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石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当天晚上那些人的家中就传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最惨的就是佟家。

李四儿和隆科多都不是好人, 隆科多的原配福晋死的极为凄惨,京城大户人家后院发生的事情很难完全保密。

致元配若人彘,可是从佟家自己家里传出来的。

不过是真是假对石卿来说也不过是一张真言符的事情而已。

知道两人做下的肮脏事情, 石卿直接让他们一遍一遍的经受被他们害死的那些人死前的经历。

隆科多和李四儿屋子里骤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不单单是守夜的下人,就是整个佟家的人都被吵醒了。

“老三又闹什么幺蛾子, 这大晚上的他是要让整个府邸都不得安生吗。”叶克书大晚上的被鬼叫声吵醒脸上的神色极为恼怒。

“爷还是去看看吧, 要是闹得太大咱们一家人都丢脸。”张佳氏脸色也是极为难看,但是没有办法, 自家爷因为大阿哥的事情被夺职禁足家中。虽然早几年就被解禁,但官职却没有恢复。

如今三弟是整个佟家最得意的人, 自家的几个孙子还需要他看顾。丈夫虽然是嫡长子,但是在家族中的地位和话语权都比不得三弟。

叶克书对于自己这个从小到大都比他受宠,比他能干的弟弟也是没有什么好感。阿玛和额娘在的时候眼中就只看得见老三,阿玛临死前竟然直接越过他将家中的人脉资源都给了来三。

要不是爵位的继承是皇上说的算, 这家里恐怕早就没有他的地位了。

只是如今形势比人强,老三是九门提督, 历来这个位置就只有皇上的心腹能做。他现在不受皇上的待见, 这一大家子人还需要老三的庇护。

“知道了, 爷过去看看, 你就别去了。”

叶克书刚刚收拾好自己,就见一个匆匆忙忙赶过来,满脸都是惊恐的下人。是三弟身边的人。

“怎么回事, 你们爷又在闹什么?”叶克书不耐烦的问。

之间那下人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他面前,声音凄惨又惊恐:“大老爷!不好了, 三爷中邪了!”

叶克书:…………

等叶克书赶到三房的院子时, 三房这边已经灯火通明。

屋子里, 院子里光光是蜡烛就点燃了几百只。叶克书眼中闪过一丝嫉妒,老三过得恐怕是整个佟家最奢侈的一个了。

“啊啊啊!!走开,走开!!”

“鬼啊,啊啊啊!爷不怕你,赫舍里氏!”叶克书伴随着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走进了屋子。

然后就看到在地上挣扎的隆科多和李四儿。两人都穿着里衣,在地上这么一阵挣扎衣服都已经乱糟糟的了。

虽然李四儿衣冠不整,但是叶克书也没有避讳什么,毕竟只是个妾室,而且还是隆科多从岳父那边抢来的妾室,在叶克书眼中和青楼中的妓子没有什么两样。

“你们还不快把你们爷扶起来,这算什么样子!”叶克书看着痛苦的在地上挣扎的隆科多,心里闪过一丝快意,好好的欣赏了一会儿才叫下人将人扶起来。

“回大老爷的话,不是奴才们不想去扶爷,而是奴才们一碰爷爷就会叫得更加凄惨。奴才们实在是不敢轻举妄动。”下人苦着脸回复。

“有这样的事情?”叶克书仔细打量隆科多:“你家爷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你不会故意欺瞒爷吧?”

“奴才不敢,奴才不敢!”下人觉得自己真的是太难了,就算再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将主子就这样放在地上不管。以为三爷是什么好惹的主子啊。

叶克书看着两人摊着无法动弹的四肢,心里有些想法。

“不管怎么样这样躺在地上是不行的,你们多上去几个人,动作轻一点将人弄到床上去。”

“是!”下人们不敢耽搁,六个小厮小心的去抬隆科多。

“啊啊啊啊……”刚刚碰到他的身子,那凄厉的叫喊声差点吓得那六人直接松手。

叶克书也是吓了一跳。

花了好久的时间总算是把隆科多弄到了床上,至于李四儿这是被几个粗使嬷嬷给扛回了自己的院子里。一路上的惨叫声能够划破整个夜色。

“太医去请了吗?”叶克书大马金刀的坐在隆科多的院子正堂中。他现在一点也不困了。

“回爷的话,已经去请了。”叶克书的心腹低声汇报。

叶克书眯了眯眼:“你说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怎么忽然闹了起来,看老三的架势好像是受了极重的伤似的。”

“奴才看这事也挺诡异的,咱们公侯府邸,守卫森严,怎么可能有贼人进出自如还伤了家中的主子又全身而退,这事万万不可能的。而且爷也看到了三爷身上完好无损,根本看不出伤势,只是双腿和双手却好像是断了一样。奴才刚刚也摸过了,骨头完好无损。”

叶克书皱眉,这件事情确实是太奇怪了,就算是老三有什么隐疾,那也不可能两个人同时发作。

“主子,您说会不会是报应?”

“报应?”叶克书疑惑。

“三爷和那李四儿当初是怎么对待三福晋的,如今看他们的状态很像人彘。”下人心里也是忐忑,他手上也是不干净的,要是真的有报应。

“不可能,要是真的像你说的,老三福晋早就应该报仇了,怎么可能等这么久。”叶克书反驳。

“爷说的对。”下人连忙附和。

“罢了,等太医过来再说吧。”

佟家的名声不好,但是作为皇帝母族,国公府邸,权势还是很大的,太医院直接派出了当值的品阶最高的医。

只是来到佟家诊完脉之后太医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里。要不是看佟三爷的样子不像是装的,他都以为佟家是在耍他。

“太医,我家三弟是什么情况?”叶克书看着已经喊不出什么声音的隆科多,心里倒是有些同情了。

“回佟大爷的话,佟三爷并没有什么病症,身子倒是比旁人康健几分。”太医看着已经疼得泪眼汪汪的隆科多。没忍住又伸手仔细的给他把了脉。

“佟三爷这身子确实是没什么毛病,除了最近应该有些纵欲过度。”太医的眉头都快要皱成疙瘩了。

“那三弟为何这般痛苦的样子?”

“下官就是一个大夫,只能断脉看病,至于其他的实在是无能为力。下官的诊断却是如此,若是佟大爷不信自可以去请其他大夫或者是太医。”太医拱手。

叶克书知道这太医绝对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不过知道老三是个难伺候的,为了防止他以后说自己不上心,叶克书有让人去请了京城比较有名的几个大夫。

然后得出的结论都是隆科多很健康。

叶克书看着无法挪动,□□痛苦的‘健康’隆科多无语。

他是不是要请大师来家里看看。

这么一番折腾,外面的天就亮了,隆科多这样自然是上不了朝了。叶克书只能派人去给他请假。然后又让人去青阳观看看玄机道长可在。

他虽然心里不喜三弟,但是不能否定的是如今的佟家不能没有三弟。

然后大半夜被吵醒的他实在是受不住,回去睡了一个回笼觉。

然后等他醒来之后就发现整个京城的天都变了。睡之前他还吩咐福晋要将这件事情压下来,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对他们佟家的名声不好。

可是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被告知家里的事情整个京城都已经知道了。还没有等他发火,福晋又告诉他,京城中不单单是他们家遇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单单是他们家,太好了!

然后叶克书就将福晋收集到的资料看了看,这上面的名单倒是个个都是富贵权势不缺的。

“爷,这么大的手笔,妾身觉得应该是咸安宫的那位出的手。”张佳氏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咸安宫?”叶克书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咸安宫住的人是谁。

“那位不是出门了吗,回来了?但是老三怎么得罪她?”作为皇亲国戚,叶克书知道的比普通人家多多了,知道那一位确实是有本事的。可是也是出了名的高冷,很少出咸安宫的门,更是除了前太子其他人都不被放在眼中。

“妾身也是从贵妃娘娘那里知道的,仙子已经回来好一段时间了,爷还记得皇宫中前些日子被贵妃娘娘赶出宫的那些倒霉太监吗。”

“这爷当然知道。”

“贵妃娘娘说很可能是九千岁动的手,因为这些奴才在仙子不在京城的时候对咸安宫伸手了。没有得到任何好处不说,还被九千岁报复了一番。如今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是说,老三也朝咸安宫出手了?”

“老三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那下贱的女人之前还在妾身面前耀武扬威说她很快就能重返青春。依妾身看着上面的人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和老三一样手伸的太长,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张佳氏想到李四儿那个贱人现在的下场心里一直憋着的那股气总算是平和了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