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李德全听到自己徒弟告诉他的消息的时候简直是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出现了幻听。

“你给咱家再说一遍?”李德全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脸的懵圈。

“师傅,真的是,真的是……”李德全的徒弟小福子整个人都在颤抖,要不是极强的求生欲让他坚持,他简直就是要直接晕死过去。

“昨日我和小卓子两人还刚刚清点过库里的东西,今儿再看就发现龙涎香少了一半。真的,师傅,不单单是我们两个人,是私库房的所有人都看到的。”小德子想到已经晕过去的小卓子暗恨自己怎么就没有比他先晕呢。

李德全眯眼看了这个徒弟一眼:“丢失的只有龙涎香?”

“是啊,师傅您是知道的,私库里的东西都是万岁爷平日里很可能会用到的,整个私库房里的奴才都是十二万分的注意。每天都会清点一边内里的物品。”小德子就差指天发誓他真的是已经尽心尽力了。

李德全作为内务总管,自然知道一些奴才们的潜规则。

万岁爷有很多私库,有一些里面的东西可能十几年都没有动过了,不是没有胆大的奴才弄一些出去卖。只是选择的都会是那种很久没有动过的,万岁爷百分百也不记得的东西。报一个破损,老旧从记录的册子上划去。

这些东西处理都是有规矩的,绝对不会在京城贩卖。李德全自然也是这里面的得利人之一,而且是大头,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那些奴才的手脚绝对不会动到小德子他们这个私库中。因为这个私库里的东西要不就是新进贡的东西里面最贵重的,要么就是万岁爷会用得到的。这样的东西要是少了可不是能瞒得住人的。就像这一次,整个私库房的奴才都知道了。

“不是你们自己人监守自盗?”

“师傅!冤枉啊,发生这种事情整个私库房的奴才哪个能逃得掉啊。”小德子苦笑,他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命呢。

“对了,师傅,我有证据,这是早上出现在原本应该是龙涎香位置的东西。”小德子手忙脚乱的将一张黄色的纸符和一张白色的便签递给李德全。

李德全死死的盯着他看了许久才接过东西。

这纸符他是看不懂的,和那些道士画的也没有看出有什么区别,换上白色的便签,只见上面写着‘验毒符,接近毒物三尺发热,可用三次。’

“你觉得咱家好骗吗?”李德全语气暗沉。

小德子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师傅,我要是有一句话说的不实,那就让我天打五雷轰,让我这辈子死无全尸。”小德子对天发誓,语气灼灼。

“你……”李德全自然听懂了小德子话里的意思,他们这做太监的,最看重的就是死后能完整。这辈子不能做完整的男人,能求的也只有下辈子了。

“师傅!”

“罢了,你先起来,带咱家去看看情况。”李德全对于这徒弟还是比较看重的,不是一个有太大野心的人,办事也是中规中矩,这件事情确实十分的诡异。要是真的是这些奴才干的,拿走龙涎香不是一个好选择。

李德全去了私库房,知道整个私库房的奴才都已经被暗中控制了,满意的点点头。不管怎么样小德子还不太傻。

查看了一番的李德全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库房的所有锁都完好无损,里面的东西也是摆放的整整齐齐。除了空出来的那一块小空间。

“这贼人是目标明确啊。”李德全坐在私库房的椅子上嘟囔了一句。

这明显就是为了龙涎香而来的,其他更值钱的东西一样没丢。

“师傅!”小德子讨好的凑上前:“咱们该怎么办啊?”

李德全斜睨了他一眼:“这件事情咱家可是帮不了你们,瞒是瞒不了的。至于你们的命,就看这个了。”

李德全抖了抖手上的纸符。

“师,师傅?”

“去拿……”李德全皱眉,这宫里可不能随便出现什么毒物,特别还是乾清宫。

“罢了,咱家去一趟太医院。”

太医院院正听说了李德全的来意,整个人都不好了,皇上的心腹太监来拿毒药……

李德全看着太医院院正额头上的冷汗,嘴角抽搐。

“院正大人,您放心,咱家这次过来只是来试验一样东西,不会将任何一丝毒物带出太医院。”

“是是是,李总管放心,在下一定会全力配合。还请问李总管需要哪方面的毒物?”院正小心的问。

“嗯,”李德全思考了一会:“拿你们这里最隐蔽的毒。”

院正整个身子一顿:“是。”

等到院正准备好东西,李德全拿着那一张纸符缓慢的靠过去。

一旁的院正满脸迷茫,不清楚李德全在干什么。

直到李德全离那毒药大概三尺的距离。

“这这这……这是什么?”

“这,这是真的,宝物啊!宝物啊!”李德全感受到手上的热度以及纸符上散发出来的金光,整个人激动地都在颤抖。

“李总管?”院正看到捧着那奇怪符纸的李德全刷的一下消失在自己面前。嘴巴都惊讶的合不上了。

不过很快他就又被皇上的旨意招到了乾清宫。

康熙看着桌子上散发着金光的纸符,整个人也是有些懵。他御极四十多年还真的没有见过这样的符箓。

真的能够识别出毒物。

因为次数有限,康熙也不能随便试验,三次机会已经用掉了两次,最后一次他自然慎重。

当然除了这个他心里对有人能潜入他的私库拿……换东西这件事情也很在意。

这到底是什么人,目的难道就只是龙涎香?

这一次是偷东西,那以后会不会威胁到他的安全。

只是能有这样符箓的人……甚至可能不是人,宫里的侍卫恐怕是察觉不到的。

“李德全,宣玄机道长,了缘大师和大喇嘛进宫。”

“嗻。”

“哈哈,东西都凑齐全了,储物袋不知道能做多大的。”她第一次做的储物袋可是有一亩大小。

当然用的是修真界上好的材料,如今这些东西都是她找的替代品,能做出的大小真的不能保证。

“嗡嗡嗡!”

“材料是有些勉强,不过已经是我能找到最接近的了,咱们就试试吧,按照我的计算应该能行。”

“嗡嗡嗡?”

“留下纸符自然不是因为我真的想要交换,而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害了旁人。”

“嗡嗡嗡。”

“这怎么就不公平了,甲之□□乙之蜜糖,虽然那验毒符不过是失败品,但是对凡人,特别是怕死的皇帝,可是比龙涎香贵重多了。要不是怕牵连到无辜之人,我还舍不得呢。”

“嗡嗡嗡。”

“他们想找到我,那不是笑话吗。好歹我也是筑基期的修者。这个世界上能引气入体的人有没有都是个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