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2章 游戏加载完成

第2章 游戏加载完成


王鹏飞一进来,江景瑜就在观察他们两个。

看上去两个人很正常,一点都看不出他们两个有过接触,甚至在江翘的攻势下,王鹏飞的心已经偏向了江翘那边。

江翘比原主小几个月,留着齐耳短发,圆圆的脸蛋,是可爱型的,这样圆圆的脸蛋在这个时候被称作有福气,而王鹏飞样貌斯文白净,身高在这时候是高个儿,大概一米七八,身上的衣服补丁少,脸上没什么菜色,从这点就能看出他家里的家境不会差,乍一看去是个很精神的青年,怪不得叶红秀会这么满意这个准女婿。

他关心的看着江景瑜:“江景瑜同志,你还好吗?我听说这事了就立刻过来了,不然放心不下。”

他说完以为自己能看到未婚妻感动羞涩的眼神,但是……跟之前比好像有点不一样?

叶红秀没发现女儿脸上的冷淡,她本来就因为王鹏飞带着肉过来看女儿高兴的情绪听了这话一下子又上涨了不少:“鹏飞你有心了!不过你也别破费,她这伤不严重。”她又解释,生怕准女婿以为自家女儿肢体不调:“这次是意外,也是天色暗了,没看到那块石头,一不小心绊到了。”

王鹏飞对着叶红秀笑了笑:“我明白,这是意外,下次小心就好了,不过流了血需要补一补,医生怎么说。”他看着江景瑜头上的纱布,还有那苍白的脸色,那点异样就被他忽略了。

肯定是她受伤了,身体难受,才会这样冷淡的。

叶红秀心疼的看着女儿:“医生让她在家好好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这不是什么大事,没想到你也听说了,还破费买了肉过来。”说到后面,她看着王鹏飞,一脸笑意。

王鹏飞谦虚的笑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

听着他们两个的你来我往,江翘脸上的笑容虚了几分,她把叶红秀的满意看在眼里,只可恨她没有重生的再早一点,那样她直接把他们相亲的事情搅黄了,现在这婚约就不会阻碍到她了。

她看着江景瑜头上被包起来的地方有些遗憾。

怎么摔伤的地方不是脸呢?

如果她破相了,江翘相信王鹏飞会更偏向自己,有几个男人不好脸面?

江翘心里想了很多,脸上一点没显,顺缝插针插入话题:“三婶,姐这是怎么受的伤?”

叶红秀不知道江景瑜的遭遇,就道:“去小树林挖野菜,天色暗了,摔了一跤,运气不好,正好磕到一块石头上了。”

王鹏飞关切的看着江景瑜:“江同志你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休养,别去干活了,我过两天再给你带些吃的过来补补身体。”

叶红秀赶紧推拒:“不用不用,真不用,家里还不缺那口吃的。”

王鹏飞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的一份心意。”说完了,像是发现忽略了这里的另一个人,他看过去:“这位是?”

江翘笑了笑,露出圆脸两边的小酒窝,样子十分甜美:“这就是姐夫了吧,姐夫你好。”

叶红秀笑的合不拢嘴:“你这喊的有点早了,鹏飞,这是景瑜二伯家的妹妹,江翘。”

王鹏飞眼睛微微闪了闪,主动伸出手:“江翘同志,你好。”

“你好。”江翘也伸出手,握了握手指,一触即分。

江景瑜:“……”

两个人都演技在线啊,看这第一回见面的场景演的多真实。

这就是她弃文的主要原因了,男女主的为人和做事风格都不是她欣赏的类型。

江翘和王鹏飞打过招呼之后,关心的站起身,给江景瑜倒了一碗水,把话题扯了回来:“姐,你去哪个小树林挖野菜摔到的,我下回过去也小心点。”

奇了怪了。

她明明看到江景瑜在那里,也看到了刘全随后过去了,怎么江景瑜好端端的回来了,这么难得的机会,刘全居然没动手?!

叶红秀快一步回答:“就是小山坡竹林后面那片小树林,你别去那里了,那里比较远,路也不好走。”

江翘点了点头:“原来是那里啊,姐,你一个人去的吗?”

江景瑜把她的试探看在眼里,嘴角敷衍的勾起,“是啊。”

她冷眼旁观,看起来王鹏飞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情,江翘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江景瑜猜想他不知道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江翘要维护形象,暴露她的诸多手段对她没好处。

但是这并不是因为说王鹏飞没有做错什么。

他在和原主有婚约在先,之后江翘插入,大胆示爱追求,他就心动了,一边维持着和江景瑜的婚约,一边接受江翘的示好,在二者犹豫不定,这样的人,白送她都不要!

江翘没死心,想要挖出更多的信息:“姐,你受伤这么严重还能自己回来啊,真厉害。”

江景瑜不耐烦了,如果不是初来乍到,不想凸显自己跟原主那温柔性子不一样的脾性,她就要开口怼人了,“对,我身体还有些不舒服,想要躺躺,就不留你们了。”

听到她这么说,叶红秀就送王鹏飞和江翘出去:“好,景瑜你睡一会儿,鹏飞,小翘,你们有心了,咱们出去说,你们先别回去,等会一起吃晚饭。”

江翘率先拒绝:“三婶,我就不留下了,家里还有事,下回吧。”

说完抬脚就走。

王鹏飞也拒绝:“我也回去了,下回您不留我我都要在这里吃,您下回可不要嫌弃我。”

看他们两个都拒绝,叶红秀也没强留,这时候家里事多,没那么多功夫好好招待。

王鹏飞被叶红秀强塞了一块腊肉:“你带回去,加个菜。”

他带了肉过来,不能让他空手回去。

不说别的,就怕未来亲家有意见,到时候吃亏的还是自己女儿。

江翘走的速度很慢,王鹏飞的速度不快不慢,走了一段,就看到了她的身影。

这一路上有不少人家,两个人维持着一段距离,也不说话,看上去没有什么往来,但是这一路上跟路人慢慢的说话,走着走着就并肩而行了。

这一路上的人家跟江家很熟悉,还有不少沾亲带故,当然认识江老二家的江翘,对王鹏飞有不少也是认识的,知道这是江家老三的准女婿。

有的人跟江翘打招呼,“你来这里看你姐啊,伤的严重吗?你跟你姐姐的感情真好。”

有的人跟王鹏飞说话:“王家的小伙子,这是来看你未婚妻的吧,男人就应该多关心姑娘,这才是个有担当的好小伙。”

有人给他们介绍:“你们两个以后就是亲戚了,江翘你叫姐夫了没有。”

江翘笑着应对:“是啊,我来看我姐,听说她请假了,我有些担心。”

“对,以后就该叫姐夫了。”说到姐夫这两个字,她的话变得又轻又飘,让王鹏飞不自觉的看了过来。

心情也变得有些复杂。

姐夫?

这是今天第二次从她嘴里听到这个称呼了。

他以后会成为她的姐夫吗?

王鹏飞也不知道。

一开始他是对江景瑜这个未来媳妇满意的,人长得好,个子高挑,学历高,如果不是高考取消了,搞不好那就是个大学生,家里的条件也不差,两人不愁没有共同话题共同进步。

但是跟江翘认识以后他才知道,他和江翘才是真正能说到一起的人。

只是他们认识的太晚了,他们认识的时候,他已经和江景瑜定亲了。

走出一段路,到了没有人家的地方,他们才说上话。

江翘抬起脸,看着王鹏飞,声音轻柔:“明天中午我们小山坡后山见,我有东西要给你。”

听到江翘的话,王鹏飞不自觉的笑了:“好,我等你。”

叶红秀送走了那两个人,回房里看江景瑜:“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等会陈医生就过来了。”

江景瑜:“还好。”

叶红秀松了一口气:“那就行,你看到鹏飞了吧,他是把你放在心上了,你以后会过上好日子的。”叶红秀很满意这个准女婿,说起来满口称赞,“你身体好了,记得好好跟他道谢,他今天拿过来的肉有一斤了。”

这时候肉多难买啊,肯定是他走了他叔叔的关系才买到的。

正式的工人就是不一样。

想到这里,叶红秀有些遗憾,女儿这一次本是该参加高考的,现在高考取消了,只能拿了毕业证回家下地。

她在地里半辈子了,知道下地有多辛苦,只是县城的工作岗位城市户口都不一定能得到,女儿户口在村里,留不下。

但叶红秀没死心,她可不想女儿一辈子在地里刨食,所以给女儿相了王家。

王鹏飞现在也是在地里干活,但他有个二叔在城里当工人,偶尔能给他找到一份临时工的活,更巧的是,他二叔膝下无子,以后肯定是王鹏飞这个唯一的侄子接班,到时候女儿也能跟着一起进城了。

这是村里难得的绩优股,如果不是自己女儿足够出色,在村里同样是数得着的好姑娘,王家还不会答应。

江景瑜没说话,心里思忖该怎么揭露王鹏飞和江翘这一对男女主的真情。

虽然不知道自己穿越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是冥冥之中她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叶红秀没听到女儿说话,不觉得有什么,只以为她身体难受,不想开口,就没再继续说,直到张流云带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进来,她热情的迎了上去:“陈医生,又要麻烦你了。”

陈医生拆开江景瑜头上的纱布,检查了一下,重新换药:“这个明早再换一下药,我会再来的,三嫂,你别担心,没大事。”

叶红秀舒了一口气:“没事就好,她昨天那一晕,把我魂都吓飞了,她爸和她爷爷又不在家,只有我们几个女流。”

陈医生黝黑的脸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三嫂,有什么事过来找我,叫一声我就过来了。”

叶红秀:“可不是多亏了有你在。”

张流云进了屋里,拿了诊金,硬是塞到陈医生兜里,陈医生不要,想躲,没躲开,张流云虎着脸:“怎么,你给我孙女治病不花钱啊,该收的就收着,咱们感情再好,一码归一码。”

陈医生推不过,从那几张钱里抽出两张:“这就够了,别的婶子收回去,我用的多是草药,自己上山采的,不值钱。”

张流云没再推,把钱收了回来,回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给陈医生兜里塞了两个鸡蛋:“带回去吃。”

江景瑜躺在床上听着他们熟稔的对话,心情复杂。

陈医生是他们村唯一的一个医生,跟他们家关系不错,因为以前陈医生家里过不下去了,是原主爷爷帮忙送他去当学徒,这才有了他今天。

至于江爸爸和江爷爷他们,也是巧了。

江爷爷和原主的双胞胎弟弟江景腾去海城看二姑姑了,江爸爸则是被抽调了去修大坝,不在村里,家里就奶奶张流云、叶红秀和原主、小弟江景翔四个人在。

这也是她对刘全这件事守口如瓶的原因之一。

这种事闹出来,不管谁是谁非,流言对女性抱有更大的恶意。

能暗自解决,谁也不知道是最好的。

在江景瑜看的那本小说中,原主没有躲过刘全的侵犯,她的清白毁了,王家紧接着解除了婚约,原主被迫嫁给了刘全,过了一段时间王鹏飞和江翘在媒婆的牵线下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刘全不是个好的,原主后来怀孕了,没多久死于刘全的一次推搡,一尸两命。

想到这里,江景瑜忍不住轻声叹了一口气,她不应该那么快弃文的。

转眼就到了休息时间,听着耳边的虫鸣,看着从窗户里射进来的淡淡月光,江景瑜惆怅了。

预感告诉她原主不会回来了,以后她会代替原主在这里生活。

生活在这个缺衣少食、百废待兴的年代。

这个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岗位可以供她挑选,户籍、工作是两道大槛。

难道真的要下地干农活?

她可从来没有下过地啊。

越想越头疼。

就在这时,江景瑜脑海里响起了一道机械音:“游戏加载完成,是否进入游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