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13章 回信

第13章 回信


寄出去的稿子不会那么快就有回复,江景瑜就趁着这个时间,把《小哨兵守卫记》开头给画出来了。

在江景瑜忙碌着画稿子的时候,江翘在王家融入了进去,并且融入得很好,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王家会对比,对比一下江翘和江景瑜。

江景瑜可不是一个好的,他们的儿子为此吃大苦头。

加上本来王鹏飞就更喜欢江翘,现在两个人结婚了,更是柔情蜜意,江翘好好的过了几天圆满的日子,这才有了空闲看看江景瑜。

她要让江景瑜看看她现在过的好日子。

江景瑜现在被王鹏飞退婚了,接下来还能找到什么好的?

江翘没有过去江家老宅那边,她担心要是遇到不仅仅是江景瑜的话,比如她要是遇到了江景腾,或者是三叔三婶,她怕自己被揍。

他们可是野蛮人。

当然,这野蛮也有野蛮的好处,如果不是他们打了王鹏飞一顿,也不会促使王家下定决心退婚和自己在一起。

在这方面来说他们还是她和王鹏飞的媒人。

她来找江景瑜的时候是在地里,火辣辣的太阳高高悬挂,风吹过,空气是闷热的,知了有气无力地在旁边鸣叫,就连它们也被这天气弄得无精打采。

江景瑜在地里面收到了不少安慰她的话。

站在江景瑜这一边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安慰的话听得江景瑜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还有不少要给她介绍新人的,被她推了,结果一个个听了她的拒绝以为她被伤透了心,看她的目光更同情了。

江景瑜:“…………”

算了,这样她拒绝也更顺理成章。

她可不想那么早结婚,她才十七!

毕竟不是这个时代土生土长的人,没法接受英年早婚,在后世二十多岁都没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男人,现在估计更不容易。

在这里的人本来就同情江景瑜,站在她这一边,结果正干着活,就看到江翘过来了,一个个都打起了精神。

江翘可不是他们支队的,她来这里只能是特意过来的,怎么,还来这里耀武扬威?!

江翘走到江景瑜身边,也不避讳其他人,当着周围其他松土人的目光,叫了江景瑜一声:“姐姐,我来了,你在忙啊?”

“姐姐,你怎么不理我,这是不认我这个妹妹了吗?”

江景瑜嗯了一声:“你眼睛要是看不见的话,要去医院了,毕竟还这么年轻,当个瞎子日子不好过。”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不管是前一个问题,还是后一个问题。

答案都是明摆着。

旁边的白三婶立刻叫好,“这话说的对呀,江翘你两只眼睛看哪里?我们不是在干活还能做什么?后面那个问题,哎哟,你居然有脸问呐?”

江翘嘴角的笑容僵住了,她惊异的看着江景瑜,她之前的性格……是这么冲的吗?这话真不像是她说的,变得这么牙尖嘴利。

随即转念一想,现在王鹏飞成了她的男人,江景瑜被打击到了,性格有所变化也是正常的,想到这里,江翘挺直了脊背,随后肩膀微微一缩,眼眶也红了:“姐姐,我知道你在怪我,但这件事……不是这样的,我们一起长大,我一直很崇敬姐姐,你千万别误会!我这阵子都不敢来见你,就是想着你还在生气,你气还没消的话,那你打我吧,我不会反抗的!只要你肯原谅我……姐姐,这件事真的是误会!”

不知情的人看了还以为江景瑜在欺负江翘呢。

还真有立场不那么坚定的人看的叹了一口气,觉得是不是还有什么内情:“这孩子,也不容易。”

江景瑜点了点头:“可不是不容易吗,背着我们大家和王鹏飞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不知道,这么多双眼睛也不知道怎么瞒过去的,真不容易啊。”

大家:“………”

心里惭愧了,为自己刚刚那点同情,现在就想呸自己一声,同情谁不好,同情江翘?

“狐狸精!”

“狐媚子!”

“心黑着呢!”

江翘:“……”

她一口气堵在胸膛下不去,江景瑜现在这嘴巴太讨厌了!

江翘不仅没欣赏到江景瑜的失魂落魄,自己还被奚落了一通,无功而返,过了一段时间,大家渐渐少提起他们的事了,正想着耳根可以清静一下,就听到了一则爆炸性的消息。

江景瑜画的连环画上报纸了!

当时江翘正在王家挑豆子,把一些饱满的豆子挑出来做种,她已经快要挑好了,结果听到这消息太震惊,她一时时态,猛地站了起来,把挑好的种子打翻,又和原来的混合在一起,相当于之前做的白干。

但这时候她根本不会在乎这点小事,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来看她的塑料姐妹:“孙洁,你在跟我说笑吧?”上辈子绝对没有这样的事!

孙洁收敛了一下嘴角的笑容:“这样大的事我怎么会跟你开玩笑,我跟你爷爷是同一个支队的,你三婶都把报纸拿出来了,我去看了,作者那里就是写的江景瑜的名字!珍珠都没那么真!”

江翘脸色难看,仔细一想,这件事骗她实在没有必要,要是撒谎,一戳就穿。

但是江景瑜怎么会去投稿呢,还真走了狗屎运被选上登报了?要是传开了,王家不会后悔了吧?

想到这里她心惊肉跳,随即打量了一下周边,心跳速度稍微和缓了一些,就是后悔了也迟了,她已经进了王家的门。

……不行,她要仔细想个对策才行:“孙洁,我有点事要去找我娘,现在没空跟你聊天了,我们改日聊。”

孙洁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笑了笑,步履轻快的回去了,不枉费她知道这消息特意赶过来告诉她,这脸色着实精彩,没白跑一趟。

那一头,拿到邮局信件,看到上面的回函和报纸,江景瑜松了一口气,等了这么久还没有回复,她已经做好了石沉大海的心理准备,把希望放在《小哨兵》那里,没想到她画的《野外求生历险记》居然被看中了,虽然是个本地的小报纸,那也是报纸!占的篇幅不大,也足够让她满足了。

稿费不多,两块钱,却也不少,对她来说就是及时雨。

这个投稿的工作不仅体面,还能给她带来收入,那样如果她拿出一些游戏出产的东西就有合理的解释。

倒是她觉得不错的寓言小故事没有回音,这点江景瑜也不丧气,能有一个回应已经是意外惊喜。

寓言故事面向的主要是儿童,她已经想好了,红阳出版社的定位更合适,她现在画的《小哨兵》本来打算画完一个阶段就去省城一趟,找上红阳出版社投稿,只是如果她没有成绩的话,去省城需要好好想个理由,现在收到回信,那就好说多了。

而且之前的寓言画集是她的“处女作”,笔触有意控制,显得比较稚嫩,现在她可以再重画一遍,要是有人对比了,就可以明显看得出她的“进步”。

这两块钱的稿费被叶红秀仔仔细细的用红纸给包了起来,不知道藏到了哪里,然后她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了两块钱给江景瑜:“这个我要放着,留作传家宝。”

江景瑜:“……”妈妈,夸张了,传家宝,还不至于。

除了这稿费,江景瑜画的稿子之前随她放到哪里,现在她画好的稿子,叶红秀等大家传阅看完了就锁进了柜子里:“你要寄出去了我再给你,小心弄丢了,要是有那歹心的,偷走了怎么办?”

江景瑜:“……”没人会偷的,她现在画的那个故事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反馈怎么样。

报纸跟网上连载不一样,网上连载,一刷新就能看到读者的评论,是好是歹一目了然,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周围人的反馈明显带有感情色彩,江景瑜觉得这无法作为参考。

家人满嘴的夸赞,夸的她耳朵都红了,要是她不稳一点,就要飘起来了。

江元同知道后就笑眯眯的,看孙女这么稳得住,连说了三个好字:“今天家里有喜事,晚上我们吃点好的。”

张流云立刻回道:“还有一些腊肉,想吃焖饭还是做菜卷?”

都是细粮,细粮加肉,想想这组合,口水就开始分泌,江景翔第一个举手:“我想吃菜卷。”

菜卷要用糯米,先把糯米泡发蒸熟,然后准备配料,香菇丁,肉丁,咸鱼沫,腐竹碎等炒香,再跟糯米搅拌均匀,再用烫熟的大叶子青菜包好,上锅蒸……

江景腾投赞同票:“我们好久没有吃过菜卷了。”

江景瑜:“菜卷。”

叶红秀:“糯米之前换了一些,还有剩,够做一顿的。”

张流云:“行,那我就去泡米了。”

“太好了!”江景翔立刻欢呼着蹦了起来。

他不是很明白姐姐收到的回函代表的意义是什么,只知道这是好事,大好事。

江明智的笑容从知道后就没下去后,他们讨论,他也不吭声,就一直裂开嘴笑,一边笑,一边嘿嘿出声,看上去还有点傻。

江景瑜看着,不自觉的也笑了,然后回房间继续埋头画稿,她有了个想法,她想去当老师。

不是上庄村的老师,而是县城小学老师。

在这个时候,工人不仅仅是有工资,还有票,这才是最难得的东西,而且老师,轻松,音乐美术老师一周也没几节课,还有寒暑假。

有这样待遇的老师,他们上庄村是没有那么多名额的,虽然他们上庄村是一个大村,有学校,但编制寥寥无几,她亲大伯在村小学任教这么多年,还是个临时工。

她要去,就去县小学!

江景瑜回了房间,叶红秀打算出门跟小伙伴们扬眉吐气,好好打一打那些看笑话人的脸,这一出门,就看到了笑盈盈走过来的周冬梅。

周冬梅听了江翘的话,过来打探消息了。

“哎呀,三弟妹,你这是要去哪啊?”

叶红秀呵了一声,也笑了,笑容比周冬梅女儿出嫁时笑的更灿烂:“哎,不去哪,就去跟人说说话,你说景瑜这孩子,不声不响的,怎么就干成了这么大一件事,我都被吓了一跳……”

周冬梅也被她的笑声吓了一跳,夸张点说,这笑声附近三里的人都能听见,这么张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