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8章 谋划

第8章 谋划


这一晚江家过得很热闹,虽然周冬梅刘慧芝都惦记着锁了的房门里面的东西,但是面对油盐不进的江元同,她们没有办法占到便宜,最后就是敞开了肚子好好吃了一顿,这才带着江明仪的回礼回去了。

这一晚,江元同和江景腾都睡的很沉。

“喔——喔——喔!!!”

伴随着鸡鸣,天亮了。

江元同睡了一觉起来,容光焕发,优哉游哉的在凳子上坐着:“我刚回来,太累了,下午再去上工。”

张流云一点意见都没有:“好。”

江元同身体不是很好,这一回出远门,也确实折腾,年轻力壮的孙子都瘦了。

江景腾到底年轻,睡了一觉起来,满血复活。

昨晚太晚了,今天一早起来,张流云就把今天加的菜拿了出来。

有一根半斤的腊肉、大米、一块饼干,张流云还给三个孙子孙女每人塞了两块大白兔奶糖,一入口,满是奶香,真材实料。

腊肉和大米中午吃,江景瑜:“我们中午做焖饭吧。”

张流云没意见:“听你的。”

江元同听了,竖起耳朵:“怎么现在景瑜下厨了?”

叶红秀笑得合不拢嘴:“景瑜开窍了,厨艺进步的不是一点半点,等中午爸你就等着吃好吃的吧。”她想到了那只竹鹧鸪,她之前也不是没有吃过,但她敢保证,女儿做出来的,好吃很多!

江元同瞅了瞅孙女,脸上笑意加深:“行,那我就等着了。”

早上这顿也不能凑合,要干一早上的活呢,太凑合了身体顶不住。

江景腾手忙脚乱的拿着烫手的烤红薯,“嘶——太烫了。”

江景瑜:“那就等一会再吃。”

江景腾不愿意:“我想现在吃。”太香了,烫也忍不住。

江景瑜从灶里扒拉出一个小一点的给江景翔:“这个给你。”

江景翔:“谢谢姐姐。”

被这香味给迷的,江元同走了进来:“烤红薯还有吗,给我来一个。”感觉今天的烤红薯特别香。

江景瑜使唤江景腾:“你有空去河边捞点小虾米回来,中午做焖饭。”

用虾米提鲜。

江景翔一口答应:“好咧!”

到了中午,江景瑜大展身手,这腊肉本身有不少肥肉,也不用再用油让张流云她们心疼。

虾米、腐竹、笋丁、蘑菇丁、咸鱼、腊肉,再加上点鲜豆子,焖出来的米饭成酱色,香气扑鼻,舀一勺进来,米饭香甜不失嚼劲,越吃越上头。

这一顿饭全程没有人说话,全在埋头苦吃。

“嗝~”江景翔不舍的放下光洁溜溜的饭盆,打了个饱嗝,舔了舔嘴唇,回味刚刚的滋味。

江元同放下碗筷,看着张流云:“云啊,我带回来的大米还剩多少。”

张流云:“还剩四分之一。”

江元同后悔了,他应该带多一点大米回来的,等他们分粮?那还有的等,这样好吃的焖饭居然没了?

想了一会儿,他进了屋里一趟,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几张钱,递给叶红秀:“回头老三家的,你问问那些嘴巴紧的朋友,买一点。”

在城里买需要钱,还需要票,但是自己村里人,“换”一点更方便些。

叶红秀接了过来。

她心疼钱,但要没有公公在吃的方面这么舍得,家里孩子也不能养的这么高高大大、健健康康。

江景瑜眼睛一亮,这是同道中人啊!

下午江景瑜在地里除草的时候,王鹏飞过来了:“我帮你一起干活。”

两个人不是一个小队的,他在这里干活,一点工分都不会加。

所以在一起干活的人就笑了:“哎,帮忙的人来了。”

“真贴心。”

“小伙子有前途。”

“好样的,江家闺女,你以后就享福咯。”

王鹏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江景瑜站了起来,拍了拍手,示意他跟着去另一边人少的地方。

“你怎么过来了。”

王鹏飞:“我来帮你,我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他眼睛闪了闪,不是听到别人说起江元同他们回来了,他都没发现自己这么久没见到江景瑜了。

倒是江翘,见了几次,想到她早上找自己说的话,他脸上不自觉带上了笑容。

江景瑜也想到了江翘,她约自己明早去江边洗被子,肯定有一场戏要上演,想必这位男主就是观众之一吧。

江景瑜:“是啊,有段时间没见了,我听别人说,有一回看到你和我堂妹走在一起,你们怎么遇到的?”

王鹏飞悚然:“什么?”被人看到了?他大脑急速运转:“我想起来了,是有巧遇过,就说了几句话。”

虽然他还年轻,已经很稳得住了,如果不是江景瑜知道,都看不出他那一闪而过的心虚。

江景瑜:“巧遇啊,这样,说起来,我和这个堂妹隔了没几个月,她很早就定亲了,这事你知道吗?”

王鹏飞脸颊不受控制的抽动了几下,心里有些憋闷。

他知道。

他还知道,对方是部队里的军人。

“……这样啊。”

头上像是泼了一盆冷水,要是他们的事被传出去了,他就不用做人了,想到这里,王鹏飞下了决心,还是和江翘保持距离吧,他们认识的太晚了。

他满嘴苦涩:“我听说是姓顾的。”

江景瑜:“对,叫顾向恒,已经进部队七八年了吧。”

王鹏飞:“……”

他再没有兴致和江景瑜说什么,埋头干活:“嗯,这些都是分给你们除草的地是吗,我们抓紧时间干活。”

江景瑜这下满意了。

膈应了吧,你膈应我就开心了。

江翘不知道他们有这一番对话,也不知道王鹏飞他过去找江景瑜了,她今天过得很忙碌。

地点她早就踩点好了,从刘全事情没有成功之后,她就在寻思下一个解决的办法,最后在江边想到了。

人选她经过一番精挑细选也确定了。

在上庄村年纪上去了还没有娶媳妇的光棍可不少。

有的是因为懒,比如刘全。

有的是因为穷,还有的是因为家有恶婆婆。

而她选中的人,穷和恶婆婆两个都占了。

现在这个时代风气也不开放,要是女人落水了,被男人救了上来,如果是未婚男女,很容易就撮成好事,要是男方也有了这份心思,那就十成十的,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到那时候,江景瑜不想嫁,也得嫁。

到了那时候,她和王鹏飞之间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想到这里,她脚步匆匆,有人叫住了她:“哎,江翘,你去哪?”

“江翘,跟我们说说你爷爷去大城市的事情啊。”

江翘头也不回:“我肚子不舒服,回头再跟你们说。”

转眼就到了翌日清晨。

一大早江翘就挑着一旦木桶过来了,里面放着她一家人的被单。

这个天气,早上洗好了,下午肯定能晒干。

江景瑜出门的时候叶红秀只让她洗自己的被单和江景翔的:“一下子洗太多累,分几次去洗。”

江翘看了:“咦,怎么就这么点?”

江景瑜:“我妈说分开洗。”

江翘:“……”

同是亲妈,怎么她妈就这么不心疼她呢,一听她说要去洗被子,恨不得把所有被单都找出来让她洗。

“……你跟我来,我听人说的,有个地方特别适合洗大件,而且我还有朋友在那里捉到了鱼,我们也去那里吧,碰碰运气。”

江景瑜:“好。”

一路无话,走到了江边,江边两侧都是沙地,开出来种红薯种豆子,只有地势低洼,下雨会被江水蔓延的地方荒着。

他们现在去的地方就是水位下降后露出来的江石上。

从岸边迈到大石头上只需要一个大跨步,这里的石头确实适合洗被子,水清澈,够深,有石头做搓衣板,如果不是来的早,这里肯定会被人占去。

这里的石头面积不是很大,两个人就满了。

有迟了一步的人看到这里两个人影,就去了远一些的地方。

江景瑜打量了一圈,这要是有人落水了,这些人没办法第一时间救人,同样闹出点什么,不多一会儿就能吸引这些在这里洗刷的妇人们的注意。

江景瑜蹲下身体开始洗被子,眼观八方,然后她看到了在右侧方两三百米处拿着锄头在荒地上不知道挖什么的王鹏飞。

在左侧方,有个男的在江边弯着腰,不知道在草丛里找什么。

江边,落水,清白。

看来左侧方这个男的就是江翘为她“精挑细选”的男人了。

江翘则有些兴奋,心不在焉的拍打着被单,她一直用眼角注意着江景瑜的动作,看时候差不多了,偷偷的在江景瑜的身后放了一截很像蛇的麻绳。

她知道江景瑜不怕老鼠不怕虫子,唯独怕蛇,有一回在路边遇到了,吓得往前一扑,直接撞上了大树,还瑟瑟发抖了很久。她要是看到这麻绳,往前一扑,那就是滔滔江水,本身她就不会游泳,又有恐惧加成,别想爬上来,到时候再有人英雄救美,这事就成了!

她自己还不会被牵连进去。

江翘觉得自己这主意十分完美,只是……江景瑜这么粗心的吗,一直没有回头也就没有发现这条“蛇”,她只能自己提醒,一个回头,尖叫:“啊——有蛇啊!”

声音里满是恐惧,如她所愿,江景瑜被吓了一跳,但是她没有直接往前扑,而是拉住了她的手,用力往前一扯:“有蛇,我们快跑!”

江翘瞪大了眼睛,这下是真的恐惧了:“不——”前面就是江水啊,她也不会游泳!

“咕噜咕噜——”

“别拉我——”

“放手——”

“咕噜咕噜——”

江翘想上去,却被恐惧的紧紧拉着她手的江景瑜直往江中心扑腾,离岸边越来越远,她手脚并用想要离开也没用,还喝了不少水,江水淹没她的口鼻,无法呼吸,在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她再也顾不得其他,尖叫:“救命——快来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