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主,主子?”岳额一脸惊恐地看着从洗浴间走出来的太子殿下。要不是他自己死死捂着嘴,恐怕发出的尖叫声能够将整个毓庆宫惊动。

胤礽看着岳额惊恐的样子挑挑眉,转身来到大大的玻璃镜前。镜子里久别的样子让他也是一愣,虽然刚刚挺过洗精伐髓之后感觉整个人就像是重生了一样。但是现在真真切切的看到自己的改变才发现什么叫做焕然一新。

不愧是修仙者,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主子,您,您……”岳额震惊地看着变得比他还年轻的主子。

“岳额,这是孤的机缘。”胤礽脸上笑容是从来没有过的舒心灿烂。

“主子,洪福齐天!”岳额立马跪倒在地。

“起来吧,你是孤的心腹,放心吧,孤不会亏待你的。”对于真正忠心于他的奴才,胤礽自然不会亏待,只是目前他还没有真正踏上修仙一道,还需要时间。

“奴才叩谢主子大恩。奴才愿为主子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岳额连忙表忠心,他原本对太子殿下就是忠心耿耿,现在看到太子殿下得到这通天的机缘。心里更是丝毫没有二心,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愿意做那鸡犬跟着主子。

胤礽满意的看着镜子中年轻俊美的身影。心中豪情万丈,只希望时间能够快些过去,让师姐能够尽早更进一步,带着他离开这一方小世界。

“主子,您这样的变化外人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岳额一边伺候胤礽穿衣,一边小心的问出自己担心的事情。

“放心吧,爷有办法。”昨日师姐应该就是预计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给了他一张幻身符。

“状态不错!”石卿看着胤礽的新形象满意地点头。

修真者很少有长得难看的,特别是元婴期之后的大佬。所以就养成了石卿有些颜控的属性。石卿和胤礽相遇在他这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石卿相处中自然会带出一些嫌弃。如今焕然重生的胤礽总算是让石卿满意了。

胤礽也觉得自己现在感觉哪哪都舒服。

“都是师姐的功劳,保成从来都没有这般好的感觉过。”胤礽亲自给石卿倒茶。

“那你以后会更好的,给!”石卿扔给胤礽一个长条盒子。

拿着这个盒子胤礽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打开盒子果然一把散发着寒光的宝剑出现在他面前。七星龙渊剑是一把至诚至信之剑,胤礽第一眼就觉得很喜欢。只是……

“师姐,你这一次拿里什么东西和皇上换了这把剑?”

“一颗下品的洗髓丹。”石卿无所谓的说:“这把剑虽然带了一丝灵气,但却依旧是一把凡剑。一颗洗髓丹已经是我吃亏了。”

胤礽心里认同师姐的话,洗髓丹在凡人看来恐怕和神丹无异。

“这笔生意确实是皇上赚了,只是以我对皇上的了解,一颗洗髓丹,他恐怕是不敢吃的。”

“他吃不吃关我什么事情,我这样做的目的也不过是不让他牵连到其他人。而且你是他儿子,我从我爹爹私库里拿东西可从来都没有付过钱。”石卿已经觉得很亏了好吗。

胤礽有些无奈又有些羡慕,这天底下的父子又哪是一样的。

“好了,接下来我会传授你天剑峰的功法,以及最基础的剑法。你如今最要紧的就是尽快引起入体。外界的灵气太过稀薄,你就在我平日修炼的小亭子里修炼吧。”石卿说完伸手一指胤礽的额头。

幸好她对天剑锋的功法烂熟于心,幸好她学过这种传承功法的方法,否则还需要她默写出来一字一句的教导,那真的是能要了他的命。

脑子里出现一堆信息的胤礽来不及感叹神奇,忙不迭的消化起这些磅礴高深的信息。

“这里面不单单是天剑锋的‘天剑决’,还有一些修炼这功法的技巧和注意事项。你需要慢慢去自己琢磨。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问我,虽然我不修炼这个法决,但是筑基之前的任何问题我自认能够全部回答。”

“谢谢师姐,保成知道了。”胤礽朝石卿一拜,石卿收下了这一礼。虽然她是代父收徒,但毕竟功法是她传授的,这一礼她还是担得起的。

打发胤礽去小亭子修炼,石卿准备雕刻一个幻身玉牌。幻身符毕竟支撑不了多久,她也没有时间经常给换。还不如现在稍微花点时间,刻一个耐久一些的幻身玉牌。等到这个幻身玉牌失去了效果,师弟他自己也应该学会了画这些基础的符箓。

乾清宫

康熙看着自己面前的小瓶子已经有一会了。如今整个乾清宫都是安安静静地,往常一直陪在康熙身边的李德全正在料理私库房再次被……被窃的事情。

而代替他贴身伺候康熙的则是李德全的副手夏有贵。康熙身边自然是不会缺少伺候的人,李德全也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守在康熙身边。只是因为他手段不错,所以能够压制底下的人。

私库房中李德全正在让底下的奴才收拾整个库房。

“师傅,您怎么不陪着万岁爷,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徒弟就好。”小福子殷勤的想要接过李德全手上的工作。

“去去去!你要是靠得住,这样的事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吗。”

“嘿嘿,师傅,咱们这库房的都是普通人,怎么能够合着来去无踪的大佛比较。万岁爷慧眼如炬,知道这里面的隐情没有追究奴才们,是皇恩浩荡。奴才们自然是十二万分的用心办差,可这实力上的差距就算让奴才们再努力几辈子也是没有办法啊。”小福子苦哈哈地诉苦。

李德全不理会小福子的诉苦,他之所以不在万岁爷身边伺候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

私库房东西丢失,下面的奴才第一个来通知的人自然是他,所以对于这一次丢失的东西和出现的东西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七星龙渊剑确实是宝物,皇上刚刚得到他的时候也非常的喜爱,不过皇上富有四海这好东西多了那就是会遗忘一些。万岁爷又不会剑术,对于宝剑自然是只能收藏,时间长了也就是剑锋藏于匣。

所以在李德全看来七星龙渊剑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一次出现的东西,一颗洗髓丹。重点不在于洗髓丹,而在于只有一颗。按照他对皇上的了解,这样的莫名其妙出现入口的东西皇上是不会相信并且服用的。

但是介绍中又清楚的写明了这丹药的神奇之处,那皇上必然会陷入纠结,最后皇上不吃也会找个人来试试。找谁呢,身份高的主子自然是不能拿来做实验品。一般的奴才也不会被皇上看在眼里,选来选去恐怕也只有万岁爷身边的心腹奴才了。

要是他在一旁的话,李德全能够肯定这药肯定是他来试的。

这洗髓丹要是假的那就罢了,最多就是死的荣耀。但是以上次的例子在,李德全更倾向于这丹药是真的。

啧啧,想想这样的神丹,这样可以洗精伐髓的仙丹被一个奴才吃了,就算是皇上让的,但是事后这个人之后恐怕是要一直生不如死了吧。

李德全能够在康熙身边伺候这么久自然是知道什么时候该退一步,于是他将私库失窃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并且请命亲自处理后续。

夏有贵那个老不死的恐怕还以为他的机会来了吧。

想到这里李德全心里得意,脸上却是不露半分,依旧是顶着难看的脸色盯着下面的人干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