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77章 第 77 章

第77章 第 77 章


和胤禛谈话之后胤礽整个人都更加缥缈了起来, 修为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心境提升尤为明显。

胤礽也是自嘲,看来皇上对他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就算他之前受了不少的委屈, 可是在他心里大清的江山依旧是极为重要的。

他已经知道下一任的皇帝会是谁, 同样对于老四做皇帝这件事情接受良好。不过就是不知道他的那些兄弟能不能习惯,特别是老大还有老八。

不愿意跪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嫡子, 以后都得跪老四。反正就算到时候老四上位也不会让他下跪。

从车换到船,其实也没有好过多少。

船舱比马车稍微宽敞一点,可要是说能够宽敞到哪里去, 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皇阿玛带出了这么多兄弟。

皇阿玛自己自然是可以独占一艘大船, 但是轮到他们这些兄弟,那就要几人一艘船了。再加上身边带的行李还有下人,那真的也是挺拥挤的。

老九看着自己这狭小的船舱心里极为郁闷, 说真的他是一点都不想陪着自家阿玛南巡。实在是他不是什么受宠的皇子,身上的爵位也只是个贝子。好一些的地方都轮不到自己。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他的份。

和皇阿玛一起下江南还不如自己来呢,起码不会受到这么多的管束,这不敢做那不敢做。过来就是充个数的。

“九哥, 你还没有收拾好啊!”老十的大嗓门整艘船都能听到。

他和老十一艘船,只是老十是郡王,南巡是国事, 所以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老十住的是主船舱, 比他的屋子大一倍。

“这有什么好收拾的,就这么大点地方,爷想放一些好东西都放不下。”胤禟语气中都是暴躁。

胤娥就知道自家九哥又不爽快了。

不过这些年他也习惯了, 怎么办, 哄着呗, 虽然咱们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呢。

“放不下就放到弟弟的屋子里去,咱们是什么关系,九哥要是住不惯,那就和弟弟同一间房子,咱们兄弟同榻而眠的时候又不是没有。”胤娥拍拍自己的胸膛。

胤禟翻了一个白眼,老十是真的没什么自知之明,同榻而眠?就老十那个睡相,他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专门给自己找不自在。

况且他们南巡虽然没有带女人,但是谁也不是第一次来了,就算是第一次来那也是知道以往南巡的情况的,这底下的官员还能少了给他们敬献女人不成。

就算是皇阿玛每次南巡结束后还不是会带女人回宫。十五和十六的额娘不就是这么来的吗。他们几个兄弟的府上也不缺这样的女子。

老十和他同住,那得多不方便。

“爷就是个贝子,哪里能住郡王的房间啊。”

胤娥觉得他九哥哪哪都好,就是有时候这性子就是像个娘们一样,没完没了小肚鸡肠。

“九哥这么说就没意义了,要是可以选,爷愿意用这个郡王的位置去换爷的额娘,还有换一个福晋。”

胤禟听了这话,还真的是没有话说。老氏的额娘早逝,和老二不同,老二也早早没了额娘,但是人家有皇阿玛宠着。就算如今那位神秘的仙子也是极为宠老二。人比人真的是不能比。

胤禟对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也是没有办法的。

又想起不是太子的某人如今也是能够独自乘坐一艘大船,胤禟心里又是极为不忿。都是皇阿玛的儿子怎么就他们这么不受待见呢。

胤礽不知道自己又被人嫉妒了,他如今不是太子了并不需要去皇上身边按时打卡。那些来找自己的官员,他也可以推说不见。

一艘船上只有他和岳额两个人,端的是自由自在随性悠然。

没事的时候胤礽是很少往皇上身边凑的,毕竟如今他的身份不一样了,总要给那些有想法的兄弟一点表现的机会。

只是他不想往前凑,皇上却是经常往他这边凑。

“爷,皇上过来了。”

胤礽放下鱼竿,心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不想要皇上过来烦他,将他又一次推到风口浪尖。但是作为儿子,他又贪恋那一份父爱。

不管是兄弟们还是朝臣,大概都会觉得皇阿玛以前对作为太子的他十分的宠爱。但是说真的皇阿玛早年花在坐稳皇位上的时间就已经是让他精疲力竭了。

他这太子从小也是长在嬷嬷手里的。最多就是在读书以后和其他的兄弟有不同的教育资源。皇阿玛对太子的要求那可以说是要尽善尽美,就算他自己的脑子不差,但花费在学习上的时间也是极多。

他们两父子都没有什么空闲的时间。温情的交流,恐怕也只是在他还没有开蒙还是奶娃娃的时候有一些吧。

他如今还记得看到皇上对刚刚回宫的老大和蔼的时候他心里的酸楚。接下来就更不用说了,底下的弟弟不停的出生,皇阿玛虽然有所偏心但却也是想要做一个慈父。对每一个儿子都是花费了心血的,而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皇阿玛能够放在儿子身上的时间更加有限。

这么多儿子,就算是他能够分到的注意力多一些可又能多到哪里去呢。当年难道他不知道皇阿玛忌惮索额图吗,他知道。

可是他依旧看重索额图,亲近索额图。为什么,因为老大有明珠。

他不知道皇阿玛厌□□争吗,不知道皇阿玛不喜欢结党营私吗?他知道。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皇阿玛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安全感,所以他只能到别的地方去寻求安全感。因为他知道他的身份只能往前一步,而不能往后一步。

如今想想没有嫡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皇阿玛觉得他这个太子不应该和索额图一起,不应该结党,但是老大羽翼已丰他要是什么动作都没有,皇上会不会觉得他这个太子太软弱。

既然对手已经出手,那他自然是不能随波逐流。

胤礽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这太子的位置真的是不好坐的。

心里想来这么多,其实外面的时间也只是一瞬间。

“儿臣见过皇阿玛。”

康熙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让人不要多礼。

然后就看到甲板上的鱼竿鱼篓:“你倒是悠闲。”

“师姐说了,儿子短短的几十年经历的太多,现在需要的是静静的总结提升自己的心境。”

康熙脚步一顿,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做到了胤礽刚刚做的椅子上,看着好像也是要钓鱼一样。

“你师姐说的话,自然是要好好听的。你以后要走的路总是已经不同了。”康熙知道这儿子心里其实是有怨的。但是这事情他也不能说儿子不该怨。一废太子的时候他下的废太子诏书确实是伤了太子的心。

当时他也是没有多想,只是气糊涂了而已。

“儿子也是这么想的,以前担负了太多,这天下黎民实在是太重了,儿子没有皇阿玛的能力。如今倒是好了,不管成不成也不会妨碍到他人。”这修真一途的艰险师姐早就已经告诉过他了。不过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心里压力没有那么大。

反正他这条命也是师姐救的,他觉得以他的心性,要是被皇上圈禁那么几年,恐怕会自己把自己给气死。

“……朕相信朕的太子日后一定能修炼有成的。”康熙看着平静的湖面,心里有些难受。

“多谢皇阿玛吉言了。”只是他已经不是太子了。

“可有想过到江南后怎么做?”

“一切听从皇阿玛的吩咐。”他不就是一个吉祥物吗。要是皇阿玛需要他表演一些仙术,那他会尽量配合的。

康熙和胤礽就这样在甲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话。李德全看着这父子两人,心里也是有些感慨。皇上其实也不容易,当然二爷也是不容易的。

到了江南之后,胤礽果然十分的配合,康熙要他如何就如何,一路上做到了他能做的一切。

老九看不惯胤礽的出风头,但是看自家八哥风轻云淡的样子他也不能随意挑拨。只能眼不见心不烦,一天到晚的在外面瞎逛。

也不算是瞎逛,胤禟在江南有不少的生意,这一次他趁着御驾南巡随便也就去看看。

虽然胤祀劝过胤禟,皇上一直都不喜他做生意与民争利。在什么时候也别在这个时候去照看生意啊。

要知道他们这些随扈的阿哥可都是被人盯着的,到时候被人知道差一本上去,那老九恐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胤禟却是不觉得有这么严重,皇阿玛却是是不喜他经商,但是这么些年了也只是训斥而已,有没有真的要爷停手。

况且江南是他们地盘,有谁会这么无聊参他啊。

胤祀无奈,老九是他重要的兄弟,不是奴才下属,重话都说不得,见说不通,胤祀也就不说了,大不了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不开眼的,他在皇上面前回护一二。

“罢了,九弟想做就去做吧,怎么样也总是能保下你的。”

“还是八哥对弟弟好。”

胤娥无语,九哥脑子呢,他这些年挣得有多少是给了老八的,他拿了这么多钱,保你不是应该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