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16章 他真的不能做我姐夫吗?

第16章 他真的不能做我姐夫吗?


顾向恒回来了这件事是江翘的塑料姐妹孙洁告诉她的。

她脸上还有一路小跑过来酝酿出来的红晕:“江翘, 这件事情是真的!我看到他了,还有其他一些认得他的人也说这就是他,顾向恒真的回来了,他以后就是我们的大队长了!”

孙洁一边说, 一边紧紧的盯着江翘的脸, 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 好容易才把嘴角的笑容给掩盖下去。

她轻咳两声, “江翘, 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是不是很意外?我也很意外呢,差一点你就要嫁给他了。”

这是专门往她的痛处戳。江翘听到她这话,果不其然露出愤怒的表情, 瞪了她一眼, 放下猪圈里面的活,拔腿就跑向娘家。

她要好好跟她妈商量,这是怎么回事?最好让她亲自过去确认一下,她甚至在心里埋怨了起来, 顾向恒怎么就没有死在战场上?他不知道他回来会给她造成多大的麻烦吗!

江翘不是不知道,她能够顺顺利利的和顾向恒解除婚约, 不外乎是顾向恒远在部队, 隔了不知道多少公里,而且顾家在村里也没人了。

顾向恒父母早就去世了, 他们的婚约就是顾向恒父亲去世之前定下的,他还有个弟弟妹妹,但是他弟弟入赘到了县城独女家,成了倒插门。

他妹妹现在还在上学,年纪小, 都不能顶事,所以她提出解除婚约后顾向恒同意了,这件事就成了。

如果是其他村里的人家,估计就要在她提出解除婚约的时候打上门了,也没办法那么顺利的解除,少不得要出点血。

而且因为顾向恒在村里面没有什么实在的亲戚,就剩一个不亲近的堂叔,不会为了顾向恒出头,这件事情没有讨论多久就过去了,这阵子她几乎没有听到讨论顾向恒的话,但要是对方回来了就不一样了,更别说他还是回来当他们的大队长!

大队长看着不起眼,但是对于村民来说太重要了,没有大队长在介绍信上盖章,他们连村子都出不去。

要是顾向恒小心眼,暗地里给他们找麻烦,那就更糟糕了。

不管是婆家还是娘家,都在上庄村,无处可避。

他要是故意把重活累活分配给他们怎么办?

他要是故意在记工分的时候使坏怎么办?

他要是故意在分粮的时候刁难怎么办?

越想,江翘越心惊肉跳。

她去到家里的时候她看到了她爸正愁眉苦脸的在屋子里转圈圈,江明平本来是在地里干活的,但是顾向恒回来了,这件事传开了,传到了他耳边,然后就有人不停的在他耳边说那些话。

什么你的前女婿回来了,不去看看?

什么当初解除婚约的原因是什么?

什么你这个叔叔要不要上门拜访……

每一句都在他伤口上撒盐,他不想听,就回来了,在家里唉声叹气。

在江明平的心里,他最看重的女婿人选一直都是顾向恒。

他生平最崇拜的就是那一身绿军装,他自己当初就想入伍,只是没成,想着有个女婿是军人,等两个儿子再大一些,就能走他们姐夫的路子去参军,成为光荣的军人,结果呢?

军人女婿没了,自家得罪了他,现在对方转业回来了,还成为了他们的顶头上司。

以后他们就要在他的管束下生活了,顾向恒会像前任大队长那样公正吗?

江明平不知道,他不知道现在的顾向恒跟以前变化有多大。

以前他去当兵的时候还是少年,现在七八年过去了。

如果真的针对了,都没处说理,大家指不定跟今天在他耳边说话人一样,等着看他的笑话。

他唉声叹气,看到女儿急匆匆的回来了,江明平又叹了一声,听得江翘心头又气又急,“爸你叹什么气,妈呢?”

江明平:“她还在地里干活,你怎么回来了,不用下地吗?”

后面这个问题江翘不太想回答:“我请假了,爸,我听说顾向恒回来了,这是真的吗?”

江明平看了她一眼,叹了一口气,“是真的,也有人跟我说了,还说他以后就是我们上庄大队的大队长了。”

江翘的脸色很难看:“他怎么就回来了?”

江明平没说话,是啊,他怎么就回来了?不管之前多喜欢这个女婿,但是现在……

江明平知道他回来对他们家不是什么好事。

江翘眉头紧锁:“爸爸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江明平没好气:“我能有什么办法?”

江翘:“爸,别放弃,我们一起想想,你不想以后被大队长针对吧?”

父女两个一起坐在凳子上冥思苦想,到周冬梅回来的时候,看到父女两个这样,一屁股坐了下来。

她刚刚没少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眼神看得她都老脸发红,“我打听了,顾向恒在部队里是立了功的,大队长对他很热情,已经在办手续了。”

江翘心一沉:“妈,我们能做什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当不成大队长吗?”

周冬梅跟江翘一样害怕顾向恒可能会有的报复,她想了想:“本来咱们大队长高升,最有可能上去的就是副队长,如果他不甘心,或许可以努力一下。”副队长上去了,那顾向恒自然就下来了。

听到这话,江明平和江翘都眼睛一亮。

对啊,这是个好办法!

没多久,江超越和江光耀一前一后的跑了回来,气愤的看着江翘,“姐姐,你当初为什么要和顾家解除婚约,他比姐夫好多了!”

半大少年最崇拜的就是一身军装的人,他们看到了顾向恒,简直就是他们想象中英雄的样子。

本来英雄可以成为他们的姐夫,现在却成了陌生人。

江翘拉下脸:“你们懂什么?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周冬梅也附和:“你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现在你们姐姐已经嫁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别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以后看见顾向恒远着点,别跟他单独走在一起,知道吗?”

江超越不死心:“姐,他真的不能做我姐夫吗?”

江翘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能,死心吧。”

跟王鹏飞比起来,她肯定选王鹏飞。

就算顾向恒做了大队长,也就是能威风几年而已,等改革开放,大队长算什么?

也就个小村官,一离开这个村子,他就什么都做不了,手里的那点权利再能搂钱也搂不到多少,跟省首富完全没有可比性。

就算顾向恒要在这几年刁难她,她也认了。

忍一时,天高任鸟飞!

这边江翘在心里做好了心理准备,王鹏飞一家却还是一片暗沉。

刘盼看着打扫到一半的猪圈,还有饿得哼哼直叫的猪,却看不见儿媳妇的人影,气的狠狠跺了跺脚。

这人跑哪去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不说跟他们商量商量,人就跑没影了,肯定是回娘家了!

本来就因为江景瑜更能挣钱对这个儿媳妇有些不满,现在更不满了。

刘盼气愤的进屋,对着坐在那里的儿子喊:“你看看你精挑细选的好媳妇儿!见天的往娘家跑,现在好了,还帮我们得罪了大队长,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王高来坐在边上,看了一眼儿子那沉凝的脸色,敲了敲桌子:“好了好了,这事你还没完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还想你儿子被人说不正经啊。”儿子下水救了江翘,这么亲密,很多人都看见了,本来就该负责的。

刘盼不说话了,但是脸上明显不高兴,她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了她抱怨也无济于事,但是不说出来她心里堵得慌。

王鹏飞站起身回房:“我困了,晚上不吃了。”

刘盼登时就急了:“不行,怎么能不吃饭,你困了就现在吃一点,你没胃口,我给你煮个鸡蛋吧。”对这唯一的儿子,刘盼心疼得很。

等江翘回来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婆婆拉长的脸:“你还知道回来?”

江翘赔笑脸:“妈,我回家去问问情况,耽误了,我爸正打算着要给顾向恒帮忙把房子收拾出来,顾家的老宅早就荒废了,我爸当初和他爸交情不错的。”言下之意,不会发生顾向恒特意针对他们的事,他们是有交情的。

婚约不成,还有情分在。

听到这话,刘盼的脸色稍好了一些:“希望是你说的这样。”

初步搪塞了婆婆,江翘进了房间找王鹏飞说话,一进门,还没说话,泪先掉了下来:“鹏哥,你是不是在怪我,我害怕……”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王鹏飞气闷的情绪被打断:“……我没怪你。”

那些情绪都是没用的,事已至此,不能重新回到过去重新选择。

江翘听了笑了,眼泪顺着眼角掉了下来:“鹏哥,我只害怕,你嫌弃我和他有过婚约,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怕,鹏哥,我永远不会后悔。”

王鹏飞动容,把她揽入怀里:“你乱想什么,我怎么会这样想。”

江翘头靠在他胸膛,心下松了一口气:“鹏哥,我听我妈妈说副队长以为是他上位,现在很生气,我听了也觉得生气是正常的,要是没有空降,副队长做了这么久,轮也轮到他上去了,你说是不是……”

王鹏飞没说话,眼睛闪了闪,把人抱的更紧了。

跟刘盼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叶红秀,她在见到顾向恒之后,嘴角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顾向恒回来了,回来了好啊,这可真是太好了,大家全都是在谈他的事,谈顾家,谈他的转业,谈他即将上任大队长……

这下子大家应该就会逐渐忘记她女儿的事了。

江景瑜在省城看着时间换了不少东西,用藕粉换来的大部分都是钱,票没多少。

回了百货大楼后排着队,后面根本不用自己走,后面的人就会推着你往前走,挤得密不透风。

虽然队伍长,但速度还是挺快的,售货员没有什么耐心,一贯速战速决,“要什么颜色?要多少尺?钱和票呢?”

这些都要提前准备好。

要是谁拖拖赖赖的,售货员就让她到后面慢慢考虑,在这样的态度下,大家都很快,迅速的挑好自己要的,然后上交钱和票。

江景瑜要买的是布料,有个舅舅要嫁女儿了,想要买两块好的布料回去。

好不容易买完了,她出了一身汗。

然后去糕点区,爷爷点了要吃瓜子仁饼干、核桃酥,她也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要票的糕点,她刚刚挣了一些,放着备用,不过她觉得糕点都是粮食做的,怎么可能不要票?

一问,真有,那不用票的糕点价钱太高了,就算是她都犹豫再三,最后只买了半斤放在那里。

完成了任务,她上了三楼,三楼的人比起一楼二楼就少多了,看了一圈,江景瑜就知道原因了。

这三楼卖的东西价格昂贵,比如小皮鞋,漂亮的布拉吉长裙,手表,自行车等等,皮鞋最便宜的七块多,贵的有二十多三十的,手表的价格一百二、一百三,自行车的价格也是这个价。

当然,手表自行车之类的大件,钱还在其次,票是十分难得的。

她到百货大楼门口的时候,江景腾已经在等着她了:“买齐了?我们走吧。”

江景瑜:“还有时间,去下书店。”书店就在百货大楼不远,她买了两本,都是红阳出版社出版的。

他们回去的运气没有早上来的时候好,火车晚点了一个小时,他们在车站里买了两个煎饼当做晚餐,吃完了就坐在那里等火车。

在等车的时候,江景瑜面上闭目养神,心里默默盘点今天的收获,红阳出版社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不能成的话她下次要画什么故事?

《小花猫历险记?》

《姐妹情深?》

回去好好构思一下。

今天藕粉卖了有三十多块钱,票据不多,大部分的人都不愿意把票拿出来,宁愿出高价。

果然在这个时代有份正式的工作更方便些,每个月都会发定量的票,节假日还会有别的惊喜。

回去之后该抽空去县城小学转一转了。

她闭目养神的时候,江景腾看着在车站里忙碌的工作人员发呆,他们可真幸福,捧铁饭碗,还能到处跑。

他也想每个月拿工资,只是没门路。

他跟爸爸学了木工的手艺,但在村里也就是有喜事的时候能赚点零花,如果家具厂对外招工就好了,……如果家具厂没有仇家使绊子就好了。

想着想着,江景腾叹了一口气。

还是老老实实下地吧,这个更实在。

“哐当哐当——”火车进站了。

他们买的是站票,没有人的位置才能坐下,索性他们距离并不远,就算全程站着也没事儿,不过一看到有空位,江景腾赶紧的让江景瑜过来坐。

这是来自弟弟的体贴。

江景瑜笑纳了,走过去坐下,她旁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是兄妹吧?”

他是从身高来判断的:“你哥哥这个子可真高。”他有些羡慕,他儿子就是不长个。

江景瑜:“不是,他是我弟弟,不过我们是双胞胎。”

男人有些惊奇:“你们是双胞胎啊,咦,你们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啊。”虽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有血缘关系,但是他见过的双胞胎可是有□□分相像的,要是换了一样的发型衣服,认不出谁是谁。

江景瑜笑笑:“是啊。”

男人对这对双胞胎比较感兴趣,接着搭话:“你们这是去哪儿?”

江景瑜:“我们要去易水县。”

男人声音变得更大了几分:“哎,还真巧,我也是易水县的,怪不得我听着口音就是我们那,没错,你们这是去探亲回家?”

江景瑜:“不是,我们去省城办点事儿,叔你呢,看着是工作吧。”

男人:“我是去省城出差来着,你们两个工作了吗?还是在上学呀?”

江景瑜:“我今年刚高中毕业,现在在乡下。”

男人讶异,他还以为他们也是城里人,虽然衣服穿的不是多么鲜亮,却也不差,而且这身上的气度,就不像是乡下人。

或许这是乡下难得的上进人家,能在乡下把女孩子供到了高中,这是很少见的。

男人:“我老家也是乡下的,到我这辈才到城里。”往上数谁不是泥腿子出身。

“或许你们也知道,我老家是王家坳的。”

江景腾:“叔,你老家就在我们隔壁啊,那你是姓王吧?我们是上庄大队的。”

男人笑了:“对,我姓王,我们那里,就没几户外姓。”

江景瑜:“王叔,你是在哪工作?”

王达盛有些唏嘘:“服装厂,以前家里穷,掏空了家底送我去师傅那里当裁缝学徒,后来给主家干了一段时间,等新国公私合营,我们就给国家干活了。”

江景腾:“叔你这是赶上了好时候啊。”

王达盛哈哈大笑:“可不是,翻身做主了。”

他们就这么攀谈起来,在车上一个多小时都是在交谈中度过的,王达盛都有些惊讶,无论他说什么,都不会有接不上话的时候。

在下车的时候,他们还互相通了姓名和地址,足以说明他们谈得有多合拍。

他们到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幸好月亮高挂,可以透着朦胧的月光继续赶路。

在离开县城的时候,江景腾准备了两个木棍防身,这一路上指不定会遇到什么,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野生动物,是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带两根木棍基本上就可以解决了。

他们这里并没有什么豹子老虎之类的特大猛兽,顶天就是野狼野猪,但这两种在人气旺盛的地方也很少出现。

县城回村的路就是属于人气旺盛的。

他们顺利的回到了上庄村,这个点很多人都已经睡了。

大家不舍得点灯,不管是蜡烛还是煤油灯,那都要花钱,为了不花钱,天黑了就睡觉,天亮了就起床,十分贴切日落而息,日升而出这句话。

江家的灯还亮着,知道他们今天会回来等着他们。

江景腾一推开院门,叶红秀和江明智就出来了,叶红秀脸上容光焕发,让江景瑜和江景腾姐弟两个看到了都有些纳闷,他们回来了这么高兴吗?

一问才知道,他们这么高兴不是因为他们回来了,而是因为顾向恒回来了。

顾向恒。这个名字江景瑜在脑海里转了一圈,这不是江翘的未婚夫、不,是前任未婚夫。

“我记得他是在部队里面当兵吧,回来探亲了?”如果说顾向恒是为了江翘和他解除婚约的事,现在回来是不是太晚了,江翘都已经嫁给王鹏飞了。

叶红秀笑盈盈的看着女儿:“不是啊,他不是回来探亲,他是转业了,而且等咱们的大队长升职调去县城,他会成为我们大队的新任大队长。”

江景瑜和江景腾明白了,这下子村民口中的大热话题就要转到这位新任大队长身上去了,他们可以解脱了。

江景瑜纳闷,她看过的那本书里,有这件事吗?

她怎么记得这位前任未婚夫好像是牺牲了?

江元同清咳一声:“你们今天去出版社怎么样?”

“编辑收下了我的稿件,等回复,他说一个月内会给我回信告诉我结果。”

“那就好,一个月的时间也不长。”

江景瑜:“我就在这一个月内把下面的给画出来,有空的话我再发一些小短篇,可能会有报纸愿意收。”

“你有安排就行。”江元同失笑:“进来吧,还在院里站着,东西买全了吗?”

江景腾:“都买了。”

江元同打开纸包装,拿出核桃酥掰了一角,放进嘴巴里,点了点头:“就是这个味道。”

江景翔眼巴巴的看着,“爷爷、爷爷。”

江元同给他掰下一半:“吃吧。”

江景瑜:“我还买了五只猪蹄,我和弟弟在饭店吃了,这是你们的。”

“怎么还破费买这东西。”看到这五只猪蹄叶红秀又是高兴又是心疼。

江元同脸上带着笑,“孩子有孝心,这是好事,没钱了就再去挣,钱挣来不就是花的。”

猪蹄很香,不过现在冷了,叶红秀:“明天再吃吧。”

江景瑜:“现在也不晚,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明天口感就不好了。”

叶红秀睨了她一眼,还挺挑剔,什么口感不好,肉就没有口感不好的时候!

江景翔擦了擦嘴角,好香的猪蹄!他今晚可以吃猪蹄了!

在热猪蹄的时候,江景瑜问:“妈,你看到顾向恒了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红秀:“比王鹏飞长得高,长得壮,我听说他转业之前立了功的,拿了一笔奖金,不少呢,说要在他家老宅重新起房子,起房子少说也得要一两百块。”

“你爷爷爸爸他们不是会木工吗,他要建房子估计会来我们家,到时候你就能亲眼看看了。”

江景腾:“他应该不至于因为江翘把姓江的都恨上,宁愿去别的大队找人,也不在我们村里找吧?”

叶红秀摇头:“不像是这样性格的人。”

第二天早上,江景瑜照常下地干活,在路上的时候她看到了话题中心的主人公,虽然没有看见正面,只看见了一个背影,和王鹏飞对比了一下,确实比他高,大概高十公分,身材用现代一句流行语来说,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显肉。

有肌肉线条,却不会跟健身房的那些教练那样明显。

这背影没的说,她看了一眼江景腾,这个弟弟身高方面也可以,但是他还没有成年,现在瘦得跟竹竿似的,要好好养养才能养成这样的身材。

回头得要好好喂喂。

江景腾看着他,脸色古怪,“姐,你看什么呢?”

江景瑜:“我看你太瘦了,看着就没什么力气。”

江景腾:“???”

这是嫌弃他弱?

中午,代表休息的哨声响起,江景瑜站起来,伸了伸酸疼的腰,看着大家无一例外一副酸爽的样子,心下唏嘘。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回到家吃午饭,餐桌上是豆子红薯粥,配上一碟子野菜一碟子咸菜,就是全部了。

江景翔:“……姐姐,这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吧。”昨晚的猪蹄好好吃呜呜呜,他昨晚做梦啃了一晚上的猪蹄。

江元同笑看了一眼小孙子:“昨天吃的太肥腻了,今天清清肠胃。”

江景翔:“……”他天天肠胃都很素,够清了!

江景瑜看向江景腾:“晚上跟我一起去挖竹笋。”

昨天在火车上认识的王叔爱吃这一口,而且他儿媳妇就在县小学,这关系不走动起来太浪费了。

江景腾:“好。”

刚收拾好碗筷,顾向恒登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入v啦,这是两更合一!

谢谢小可爱们继续支持o(≧v≦)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