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咸安宫

“师姐,这剑诀实在是太精妙了,我这些日子苦心研究了许久也才小有所得。”胤礽在咸安宫小花园的空地上练完一套剑法,接过安宁递上的帕子擦擦汗水。坐到了石卿的对面。

“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所感悟已经是天资卓越了,不愧是天生剑骨,剑修的天才。”石卿毫不吝啬的夸奖胤礽。

然后意料之中的看到对方满心欢喜的样子。

这可怜的孩子,以前的日子是怎么过得,不过是夸了他几句,竟然就这么高兴。

想想她大师兄和大哥,从小就是被夸被崇拜着长大的。相比较于天剑峰的师兄弟,胤礽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确实糟心了一些。

看着他依旧这么努力的修炼,石卿也就不吝啬多夸几句。

“主子,午膳的时辰到了,您和太子殿下是在屋里用还是在屋外用?”安宁看到了不远处小太监手上拎着的大食盒。

“就在这里用吧。”石卿还没有回答,胤礽就先开口了。

安宁见主子没有反对,于是立马安排几个下人在石桌上铺上垫子……

“最近你倒是空闲的很,大白天的也有空过来陪我吃饭。”不是说一天到晚都被盯着的吗。

“嘿嘿,这还要多谢师姐呢,因为师姐的那一颗洗髓丹,如今皇上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现在私库房可不是以前的私库房了。”胤礽想到自己知道的那一串眼线名单,默默为皇上祈祷。

石卿看着胤礽的幸灾乐祸,无奈的摇摇头,这对父子之间剩下的也就是那一点名分了。

“之前看你受了不少的委屈,还以为皇上是什么手段强劲心狠手辣之人,如今看来倒是不符合啊。”自己的私库都能被人盯着,她爹的私库可是除了她谁都不敢多瞧一眼。

“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法不责众。当初皇上能够将我打压下去,也多亏了我那些兄弟暗中帮忙。我这个太子殿下能够复立,也多亏了底下的兄弟给力,皇上扛不住这么多儿子对他屁股下面的皇位发起冲锋,于是只能将我这个嫡子再次拖出来挡枪。”胤礽用公筷给石卿夹了好几筷她喜欢吃的菜。

就算是皇上也没有被胤礽这般对待过,胤礽从小没有亲娘,周围的人虽然都对他恭敬服帖。但是他知道这一切都是有目的的。索额图对他好,是因为他是太子能够为赫舍里加赢得利益。底下的奴才对他百依百顺,是因为他是太子掌握着他们的性命前程。

就算是皇上小时候对他好,也不过是因为他足够出色,能够安稳这个江山。

当他被皇上废黜,这些对他好的人翻脸比谁都快。

于是雪中送炭的石卿,为他忙前忙后的石卿就让胤礽有了寄情之感。名义上是师姐,但是相处起来胤礽更像是将她当做师傅。

“那你这挡箭牌做的可是越来越不合格了。”

“是啊,要是按照以前的习惯,我应该和他们来一场明争暗斗,将他们安插的人一个个都拔出,然后将自己的人安插进去。”胤礽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这就是他以往会做的事情。现在想想还真的是挺拉仇恨值的。

“保成,”石卿认真的看着胤礽:“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我们还需要待在这里,但是并不代表着你需要去委曲求全。我是觉得这储君之位是历练心性的好位置,你可以利用它来提升你自己的心境,到时候回归玄天大陆之后只需要修为上加把劲,你就可以赶上甚至超过其他人。”

“但是这种历练不能反而加重你的心理负担,成为你的心魔。若真是这样,那就是得不偿失。”

“保成,你是修真者并不需要去考虑太多,就算是如今的皇上,你也不必顾及太多。他让你不痛快,你就可以让他更不痛快。最多他就是废了你的太子之位,但你现在还在乎这个位置吗。”

“师姐?”胤礽有些不明白。

“只要不伤及无辜,你爱怎么闹腾都可以,将你心里的怨恨委屈全部都发泄出来。无欲则刚,如今你对他们无欲无求,所以放手去干就好。”

胤礽眼神一亮,真的可以吗?为什么不可以呢,师姐说的对,他现在对皇位没有兴趣,皇上想要杀他也是不可能的。那他还顾及什么,这些年的郁闷总是要发泄出来的,不能成为自己的心结。

“师姐,谢谢。”

“想通就好,只要不累及无辜,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有我给你看着呢。”

永和宫

“你说什么!”德妃那张保养的很好也阻挡不了眉间眼角的皱纹的脸上表情有些扭曲。

“回,回主子的话,这真的是千真万确,咱们安插进私库房的几个人都被人举报出来了,不单单是咱们,还有其他人。据说皇上那里有一张名单呢。现在恐怕整个京城都知道了。”永和宫的总管太监廖公公一脸的死灰。要知道当初派过去的人可是他亲自选的。

要是被供出来那他也就完了。

“怎么会这样,这件事情不是大家都有默契……是谁,难道是皇上的暗卫?不可能,就算是皇上查出来的,这么多人以皇上爱面子的性格绝对不会公布出来,只有暗中将人结果了。”

“会娘娘的话,是,是太子。”廖公公语气幽怨。

“太子?你确定?太子为什么这么做,这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就没有安插钉子。”德妃暴躁的在自己的宫室里走来走去。

“不可能,这不是太子的一贯作风,太子是什么样的人本宫还是知道的。”对于有野心的妃嫔来说,太子就是她们要时刻关注的对象,一点都不会比在皇上身上花的心思少。

“主子,这是千真万确啊,早上太子就拿着奏折去找了皇上,一点避讳都没有,连那名单上的内容都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了。”廖公公对于太子的做法也是懵圈当中啊,这简直就是搅屎棍一样的做法。

明明大家都是遵守游戏规则的,结果忽然横冲直撞进来一个不讲道理的。他不吃饭还要把整个饭桌都掀了当所有人都没得吃。太子是被鬼附身了吗。

德妃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她现在也有些心乱如麻,伺候了皇上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皇上对后宫妃嫔的要求。

先帝当年为了压制太皇太后,立了一块后宫不得干政的石碑。从那以后后宫女子干政就是最大的忌讳。德妃深深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在后宫的人设就是身份卑微,与世无争。

她不是那些大家族出身的妃嫔,这在其他人看来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但在德妃看来,这却是她能够位列四妃还掌管宫务的主要原因。她出身卑微所以皇上不会忌惮于她。

可是若是她的野心被皇上看出来,那她以前做的一切都会白费。而且觉得自己被愚弄的皇上会怎么恼怒,想到这里德妃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主子,咱们该怎么办?”廖公公焦急地询问德妃。

德妃脸色苍白,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你派过去的人是不是按照老规矩办的?”

廖公公一愣:“回主子的话,是啊,凡事和皇上有关的事情,派出去的奴才都是按照主子吩咐的规矩掩饰过身份的。”

“那就好,你过来,按照……”德妃小声地在廖公公耳边说了几句话。

“主,主子?”听完德妃的话,廖公公的脸色简直就是面无人色。那可是主子的亲儿子啊,就算不是养在主子身边也是亲身的,这是要将四爷往死里坑啊。

德妃看到廖公公的脸色,语气放缓了一切:“你在本宫身边也已经伺候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本宫也心里明白。这一次皇上查下来,恐怕第一个不好的就是你。本宫就算是失宠,失去了手上的权利,那本宫膝下也还有两个儿子在,总不会是绝路。但到时候本宫也是保不住你的。”

“主,主子。”廖远廖公公瑟瑟发抖。

“你放心吧,皇上对儿子和对妃子是不同的。这底下的几个皇子野心也是昭然若揭的。老四就算都一些手段也不会让皇上起杀心。日后十四能够出息,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了他。再怎么说也是本宫的亲子。”

“可是娘娘,要是皇上查出来,那……”

“那就要看你的了,本宫这里可不是什么样的人都能留下伺候的,你这个总管的位置是谁提拔的你不会忘记吧。拿出你的手段,这一关你和本宫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

“……奴,奴才明白了。”

“去做吧。”

“嗻。”廖远颓废的告退。

等他离开时候,一直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吴嬷嬷走了出来,给德妃按压太阳穴。

“娘娘不必担心,咱们这边都是做好了准备的,不会牵扯到娘娘您的。”

“哎,幸好当初多留了一手,佟佳氏那个女人,活着的时候只是本宫的踏脚石,死了也会是本宫的工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