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清穿之养蜂小达人 > 第79章 第 79 章

第79章 第 79 章


因为康熙不在, 宫里的消息往外传的速度就更快了。宫里的贵妃被仙子撅了面子却无可奈克的事情没过多久就人尽皆知了。

就算是宫外的百姓都有所耳闻。

普通的百姓对于神神鬼鬼的敬畏比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重多了。一时间对于佟家的各种流言满京城都是,甚至有传遍天下的趋势。

佟家就算是皇上母族,位高权重也堵不住悠悠之口。老百姓们路过佟家的大门都要退避三舍, 都说佟家不敬神明,晦气。

这可是将高傲的佟家气得不轻。

但是他们也拿咸安宫没有办法,更不可能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普通百姓计较。

加上隆科多的怪病并没有好, 一到晚上惨叫声不绝于耳,就算是是府外都能听到,这样的情况让

等康熙南巡回来,佟家的名声已经臭不可闻了。胤礽知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人敢为难师姐, 简直要气疯。上一次还好是对着咸安宫的奴才去的,可是现在佟家胆大包天直接对石卿不敬。

胤礽甚至直接迁怒康熙,要不是他纵着佟家, 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胆大包天。

康熙看着一脸气愤离开的儿子,心里是真的酸了。他自己养大的儿子, 如今对师姐比对他这个皇阿玛亲近好多。但是他又不能说什么, 康熙心里对嫡子也是有愧的。

“佟家是怎么回事,朕以为他们应该有最起码的眼色。保成如今已经不是太子了,以后也不会妨碍到其他人,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放过保成。”康熙觉得佟家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和仙子对上。

肯定是有什么人在后面撺掇,康熙甚至觉得这些人就是看不惯他这次南巡的时候对保成的盛宠, 所以他们针对的人不是仙子而是保成。至于他心里的那些人是哪些人,大家都知道。

李德全简直就是想要拿块豆腐撞死。他也是跟着皇上南巡出去了好几个月, 也是刚刚回来。他哪里知道佟佳氏的那些人是脑子进了多少水。

贵妃以往看着是个老实本分的, 可如今看来倒是他看错了人。没事你去招惹咸安宫干什么。人家和你又不搭嘎, 就算是对佟家出手, 那也是佟家的人先冒犯了她。

而且太医都说了, 虽然看着痛苦一些,但是隆科多的身体完全健康,比一般人都要健康。皇上的想法就是让仙子出出气,反正看着仙子也有分寸。看看其他人家,那不是已经结束惩戒了吗。

隆科多和他的那个妾室之所以现在每晚还被教训,那也是因为佟家自己先不依不饶。

李德全自然是不能这般回话:“万岁爷息怒,这中间必然是有什么误会。九千岁也只是觉得仙子无辜被打扰,气不过而已。”

一边是皇上越来越疼惜愧疚的二皇子,一边是皇上母族,李德全也是麻爪。但是权衡之后他还是稍微站在二皇子和仙子这边。毕竟他也不喜欢猖狂的隆科多,毕竟就算是皇上也拿仙子没有办法。

“保成如今眼里心里都是他那个师姐,你说他不会是喜欢上仙子了。”康熙一顿,想想就更酸了,要是保成还是太子,那他还可以用一百个理由发火,斥责保成,觉得这是荒唐的事情,但是如今的情况不同了。要是保成真的和那位仙子在一起,对保成没有任何坏处。

李德全翻了一个白眼,他虽然是阉人,但是对这男女之情还是有一二分眼力的:“回主子爷的话,奴才看着倒是不像,奴才也是看见过九千岁和仙子相处的,倒是觉得比较像是以前九千岁和太皇太后,皇太后相处的样子。”

只是比之那两位要亲近很多,但是眼光就是看长辈的眼光,态度就是对长辈的态度。恐怕皇上也没有被二阿哥这般亲近信任过。当然这些话他也不会说出去。

“是吗?”康熙一脸的思索:“好像是这样的。”

然后自问自答。

康熙心里既欣慰又恨铁不成钢,你说你要是娶到了日后师傅的女儿,那去那个什么修真界之后不就有了一个极大的靠山了吗。虽然不了解修真界的情况,康熙还是觉得朝中有人好办事这样的规则是不会变的。

李德全偷偷看了一眼自家主子脸色的变化莫测,心里暗暗揣度着主子的意思。

哎,都多底下人不能揣度圣已,但是他们不揣度那遇到什么时候皇上心情一个不好,他们的小命都保不住了好吗。

康熙也不需要李德全的回答,“看来这位仙子只是看着年轻,恐怕真是的年龄已经很不小了。修仙者果然是不同的,山中方两日,世间已千年。哎!”康熙叹息,他的保成气运真的是极好。

李德全心里也是感慨万千,不过他还是期望自己能够轮回转世,下一辈子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就算出生普通人家也是好的。

胤礽急匆匆地赶到咸安宫的时候,石卿正在亲自给团子洗澡,这个活可是一个体力活,当然她可以一个法术让团子变得干干净净,可是那样也太无趣了一些。

况且团子很喜欢洗澡,石卿也不是那些走几步就会喘的凡间大小姐。

“师姐!”胤礽看着这满院子的泡泡,还有舒舒服服趴着让师姐和宫女洗澡的团子,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师姐的脸色。

好像没有不高兴。

“怎么了?”石卿见他盯着自己,奇怪的问。

“没什么,只是见师姐气色很不错就多看几眼。”既然师姐都没有将那些混账玩意放在心里,胤礽自然是不会特意提起坏了师姐的心情。

“就你嘴甜!”石卿笑了笑,知道胤礽肯定有其他的事情,不过他不说她也就不问。

胤礽接过宫女手中的刷子,和石卿一起给团子刷毛。

然后说起了这次南巡遇到的趣事,倒是让石卿听得津津有味。

等给团子洗刷干净,石卿用了法术弄干团子的毛发,变得干干净净的团子高兴的用大脑袋蹭蹭石卿和胤礽然后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去小池子边上逗鱼了。

“皇阿玛过几天大概就要去热河行宫,师姐可要去看看塞外风景?”

“你爹一年到头到处跑,精力真不错。”这可不是因为他服用了洗髓丹之后才有的行程,而是以前就是这样,一年到头基本上很少安安静静地待在宫中。

“这倒也不是皇上喜欢游山玩水,一来,这皇宫确实住着不怎么舒服,皇上年纪越大越是住不舒坦。二来不管是江南还是蒙古都必须时时敲打安抚,皇上去一趟也是应有之义。”

“是这样吗?”石卿皱眉:“玄天宗门下也有一些小宗门和家族依附,我也没有见过掌门师伯去他们那边安抚啊?”

那些依附的宗门每年都是急巴巴的给玄天宗送一些好东西,还千方百计的让宗门中天资不错的弟子到玄天宗学艺拜师。

要是能被一峰之主收到门下,那就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了。

胤礽听了石卿的话,嘴角有些抽搐,那是因为玄天宗实力强大,是那些依附的势力扒着玄天宗,求的是一份庇护。但是大清,他们满人的实力真的没有到能无视汉人和蒙古的地步。他们人少,入关之后八旗废弛,不管是汉人还是蒙古都需要恩威并施。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大清的皇子,这么丢脸的事情实在是不想和师姐说。

“玄天宗不愧是第一大宗,师姐掌门师伯是怎么样的人?”胤礽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

“掌门师伯啊……”石卿顺着胤礽的话转移了话题。

胤礽离开咸安宫之后回到毓庆宫已经是晚膳时候。打发了福晋派过来问安的人,胤礽招来了岳额。

“佟家明面上和暗地里的生意查的怎么样了?”

“回主子的话,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岳额低声回答。

“那就好,佟家还真的以为本宫是泥捏的不成,去办吧,爷倒是要看看佟家的产业全部破产之后他们的日子该怎么过。”

“嗻!”

胤礽知道虽然朝廷规定满人不得经商,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大家族哪个不是有一堆的产业铺子挂在下人的名下。否则光靠朝廷发的俸禄养活一大家子人,那不是笑话吗。

就是胤礽自己也知道大清的官员俸禄是真的不多。一品大员每年的俸禄也不过就是白银180两。想想也难怪官场上贪腐怎么都禁止不了。

虽然像佟家这样的人家每年外地官员送‘冰炭’等孝敬也不少。但是那样的孝敬也不是哪个佟家人都能得到的,而且佟家生活本就奢侈,这些孝敬也是杯水车薪。一旦佟家的生意出事,佟家闹出的动静绝对比任何情况都大。

可以说是会动摇整个佟家的根基,胤礽也不耐烦和佟家你来我往,要做就要一击必中。至于皇上会不会知道,知道后会不会生气,胤礽表示他不在意。说真的这种不用在意皇帝心情做事的感觉真的是非常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