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和女主交换定亲对象后[六零] > 第19章 对我再重复一遍

第19章 对我再重复一遍


江翘有了主意之后很快就行动了起来, 她知道她上一辈子的前夫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要是知道有便宜可占了,会跑得飞快。

大家又不是知根知底的,不知道他的底细,很容易就被他们家的面上光鲜给骗了。

只有嫁进去了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深坑, 那家里又是个怎么样的根底。

不过对方毕竟是城里人, 她要过去撒下诱饵的话, 还得要想个好的借口进城才行。

现在很麻烦的一点就是去城里还要开介绍信, 要开介绍信, 就少不得要从大队长那里过一遭。

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过去找大队长的话, 没什么都要说出什么来,所以她回去娘家找爸爸。

“爸爸,你帮我开一张介绍信, 我要去城里买东西。”

周冬梅一听这话就把脸沉了下来:“你自己的钱?”

江翘:“是啊。”

周冬梅用力的戳了戳她的脸:“你怎么这么傻, 家里缺什么你要特意去城里买,你家里的那些东西不应该你婆婆出钱?你手上又不掌家,那些钱都被你婆婆拿在掌心里,让你去你就自己花钱了?”

江翘有些不耐烦, “妈,不是那些是我自己的东西。”

周冬梅:“你哪来的钱?”

江翘无奈:“很便宜的, 其实我主要目的是为了去散散心, 不是为了买东西,我最近有些喘不过气。”

一听到她这样说, 周冬梅就联想到了现在在村里红火的不行的顾向恒,咂咂嘴,想要说早知今日,当初为什么要退婚呢?

只是现在女儿都已经嫁进了王家,后悔也迟了, 只能把这话吞回肚子里:“好好好,你想去散散心那就去吧,你要开介绍信你确实不方便出面,交给你爸爸,他当初和顾家的交情还不错。”

江翘笑了:“那就麻烦爸了。”

在他们说这些的时候,王鹏飞在地里和顾向恒“狭路相逢”。

当然,这个狭路相逢是王鹏飞自己认为的,他在地里干活,一身的脏污狼狈,看上去很不体面,但是顾向恒呢,衣着整齐干净,那些纸笔写写画画,身后还跟着计分员,来这里巡视?

两个人要是放在一起对比……王鹏飞垂下头,不再去看他,埋头干活。

顾向恒看到了王鹏飞,但没有说话,他们说起来并不认识。

测量完了就走了。

看着大队长走了,王鹏飞才又抬起头来,看了看他的背影继续闷头干活。

他挥舞锄头的动作比之前更快更急,像是什么情绪也跟着一起发泄了出来。

周围的人都当做什么什么也没发现,这种情况,谁过的更差更尴尬,身为朋友,他们什么都别说就是安慰了。

在哨声响起的时候,大家纷纷停下手里的活,直起腰:“哎,到点了,咱们把锄头放回去,回家吃饭咯!”

江柱子笑得合不拢嘴:“我家里今天有人生日,说今天敲个蛋花汤,可以尝尝味道了。”

旁边的人就笑他:“什么时候轮到你生日,你吃整个鸡蛋再笑。”

江柱子嘿嘿笑:“鸡蛋可不能这么霍霍,还得要存着买针头线脑,买盐呢。”

家里的鸡蛋那是他妈一个个数着的,家里缺什么,就靠这鸡屁股了。

有人就说到了王鹏飞:“王鹏飞今天早上还吃了一个鸡蛋呢。”

江柱子:“这不能比,我家可没有一个当工人的叔叔,王鹏飞,你叔叔上次还给你送了一双鞋对吧,能不能借我一天,我两个月后结婚。”

王鹏飞考虑了一下,大方的答应了:“好,你到时候提前跟我说。”

他觉得,他叔叔应该也快要给他带来好消息了。

他拜托叔叔帮他留意哪里需要临时工,他要去城里工作一段时间。

江景瑜数着日子,终于收到了回信。

拿到这个信封的时候,江景瑜不可避免的失落了,这个厚度,显然她的稿子被退回来了,如果对方收了,不会有这么厚才对。

她慢吞吞的拆开信封,果然看到了两叠稿子,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她的《野外生存历险记》还在报纸连载,她现在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拆开最上面的那封信,她要看看对方放弃的理由是什么。

首先,寓言故事这个对方没有收,说已经有类似的了,他们不会出类似的。

这个江景瑜理解。

第二个呢?

江景瑜有些惊喜的发现了转折,这时候她也注意到了别的,比如说杨编辑的字迹很好看,方方正正不失风骨,看的格外赏心悦目。

《小哨兵守卫记》他们可以收,但是要修改一些内容,他已经标注了。

这个好说!

他能改的。

另外还说了要她改好之后再接着往下画,要画完一册的量。

这样子就是收她的稿子了。

江景瑜把退回来的寓言故事画集装订成册送给江景翔:“这个送给你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听到她这样说,江景翔一把抱住她的大腿,“姐姐,我最喜欢你了!”

江景腾在一边笑,一边故作生气,“我说小弟,我带你去掏鸟窝的时候,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我了吗?”

江景翔眼珠子一转:“你是我最喜欢的哥哥,姐姐是我最喜欢的姐姐!”

嗯,没毛病!

江景腾在他脑袋上呼噜了一圈,失笑:“小子够机灵啊。”

江翘去了一趟城里“散心”回来,当晚公公王高来运气好抓了一条小半斤的鱼回来,刘盼收拾了,炖了一锅汤,味道很香,但是江翘一闻到就吐了。

“呕——”

当时她就有了预感,刘盼一愣后,也咧开嘴笑了:“这不是怀上了吧?走,咱们去给陈医生看看。”

等医生说她是怀孕的时候,江翘摸着肚子,看着王鹏飞笑了,王鹏飞知道自己要当爸爸了,也喜不自胜:“你真的有了,我们要当爸爸妈妈了?”

江翘一边笑,一边用力的点头:“嗯,等几个月后,他就出生了。”

她这个孩子来的好啊,她的地位彻底稳了,再也不用担心那些有的没的,要是她能一举生下男丁,更不用为此发愁。

现在王家王鹏飞这一代就他一个男丁,要是她能生下儿子,就是第三代唯一的儿子了。

俗话说双喜临门。

第二天一家人还在欣喜当中,有人帮忙带话,王鹏飞之前拜托的事有眉目了,让他收拾衣物过去找他。

江翘:“你拜托叔叔做什么了?”

王鹏飞自得一笑:“我也要去做临时工了。”

江翘一愣,然后就骄傲的笑了:“鹏哥,我立刻给你收拾。”

眼看着顾向恒这个大队长做得风生水起,赢得了大家的尊敬,很多人看她的眼神都是丢了西瓜捡芝麻,觉得她是个傻子,江翘知道,就连她爸妈都后悔了,只是没有跟她说而已。

还有刘盼和王高来,一个个的看着江景瑜越来越好,看她就更冷淡。

现在她怀孕了,王鹏飞也要去县城了。

轮到她扬眉吐气了。

就算顾向恒是大队长又怎么样,还不是要下地,王鹏飞熬过这几年,就能进城当工人!

以后更是成为了省城首富!

刘盼也很高兴:“你知道这次给你找了什么活吗?”

王鹏飞:“不知道,能做多久也不知道,回头我给家里传话。”

江翘笑着看他离开,然后立刻就把这事儿给传开了。

孙洁看着她扬眉吐气的说起这件事,撇了撇嘴,瞄了她肚子一眼:“你还真有福气。”这话说的不甘不愿。

江翘听出来了,笑容更灿烂:“多谢你夸奖了,我就是运气好了点。”

不是运气好,她怎么会重生?

不是重生,又怎么能嫁给王鹏飞?

杨枝很直白的羡慕:“他这是去哪做临时工啊,这一个月应该有十几块吧,可真好。”她家住在王家附近的人,很清楚这不是一次两次:“每回他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你之后享福的日子还在后面。”

“不知道那地方还招不招临时工?我家男人也是干活的一把好手,江翘你能不能帮忙问问,你最好了……”

江翘听着,颇觉扬眉吐气。

现在这就羡慕了,以后让他们羡慕的事情还有的是。

王鹏飞离开村子,心情同样飞扬起来。

看到他拿着包袱,一个个问他:“你这是要去哪?”

“当临时工啊,好样的!”

“你叔叔对你没话说。”

“好好干,以后也拿铁饭碗。”

大家看他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自从顾向恒回来担任他们上庄村的大队长,而且一天天的在大家口中的口碑好了起来,他收到的眼神含义很丰富。

那些女同志看他的目光是打量和对比,那些男人看他的目光是不解了。

他们搞不懂为什么江翘会宁愿不要大队长,选了他……这个弱鸡。

在他们眼里,没多少力气的他就是个弱鸡。

现在他能够去县城工作,顾向恒再大力气,再大能耐还不是要在地里沾一身的泥巴?

这对夫妻的心情顾向恒不知道,对王鹏飞出门这件事倒是知道,这需要他开介绍信。

找他盖章的是王高来,去的时候王高来还担心顾向恒会给他小鞋穿,不过结果证明是多虑了,顾向恒一点为难的意思都没有,问清楚原因,很痛快的就给盖了章。

这一天是热闹的,王鹏飞去县城这件事跟江景瑜无关,但是他大伯上门质问了。

大伯江明宗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她和爷爷在。

其他人下地去了,江景翔也出门打猪草去了。

爷爷早上起来有点不舒服,就请了假,江景瑜在房间里改稿子。

当江明宗过来的时候,看到江元同一个人坐在那里喝茶,以为他只有一个人,直接就开口质问了。

“爸,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儿子?”

江景瑜停下了笔。

这口气,来找茬的?

江元同沉下脸,用力放下杯子:“怎么,你是在质问我。”

江明宗语气明显不服:“爸,我难道还不能质问你吗,我是你儿子啊,我才是你长子!”

江元同冷笑了下:“我知道你是我儿子,但是你知道你是我儿子吗?我还以为你是刘家的儿子,你还记得你姓江啊!”

江明宗涨红了脸:“爸你又来了,那是我亲外家,我妈又是生我没得,我对那边亲厚有错吗?”

江元同:“亲厚当然没错,但你只是亲厚?见天的往你外家跑,我这里没事你都不来,远的就不说了,前阵子你给那边送了两条鱼,我连你的一片鱼鳞都没收到,我是你亲爸吧?你跟我姓,是我生你养你!”

他越说越气,站起来用力拍了拍桌子,发出巨响,吓了江明宗一跳,心虚的解释“爸、我、那是我外婆病了,我给她补身子的。”

江元同拍下去就后悔了,为了保持住气势,强忍住痛,绷住脸,把手收到背后:“病了?这可真巧,我还听旁人说在赶集碰到她了,生龙活虎,这么快就好了?”

江明宗气势大跌,磕磕碰碰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爸,她,不是,我……”

他郁闷的低下头,江元同看着他这垂头丧气的脸,冷哼一声,慢慢的坐下去:“你来我这里,是不是他们又在你耳边说什么了。”

江明宗坚决否认:“爸,这不关他们的事。”他想起了来意,气势又起来了:“爸,你知道我在小学教书这么多年了,你在县城有人脉,你怎么把这人脉给了孙女也不想想我,我到现在还是个代课的,孙女出嫁就是别人家的人了。”

这是为了江景瑜在县城小学的工作来的。

他越说越气:“我这么多年的教龄,不管怎么说都会比她个小姑娘做得好,你孙子这么大了,也没有一份活计,爸你不喜欢我就算了,这份工作给你孙子,若书是无辜的啊,他要说起来还是咱们家的长孙,如果是以前,家业都是他的,就别说这一份工作了!如果爷爷奶奶还在,想来也是赞成的。”

江元同被他气笑了:“我儿子没嫁不也成了别人家的,至于我孙子,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要为孙子操劳,你这个当爸的做什么?”

江明宗深呼吸了一下,又深呼吸了一下:“……爸,我说不过你,你就说答不答应吧,让景瑜把这工作给她堂哥,要是你不答应,你以后就别想让他叫你爷爷。”

不等江元同回答,江景瑜这脾气已经忍不下去了,笑盈盈的推开房门走出来:“大伯,你这话是不是问错人了,应该问我啊,要不你对着我再重复一遍,说我不答应,就让他以后别叫我爷爷?”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第一更,24点还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