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道途仙府 > 4、五灵根

4、五灵根


  一抹幽蓝之色缭绕灵柱,精纯的水灵力在空气弥漫,扩散间,行成一层水雾,瞬间湿漉起来。

  其他三种属性当即被挤压的削弱几分气势。

  “水属性!”守阁长老差异几分,随之有几分古怪,竟然还有一种属性没有测出。

  等于四属性了,这是伪灵根,天资要差上一筹。

  陆长青随之脸色一黑。

  四灵根天资,多了一种属性,天资要大降不少,他自然高兴不起来。

  “四灵根就差上不少,不过只要认真修行,倒也不是没有机会,进阶筑基。”守阁长老安慰一句,嘴上虽然这样说,心中却微微摇头。

  三灵根和四灵根修炼天资相比,至少相差十倍。

  如若说一千个炼气九层的三灵根弟子,有一个可以晋升筑基,那么四灵根,便是一万个或许才有一人。

  这多出一个属性的区别,就是这么离谱。

  当然,还是具备的一丝可能,尽管只是理论上的了。

  陆长青心中微微一叹,不过,似想到什么,目光又重新坚定起来。

  然而,接下来,在两人沉默中,陆长青正打算走出阵法,忽然又一根灵柱闪烁。

  那光辉赫然是黑色,黝黑而深邃,透着厚重与坚硬。

  土属性气息,当即扩散而开,那种气息仿若山岳般沉重,瞬间弥漫,空气都变得极重。

  陆长青整个人呆滞住了,就是守阁长老,也不禁诧异。

  五行力量,在阵法之间弥漫,相互交织交融,并狂闪不定,足足持续四五个呼吸,才慢慢消退。

  “这……”陆长青面如锅底,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一幕预示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五灵根,他竟然是最差的五灵根。

  简直是晴天霹雳,一锤一锤的将他锤落谷底。

  他脸上本来有一点笑容的。

  这……

  “五灵根也是极为罕见的,比之天灵根都相差无几。”短暂的意外,守阁长老带着异色开口。

  一双眸子深邃,仿若要将陆长青看透一般。

  “什么?”陆长青意外,五灵根出现的概率低,是不是有什么隐喻?

  “嘿嘿!小子,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该夸还是讥讽你,五灵根当今时代的确是最差劲的天资没错,被人所轻视,道途之难,几乎看不见未来,摆在你面前的几乎是一条死路,一座万丈高山。”

  守阁长老咧嘴轻道,语气对陆长青有几分同情意味。

  陆长青看着点点灵光,如萤火虫般在空气中弥漫挥发,叹息之余,知道灵根检测结果,彻底定格了。

  这意味着自己将来的路途,难度满星,就想前世玩游戏一样,开局抽到最难副本,还不能挂机。

  可想而知,他的心塞。

  “当然,这差劲仅仅是修炼速度上的较为缓慢,事实上能五行圆满,具备的其他方面的优势,是任何灵根都无法相比的。

  和四缺一、三缺二,有着本质不同,根本不是同一层次。

  五行相生相克,变化无穷,有着诸多可能,修为上的劣势,却在战斗上完美的补缺,五行力量,天然克制除异灵根之外,所有灵根。”

  守阁长老看着他,神情有几分认真,似乎这种灵根同样不常见的原因,对陆长青有着极深的兴致。

  “你不用太难过,你可知道,在上古时期,天地灵气远超当代百倍的时候,没有受限,五行圆满灵根,代表着什么?直接被推向神坛。

  被誉为是排在天灵根之上的极道灵根。

  其因,是此灵根一旦出现,便直接影响一代,那种时代,修炼速度不成问题,直接将将天灵根按在地上摩擦。

  只是当代灵气稀薄,已经无法将其优势完全展示出来。”

  守阁长老语气不咸不淡,像是解释一些隐秘,又平铺直述。

  陆长青听的云里雾里,说了半天,好像什么又没说,但好像又听明白一些。

  灵根越多,修炼越慢,然而五行灵根,却又不同,由于圆满,多了其他方面的优势,这是真、伪灵根不具备的。

  “当然,除了克制优势,五行灵根,更有一种其他灵根极为羡慕的特性。

  没有缺少任何一种属性,所以没有瓶颈,只要修炼,就会水到渠成般晋升境界。就比如你炼气一层,只要灵力足够,便可轻松突破,踏入二层,如喝水般简单,不存在任何阻力。

  要知道,修炼境界上的瓶颈,古往今来不知道难倒了多少先贤大士,越是境界高,瓶颈的存在可是坚固,不容易突破。

  五灵根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而除了无瓶颈外,还存在其他优势,这后面的便与你无关了,用不着了解,既然,测出灵根天资,便可选择相对应功法。”守阁长老语气一顿,后面的话语他没说出。

  这其他优势,有一条便是,修出的灵力也同样不同,具备一丝,触摸某种玄妙层次的可能,只是这可能有待验证。

  这玄妙层次,就是在上古传说中,神秘至极的“始境”。

  陆长青轻轻点头,他兴致不高,不过转念一想,也并没有糟糕到不能接受的程度。

  没有瓶颈,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呢。

  “五行灵根,老夫恰巧有一套功法,比较适合你的天资,你可愿意修炼。”守阁长老目光闪过一丝异色的说道。

  “适合五行灵根?”陆长青第一反应,自然是欣喜,不过转念间,对方似乎话里有话,略有一丝拘谨的看着他。

  “嘿嘿,你这小家伙,老夫身为真墟宗筑基长老,还能害你不成。”守阁长老看着陆长青戒备反应,当即笑骂一声。

  只是表面笑骂,心中却又是赞许,防范之心是修士的必修课,否则怎在修仙界立足。

  在宗门也是一样,他曾经也见过一些自命不凡的弟子,无底线服从和信任,实则是个蠢货。

  陆长青有此反应,反倒是值得称赞。

  “你放心吧,依你五行灵根的天资,老夫想要害你,还用不着这么复杂,即便是当着全宗的面将你击杀,而无人说什么,你信不信?

  另外,这功法只是老夫偶得,较为适合五灵根罢了,你要是不愿意学老夫也不勉强,不过,我事先说明,以此法的玄妙,能足足将你的修炼速度提升两成之多,我只是想看一看五行灵根在当代是否如上古般强势。”守阁长老嘿嘿说道,话语间,透着轻蔑。

  陆长青面容露出一丝惭愧,更有一丝恐惧,以今日张岱随意击杀杂役的张狂模样,他可不觉得这话语有丝毫虚假。当即抱拳,“前辈照抚,弟子感激不尽,不敢推托,弟子愿意学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