宫时候的自由。如此压力之下,胤礽觉得自己过得每一天都十分的压抑。他不止一次想要冲到皇阿玛面前,质问他为何要这般对他。要是真的已经舍弃他这个儿子,那为什么不干脆一些。

但是想到已经被夺爵圈禁的大哥,胤礽又害怕恐惧了。那不是普通的父亲,那是一个可以拿走他们一切的皇帝。

伴君如伴虎,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强制压下心里的愤懑,胤礽又关心了索绰络氏几句。然后在岳满的服侍下更衣休息。

放下帷幕,胤礽总算是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他不由自主的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像一个还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一样。

“嗡嗡嗡。”

忽然枕头边上传来的嗡嗡声将他从迷茫中惊醒。

“碧玺!”忽然出现的碧玺让胤礽一下子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声音。

“主子?”

“咳咳,没事,你到外间守着吧。”

“嗻。”岳额躬身退下。

胤礽现在已经坐在了床上,看着忽然出现的碧玺,这是石卿的宠物,他在咸安宫的时候见过几次,知道这是一只有灵性的灵蜂。

胤礽不是傻子,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自然觉察的出石卿的不一般。

不说她身上的气质,别说是宫里的奴才了,就是宫里的主子很多也是比不上的。对皇阿玛寻常至极的态度,容颜倾城却愿意一直待在冷宫一样的咸安宫。养的蜜蜂有一部分是玉色的,产出的蜂蜜更是能够让人洗髓伐骨。

还有最神奇的就是碧玺这通灵性的宠物,在咸安宫的时候他就察觉出除了自己没有人能看到飞在人前的碧玺。

而且他不止一次见到石卿和碧玺聊天。

石卿的神秘胤礽不敢轻易去问,他如今走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在感觉到石卿对他没有恶意之后胤礽反而开始帮她隐瞒很多不寻常的地方。他的前路太过凶险,没准以后石卿会是一条救命的后路呢。

更何况,在满宫上下都对他不怀好意的时候,在他最落魄的时候,有一个单纯关心他的人出现,胤礽也不想失去。

碧玺先是飞到了胤礽的面前,扔出了一张便签,然后又把一个成人拇指大小的玉瓶放在他的枕头上。绕着他飞了一圈,然后就在他面前堂而皇之的消失了。

“碧玺!”瞪大眼睛的胤礽环顾了四周,再也看不到碧玺的影子,心里震惊不已,但是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平息了好一会儿,胤礽才颤抖的打开那一张便签纸。

“三天一瓶,碧玺亲送。”

这暗藏锋芒的字迹胤礽自然是认识的,拿过那个小玉瓶,玉质一般,好像石卿很喜欢玉石做器皿。胤礽打开小玉瓶,果然,里面是他熟悉的蜂蜜。

一口喝下蜂蜜,胤礽握着玉瓶安眠一夜。

第二天一早,岳额服侍胤礽起身,看自家主子气色和心情都不错,立马就讨巧的拍了几句马屁。

“爷今儿的气色可是不错,看来章太医调养的方子果然管用。皇上心疼殿下,特意让最善调理的章太医照看您的身子。”

岳额觉得自家主子如今最重要的就是重新得到皇上的信任宠爱,这样才能回到以前那样的风光。

胤礽心里暗中嗤笑,皇阿玛给他派太医过来虽然有给他调养身子的意思,更多的恐怕是为了知道自己的身子情况。在皇宫中各个主子的脉案可是机密。皇阿玛的脉案那是任何人都看不到的。

他知道他能有这么好的状态,都是昨晚那蜂蜜的原因。知道石卿不喜欢惹人注意,胤礽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都是皇阿玛皇恩浩荡,你今儿得空去太医院给孤重赏章太医。”

章太医和索绰络氏都是他给石卿选的挡箭牌,她护他好几次,他自然也要报答她。

咸安宫里的那位章佳嬷嬷有时间他也会将她除去,上次给他下毒的幕后之人他奈何不得,这动手之人他自然不会放过。

石卿想要一个安静的咸安宫,他自然要成全。

不过他不能直接出手,那样会适得其反,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石卿那边。

“嗻!”太子如今虽然没有了当内务府总管的奶公,但是太子手上有孝诚仁皇后的嫁妆。一国之母的嫁妆可想而知有多丰厚,这一笔财产就算是太子被废也没有被夺走。以前这些都是孝诚仁皇后留给太子的念想,太子不在意这点东西但是都好好的保存经营着。

如今太子的很多优待都消失了,倒是这笔财产让毓庆宫有了喘息的机会。

就算比不得以前风光,太子赏赐一个太医的钱财还是有的。

收拾好的胤礽摸了摸怀里的小玉瓶,大步往外走去。

“主子,太子殿下已经上朝去了。”毓庆宫后院正殿,太子妃瓜尔佳氏正在宫女嬷嬷的服侍下梳妆。

相比较于太子身边的奴才都被清算的差不多,太子妃身边的奴才却是没有太多的变化。

太子被废的那段时间,瓜尔佳氏虽然也没有了太子妃的身份,但是因为康熙满意她以往的处世,依旧让她享受了亲王嫡福晋的待遇。虽然被圈禁在毓庆宫,但好歹也没有受多大的罪。

“知道了。”瓜尔佳氏语气淡淡地,她和太子之间的夫妻情分有限,没有成婚之前太子就有了庶子宠妾。成婚之后为了嫡子太子宠过她一段时间,但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怀孕,太子又很快冷了下来。

瓜尔佳氏没有儿子,对太子的事情自然不怎么上心。她是以一国之母的标准培养的,儿女私情没有也没有关系,只是尽了自己做太子妃,做正妻嫡母的责任就好。

她不争不抢的贤惠不就让皇上满意吗,太子被废,那些原本只会争风吃醋给她招惹麻烦的莺莺燕燕不就安静了吗。

要不是有女儿茉莉雅在,瓜尔佳氏会更不想管太子的事情。

反正就算太子登基了以后便宜的也是李佳氏那个贱人的儿子。

“主子,刚刚岳公公传话来说,太子让索绰络氏格格享侧福晋的俸例,多出的那一部分从太子那边出。”张佳嬷嬷瞟了一眼太子妃,脸上严肃没有什么表情。

“就是那个太子从咸安宫带回来的宫女?”瓜尔佳氏就算再不在乎太子,听到这样的消息脸色也是难看。没有哪个嫡妻喜欢后院有特殊的妾室。李佳氏因为儿子特殊已经让她十分不满和难堪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宫女出身的格格,这就是将她的脸面放在地上踩。

“主子,不过就是一个宫女出身的侍妾,想来是因为在爷那里得了几分好,和您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过不了多久必然是会被打回原形的。”太子妃身边的大宫女朝霞用一副不屑的语气贬低着茉莉。

瓜尔佳氏脸色缓和了一些,她知道身边的奴才不过是在讨好她。宫女出身在这里宫里又不是没有熬出头的。如今风光无限的德妃娘娘不就是宫女出身吗。

只是德妃头上没有正经的皇后,她可是金宝册封的太子妃。

“索绰络氏格格毕竟是宫女出身,规矩上难免疏漏,张佳嬷嬷,你去内务府选两个规矩好些的嬷嬷来毓庆宫教导索绰络氏几个月。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丢了太子爷的脸。”

“奴婢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