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盖世人王 > 第六百章 天罚降落!

第六百章 天罚降落!


钧天大笑间神采飞扬,体内却冲出来一缕尸山血海般的杀意,偌大的营区短时间死寂沉沉,巡逻的禁军都遍体生寒。

“咔嚓!”

刺耳的崩裂音浮现,一根根锁链断开了,被囚禁快一年的苍龙,休眠的气血在荡漾,一挂接着一挂形成了风暴,滚滚翻腾,妖龙滔天!

“吼……”

惊天动地的吼声彻响八荒十地,一群惊恐而扑杀而来阻挡的禁军炸成血雾,残尸烂肉砸在地上。

流血的世界,钧天独立,苍龙在背后翻腾出恐怖波动,发出的龙啸传遍营区。

轰隆!

成群的帐篷崩碎成劫灰,亿万重青色的音波回荡在群山大岳,犹如万丈惊雷彻响在外围区域。

吼声愈发的巨大,无边的怒血在澎湃,龙族终究是非凡的生灵,在毒打中开启灵智,激发出凶性。

“天哪,快看!”

整片营区都在吼声中崩坏,惨死的禁军数不清,伤损的苍龙咆哮震天,吼碎了大批圣朝精锐,过程中沐浴钧天给予它的神药精华,恢复衰败的生命体。

它通体如同铁水铸成的,森冷与可怕,脊背如同山岭,密布碗口大的青色鳞片,体型长达万丈,战力已经无限逼近伪神领域。

“不好!”

武王远远留意到这一幕,面容狂变,苍龙破开了封印,这等庞然大物一旦逃出生天,未来断然是超级祸害。

而他既然是奴役苍龙的主人,必将被陛下重罚。

“混账至极!”

皇室长老的心情无比的恶劣,这几日发生了太多的事,超出他们的掌控,传出去必将有损皇权威仪。

现如今,大军铺天盖地未曾将神秘剑客寻到,结果苍龙脱困了,流血的身躯正在发狂,已经掀翻营区,龙威震天。

“杀啊……”

喊杀声由远而近,重兵集团压来了,脚步声隆隆,整齐划一!

这是一股精锐,赶赴战场,散发出的气血融合在一起形成了瀚海在起伏,淹没了星空,域外大星都被遮笼了。

“杀杀杀!”

喊杀声滚滚,四面八荒涌来了数万大军,领军的皆是封王强者,更有圣级压阵,听从武王的调令,封天绝地!

老苍吓了一跳,急眼了:“老好,怎么觉得又被你给坑了,万一我被他们囚禁了肯定会更苦,这可怎么办?”

“你堂堂龙族物种,难道心甘情愿沦为罪奴?未来不想封神吗?”

钧天接连的反问,披散的黑发飘舞,晶莹的宝体闪烁光泽,扫视着四面八荒压来的重兵,时间如同回归到了关外战场。

“封神?”

老苍猛地低沉咆哮:“我被圣朝囚禁了数万年,当做血奴去养,根基都坏掉了,空有肉身却没有什么战力。”

“一切都会有的。”

钧天的手掌落在苍龙的脑门上,传递出一篇惊天动地的经文,星空化龙术,足以补全它的底蕴,铸成惊世根基。

“嗷吼!”

苍龙的血脉都在颤栗,盖世篇章烙印在精神识海,身躯翻腾出的圣光更为耀眼了,犹如盘踞在一片星空,神威浩瀚。

就在这时间,大军杀来,金戈铁马,蛮兽奔腾,黑暗遮蔽了整片大地,四面八荒被围堵的水泄不通,更有大阵接连开启,封锁空间,形成铜墙铁壁。

武王杀气冲霄,完全一副掌握全局,君临天下的姿态,冷冽审视着钧天,寒声道:“原来是你,你到底是谁?”

他开启空间宝镜,映照钧天,但却离谱的发现这是一道清气,以年轻至尊的潜能演绎而成的法体。

武王预感到有些不对劲,道心更为发慌,无形中有庞大的物质遮蔽了身心,预感大祸临头,好像宇宙末日来临。

“谁?”

武王豁然间转过头,感受到冰冷的眸光,都要穿透他的身躯。

一双深邃的瞳孔在远方开阖,眸光好像穿透了无穷的空间,一念间都要让大地上血流长河,堆尸如山。

他的身影翻腾出贯通苍穹的光辉,天上地下都在动荡,可怕的气机铺天盖地,像是远古的魔主在君临天下!

武王都在颤栗,有些不敢正视压来的身影,好似冲破废土登临上界的年轻至尊,俯瞰芸芸众生。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都要殒落在这里。”

钧天背负打神鞭而来,他的气势太恐怖了,圣级都发慌,确切的说源自于背后酝酿的庞大劫云,遮天蔽日。

“那是什么?”

坠日岭的外围区域都黑暗了,沉闷的音节形似上苍在发怒,粗大的闪电呈现而出,堪比山脉一样,太壮阔了!

“天罚……”

石破惊天,赤红的世界至阴至暗,时而被山闪电给照亮,但却是血色的时空,似乎被滂沱血雨给染红了!

“吼!”

钧天仰天长啸,身躯暴涌出金辉,朦胧神秘的仙雾,口鼻喷薄两道清气,发出可怕的炸雷音,浩荡生命起源之光。

“夏钧天,难道他是夏钧天……”

劫云笼罩了的世界,天威重重压盖下来,王者都在颤栗,腿脚发软,快要伏跪在地上。

圣级都胆寒了,这是传说中的天罚,血色的闪电在轰落,如同一条接着一条恶龙沉坠在大地上。

“什么级数的强者在渡劫,动静太离谱了!”

“匪夷所思,雷罚笼罩的范围太广袤了,这是禁忌天罚,唯有无敌至尊才能去争渡!”

“是谁在渡劫,笼罩了大威圣朝的兵马以及营区,太疯狂了吧?”

闪电如同狂潮轰落,贯通了苍穹与大地,遮笼的范围太广袤了,形成了无法想象的破坏力。

“轰落!”

无边大地摇晃,似麒麟吼动了河山,这片世界都要翻转过来,一片片古阵被打成劫灰。

“啊不!”

圣朝的重兵队伍发出恐惧的声音,接连压盖的天威太过离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唯有闪电撕裂他们的躯壳。

这一瞬间,在狂潮般轰落的惊雷下,死伤的士兵难以估量,沦为焦土的大地被鲜血染红,混合着岩浆,形成了死亡绝地。

血腥气滚滚冲霄汉,惨死的士兵难以计数,活着的心生恐惧,这片世界都被雷罚给笼罩了,逃无可逃!

山岳倒塌,万物成灰,如同在灭世般,还能撑得住的强者怒发冲冠,气得肝胆欲裂,这是在做局杀他们。

“逆臣,他怎么敢?”皇室长老怒发冲冠,眼角都崩出了血,好似被乞丐抽了耳光,天方夜谭。

“孽畜,你以为你的雷罚有多强?妄想轰杀大圣,痴心妄想!”

数位大圣级的存在嘶啸,身躯呼啸出浩大的圣道法则,震散了覆盖向他们的劫难之光,瞳孔填满了无尽的寒意。

“我不管是夏钧天还是谁,无知的爬虫,纳命来!”

当属于武王最为鼎盛,雷罚降临的动静是庞大无边,然而以他的战力与天赋,何须忌惮不断轰劈的闪电。

“杀!”

他与数位大圣级联手冲向钧天的渡劫区域,目前这片世界已经成为了大黑洞,雷物质在倾泻,磨灭大道,粉碎一切!

“吼……”

钧天仰天长啸,雷物质淹没了他的躯壳,环绕着电光,充满了毁天灭地的威能,绝非外围其余的雷罚能媲美的。

顷刻间,钧天的肉身千疮百孔,骨头尽数断裂,差点被劈成一片烂泥。

可见他遭遇的天罚凶狂到了什么层面,雷物质演绎出恐怖的规则投影,形成了规则大剑在劈斩钧天!

这是什么?

禁锢,无穷的禁锢与压力,钧天已经率先遭遇了大世界的镇压,如同背负百万大山,肉壳随时都会崩坏。

“肉身成圣的禁锢提前来临。”钧天眸光冰冷,残躯在雷电中依旧慑人,像是毁灭中傲立的祖上战神。

“杀!”

三位大圣级无限压来了,撕裂一层层闪电风暴,闯向了核心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