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旷世疯爷之土匪冒充皇帝 > (十八)死与欲

(十八)死与欲


  
和尚赶紧也喘着粗气爬起来,跟在后面。
朕不理他,拼命跳了一段路,想甩开他,可是没等他停下休息一会儿,那个胖大的身影又“呼哧,呼哧”地跟上来。
朕实在跳不动了,只好抱着旁边的一棵树,叫
“骚和尚,你到底想怎样?”
“呼哧,呼哧,抓住你!”
朕擦了一把汗
“这样下去,咱俩都会累死的!你知道吗?”
“呼哧,呼哧,知道!”
“知道你还追?”
“呼哧,呼哧,抓住你!”
朕看看在暗夜里,浑身冒着蒸蒸热气的家伙,跟这样的货都咋就那么难沟通呢?
好吧,随便吧,爷不走大路,进树林了,看你还坠!
他想到,腿到,“嗖”的一声,蹦进了旁边的一片黑漆漆的松林。
就听见后面有人喊
“呼哧,呼哧,别,别,别进去!里面有……呼哧,呼哧,有……”
朕心里恨,直往里蹦。
刚刚进入到林子中央位置,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啸叫,“嘭”的一声,一枚晶亮的烟火,在他旁边绽开。
朕刚想说,谁家孩子跑这里玩烟火。
紧跟着又是一阵临空啸叫,几道暗影拖着长长的弧线,从树丛顶端穿插飞落。
瞬间在朕周围爆裂开。
幽暗的树林顿时被五光十色的烟火照亮。
朕这才突然想起,
哎呀,是飞雷弹!
随着头顶上的啸叫声越来越密集,一团团烟火不断在朕身边爆响。
他只好拼命乱跳,跳着跳着,就实在跳不动了,他想起那天遭遇飞雷弹的情景,突然很期盼有一支箭飞过来。
不久,便随了他的心愿。
远处里弓弦崩响,一道疾劲的寒光,已经穿过五彩的烟火,直扑他的面门。
朕一边蹦着,一边抱怨这箭来得晚。
等到箭已经射到了他的脑门不到一尺的距离,他急抬手,“嘭”的一声,把箭抓住,又故技重演,力道上移,“噗”的插进自己的头发里,随后大叫一声
“哎呦,我中箭了!我死了!”
往旁边草窠里倒去。
他还没倒地,身子就被一只大手“嘭!”的抓住,忽悠一下,已经被扛在一个人的肩头,往外飞掠。
朕气得蹬腿大叫
“你谁呀你!咋随便改变剧情呢!赶紧把我放下!”
“呼哧,呼哧,放下你,你就死了!跟你说树林里有……危险,你还进!呼哧,呼哧”
朕气得在他身上像个撒娇的娘们一样,捶打着
“骚和尚,我不要你管,赶紧把我放下!”
“他们是暗五门的人,要你命呢!我们方丈不过是要你的两条胳膊,一只耳朵!你赚多了!还挣啥呀!不会算账啊……呼哧,呼哧”
朕差一点被他气晕了!
随之,又是一连串的飞雷弹爆响,胖和尚扛着朕,一边“呼哧呼哧”喘气,一边来回躲闪。
他脚下躲过去了,朕趴在他肩头,目标很大,正被一枚飞雷弹打中,朕就觉得屁股上起热,同时燃起一团烟火。
他大叫起来
“着了!着了!”
和尚四下里乱看
“没着啊!哪儿着了?净瞎说!”
朕已经感到了烧灼皮肉的剧痛
“我的屁股,屁股着了!”
这时和尚才赶紧身体倒地的同时,抱住朕在林中打滚。
谁知身上的火根本压不灭,随着他们的滚动,更是点燃起身底的野草,都瞬间燃烧起来。
整个丛林,顿时燃起了一条火路。
朕被火烧,被和尚压,即将咽气。
他在熊熊火光里,瞅着也是红彤彤一片的和尚
“骚和尚,你就要给我陪葬了!还不打算撒手吗?”
“不,我师哥要我捉住你!呼哧,呼哧”
朕突然感慨起来,原来古代的这些货,都是这么执着的!
唉!好吧,让我们一起在烈火里获得永生吧!
“哦,嘛哩嘛哩吽……”
瞬间没了知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朕慢慢有了意识,感觉自己还在拼命地逃跑。
突然大雨倾盆,浑身被浇了一个透,他激灵灵打个冷战,嘴里诅咒着这场雨,眼也睁开了。
只见自己正黑乎乎,水淋淋地躺在地上。
旁边不远还躺着一个黑乎乎还在浑身冒烟的胖子。
他刚想抬头瞅瞅周围的环境,确认一下是不是到了阎罗殿。
已经被人架起来,有人像幽灵一样静悄悄移到他的面前,上下打量。
朕看着那个一身黑衣,脸蒙黑纱的家伙,呲出一嘴白牙
“问一下,这里是阎王殿吗?”
那个人眼里顿时射出两道寒芒,看着他,并不说话,而是冲着旁边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啪!”
不久,见一个也是浑身黑衣,黑纱蒙面的家伙拿着一块布过来。
那人接过,又在朕脸上擦起来。擦了半天,似乎还是不满意。
朕早就熟悉了这些货看自己的流程,就在他又抬手,准备打响指的时候,喊了一声
“水,端水过来!”
那个人冲他点点头,表示满意,将手收回。
然后,把布在端来的水里湿了,给朕洗脸。
朕眼见一盆水都洗成了墨汁。
这……不就是烧烤了一把嘛!有那么夸张吗?
那个人才点点头,
转身上到一处高台子上,冲着下面抬手打了一个响指,随着“啪!”的一声,有两个人,一个端着盆,一个扛着一把大铁锯,来到朕旁边。
瓦盆放在他胸口,铁锯压在他脖子上,就要开始拉。
朕急得大叫
“疼,疼,不要锯,我脖子脆,一刀就掉了!”
上面那人哼了一声,又是一个响指。
朕吓得眼一闭,完了!
耳边就听见“咔嚓”,“咕噜噜”,“扑通”,“啪喳”,“咣当”
朕心里纳闷,杀一个人,咋那么多动静啊?
过了一会儿,他才睁开一只眼睛往周围瞅瞅,这才明白。
原来,台上又出现一个人手里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大刀。
在他脚下,躺着一个人,脑袋已经脱离了身体,一直滚到朕不远地方,看那个样子,就是刚才打响指的家伙。
在人头旁边,那个用来接血的瓦盆已经摔碎,而瓦盆旁边,还扔着那把大锯。
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见上边的那个人收起刀,拍了一下手掌,旁边的几个人一下子把他抬了起来。
朕吓得大叫
“干嘛?你们又要干嘛?”
他连蹬带踹,下面几个人有些吃不住,其中一个才小声说话
“别闹!就是给你洗个澡!”
洗澡?洗干净了再杀?朕脑子又短路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他就被抬到后面,几个人把他放在屋里,转身出去,“咣当”关门,“哗啦”锁门。
还没等朕大脑绕过弯子来,就闻到满屋的芳香四溢。
从旁边的围幔里跑出十几个身披薄纱的曼妙女子来,赤着雪白的嫩脚,“噼里啪啦”地到了朕面前。
不由分说,把他身上黑乎乎的破衣烂衫都扒下来。
然后簇拥着朕,向旁边的水汽蒸腾的池子里走。
朕伏身在暖意融融的热水里,瞅着旁边一大群纱衣尽湿,曲线浮动的女子,他又晕了,彻底晕了。
这……到底是啥情况啊?
刚刚还要被锯头,这会子又美女陪伴,沐浴香池,这么大的起落,在瞬间发生,这谁受得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