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道途仙府 > 1、杂役(收到站短了,投资可以下手了)

1、杂役(收到站短了,投资可以下手了)


  “陆长青,突破炼气一层,正式晋升外门!”清晨,真墟宗杂役处,一个脸长如马,神情冷酷的绿袍青年,当着一众杂役的面宣布道。

  “你有灵根天资,也不用再做杂役了,本宗对于有仙缘者,向来不吝给予一个机会,陆师弟你可愿加入东峰外门。”一列排屋的中央,在诸人羡慕的目光下,一个灰衣少年从人群中走出,恭敬说道。

  “多谢师兄接引,师弟愿意!”

  绿袍青年微微颔首,没说什么废话,“跟我走吧,外门在山上,领取功法令牌都要几个时辰,时间已经不早了。

  我问你,可有未完成的夙愿?以及在杂役处恩怨,现在一并解决吧!”

  他话语很直接,语气更有一丝冷意,明明是在问询陆长青,目光却扫向一众杂役,寒光一闪而逝。

  杂役之间,不泛存在恩怨纠葛,霸道辱人者。

  真有这种情况发生新晋外门身上,他倒不介意出手惩治一番。

  一是给这位小师弟出气立威,二是修炼大道,必须要斩断凡尘,了却牵挂,做到心中无情,否则影响之后的修炼。

  当年自己晋升外门,就是将曾经欺凌过他的几位杂役折磨的极惨,求死都难。甚至其他外门做法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众杂役弟子闻此,都忍不住的惊恐,身子颤抖,尤其是几位横行霸道惯了的杂役,那有人没被其欺辱过。

  当下脸色惨白,看向陆长青露出求饶之意。

  陆长青闻此,目光一一扫过几人,几人感觉如被妖兽盯上,霎时如坠冰窖。

  可良久后,陆长青轻轻摇头,“那倒没有,还请师兄施法赶路吧!”

  “嗯?”绿袍青年闻此,眉毛忍不住一挑。

  “师弟,如若将来他们有机会晋升外门,可会有这般心思?”

  陆长青目光一眯,沉默下来。

  绿袍青年却是冷笑一声,“呵呵,别说感激师弟今日宽宏大量,反而会计较曾经生死握在你手中时,给他们屈辱与绝望,如畜牲一般像你求生的可怜,萌生报复之心。

  师兄在外门多年,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

  师弟可千万不能再有这种想法。作为接引人我有必要告诉你修仙界的第一条规则,如有机会,任何可能产生的的威胁,都要扼杀在萌芽中。

  这样才能活的更久,这就是修仙界的残酷,善心只会害了自己。”

  言罢,绿袍青年瞳孔骤然闪烁一道神芒,手掌一翻,空气弥漫一股炙热气浪,三颗如脸盆大的火球接连弹出,精准无误的射向三名揣揣不安的杂役。

  霎时间,火焰熊熊燃烧,三杂役成了火人,哀求之声参杂着灵火焚身的痛苦,凄厉传开。

  “陆师兄饶命……陆师兄饶恕小的……”

  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陆长青心神狂跳一下,连带一众杂役都是汗流直下,对绿袍青年惊恐至极,如看煞星一般。

  甚至更为胆小的,关节打颤,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屁滚尿流了。

  不一会儿,惨叫声越来越弱,三个杂役被火球烧的连同残渣都不剩了,绿袍青年这才满意的看向陆长青,轻声开口。

  “陆师弟,走吧!”

  陆长青心中复杂,对于绿袍青年拱了拱手。

  无论如何对方这是为他出手,这三个杂役平日借着在外门有熟人的名头,没少欺凌旁人,自己也没能幸免,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陆长青复杂的是,三个大活人抬手间被灭杀,如同蝼蚁草芥一般……,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穿越者,这种物竞天择的丛林法则,一时还无法适应。

  同时,对于高高在上的修炼大道——御剑青冥、腾云驾雾的高超神通,有了一丝向往。

  至少,性命要握在自己手中。

  绿袍青年驾驭一片灰云带着陆长青,化作一道遁光,向着外门而出,一众杂役恐惧之意遥望遁光远去许久,才稍微缓和几分。

  不过这一幕将永远烙印心底,无法忘记……

  真墟宗,作为大乾六大宗门之一,传承已有数个千年,底蕴深厚,高手无数。

  就连山门之地都辽阔无比,由五片磅礴山脉组成。

  远远一看,云烟缭绕、仙霞遍布,索绕成七色之光,弥漫整个真墟宗。

  那七色光下,依稀可见数之不尽的恢宏大殿,古朴阁楼等建筑。

  除此之外,用于填充仙意的峥嵘古树、灵湖丹峰也不再少数。

  加上偶尔有灵兽出没,仙禽飞舞,着实是一处超然非凡的仙道圣地。

  天空之上,不泛有遁光一晃而过,落在某个山峰上。

  此刻,某一处山脉上空,绿袍青年载着陆长青遁向某个山峰,淡淡说道:“师弟,前方灵执峰上的藏经阁是外门的登记之地,同时发放功法、丹药、令牌、宗袍储物袋等繁杂物品。

  外门弟子,每月资源都是固定,用于修炼勉强足以,可也只是勉强,要说足够却根本不可能,因为修炼就是一个无底洞,多少资源都是不够的,想要快速提升修为,也唯有烧钱这一个办法。

  普通弟子,那有钱烧,所以除了每月的固定资源外,大多外门,都会选择去功劳殿承接一些赚取功劳点的任务,获得功劳点后,再兑换自己需求的资源物品,以此来维持修炼。

  即便如此,大多数外门弟子过的都紧巴巴的。可为了修炼也是毫无办法。

  而去功劳殿任务,难度不同,奖励的功劳点也是不同的。如若想多一些资源修炼,就要选择高功劳点的任务,且要多做。

  如此周而复始,自己修炼待遇,全凭自己多劳多得。

  师弟过一段时间就知道了,积累功劳奖励对于漫长的外门生涯,是必不可少的过程。你有心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即便炼气一层也是有可接的任务的。

  当然,除了任务之外,所有外门弟子分配的堂口不同,所做在事情也不太一样,不是所有弟子都有时间去接任务的。

  而没有时间做任务的堂口,大多繁忙,堂主酌情会有额外的奖励,倒也不错,就是受不少限制。

  当然,这个要看每个堂的情况,一点好处不给的抠门堂口也是有的,如若遇到只能自认倒霉了。

  再说,咱们东峰区域一共分为十五堂、炼丹、炼器、种植、御兽等,所行之事不同。

  其他四大区域,可能堂口数量不一样,可大致都是这些事。

  修仙大道涉及三千,我们真墟宗所行的只是其中一部分。

  等一下登记完身份之后,就会给师弟分配堂口,至于分配到那个堂口,这个是按照目前堂口缺人程度而来的。

  当然,师弟要是花费一些灵石,找藏经阁弟子通融一下,亲自挑选堂口也是可行的。”

  任意耳边猎猎作响的狂风,呼啸而去,绿袍青年头也不回的向陆长青介绍着有关于修炼的一切事情。

  通过刚刚的交流,知道绿袍青年名叫张岱,性格古道热肠。

  毕竟,这一路上对方几乎没有任何停止,一边驾云,一边和他介绍真墟宗情况,以及修炼大道的相关知识。

  他心中感激的同时,更隐隐无法和刚刚那个手腕铁血的外门弟子印象相重合,这感觉很微妙。

  “如今十五处堂口,公认最好的就是炼丹堂,成为此堂的外门,意味着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不仅有机会接触到炼丹大道,修炼当今修仙界最热门的职业。就是偶尔被堂主、护法等高层赏赐下来的丹药、价值都是难以想象。

  所以能待在炼丹堂,即便做个端茶递水、擦桌扫地的,都有无数人挤破头皮的。

  当然,外门弟子也不会去做这些,是真的能接触炼丹大道,所学,是一些基础药理,和灵草辨别的基础知识。

  所以也只是接触。

  等成为内门,才能真的修炼炼丹术。

  而如若有一天学成炼丹术,那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备受尊崇,真墟宗上下数万人,那个不需要服用丹药。

  稍有些名气,上门求药者都不计其数。

  不过这种堂口,是很难进的,我记得好像三年没有新弟子进入了。

  且排队的都不知道多少,就不用想了。

  不过比之稍差一些的还有炼器、制符等,也都是有好处可落的,前景也是非常光明,学成之后,也是不缺钱的,只要有手艺,绝对会财源滚滚。

  当然,有好的就有差的。

  差,就是那种严重耽误修炼时间,同时也没有多少油水的堂口,比如御兽、灵筑、探脉,尤其是后者更是个苦差事。

  严重的消耗自己修炼时间也就罢了,即便做得好表现出色被高层赏识,最多赏赐一些异兽,以及不知名的矿石之类的,根本就没个屁用?

  而且,这三者中的探脉,堪称最坑堂口,整天待在深山老林中寻找灵脉,所做之事意义更是不大。

  不过这几处堂口,所需的弟子并不多,也不用担心被分配过去,至于其他堂口就只能列入中庸之列。

  综合却相差无几。

  比如种植堂,所行之事,如凡夫耕地种田,苦是苦了点,灵药赏赐却是时常。

  还有布阵、法衣等,相对自由,也都属于中庸之道,只要运气正常,都会被分配到这种堂口。咱们这种没有后台的弟子,最初也只能这样了。

  而选择完堂口,并非一直如此,只要你努力勤奋加上有一定天资,也有机会转入其他堂中,中途转修的状况在真墟宗虽然不多,可发生的概率也不算低。”

  绿袍青年驾着遁光,语气时有叹息,时有感慨,滔滔不绝的向陆长青介绍着,同时,落到灵执峰上坐落的大殿前。

  光华一散,才停止说话,随即回头对陆长青说道:“进去吧,等你登记完成,确定完堂口,领取法衣令牌等杂物,再选择一门功法我就接引算是结束了,倒时再带你去相应的堂口所在的区域,便可复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