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70章 第 70 章

第70章 第 70 章


茉莉雅打了佟佳·玉莹一顿, 出手那是没有丝毫留情,佟佳·玉莹整整卧床躺了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茉莉雅吩咐了岳额给她用些好药,那些药虽然不是丹药, 但是原材料却是灵植,治疗一点皮外伤那是立马就见效的。

只是岳额对于佟佳·玉莹一点好感都没有,当时这贱人还想和公主动手,岳额一点都不想将那般的好药浪费在佟佳·玉莹身上。

于是只是随便在外面找了一个大夫给她看了看, 就丢开手不管了。

反正要送回京城也不是着急的事情,等他们忙过这一阵再说吧。

“格格, 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去啊?”月儿听着旁边屋子里传来的咒骂哭嚎声很是害怕。她之前在外面打水的时候看到艾草的脸上和手臂上都是伤痕, 那乌青的样子可吓人了。那样的艾草完全没有之前诬陷她时候的嚣张了。

这院子里能够这么对艾草的也只有佟佳格格了, 佟佳格格被和端公主打了一顿,现在整日在屋子中骂人。就像是疯子一样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我也想早些回去,可你又不是没听见佟佳氏这个蠢货不好好养病。整天只知道骂这个骂那个, 打这个打那个。她要是因为伤势死在半路上,那我这个和她一起回去的不就变成被迁怒的对象。”赫舍里家如今可得罪不起佟佳氏。

要是三爷爷在, 要是殿下还是太子,要是殿下能够多顾念一些母族……

“佟佳·玉莹这个蠢货, 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她这般咒骂,这里的人怎么可能让她好过。”虽然之前公主给她们的灵植资料已经被收了回去, 但是上面的内容她还是记得很多的。

若对方真的是想要好好治佟佳·玉莹, 现在佟佳·玉莹早就已经痊愈了。宁楚格心里也很不舒服,她之前竟然被这样的蠢货压制了这么久。要是家族能够强盛一些, 如同钮祜禄氏和富察氏那样, 她也不用处处忍让佟佳·玉莹这样的货色。

“要不, 要不奴婢去说说, 奴仆实在是心疼主子在这样的环境再待下去。”月儿也是不想再这里待下去了,以前她是主子的贴身大丫鬟,那些粗使的活计自有其他二等,三等,杂役的下人来干。她也就端茶送水罢了。

可是到了这里,这院子里除了门口那几个护卫,其他的下人婆子一个没有,什么活都要她来干,这几天可是把她给累坏了,之前她还在惊恐是不是以后这些活都要她一直干下去。可是哪想到幸福来的这么快,格格出门一趟回来就说她们马上就能回去了。

月儿自从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喜不自胜,她是赫舍里家的家生子,一家子可都在赫舍里府上,回去她不但能够重新变成只需要端茶送水还有底下丫鬟讨好的大丫头。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家人。

于是她可以说是千盼万盼,但是这时间一日日的过去,因为隔壁佟佳格格不能移动远行,她们还要一直待在这里。月儿实在是受不住了。

“……行,你去说说吧。”宁楚格顿了顿,点头答应了。

其实那天被送回来之后她就有些后悔了,特别是那位荀嬷嬷来收回那些灵植的资料后。她想起了那里面介绍的那些价值连城的灵植,那些神奇的药效。还有那虽然只见过一会,但是在她脑子里留下深刻印象的海底和秘境的景色。原本这些她都是有机会接触的。

她原本想着等富察·东珠回来之后她再打听一番公主要她干的是什么活计,要是不劳累的话那她就放下身段去求一求公主殿下,不管怎么说赫舍里家也是九千岁的母族。

可是谁能想到当天富察·东珠就没有回来,第二天更是有人来给她收拾屋子。据说是公主很满意她,于是给她另外安排了一个院子,离正院近一些。

她为了脸面没有透露一点心里的后悔想法。再等了这么几天都没有等到公主接见之后她也知道她是没有机会留下来了。

既然是没有机会了,那还不如快些回去。只是不知道回去之后族里的人会不会怪罪她,她必须找一个替罪羊,她必须是委屈的。

听着佟佳·玉莹的咒骂声,宁楚格勾了勾嘴角。

月儿不想待在这里了,艾草就更加不想了。所以在听到月儿说的那些话之后她鼓足勇气和自己的主子说了说。

“贱人,你还不过来给本格格擦身,磨磨蹭蹭地干什么!”佟佳·玉莹脸上神情极为扭曲,她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脾气更差了。

她现在恨不得生吃了茉莉雅,可惜如今她下不了床,连茉莉雅的人影都见不到。

一肚子的火气就只能发泄在自己的丫鬟身上。

艾草抖了抖,她闭了闭眼,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会被主子活活折磨死的。她的年纪不小了,父母已经给她找好了亲事,也已经和福晋报备过了,年纪一到就可以出府嫁人。到时候卖身契也可以拿回来,到外面做一个正正经经的正头娘子。

“格格!奴才怕啊,奴才今儿刚刚偷听到一个消息,事关格格您,奴才真的是好怕!”艾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佟佳·玉莹面前,模样十分的凄惨。

佟佳·玉莹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若是在往常必然是要狠狠地骂她一顿,但是佟佳·玉莹听到艾草说的事关她的消息,忍下怒火开口。

“和本格格有关,什么事情,你最好不要骗本格格,否则本格格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佟佳·玉莹语气恶毒。

艾草又抖了抖身子:“奴婢怎么敢骗主子,奴婢说的话句句属实,绝不敢有丝毫欺瞒。”

第一句欺骗的话说出口之后,艾草倒是觉得之后就不难开口了。

“本格格量你也不敢,说吧,你到底听到了什么?”

“回格格的话,奴婢之前去煎药……偷偷听到有两个下人婆子在假山后面说悄悄话。说是上面的主子让她们不用太理会咱们院子中的事情。说是那大夫也不是什么名医。还说治得好是病,治不好是命!”艾草按照月儿教的,说的模模糊糊。一切都看主子自己怎么想了。

而以自己主子的性子,那必定是会往最坏处想。

“好好好!难怪治了这么多天一点都不见好,难怪没有任何人来过问,难怪本格格全身都疼。他们这是想要本格格死,他们好狠的心啊。”果然佟佳·玉莹就往最坏的那边想了。

“我要写信,你去找人,把信送出去,我们佟家也不是好惹的。她是公主又能怎么样,佟家是皇上的母族,就算她是公主也不能这般欺侮佟家。艾草,给本格格准备笔墨。”说完佟佳·玉莹就要起身。

艾草怎么可能让她真的写信回去,急忙上前扶住她。

“格格,这些话都是奴婢偷偷听到的,又没有什么实际的证据,而且人家是公主,没有实际的证据,就算是老爷和福晋也不可能去找皇上要公道。更何况如今我们都在对方的手中,若是真的闹大了,那主子恐怕真的就危险了。”

“如今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尽快的离开这里。回到京城之后格格才会安全。在这里您就算是写了信奴婢也不一定能够送得出去。”艾草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涉及到自己的性命佟佳·玉莹总算是脑子在线了。

“你说的对,这里是他们的地盘,里里外外都是他们的人。想要弄死我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到时候编一个水土不服的理由。就算是阿玛和额娘在没有真正确实证据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为我去质问皇上。”

“本格格绝对不能让他们害了,我们走,我们马上走。”佟佳·玉莹觉得这周围都是想要她性命的人,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格格,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这一路到京城不是短距离,舟车劳顿,如果路上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怎么是好。”

佟佳·玉莹想要起身的动作一顿,回想起从京城到这里的那一路遭的罪。她心里也是没有底。

“格格,咱们先将一切的怨恨放下,你好好的喝药养病,相信很快就可以痊愈的,到时候咱们再离开这里。”

“不不,我怎么敢喝他们开的药。这么多天了,这伤一点好的迹象都没有。你又怎么能够保证这药是没有问题的,我不喝我再也不喝这药了。”佟佳·玉莹想到有一回她阿玛的一个宠妾生病,额娘就在药里动了些手脚,不久那个宠妾就重病死了。

“不,不会吧。”艾草有些结巴。

“怎么不会,他们既然想要我的命,在药里动手脚不是最简单的事情吗。”佟佳·玉莹却越补脑越觉得自己想的是对的。

“那,那您不喝药怎么康复啊。”艾草没有想到自家主子想了那么多。不过现在她也不可能将事情说清楚了,只能顺着主子的想法。

“你能出去吗,你去找阿玛安排的人,让他们想办法送大夫进来。我不要这个大夫看了。”佟佳·玉莹对这里的人一点都不信任了。

“……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