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逆世医妃温意宋云谦 > 第73章 可儿醒了

第73章 可儿醒了


两人的亲密,落入了正在院子里剪花的柔妃眼中。

其实之前已经有下人来跟她禀报过,说宋云谦与温大夫两人十分亲密,她总是不信,因为她知道宋云谦心里容不下旁人,莫说温大夫不是绝美的女子,就算是来了个天仙,宋云谦也看不上眼,因为他的心早被姐姐填满了,一个活人,是无论如何也斗不过死人的,这些年,她尝试过无数次。

但是,今日她亲眼见他们两人肆无忌惮地牵手同行。

温意抬眸见到柔妃愕然的眸光,顿时松开宋云谦的手,有些不自然地道:“柔妃娘娘也在啊!”

柔妃一向很少出屋,除了去可儿的房间。但是今日竟然有这么好的闲情在这里剪花,倒叫她有些意外。

柔妃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微微福身,“妾身参见王爷!”

宋云谦道:“你身子不好,不在屋里歇着,出来做什么?这雨才刚停,天气又是这么的寒冷,仔细路滑。”

柔妃柔声道:“谢王爷挂心,这几日连绵大雨,难得停歇了,便出来剪几朵花儿回去,只是可惜啊,这本来娇艳的花,都被大雨打得七零八落了。”说罢,缓缓地叹了口气,眸光,竟是未曾看过温意。

温意想起往昔,怕引起她的敌意,便道:“你们聊,我回去看看可儿。”说罢,便想走。

宋云谦一把拉住她的手,轻声道:“本王陪你去。”

温意尴尬地瞧着柔妃,使劲挣脱他的手,道:“王爷还是陪柔妃说说话吧。”只是她如何挣得开宋云谦的铁手?最后只得作罢,无奈地看着宋云谦。

宋云谦却不管不顾地道:“走吧!”说着,把拉着她的手改为十指紧扣,半拖着温意走。

温意叹了口气,轻声道:“你不该这样对她。”

宋云谦淡淡地道:“本王的心,只容得下一个女人,不是你就是她,你自己选。”

温意默默地走着,并不言语,过了一会,她道:“若是可以选择,我希望你能够爱上她。”那样的话,至少在她离开之后,他不至于会伤心难过。只是,说是这样说,心底却有一层苦涩漫了上来,如同被大雨浸透的泥头,无论走到哪里,总是湿漉漉的。

宋云谦忽然站住脚步,怒目而视,脸上陡然变得铁青,锐利的眸光审视着她的脸,“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温意见他生气,连忙堆起一抹浅笑,道:“分明是反话,你听不出来么?我当然希望你的心一生一世只有我一个人。”这,才是她的真心话,心底最深最深的一句。

可她,总不能这么自私,不是吗?

宋云谦的脸这才转阴为晴,却也说了狠话,“以后再不准这样说,否则,本王要生气的。”

温意含笑道:“好,以后再也不说了。”

施针完毕,温意为可儿按摩,继续刺激穴位,她瞧着可儿绝色的脸,作为一个医生,她希望她快点醒来,作为宋云谦的女人,她也希望她赶紧醒来,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自己的大限,如果可儿能够在她死之前醒来,说老土点的,她死也瞑目了。

所以,这两天为可儿施针,她都暗暗滴了几滴自己的血给可儿,自然是偷偷地给。她身体内,有师父赐给她的仙丹,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把仙丹转移一部分给她。

虽然功效不甚明显,却也不能说没有。

可儿的脸色看着就红润了起来,比之前的苍白透明要健康很多,指尖偶尔见抽动,开始以为是神经无意识的抽动,但是温意观察了数次,发现并非这么简单。

当夜,柔妃来到温意的芷仪阁。

温意本以为她是来问今日所看到的事情,谁知道她坐下来之后,却四处张望着。

温意坐在她对面,问道:“柔妃娘娘找什么?”

柔妃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我只是瞧着你屋里的丫头都挺面生的,除了小晴之外,怎地不见小菊和嬷嬷了?”

温意笑了一下,道:“嬷嬷年纪大了,我给了她一些银子,让她回去养老。”

柔妃笑了一声,“温大夫人真好,嬷嬷回乡安享晚年了,那小菊呢?怎地不在跟前伺候着?温大夫是不是嫌她伺候得不周到?小菊其实挺乖巧的,又是我姐姐生前最爱的侍女,温大夫该好好重用她才是啊。”

温意道:“小晴也不错,管家说过几日挑选两个机灵的丫头过来,不过我拒绝了,外面有几个人伺候的,我近身就只需要小晴一个就够了,我这边事儿不多。”

柔妃拉着她的手,脸带恳切的微笑轻声道:“傻姑娘,你现在可不比往日了,王爷喜欢你,迟早要立你为侧妃的,身边没几个伺候的人哪里行?至于这芷仪阁,以前是我姐姐住的地方,到底死过人,不是那么的吉利,我另外寻个地方给你,你觉得如何?”

温意愕然,抬头看着柔妃,她脸上虽然带着无限的柔情,眸光却是十分的锐利。她有些不安,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她也不认为柔妃之前的温和是装出来的,但是此刻瞧她的样子,真的有些怪异。

“不必了,何必麻烦,再说,我也不想做这个侧妃。”温意含笑拒绝。

柔妃脸色一僵,随即又扬起一抹笑意,道:“只是,马上就要入冬了,芷仪阁阴暗潮湿,不适合居住,我还是为你另外打点住处吧。”她这是肯定句,并且语气有不容拒绝的坚定。

温意不知道怎么回答,正踌躇之际,小晴进来了,她手里捧着一壶茶,茶壶上有烟雾袅袅,她含笑款款而来,道:“柔妃娘娘,今日小晴煮了点玫瑰花茶,小晴知道娘娘喜欢喝,不如,给娘娘来一杯?”

柔妃抬起头看她,微微颌首,“嗯!”

温意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小晴,小晴给她打了个眼色,然后道:“温大夫,刚才可儿小姐那边来人,说可儿小姐那边出了点状况,让温大夫马上去看看。”

温意知道小晴有心驶开自己,感激地对她回了一个眼神,急忙起身道:“好,我马上过去,你好好招呼柔妃。”

她去了可儿的房间里坐了很久,她知道小晴等柔妃走了之后会过来通知她,她不知道柔妃是什么意思。说真的,柔妃要是穷凶极恶,她倒不怕和她为敌,可她这样柔柔弱弱地不知道打什么主意,她就觉得毛毛的。

她握住可儿是手,心神恍惚地按摩着。身边伺候的人已经下去了,蜡烛在烛台里燃烧,烛泪在圆形的桌台上堆积起来,形态怪异,她的眸光就注视着那烛泪,蜡烛的生命真的很短暂,但是,至少燃烧过,发光发热。

而自己呢?一辈子似乎碌碌无为,许下的理想,还有很多没有实现,虽然说在她手中救过很多人,可作为一个医生,救人只是一种职业,她并不觉得骄傲。

“你是谁?”

一道柔弱的声音响起,在这寂静的夜显得特别的诡异。温意觉得她握住的小手轻轻地抽动了一下,但是因被她握住的力度过大,她似乎无力挣脱,只是轻轻地晃动着。

温意一愣,猛地收回视线看向床上的人。她还是绝美的容颜,紧闭的唇瓣,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烟雾溟蒙的黛眉,而更烟雾溟蒙的,是她那双微微开启,还带着几分茫然的眸子。

可儿醒来了!

温意心中狂跳,屏住呼吸轻声道:“你醒来了?你不用害怕,我是大夫,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可儿眨了眨眼睛,瞧着温意,用沙哑的声音道:“是你救了我?”

温意粲然一笑,“很多人都尽力救你。”

可儿哦了一声,又问道:“我昏迷了几天了?”

温意长叹一声,“四年多了!”

可儿面容一僵,骇然道:“四年多?我昏迷了四年多了?”她眼神有些狂乱,撑起身子想要起来,但是身体过于虚弱,刚动了一下就全身无力地瘫软在床上。

温意连忙按住她,“不要动,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的。”

可儿眸光含泪,“我……师兄呢?你帮我叫师兄来。”

温意连忙起身,道:“你稍等,我马上叫人去喊他过来。”说着,便出去门口喊人。

下人得知可儿醒来,都欢天喜地的进来道贺,有下人去禀报宋云谦。

过了一会儿,宋云谦几乎是旋风一般冲进来,眼里闪着不可置信的狂喜,他竟语气中带着哽咽,道:“师妹,你可算是醒来了。”

可儿伸出手,握住他垂在床边的手,嘤嘤哭泣,“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昏迷这么久的?”

宋云谦坐在床边,温柔地为她擦去眼泪,道:“你忘记了吗?你溺水昏迷,已经四年多了。不过,现在没事了,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可儿茫然地掉泪,“怎么会这样的?我怎么一睡就四年了?你跟洛衣成亲了?”

宋云谦默然点头,“是的!”

可儿脸色顿时惨白起来,用不敢置信的眸光看着宋云谦。

宋云谦握住她的手,问道:“告诉师兄,是谁推你下湖的?”

可儿盯着他,微微撑起身子,苍白的脸激出一抹凄艳的红,“你会为我报仇么?”

宋云谦眸光森冷,咬牙道:“我会杀了那人。”

可儿舒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微微启唇,吐出三个字,“杨洛衣!”

温意脸色一僵,惊疑地问:“是她?你没记错吗?”

可儿眸光冷凝,看着温意,嘴角有一丝嘲笑的意味,“这,也可能会记错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